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八十三章 三个人的纠缠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260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当恩心从沉浸的思绪里回过神来的时候,有些奇怪的是,镜子里什么时候多了一张狐狸脸啊?回过头,看见拱着身子的牧涯正在自己身后。就有些疑惑的问:

“怎么没有回去休息?这几天还没累够吗?”

“主子刚才在想什么?那么开心。”

“当然是在想好笑的事情喽。你又折回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忘了说了?”

“没,只是想再回来看看。”

“对不起,这几天让你们为我担心了。”

“那你补偿一下慰劳一下我吧?”

“就你的要求多,每次都来向我邀功,连芝麻绿豆的小事也不放过,还说我是天生地商人呢,我看啊,这句话送给你最合适。”

“邀功是假,占便宜却是真。今天怎么说也要表示一下。”

“又是让我检验你的吻技有没有提高吗?老实告诉你吧,你现在的技术已经好的不需要再提高了,实在是我这个老师没什么教你的了。你呀,另谋高就吧。”

“那我们换成别的吧?”

“什么?”

“我今天不准备走了,就打算留在青云阁。”

“免谈,赶紧给我回你自己的屋,别在我这晃悠了。”

“为什么逸冰就可以?”

“那是因为他喝醉了,可是你现在很清醒。”

“若这也算理由,那我也去喝两杯算了,那时候主子会留我吗?”

“牧涯,你分不清什么是有意,什么是无意吗?虽然我和雪傲已经不可能了,但我不需要什么替补,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

虽然话是说的铿锵有力,但某只狐狸却装聋作哑的往恩心身上靠。这个时候再说什么也没用了,推开还是训斥?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在一个人压根不打算听的时候。

其实狐狸身上有一种很清新的味道,恩心一点也不讨厌。但此刻却有些讨厌自己,为什么不能坚守自己的心?让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来打扰?

低头看了看自己快要敞开的衣衫,狐狸的动作真是越来越限制级了,若不赶紧制止,大概会越演越烈了。一把抓住那双伸向自己内衣的爪子,起身准备连人带爪的扔出去,但自己小看了狐狸牛皮糖的功夫,整个人像个八爪鱼似的贴在自己身上,还一副眼神坚定的模样。有些无奈的松了他的手,问道:

“你到底想怎么样?不要再那么幼稚了,好不好?”

“中规中矩的,我能得到什么呢?那样就是到死,也什么捞不到。逸冰不是也看开了这点才会用那比我高明不了多少的招数吗?”

这只狐狸倒是聪明的把什么都看得透彻,但聪明也不是用在这上面的啊。

“那你打算就这样和我纠缠不清吗?”

“有什么不可以?我愿意。”

“你是如愿了,可有没有考虑过主子我的感受呢?”

“主子不讨厌我,不是吗?”

“那也不能代表我爱你。”

“这样就够了,爱对于我还说太奢侈了,主子这辈子只会让蓝大当家享受这份殊荣,不是吗?”

看着狐狸有些落寞的脸,恩心什么也不想说了,也什么都不想了。拉过面前的这个傻瓜,把他带到了自己的床上,放下了帷帐,然后一切都归于平静了。

第二天一早,恩心醒来,看着枕边还在沉睡的那一个人,心情竟然意外的平静。原来情有独钟和刻骨铭心的爱情就这样被自己封藏在了自己内心的某一个小角落。剩下的就是怜爱和疼惜,若他们不介意,自己也不吝给予。那就这样把,纠缠也好,多情也罢,谁能保证自己能平安的活到古来稀?在自己活着的时候,就尽量的让大家开心吧,不管是用什么样的一种方式,也不问是劫还是缘。

不想打扰到身边的人,也不想面对一早起来的尴尬,恩心小心的起身,然后梳洗一番。轻轻的推开卧房的窗子,清晨的空气很好,天边隐隐有些朝霞的影子,花开的枝头,夹杂着几声鸟鸣,一切都是让人感觉那么的惬意。这种天气很适合活动筋骨,想起很久没有练习的剑术,转身走到书房,取了自己的贞恩剑就下了楼。刚下到一半,恩心就停住了,因为她看到逸冰此刻正站在自己的楼下,刚才开窗,被树木挡住了没看见,这会儿迎面闯的感觉真不好,特别在自己的床上此刻还躺着那个人的时候。

“逸冰,这么早。昨天睡得好吗?”

