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八章 空前盛会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050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溯河画舫后没过两天就是单文镇一年一度的商货展了。如果按照之前夏文书十万人的说法,那还真是盛况空前了。而那些大碗们没有急着离开,大概也是想趁着这个空挡淘些宝贝,得些意外收获吧。

听说,来这里交易的商家都是三个国家非常有名的商号,虽然所带商品不是很多,但个个都是精品,平时还真难得见到。有的还可以下单订货,感觉很像前世的大型商品交易会。

因为战争,原来商贸交易很好的林坡镇被烧得面目全非,所以很多商家不远万里的来到这里。一时间,单文镇的客栈人满为患,连很多住户家的空房都被重金包了下来。

临溯居一向人少房多,周围环境又好,一时成为很多商家入住的首选。恩心以为就夏文书喜静的性格怎么都不会把房子租出去的,况且他也不缺钱。但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让人跌破眼睛的是,夏公子不但做了,还很恶劣的迎进了三个商家,御新国、朝阳国、玄鸣国全占齐了,世上怎么会有那么巧合的事情,分明是他有意为之,不知道那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既然房东都这样了,恩心这个借住的又有什么发言权呢,只是辛苦了李伯,要打理那么多人的起居。

话说,只要有热闹,就不缺少看热闹的人。瞧,来了商家又来了权贵。昨天听说来了某亲王,今天就来了某王子,明天还有更神秘的人物。一时街头巷尾的八卦声不绝于耳。好在这些贵人不是住进府邸就是别院,不然,我们可怜的镇长大人都不知道该去哪里变出房子给他们住。

就这样,只是简单的商货展变成了名人秀。不知道,这些大人们不好好的在自己府里待着,没事来这里凑什么热闹啊。

也许是名人效应,也许是这次的过于隆重。原本十万人的商货展,在这次竟然达到近二十万之多。不用怀疑,从城外大片的帐篷区,就可看出来人拥挤的程度。

可这也苦了镇长,人超出预算太多,一时吃的东西供不应求。

这时候,权贵起了重要性,一纸命令,各省份、地方的物资纷纷往单文镇涌进,感觉像救灾现场。

不管别人现在怎样,篮狐狸这段时间是有够忙的了。外边大批的商人入境都来家门口和他抢的地盘了,他能不忙吗?

好吧,哩哩啦啦说了那么多前奏,这会儿该进入正题了。

话说商货展开幕的那天,那是人山人海,把单文镇的中心广场挤的水泄不通。还好,恩心有点后门,坐在林雅瑟等人旁边,占了个有利位置。

不知是不是错觉,一向行事洒脱的众大腕们,今天都有点严肃紧崩,氛围有些压抑啊。望了望夏文书,不愧是自制力超强的人啊,仍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只是眼神多了点期待。

本次的主持嘉宾终于在众人的企盼中隆重的粉墨登场登场了。

只见一位衣着华丽,二十左右的年轻人走到前台,向观众摆手致意。一时间人群沸腾了,恩心在心里猜想,不知道是八卦中的亲王、王子、神秘人中的哪一位。

转过头,就见旁边夏文书两眼炯炯有神的望着台上的年轻人,身体微颤,像是很激动。还在纳闷呢,就听林雅瑟等人跪地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啊?开什么玩笑啊!原来最爱凑热闹的大boss在这里呀,那今天各位的反常就可以理解了。跟随众人跪下,恩心心想:得了,在单文镇还没待上一个月呢,御新国的大人物自己是见了一个遍,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号啕大哭。

这个御新国的新君王今年不过十八岁,登基还不到两年,但颇有建树。想来这次亲临现场,也是乘这个机会在三国的交易会上给自己国家拉生意,顺便表示一下友好邦交,让他们把自己的话带到各自的国家和地区。一箭双雕,还真是会算计啊。不过有此华丽的开场,各位商家这回都会赚个满钵金,你看下面人那兴奋的表情就知道了。当然,最大的赢家一定是御新国。

开幕式结束后就是正式的商货交易了。大腕们和文书哥都去陪同他们的大老板——御新国皇帝皇甫轩,而恩心则和李伯结伴逛展会去了。

说一万遍都不如见一面的真实。天哪,好多新奇的东西哦。以后就是没有机会去其余两国旅游,看这些琳琅满目的商品也让自己此生无憾了,毕竟这种机会不管是在单文镇还是别的地方都是百年难遇的。

