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七十九章 新婚之夜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434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恩心封锁了关于收留素素的事情,想等着风波稍微平静后再作打算,没想到,郝连纳极却早自己一步行动了。因为此时书桌上正有一封其亲笔信躺在那里,信封上玄鸣国的图腾徽章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信的内容很简单,意思大概就是,不介意出逃的这位冯素素,因为他有更好的后宫人选。恩心有些冷笑,郝连纳极真的以为可以得到自己吗?八字还没有一瞥的事情,他倒是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就算最后他侥幸胜出了,那也得看自己愿不愿意呢。

不过,怕夜长梦多,素素和惊云的事情还是早些办了。不等什么良辰几日了,干脆这几天就赶紧结婚,生米煮成了熟饭,让郝连纳极竹篮打水一场空,挫挫他的锐气,看他还傲不傲。

这天晚饭的时候,在饭桌上恩心将自己的想法和大家说了一下,没有意外的看到大家集体响应,当然,除了那个准新娘子。饭后,恩心把素素叫到了自己的书房,开门见山的说:

“素素姑娘有什么难言之隐吗?还是对我今天的善做主张有意见?”

“你确实该在事前和我知会一声,城主也知道,婚姻大事是女子一辈子的大事。”

“以身相许是你自己亲口承若的,我只是把时间稍微提前了,有什么不妥吗?还是你根本不喜欢惊云,当时的话只是权宜之计?”

“不,只是太突然了,我好歹是个女子啊,总得给我一点时间适应吧?我刚逃出来,还没喘过气来呢,又要嫁人了,若是换做城主,不会有意见吗?”

“好,不卑不亢。我要听的就是你对惊云的心意,别的我不怎么关心。毕竟,也不希望自己乱点鸳鸯谱。至于为什么把婚事操办的那么急,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郝连纳极已经亲笔写信给我了,虽然字里行间有松口的意思,但难不保哪一天再后悔,所以,以防夜长梦多,还是生米煮成熟饭比较稳妥一些。知道你有女子的矜持,但在我这里还是能免则免,惊云喜欢的就是这样的你,你也无需刻意掩饰。”

“城主,事情是不是很棘手?素素这次真是给你添麻烦了。”

“我的麻烦从头到尾还少吗?也不多这一件,你也不要有什么思想包袱,一切交给我,你就等着漂漂亮亮的做新娘子吧。毕竟这是人一辈子才有一次的事情,虽然时间仓促,我还是会给你们办的热热闹闹的。好了,我们不谈这些不愉快的事情了,来说说婚礼的一些细节吧。婚后,你们俩就住在惊云现在的小院吧,那是我专门给他设计的院子,就是给他结婚用的。里面厢房和院子都不小,就算以后有了几个孩子也是没问题的。至于嫁衣嘛,我会让专人送几个款式给你,你就自己挑选吧。以后就把我的碧落居当作你自己的家吧,开始自己新的人生。”

“素素此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城主的大恩真是无以回报。”

“你之前不是已经说了嘛,终生追随,不离不弃。这就已经够了。”

待素素走后,恩心吁了口气,靠在椅背上,舒展了一下四肢,心想,碧落居要有婚礼喽,接下来的日子一定超热闹。最近大家的神经多多少少都有些紧崩,也好乘现在放松一下。

婚礼忙里忙外的准备了两天多,动用了城里的护卫、村里的村民,连恩心名下产业的很多人都抽过来帮忙了,终于让婚礼在三天后如期举行。这天,碧落居热闹的不得了。除了惊云的那些属下、贞恩村的村民,还有很多城里的商号当家的,城主家办婚事,这还不来凑热闹顺便贿赂一下?这不,人山人海的,真快把门槛都踩塌了,整个府邸快成了商人的派对。

而诸葛玄机作为主婚人,那是乐得吧,都没法形容了。最后醉的被李叔等人硬是给抬回去的,一路还嚷嚷的要闹洞房。到了晚上,一伙人都去闹洞房看新娘子了,恩心没有凑热闹,而是回了自己的青云阁。其实昨天自己有看到素素穿嫁衣的样子,人说新娘子是一生最美的时刻,真的一点也没错了。素素本来长得就美,穿上嫁衣真让人移不开眼。这两天惊云的笑容比过去所有的加起来还多,每次看到两人幸福的模样,就觉得什么都值得的。

