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八十一章 乌龙绑架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176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在府里窝了近一个月,连恩心自己都有些佩服自己有当宅女的潜质了。虽然外面不稳定因素太多,但也不能一辈子窝在府里不出去啊,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这样,还是出去看看比较好。很久没去茶楼喝茶了,自从让逸冰对自己名下的茶楼、酒楼等餐饮商铺进行整改后,自己还一次没有去过呢,还有云帆的医馆也开了有段日子了,也没有去观摩参观一下。乘今天出门,就都看一个遍吧。

换回男装,拿着玉扇,风liu倜傥的出门了,素素看着主子今天的打扮,眼珠子都快掉下了,嚷着叫着的非得跟着一起去,说是以防哪位小姐又不知死活的赖上了主子。恩心用扇子轻佻的抬起了素素的下巴,想了想,有美女在旁是可以少了很多麻烦。就这样,主仆二人,男的俊,女的美,招摇着出了门。

就是因为太招摇了,刚出门没多久,就被一伙人给盯上了。此刻两人很倒霉的被人绑架了,还是在一个封闭严实的马车里,不知道接下来是何去何从。

好在,贼人没有把两人的眼睛蒙上。恩心倒是无所谓,本来这是迟早的事情,既然自己今天敢出门,那也是做了最坏的打算的,只不过把素素也给搭上了,回头,惊云一定会恨死自己的。不过在抬头看了对面女人的表情后,一切担心都烟消云散了。那哪是被绑架该有的表情啊,分明就是冒险刺激的最佳写照,这样的女人也太对自己胃口了,不愧是自己看上的奇女子。

“我说素素啊,人家好歹也是费尽心机的来绑架我们的,你好歹也要捧捧场场,装作害怕的样子啊。你看你那是什么表情啊,让绑匪多没成就感啊。”

素素忍不住的翻了一个白眼后,有些讽刺的说道:

“主子还说我呢,你自己还不是一样,你刚才的那些话不让人家吐血才怪呢。”

“呵呵,你说这是谁干得呢?”

“素素觉得不像是三位国君的手段,他们都是很骄傲的人,既然要光明正大的争取,就不会用这种下三烂的手段,若被传出去,岂不是很丢脸?”

“嗯,分析的很有道理。排出了这三人,其余的就不足为惧了。”

“主子,还是小心点比较好,不怕君子,就怕小人,小鬼难缠没听说过吗?”

“可看着架式,可不像一般的小鬼啊?虽然这马车封闭的很严实,但这里面的铺盖可都是上好的东西啊,想来此人非富即贵,还是个奢华的主呢。”

“听主子这么一说,素素也觉得有些奇怪了。主子你看,这些绣品像是宫里妃子用的。”

“哦?素素确定看清楚了?”

“主子忘了,我姑姑可是贵妃啊,我小时候也去过宫里,对那些花花绿绿的绣品还好奇了好一阵子呢。姑姑看我很感兴趣,也为了给我以后入宫打基础,还很耐心的给我讲解哪些品级的妃子应用什么样的绣品呢。”

“那现在你对那些还记得清楚吗?你给我仔细瞧瞧这是属于哪个品级的妃子御用的绣品?”

“当然还记得喽,这些虽然已经有些污旧了,但从纹路和花色还是可以分辨的出来的,这是贵妃御用的绣品,和我姑姑当年用的很相似,只是略有改动,想来这位妃子不怎么受宠。”

“不受宠?这也看的出来?”

“是啊,玄鸣国的皇室对衣服是很有讲究的,那是真正的身份的象征。其实贵妃所用的东西都是差不多的,但受宠的妃子,皇帝会关照的在宫服和绣品上添加一些金线,虽然平时看不出来。但一在阳光下就差很多了,真可谓是熠熠生辉呢。”

“那可真是货真价实的金缕衣呢,可三国的皇室宫服规矩都是一样的吗?若朝阳国和御新国的皇室不是这样的呢?那岂不是走了弯路?”

“弯路倒是不会,据说三国皇室的规矩是差不多的,这从一千多年前,三国出现就开始定下的。”

“那你可看的出来,这绣品是哪个国家的妃子用的?我记得三国的上好绣品都是出自御新国,这样外行就比较难分了,这大概也是此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在车里放这些铺垫的原因吧,为了把我绕进死胡同?”

“主子分析的很有道理,但三国皇室还是个有其偏好的。按照玄鸣国人的审美观点,素素可以十分肯定这不是郝连纳极的老婆们干的。”

“排除这种可能,那剩下的就是朝阳国和御新国了。很不巧,我在御新国的皇宫里待过一段时间,对公主、贵妃、普通妃子的衣服还是见过的,也做过公主的马车,里面的铺垫现在还记得很清楚。主子我很肯定,这不是皇甫轩的老婆们。”

“主子,若按照这样的分析,答案岂不是一目了然了?”