早上出门的时候,李伯给自己准备了钱袋,这可是来这个世界以后第一次拥有私房钱呢。摸摸钱袋,一百两呢,买些什么好呢?不知道这些东西能不能侃价,看标价都不便宜的样子,也不知道自己这些钱能不能买个一两样。

正在恩心两难不知该买什么的时候,看到前面的摊子围了一大堆人,走过去一看,竟然是卖剑的,但怪就怪在旁边的标语:帮卖两把送一把。恩心有些好奇,就挤了进去。

旁边的人见挤进来一个小孩,正准备训斥,一看是恩心,忙好话的搭讪。自从素雅斋、溯河画舫后,恩心在单文镇也算是颇有知名度,算是个家喻户晓的人物。

卖剑的是一个中年汉子,但看起来不像御新国的人,看他头发和肤色,想来是《地理志》中所谓的原穆人,他们分布在朝阳国、玄鸣国两国境内,人口不多,语言也是和当下人的不一样,但他们都有特殊的制造才能。曾听夏文书提起过,他们喜欢用手语交流。看样子,不是他不想自己卖,只是语言不通,实在是没办法了才出此下策

其实,从恩心挤进来的时候,卖刀的汉子看周围的人对她礼遇有加,就注意到她了。看恩心走过来,自己心里也有些期待,希望她能帮自己。

恩心试着用前世的手语问他:“你能看懂我的意思吗?”

看卖刀人惊讶的望着自己,恩心确定他明白了,心想真是手语无国界啊。

继续问:“我帮你卖刀,可以吗?”卖刀人高兴的望着自己,重重的点点头。

得到同意,恩心这才仔细打量这些标价从一百两到十万两不等的精品。货并不多,大小品种加起来不过二十把。一百两的六把、五百两的六把、一千两的四把、一万两的两把、十万两的两把。价格高还不能讲价,这让替他卖刀的人很难做啊。说实在的,花那么多钱买这些对于恩心来说并不实用的东西,自认为是种浪费。但古往今来奢侈品一向不缺少市场,总会有人愿意收藏或自用或显摆。古董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吗?

拿起那把十万两的长剑,感觉很轻,剑身虽不华丽但隐约有些贵气。恩心心想,但愿不是金玉其外,败絮其内的货,不然自己真做不到昧着良心去卖啊。

拔出剑身,一道雪白的亮光刺的恩心满眼星星。剑薄如纸,削铁如泥。暗叹,好剑啊!这工艺是怎么做到的啊。人说,十年磨一剑,十万两真是物有所值。但识货又买的起的有谁呢?忽然画舫上的的影像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看样子这把剑算是有销路了。

想到这里,开始了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份工作——卖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捧场。既然答应了,只能尽力而为了。

拿起一把标价一百两的匕首,拔出鞘,对围观的人说:“大家觉得这匕首做工怎样?”

周围有人说:“是不错,可惜太贵。一把的价格都可以买几十把了。”

“那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分价格一分货呢?另外,我想说得是他的价格不是最贵的,现场的一定有比这还贵的匕首,谁敢拿来比试一下。”

话音刚落,就有一位自称是一千两买的匕首显摆的拿了上来。恩心一看,确实富贵,鞘身还镶了玉石的。结果不比不知道,恩心手上削铁如泥的匕首一下就让它断了两半。顿时,人群中惊讶声四起。都在议论,一百两的匕首竟然比一千两的厉害那么多。机会难得,不买太吃亏拉。本来来这里,大多数是淘宝的。一时六把匕首销售一空,连带五百两、一千两的也卖了几把。但一万两、十万两的无人问津。看样子,他们的消费水平有限,该想想别的办法了。

最后总共还剩下七把,恩心让中年汉子先收摊,明天再来。顺便让他把十万两中的一把稍做改动,剑鞘要尊贵华丽,最好还加个原穆特色的剑坠,标价二十万两。汉子一脸疑惑的望着恩心,但也没多问就收摊走人了。

晚饭的时候,恩心说了今天卖剑的事情。又听夏文书说,明天一行人加皇上,都会出来淘宝。就怂恿他,明天想方设法把大家引到自己的摊位旁边,自己要献宝。夏文书没问她原因,只用那能看透人心的眼神望了自己片刻后,便点头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