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八十七章 别来无恙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148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重聚水云间的第二天下午,赶集回来的云峰向恩心报告,说是皇甫轩等人已经来到了玄武城,随行的除了公主和驸马外,还有一个云妃。

恩心有些意外这次陪同的为什么不是林贵妃,这位云妃可是有些手段的,若是她知道此刻自己也正在这玄武城,还不给自己找麻烦啊。

正在有些郁闷的想着此事,见诸葛爷爷进来了,忙起身迎接。

“爷爷,今天下午没去捕鱼啊?是不是半天已经过完瘾啦?”

“别提了,我一把老骨头了,哪能和那些年轻人比啊。闲来无事,过来看看你。听说我云游的这段时间,你这里发生了很多事啊。怎么样,还整地过来吗?”

“还好,现在大局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只是还有一些盘根错节的事情需要慢慢处理。”

“你很能干,把优势都一一掌握在自己手里。只不过,这,孙女应该比我还清楚吧?”

“爷爷为什么要这么问呢?不到最后关头,谁也猜不准结局。”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你没发现一件事情吗?从头到尾都是对皇甫轩有利的,在你宝剑赠英雄的时候,在三国争夺的时候。”

“看似这样的没错,就算注定我要和他纠缠,那我也要将这日期无限的延后。”

“这样到底是为什么呢?其实,只要你选择了一位,那这整个大陆就早些安定下来。对你和大家都好。”

“爷爷,我会这样做的,但不是现在,因为我没看到一个真心。”

“你这样做,是为了考验?”

“这有什么不对吗?既然我是真命天女就应该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平常家的女子选亲还会摆个擂台什么的呢,我为什么不能为自己选择一个满意的人选呢?”

“其实你这样做,只会让别人更愧疚。”

“愧疚?是愧疚配不上我吗?若是没有这个能耐就不该参加角逐,还是早日退出的好。”

“呵呵,真是个有志气的孩子。若你是个男子,翻云覆手之间就会扭转了乾坤。”

“没那么夸张,爷爷知道的,我是个没有什么野心的人,若没人范我,那我会永远逍遥下去,谁会去管那么多呢?如今这般,我只是为了保护身边的人和我的自由。”

“说的也是,若没有天女的头衔,你会在小小的水云间里幸福到老吧。”

“皇甫轩来玄武城了,那林爷爷应该也来了,爷爷没打算去见见老朋友吗?”

“你呢?不打算去看自己的爷爷啊?”

“这次我不打算主动了,以不变应万变。”

“爷爷很肯定,过两天,那个小子就会登门拜访的。”

“是吗?那我就恭候大驾好了。”

“真冷静,没意思,我还是下去捕鱼好了。对了,这次那小子带了一个有些棘手的妃子,你还是小心点好。”

恩心望着爷爷很不在意的样子,但还是知道他这是专门来提醒自己的,难道这次真是来者不善?

日子就这样又过了三天,奇怪的是皇甫轩并没有来。不知道是他的耐心渐长了还是发生了别的什么事情。水云间的各位整天忙着卖鱼虾和生产干货,院子里一个人也没有。无奈,只好自己去马棚牵了黑骑士,去了玄武城。

现在自己的身份很敏感,为了以防万一,临行时还是脱去自己红白相间的衣服,换上了逸冰青色长衫,改走朴素公子路线。也没有带剑,毕竟一个文弱书生带着一把剑太突兀了,拿起翰笙送给自己的软鞭缠在自己的腰上,看起来像腰带,应该不会引起别人怀疑。乔装完毕,这才放心地出了门。

可是当恩心刚进城门,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但也不敢表示的太明显,而是装作若无其事的在城里转了两圈。最后来到那家常去的茶楼,还是老位置,放松的坐下来。真是衰啊,怎么刚一进城就给别人盯上了呢。但跟了自己老半天也没见行动,是敌是友很难分辨清楚,既然这样,还是等他自己现身吧。

约莫喝了一壶茶的功夫,那位终于肯露面了,此刻坐在自己面前的就是皇甫轩。两人不久前才见过,所以这会儿倒没什么陌生感。

“今天换了装束。”

“还不是被你认出来了。”

“这两天手上有些事情,所以还没来得及上门拜访。”

“你怎么知道我要来水云间?你不会在我的府里安插了眼线吧?”

“没,只是你身边的人不小心说漏了嘴。从上次你离宫到现在短短的两个多月,发生了很多事情,我很抱歉没有在第一时间帮到你。”

“你太客气了,自己的事情本来就需要自己解决的。你今天出门带了多少护卫?”