“是啊,此人非朝阳国莫属。不过,暂且还是少安毋躁,小心打草惊蛇。”

“素素明白,我们接下来是演戏吗?”

“是啊,不知道我们首次合作,不知道配合度怎么样,千万别被人家给拆穿了才好。”

“主子放心,素素不会给你扯后腿的。”

“那就好,一会儿到了目的地,看我眼色行事。毕竟我们对朝阳国的皇室了解的太少,一切还是小心为妙,记住了,不管怎么样,保命最重要,不要鲁莽行事。”

“素素明白。”

在两人分析完没多久,车子就停了下来,然后就是左拐右拐的漫无目的走,大概是为了混淆两人,怕一不小心给她们记住了位置,真是小儿科的手段啊。终于绕够了,才放心的停了下来。车门被打开,终于看见了久违的光线,可惜刚打算环视一下四周,眼睛就被蒙上了。

接着又进入了黑暗当中,这些绑架的人一点声音都吝啬给与,个个都是沉默再沉默,就算素素在一边没有形象的破口大骂,他们也是一言不发。看样子,那个未见面的女人也不是草包嘛,很懂得掩藏自己。要不是两人了解皇室的一些事情,还真是一点头绪都找不出来。不过,她到底想干什么呢?一路上没有打骂也没有虐待,相反,还把两人照顾的好好的。难道,她也怕自己有什么闪失后,朝阳国会灭国?是啊,若是灭了国,她做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呢?

若是这样,那自己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她的目的不外乎就是那个后位,一个不受宠的贵妃,对皇后的位置多么热衷,那是可以想像的到的。不管她能不能得到那个后位,自己这个万民默认的天女就是她的最大障碍,所以,她宁愿让别的皇帝得到自己,也不要让司徒酝谋得到。真是一个权利熏心的女人呢,为了自己不顾一切,她不怕事情败露后,司徒酝谋不会放过她吗?想到这里,恩心不禁对那个贵妃同情起来。司徒酝谋为了那个皇位隐忍了那么久,如今大业刚成,怎能容忍一个女人坏了自己的好事,况且还是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

一切都推算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就是囚禁岁月了,然后被玄鸣或者御新国的某一个国君找到,然后被入主后宫,然后一切尘埃落定。真是没意思的结局啊,既然是这样,那接下来就和素素提前进入养老状态吧。

等到进了一个屋子,两人的遮眼布才被去了下来。眨了眨有些不舒服的眼睛,恩心环视了一下屋内的摆设,还不错,住起来应该还算舒服。刚才押两人的几个绑匪早就不知去向了,看样子一定毫无新意的守在门外。

素素看着主子,摸了摸鼻子,一幅很轻松的样子,不免有些担心起来。恩心就把她一把拉到自己跟前咬起耳朵来。待听完主子的分析,一下子拨开云雾见晴天,神经也开始放松起来。看样子,刚才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老早就听惊云说过主子的辉煌历史,当时还觉得有些玄,现在算是彻底相信了。既然这样,那就陪主子在这里养老吧,有吃有喝应该也不错,就是活动范围小了点。

就这样,偌大的一间房里,主仆二人整天就是吃了睡,睡了吃,日子比猪还悠闲。这样的日子大概复制的过了三天后,恩心有些忍受不了了。怎么回事啊,那个皇甫轩和郝连纳极速度也太慢了吧?都这么久了,怎么还一点动静都没有啊?自己很确定,现在还在贞恩城附近的别院里。那两个家伙不是在这城里都安了眼线吗?在一天内,两个大活人凭空消失,这么简单的的事情都办不好,还当什么皇帝啊,乘早下课得了。

其实,在恩心满腹牢骚抱怨的同时,她不知道整个贞恩城这会儿已经成了一锅粥了,几批人马都在进行地毯似的搜索,连只蚂蚁都没有放过。

素素现在也是睡的腰酸背痛起来,不免抱怨起惊云,怎么那么慢啊?这个护卫队长是怎么当的啊?当主仆二人将所有的人都抱怨了一个遍后的第二天,紧闭了五天的房门终于被人从外面撞开了,进来的不是任何一个君王,而是碧落居的逸冰、翰笙和惊云等人,让恩心不由得感叹,真是靠谁都不如靠自己人啊!

就这样,一件离奇的绑架案就这样没头没尾的结束了,更别说有什么高潮了,除了整天吃吃喝喝,连那个绑架自己的正主都没见到,真是有够乌龙的绑架遭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