终归是女人啊,自己多多少少是有些羡慕的吧。能和有情人白头偕老是何等幸福的事情啊,什么江山什么功名都化为尘土。就像歌中唱得那样:

烽烟起寻爱似浪淘沙

遇见她如春水映梨花

挥剑断天涯相思轻放下

梦中我痴痴牵挂

顾不顾将相王侯

管不管万世千秋

求只求爱化解

这万丈红尘纷乱永无休

爱更爱天长地久

要更要似水温柔

谁在乎谁主春秋

一生有爱何惧风飞沙

悲白发留不住繁华

抛去江山如画换她笑面如花

抵过这一生空牵挂

心若无怨爱恨也随她

天地大情路永无涯

只为她袖手天下

可是能做到这样的人,这世上也是凤毛麟角吧,大多都是‘得了天下输了她’。真是奇怪,这么开心的时刻,自己竟然想流泪,是感动的还是伤感的呢?终归只是一个凡人啊,想彻底的超俗怎么可能呢?窗外,闹洞房的浪潮一波一波的,时起彼伏。在空中飘荡着,然后传进了自己的耳膜里,想不听都很难,这又是一个不眠的夜晚呢。

虽穿着华服,但一点也不心疼不介意的坐在阁楼的栏杆上,望着头上那圆圆的月亮,轻轻的唱了起来:

泪洒长天不问月是圆缺

梦里婵娟醒又难全

人已无眠不赴高处寒烟

今宵惜别怎奈他日想见

爱也眷恋恨又缠mian

人已疲倦历历痴情成怨

可是天可是夜

相逢不改变

可是梦可是路

都还没有边

歌舞升平灿烂中

是否有我的明天

几时天几时夜

相逢又改变

几时梦几时路

都已走到边

晓风残月依稀中

是否有你的从前

唱完了,自己这浅唱无声的被喧闹掩盖了,很好,这样就不会有人看到自己现在有些心酸失态的样子,明天一早醒来,自己还是那个睿智华贵的城主。不久前喝得酒,现在酒精开始发挥作用了,挣扎着从栏杆上下来,可惜身子软软的没有一点力气。现在半个人影都没有,不会是让自己这样坐到天亮吧,一不小心摔了下去,那可是魂归西天了,老天可不会好心的再让自己重生一次。

没办法,还是再坐一会儿吧,等酒精散的差不多了,再下去。抬头望了眼浩瀚的夜空,真的很美呢,若是有流星就好了,好多年没见到了呢。突然,一颗流星滑过,恩心大喜过望,忘记了自己还在栏杆上,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有可能就这样摔下去,忘了思考,就等着与地面的亲密接触。可能自己真是什么天神派来的真命天女,此刻自己好命的躺在逸冰的怀里,抱着自己的那个人一脸未褪的紧张。

微微的松了一口气,有些疑惑的问:

“怎么没有跟着大家去闹洞房?”

“人很多,就没有凑那个热闹。你刚才很危险,差点就掉下去了。”

“放心,我是福大命大之人,不到万不得已,老天是不会收我的。我有些不舒服,把我送回房间吧。”

当身体终于沾到自己那舒服的大床时,恩心有些满足的叹了口气。但意外的是,逸冰没有离开,而是就近也躺在了她的旁边。

“逸冰,太晚了,你该回去了。”

“让我再陪你一会儿吧。”

“这两天操办婚礼,把你也累得够呛,早点回去歇息吧。我不会再跑到栏杆那去了。”

可惜这次没有回音,起身一看,那家伙竟然就这样睡着了。看样子也真是累了,可这样不妥啊,上次是因为醉酒,莫名其妙睡在一起的,可今天自己很清醒啊,再让他睡在自己床上算是怎么一回事啊?除非把他摇醒,让他自己离开,不然自己可搬不动啊。总不能找人帮忙吧,那岂不是越描越黑?算了,有一就有二,那就让他睡吧,反正自己的床大。该发生的早就已经发生过了,再矫情就太假了。望了眼逸冰睡梦中安详的脸,恩心也躺下进入了梦乡。