“啊?没几人,怎么啦?”

“我们被人盯上了。从我进城门开始你的人就开始盯上我了,这次不知道又是哪路人马,目标是你还是我。”

“他们有什么特征吗?”

“有特征的人会被派来做跟踪吗?”恩心有些好笑的看着问出这样弱智问题的皇甫轩,不过,对于自己的调侃他倒是并不生气,看样子脾气改了不少嘛。

“我这次出巡,并没有刻意隐瞒,所以有人跟踪并不奇怪。”

“既然这样,为何还故意跟踪我,你不知道我们两个很显眼吗?还是你有意这样安排?”

“一部分是有意为之,我不想再拖下去了,这件事情不管怎么争最终都是要有个结局的。”

“自认为自己的胜算很大吗?那你还没问我这个当事人同不同意呢。”

“我不打算给你选择的权利。”

“哦?想来硬的吗?还真是霸气呢,不过既然你已经打算撕破脸蛮干,我也就不客气了。那我们就拼个鱼死网破吧。”

“你。”

“黄公子,现在多说不易,那我们走着瞧吧,告辞。”

“等等,没有再商量的余地了吗?”

“你有给我余地吗?既然你以为武力是最好的解决办法,那我就奉陪到底。”

“你知道那样有多少老百姓遭殃?”

“笑话,你这个君王挑起的事端,到头来还好意思拿百姓威胁我,真是无耻之极。”

“呵呵,我们为什么每次见面都要这样争逢相对呢?原本只是想好好的和你说说的,可你总是听了前半句就妄下判断。”

“是吗,又是错在于我。那好,你说说你的下半句吧,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去圆。”

“我不打算给你选择的权利,但请相信我能给你想要的未来。”

“这不是很矛盾吗?没有选择的未来怎么会是我想要的呢?”

“抛开别的不说,作为天女,我是你的最佳选择,不是吗?”

“很多人都这么说,但最佳的并不代表就是我想要的,你懂吗?”

“我明白,但就像你追求你想要的一样,我也要追求我想要的,出发点都是一样的,只是方向不同罢了。”

“说的也是,我追求的是自由,你要的是皇权,天壤之别呢。”

“也不仅仅是皇权,还有感情,你信吗?”

“为什么不信呢,这个世界上莫名其妙的感情还少吗?”

“我还以为你又要讽刺我两句呢。老实说,在你面前说话我可真是一点底气都没有。”

“这样让你没有优越感的女人你还敢要,我不知道你是糊涂了还是有被虐的嗜好。”

听着恩心毫不客气地说话语气,皇甫轩一脸的黑线,喃喃的说道:

“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我自己也很想知道呢。”

这次恩心没有再笑话他,对于想得又得不到,甚至有些迷茫的感情自己也是经历过的。这跟你是皇帝还是平凡老百姓无关,遇上了都难免会要痛苦的。

“只是一个女人而已,何必把自己逼到这个份上。后宫佳丽那么多,也有很聪明的。抛开这些,把自己的国家治理好,有时候比娶一个天女还要重要的多。还记得,八年前我给的那把宝剑和当时我说过的话吗?只要你愿意,你可以成为千古明君的。”

“那样的千古明君又有什么用呢?开心了没人和你分享,痛苦了没人和你分单,孤家寡人一个而已。”

“没那么夸张,你的前殿群臣一定会有人为你分担的,你的后宫嫔妃也是可以和你分享的,没人是彻底的一个人。你这二十多年太顺利了,有英明的老师和贤能的臣子为你劈荆斩刺,所以一旦有什么想得而又得不到的东西出现时,你就固执的拼了命的去抢,等抢到了手玩了两天,腻了,再换另一件,这和孩子有什么区别呢?”

“可这次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呢?是因为有很高的难度,所以更具有挑战性吗?”

“你应该明白,在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真命天女,但那时候我并没有把你怎么样,就算你离开了单文镇我也没有派人去追你,在你是鹤舞公子的时候,劝我放弃的时候,我也放弃了。谁知道,自己后来会爱上呢?这些和你是真命天女根本没有什么关系。”

“是吗?只能说我们有缘无份,今天我们也不要在这件事情上争论不休了,天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你不打算去见见林老师吗?”

“改天吧。告辞。”

看着恩心下楼,翻身上马,然后策马离去。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的场景?谈话没有结果,最后都是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发呆。正在伤感的皇甫轩此刻没有注意到,在一个很隐蔽的角落,几个人正悄悄的向他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