“多谢主子挂念,昨天休息的很好。”

恩心看着他眼底的黑眼圈,明知道他是在撒谎,却也不点破。转开话题说:

“好久没有和你对练了,今天陪我去湖边练剑吧,顺便有些事想跟你说。”说完,就一个人径直去了后花园的湖边。

早上的湖边很安静,没有鸡鸭鹅的叫声,想来李叔他们大概早就起来了给它们喂过食了,这会儿几人该是一直在前院忙乎着吧。最近懒散了,自从换回女装,这把剑就被自己冷落了。抚mo了一下剑身,它不会说话,不然早该向自己抱怨了吧。

抬起手臂,将剑水平的指向一个不知名的远方,然后虎虎生风的舞了起来,前世今生的种种记忆随着剑影在自己的脑海里晃动。自己活了近四十岁,竟然看不破,也参不透,理不顺爱情两个字。坚持一个人,就会伤害几个人;大方的接受几个人,那就注定对不起所有的人,明明很清楚的答案,却在实践中屡屡受挫,是自己意志不坚定还是他们爱的太傻?真是剪不断,理还乱。

当逸冰回去拿剑返回的时候,看到主子在那里已经开始了。那剑式和往日的不太一样,没了潇洒不羁的感觉,多了人情味和牵绊。有些矛盾的招式让逸冰明白主子有心事,此时自己还是不要过去为好。

昨晚讨论完毕,随着大家出了门,可是走到半道的时候又折了回去。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想去说两句话。可是当自己走到门口的时候,却看见牧涯也在里面,而且和主子说的很不愉快。原本打算离开的自己在听到自己的名字时又停了下来,两人的对话,除了让逸冰有些无地之容外,还有些心酸。后来,两人的争执结束了,一切归于平静。之后,牧涯再也没有出来。第二天的凌晨一早,自己鬼使神差的又来到了青云阁的楼下,像个傻瓜样的站了很久,也想了很多,直到那扇窗打开,主子神清气爽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明知道自己该走的,但脚却怎么也挪不动,就那样笔直的站着。接下来,两人目光对上,她像往常一样的和自己打招呼,然后相约来湖边练剑。

现在,她在湖边一个人独舞着,自己在这边独想着。什么时候,两个人的舞剑变成了如今的孑然一身了呢?

终于结束了,恩心望着不远处独立的逸冰,没有上前质问,只是背对着他站在湖边,看着那田田的叶子和亭亭玉立的荷花上的露珠在晨光中闪着光亮。这是短暂的光芒,因为在太阳出来后,它就要面对被蒸发的命运。是幸还是不幸呢?

人与人之间的很多感情是否也同这一般?看着美好,但不是所有的感情都能走到最后的,大多是要么半路夭折,要么天人两隔。不知道为什么,在经历了和蓝雪傲的一段感情后,自己更渴望长长久久的爱情了,而这些他们给不了。

站了不知多久,直到挪动了步子打算离开,才感觉自己的两腿发麻的已经没有了感觉。忍不住地回头望了一眼,同样的位置,那人还固执的站在那里。不知道那双腿是否和自己一样的沉重。

等麻木缓和些的时候,恩心还是有些无奈的走了过去,轻声地问道:

“站了那么久,腿不麻吗?”

逸冰望着眼前这个恢复了平静的人,浑身上下没有了一丝的心事,包裹的严严实实。艰难的吐出了两个字:

“还好。”

“我们有必要这样么?把彼此折磨至此。虽然想回到从前的光景有些不可能了,但还是希望你能少难过一些,多为自己考虑一些。”

“我不想让主子为难的,可是一旦放开就管不住自己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像个不会思考的傻子一样。”

“好了,退一步,我们都不要坚持了,让一切顺其自然吧。你继续你的爱,我也试着去接受,但你一定要答应我,一旦遇上真正心爱的女子,一定要毫不犹豫的转身,懂吗?”

“嗯。”

望着神情有些腼腆的逸冰,恩心知道这只是暂告一段落,以此人固执的性子,想让他去找第二春还真是有些难,不过世事难料,还是等着瞧吧。至于那只狐狸,这会儿该起床了吧,昨天也没怎么折腾啊,只是睡在一张床上罢了。平时看他也挺早起的,难道自己的床就那么好睡?

“对了,逸冰,我的那张床就那么好睡吗?为什么牧涯睡到现在还不见起来啊?”

看着逸冰有些想歪了的神情,忙撇清道:

“不要想歪了,昨天什么都没有。只是有些奇怪他怎么还没起床。”

“这几天,为了找主子,他有几天没合眼了,想必现在放松了,就昏天暗地的睡过去了。”

“这样啊,我还以为是生病了呢?你去叫他起床,我去前院看看素素去。”

留下逸冰一个人站在那里,恩心去了前院。没办法啊,这种时候还是让那两个人去好好沟通一下才好,不然有了芥蒂,自己夹在中间也很不好办哪。既然谁也不想伤害,那最好的办法也只能这样了。希望有一天,他们都能正视这份不算是成熟的感情开始下一段的爱情之旅,那样自己也算是心无愧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