确认恩心呼吸平稳的睡熟后,逸冰睁开了清明的眼睛。自己这算什么,连使诈都用上了,只是想赖在她的床上。今晚在恩心离开宴会的时候,自己就跟了出来,但怕扰了主子的清净,一直没有出声。所以,主子从头至尾的反应自己都看在眼里。这是个人人都想得到的女人,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权利。唯一自己爱的,却注定不可能在一起。人人都羡慕、嫉妒她的拥有,可有几个人能真正体会其内心的感觉呢?月光下她的歌声那么无奈、苍凉。在她将要倒下的那一刻,感觉自己的心都停止了,好在谢天谢地的没事,不然真的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上次的醉酒发生的事情,其实是自己故意的。那个时候,主子已经不省人事了,模模糊糊的把自己当作了蓝雪傲,那么温柔娇媚,忍不住就将错就错的配合了起来。承认自己是沉沦了,在那十四岁成年礼的时候。可有什么办法呢?因为身份,自己不可能像别的男人那样正大光明的去争夺,去承认自己的感情,只能靠这些不入流的手段骗取片刻的温存。

转过头,看着旁边躺着的这位女子。她不是很美,但就是特别的让人移不开眼。身材修长的让男子汗颜,才华也出众的让男人望而却步。有风liu倜傥的潇洒,也有温文尔雅的风度,更有算计的坏笑。生活里的随意,大事上的果决。这些好,怎么说都说不完。有一次看见牧涯躺在她的怀里,心里多少有些期望的。若她心里只有蓝雪傲,那自己是一层希望都没有的。若不是,那是不是代表自己还有些渺茫的盼头呢?可惜,她聪明的什么都知道,虽不点破,却让自己明白舍得的含义。她可以让牧涯随意的在她身边偷腥,却赁奢给自己哪怕一点点的温存,真是有些不甘,但自己做不到像牧涯那样烧了她的碧落居来泄恨,心真是有些痛啊,这么自制的自己竟然会感到心痛,讽刺之极。

睡梦中的恩心感到有水滴在自己脸上的感觉,朦胧中看到一张流泪的脸,仔细辨认,那是逸冰的脸。自己无形中又伤害了一个人吗?还是自己最不愿意伤害的那一个。忍不住的伸出手来,温柔的擦拭了一番,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不过,这泪还真是多啊,湿透了自己半个袖子,难不成他也是水做的不成?在无奈下,蓝雪傲彻底的淡出自己生活的时候,自己都没哭得那么厉害。

“好了,你这个大总管明天就打算顶着这个形象去见大家吗?我不想让你难过的,一直希望有一天,你也能像惊云一样获得自己的幸福,而不是没名没分的跟着我。世上的女子千千万,何必就非我这个不可呢?”

“可惜她们再好都不是你,我已经回不了头了。我又不是什么女子非得要什么名分,只要你不拒绝就好。”

“可是这样好吗?对你一点也不公平。”

“公平在乎自己怎么看,逸冰觉得公平就好了。”

“没有一点儿回旋的余地吗?”

“没有。”

“你和牧涯真是不让我好过,就是想让我我愧疚、心软。那你现在就打算睡在我的房间?”

“已经那么晚了,我再出去被人看见反而对主子不好,还是就睡在这儿吧。”

恩心望着有些无赖的逸冰,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这是平时那个一板一眼的人吗?怎么差别那么多?自己这个主子是不是太好欺负了,没事就哭一场给自己看,让自己屈服,那以后还得了。自己和雪傲是不可能的了,但也没有那么快的找个替补吧?

感觉逸冰往自己的旁边靠近,然后就是一个吻,不是很缠mian,但是很急切,看样子技术有待提高,还是自己教他两招吧。翻身把他压在身下,有些汗颜的想到自己现在的姿势对于一个女子来说非常的奇怪,但除了蓝雪傲外,自己习惯了在别人面前握有主动权。

“逸冰,你的技术不是很好哦,主子我今天免费教你几招吧。”

和上次小狐狸最后的遭遇一样,浅尝辄止,然后没有了下文。其实是恩心对进一步的发展有些抵触,不管怎么样,还是不希望彼此的关系过于复杂,那对自己和他都不好。就这样吧,也许某一天他们都能想明白,然后投入到新的生活当中去。自己到底能陪他们走多远,这点连自己都不清楚。今晚是个奇怪的新婚之夜呢,真是几家欢乐,几家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