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八十五章 水云间情事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370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恩心一向觉得自己的运气很好,这次也不例外。那位杀手锏先生真会揣摩自己的意思,他以自己的名义给郝连纳极写了封信,以放弃角逐但仍保持三国平衡为条件帮纳极解除危机。真如翰笙说的那样,在自己的大业和生命面前,郝连纳极是什么都答应的。事情进行的很顺利,才短短的半个月,一场宫变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落幕了。除了几国的小部分人,外界老百姓一点都不知道那道宫墙里在这段时间内差点又一次发生了改朝换代的戏码。

在顺利解除玄鸣国危机以后,水云间的重建也已经完成了。逸冰和牧涯提前陪着主子去了水云间,碧落居剩下的一些人也开始准备几天后出发。

恩心没有进玄武城而是直接去了自己新建的水云间,还是那一眼望不到边的荷塘,还是那杨柳依依的青石小径,还是那青砖瓦墙,熟悉的让自己仿佛时光倒流一般。

推开了那写着‘水云间’三个字的大门,里面的景色却是陌生的。大的象一个府邸,亭台楼阁一应俱全,李叔和复生等人曾经养鸡鸭鹅的地方成了一个偌大的花园,错落有致的几个院子分布在花园的各个角落。唯一没变的是那幢和望月阁有些相视的阁楼上的铜铃和满墙的爬山虎。这是一个全新的水云间,没有了当年的小家碧玉,也失去了往日的返璞归真,变得大气,也变得别具匠心。有些叹息,但想想,一切不都不一样了吗?毕竟人也不是从前的那个人了。长大了,学会了把权术玩于股掌之间,虽是无奈的选择,但也失去了曾经的潇洒和脱俗。

最后来到自己的望月阁,虽然外观格局有了变化,但里却还和当年一样,连窗子的朝向也是一模一样,推开窗,一眼望不到边的荷塘还有扑面而来的荷香,真是久违的感觉啊。

这天晚上,主仆三人首当其冲的住了进来,算算,翰笙等人还要几天才能到吧,毕竟碧落居和贞恩城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安排的,没了李叔和素素的唠叨,三个人的水云间感觉好安静好冷清啊。

此刻,三人正在恩心的望月阁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无所事事,不无聊才怪呢?恩心再一次的叹了口气,懒散的把自己窝在书桌后面的椅子里,没了往日的形象。直到牧涯走到她的跟前,才有些意兴阑珊的问:

“小狐狸,你靠那么干什么?”

“主子不是觉得很无聊吗?那我们来做些有意思的事情好不好?”

“那小狐狸所谓的有意思的事情是什么呢?”

话刚说完,就觉得身子一沉,小狐狸已经半坐在自己身上了,眼神还有着露骨的挑逗。

“你不是又打算玩什么勾引的游戏吧?”

“是啊?我一直都在赤裸裸的勾引主子呢,不过你每次都以各种理由要么拒绝要么装作没看见。”

恩心看着这个平时冷酷无情的家伙,这会儿柔媚无骨的装风骚,真是把青楼的那些女子的看家本领都学会了。但怎么说,也不能让他占了上风,不然自己这个主子还怎么混呐?你道高一尺,那我就魔高一丈。

“既然你都说是赤裸裸了,那你这身衣服岂不是很碍眼?”

“那主子想怎么样?”

“把自己脱的光光的,躺在那边的床上,这样才显得有诚意。”

恩心这回心想,我看你接下来还怎么演?除非你把自己真的脱的光光的,不然看我怎么糗你。但恩心还是高估了狐狸脸皮的厚度,此刻这家伙正在那慢条斯文的表演脱衣秀呢,这回换作恩心的脸有些挂不住了,但又不能表现的太明显,只能死撑着看他会不会半途停下来。望了眼旁边的逸冰,有些脸红的看着这边,但怎么都没有出声制止的意思,看样子,这次是不能指望他了,既然两人很有默契的准备今晚有什么艳事,那自己一个人在这边拼死抵抗也不行了。还是看开点的顺其自然吧,都是成年人,也不要再装什么清纯了,况且那也不是自己的风格。想开了,也就彻底放松了,开始饶有兴趣的欣赏起某人的脱衣秀来。

老实说,之前自己是看过小狐狸的身材的。那也是在水云间的时候,他在发高烧,自己好心的给他换了衣服,两人的孽缘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他虽然没有自己高,但身材修长匀称,还是不错的。此刻衣服已经脱去了大半,只剩下一条裤子了,只要自己轻轻一拉那腰上的带子,这个家伙算是彻底的赤裸裸了,在拉与不拉之间,恩心有些犹豫了。一边的逸冰已经脸红的可以滴出血来,真是纯情的孩子,决定逗他一下。

“我说牧涯,你把衣服脱了,那逸冰怎么办啊?”

“好办啊,让他也脱了。”

“你以为他像你厚脸皮啊,他可是脸皮很薄的。”

“这个时候还顾着脸皮,那他可是连汤都没得喝了。聪明如他,怎么会干这样没有好处的事情呢,是吧,逸冰?”

恩心望着逸冰的反应,真是有些意外啊。脱起衣服了,眼睛都不眨一下,动作也很流畅。没多久就和狐狸一样,只剩下一条裤子了,还不忘走到自己的面前,眼神竟然有一丝挑逗。这是第一次看逸冰这样的形象站在自己面前,虽然醉酒的时候两人有了肌肤之亲,但那时候自己醉的不省人事了,根本没看清他的身材。今天这么近距离一瞧,真是有料啊。和小狐狸的不同,这绝对是可以上封面杂志的模特身材,那黄金比例,那古铜色得皮肤。自己要是个色女,这会儿恐怕早就口水流了一地了。不过,自己怎么说都是有身份的人,美男帅哥见得多了,也就免疫了。不过,这两人今晚难得那么齐心主动,若自己不有所表示一下,是不怎么对得起人家的。

心下一横,双手拉开了两人裤子上的腰带,算是全裸出镜了。这有些震撼的视觉冲击力还是让恩心有些不适应,不过还是死要面子的让两人躺到那边的大床上去。自己去另一边的梳妆台,放下头发,顺便平复一下心情。这种游戏自己可没玩过,不管怎么样还是喜欢一对一的模式,也不知道他们两个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但毫无疑问,是小狐狸给逸冰灌输了很色的思想,才会这样的。让他去开青楼真是失算啊,竟然算到自己主子的头上了。

也不要在这耗太久了,还是过去吧。既然他们有备而来,那么其中的玩法也就不用自己操心了。掀开床上的帷帐,两个男人已经很舒服的躺在那里了,画面感还不错,很有耽美的风格,若不是还有自己的话。

“主子,你可真慢呐,我们可是等了很久了呢。”

“我说狐狸,你能不能好好说话呢,别学青楼招客的那一套,主子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好,主子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你看我们都脱了衣服,主子身上还穿那么多,奴家来给你脱衣吧?”

恩心一脸的黑线,好啊,连角色扮演都会啊,在现代真适合做牛郎那份很有钱途的职业。看着一旁想笑不敢笑的逸冰,恩心有些不忿的上前咬住了那略有弧度的嘴唇,然后就是火辣的激吻,看的一旁的小狐狸有些不平的在两人间捣乱。终于结束了这个法国式的热吻,逸冰已经有些上气接不住下气了,错讹的看着一脸无事的主子,暗叹自己的吻技太差。

恩心有些得意地看着气喘吁吁的逸冰,让你偷笑,给你点小教训。摆平了一个,现在该对付这个有些棘手的狐狸了。不过这个家伙的吻技已经很好了,想要轻易撂倒还真有些麻烦啊。揪了一下他的狐狸脸,然后把他压倒覆在其身上,用自己那双很有技巧的手,在他身上弹钢琴。蓝雪傲年轻的时候也是风liu了整个大陆的,他的床上技巧和功夫那是炉火纯青的很,自己跟了他那么多年,也算是学了八九不离十了,对付这两个只有理论没经验的家伙简直就是绰绰有余。

等到把两人都摆平的时候,恩心一副闲情逸致的侧卧在床上,饶有兴趣的看着两人的反应。小狐狸还在刚才的高潮中没有回过神来,逸冰则是惊讶的望着自己。他们是自己的属下,自己是不允许他们太过掌握主动权的,床上也不行。能把自己压在下面的那个人,要么是自己心甘情愿,要么就是那个人有把自己压在身下的本事。蓝雪傲是前者,至于后者是谁,因为没有出现,暂时还不得知。

等到两人缓过劲来时都学乖了,小狐狸也没那么大胆子使坏了,对于聪明懂事的属下,恩心一定会给与奖赏的。接下来才是真正的鱼水之欢,不过奇怪的是不管两人怎么脱,主子的衣服除了里裤,其余的均自始自终一件没少的穿在身上。让周密计划了很久的两人非常没有成就感。

等到第二天,恩心从睡梦中醒来,看着凌乱不堪的床和睡姿各异的三个人,自己还穿着衣服,但两边的人都是一丝不挂的躺在那里。想着昨晚的疯狂举动,还真是有些头疼。自己现在算不算左拥右抱啊?小狐狸搂着自己的脖子,逸冰搭着自己的腰,这么糜烂的画面若被那三位国君看了,他们还敢娶自己吗?

原本想起身,泡个澡。毕竟情事过后浑身是有些不舒服的。但无奈那两人还睡得很沉,把自己搂的紧紧的,想动弹都有些难。人早上的yu望是很强烈的,自己可不想再来一回,过度纵欲的下场自己还是知道的。

帷帐太厚,也不知道外面现在是什么时辰了。本来还想乘今天去拜访一下老朋友苏睿的,被这两人这么一折腾,又要延迟了。那个厚着脸皮老是来水云间蹭饭的家伙,在青莲远嫁之后变成什么样了呢?沧桑了?稳重了?还是颓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