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八十八章 皇甫轩遇刺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032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当天晚上的苏睿府,乱成了一锅粥,因为皇上今天出门后还没回来。当然,这个消息也被云峰带回了水云间。正在吃晚饭的众人一听,都很有默契的望着自己的主子。恩心继续吃着饭,没有太大的反应,把一边的诸葛老头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没过多久,林亚瑟带着夏文书等大臣来到了水云间,神色间尽是焦急。这时,恩心才发觉事情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复杂的多。一时,书房的气氛有些沉闷。

“孙女,听护卫说,你今天和皇上见了面?”

“嗯,当时有人跟踪我们,我就问他带了多少护卫,后来听他说是有意让别人发现我们的时候,就没怎么在意了。再后来,我就先行离开了。”

“你们谈话很不愉快吗?”

“这不是很正常吗?我们哪次谈话愉快了?”

“孙女觉得这次是谁在背后搞得鬼?”

“不是郝连纳极,也不是司徒酝谋。”

“这么肯定?”

“他们是傻子们?就算跟踪也不会让我发现的。我就不明白了,以皇甫轩平时小心谨慎的性子,怎么就让几个不入流的人给劫了去,他是傻子啊?”

听恩心又在嗦罗皇上的不是了,夏文书也有些无奈。是啊,皇上平时挺精明的啊,怎么这次那么不小心呢?这次岂不是在恩心心目中更没有地位拉?可能众人都和自己一样的想法,此刻都在那有些无奈的摇头。

诸葛老头看自己的孙女在众臣面前一点也不给小皇帝留情面,也是很汗颜啊。

“我说,乖孙女啊,事情既然都这样了,抱怨有什么用啊,当务之急就是怎样找到人才是正道啊。”

听了爷爷苦心婆妈的话,恩心也知道自己刚才有些失态了,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赶紧转移话题,说:

“现在苏睿在做什么?”

“召集人马在全城搜救。”

“哦,那我们双管齐下吧,我让属下也协助一二,对于搜救工作他们是很有经验的。”

听到这句别有深意的话,夏文书等人又开始惭愧了,对于上次皇帝没能及时救出恩心而汗颜。

“那就有劳天女了。”

恩心虽然有些不喜欢这样的称呼但非常时期也没怎么去计较。不过还是有些郁闷的是,这样的讨论不是该有林爷爷在苏睿府主持吗?为什么一群人跑到自己的水云间来啊,真把自己当作他们的皇后拉?不过还是先把皇甫轩救出来才是真的,不然这群人赖在这不走,岂不是很麻烦。

“逸冰,你和翰笙等人立马进城,对有可能的地方进行排查,这玄武城你们都很熟悉,细节的地方就不用我详说了。对了,翰笙,你对上次玄鸣国的那位将军的旧属了解多少?”

“有一部分被皇室招安了,一小部分失踪了。”

“那就从这开始入手,动作快点,明早我要答案。”

“是,属下遵命。”

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属下领命下去,恩心回过头来看众位,两个爷爷很欣赏,几位大臣很崇拜,不知道等这件事情过后,这群家伙在朝堂上又怎么去怂恿他们的皇帝娶自己了,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一群人就这样苦等着消息,恩心有些困了,也不管那些还在眼巴巴等消息的众臣,一个人回房睡觉去了。真是铁石心肠啊,竟然一夜无梦的睡到天亮,要是被那些皇甫轩的爱臣们知道,不气的牙痒痒才怪呢。精神抖擞的洗漱完毕,下楼让李叔等人准备大家的早餐,然后就回到昨晚议事的客厅。看着一个个憔悴的面孔,恩心觉得这御新国还是前景可观的,起码这些臣子愿意为皇上如此。只是可怜了自己的爷爷,年龄那么大了,还要在那苦守。

好言相劝的让众位吃了早餐,恩心就在这等最后的结果了。时近中午的时候,终于来报,找到皇上了,只是无奈让皇上受伤了。恩心有些心疼得看着一夜未眠的众下属,没有责备,只是吩咐他们下去好好休息。叫来云帆,让他和自己一起去城主府。

恩心带着云帆,后面跟着众大臣,畅通无阻的来到皇帝休息的地方。无视于侍女们的行礼,进了内室,玉恬公主和云妃正在一旁一边抹眼泪一边伺候着,床上的人此刻还在昏睡。玉恬见到自己像见到救星似的扑了过来,边哭边说:

“天女,你既然能把皇兄救出来,你就好人做到底吧,御医都看过了,可是现在还不见醒来。”

恩心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背,就把公主放在了文书的怀里。走到龙床前,大致看了一下伤势,伤口是刀伤,好在没有伤到要害,可能是失血过多造成的昏迷。

“云帆,你过来给皇上看一下伤势,尽快让皇上早点醒过来。”

“是,属下一定竭尽全力。”

乘云帆给皇上看伤的这会儿,恩心走到玉恬的面前,说到:

“公主不要过于担心,我的这个郎中医术很好,皇上一定不会有事的。”

“真的吗?”

“我是天女,你一定要相信我。”

“天女这样说,我就放心了。你不知道,这两头可把我吓坏了。”

“我知道,公主乃金枝玉叶,能做到这样已经很不错了,不愧御新国无双公主之名。”

玉恬听完恩心毫不掩饰的夸奖,有些羞涩。不过刚才的担忧全部不见了,这会儿安心了很多。恩心见公主放松了,就让文书把她扶房休息。

在云帆又是施针又是灌药的折腾下,傍晚的时候,皇甫轩终于醒过来了,众臣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恩心见事情已经没有大碍了,就带着云帆离开了。回程的路上,云帆有些意外的问:

“主子,为什么不进去看看呢?”

“有什么好看的,那张脸,你主子我一看就烦的慌。”

“呵呵,主子在怄气啊?”当作没听见云帆的调侃,恩心问起了另一个比较关心的问题:

“云帆,这次你立了大功,主子我改天向皇甫轩给你讨个‘神医’封号吧?”

“不用了,又不是很有挑战的事情。”

“讨个人情也好啊,以后在御新国你会比较好混。”

“既然这样我就不客气了。也学学主子要个愿望得了。”

“这次我的人为皇甫轩可是费了不少功夫,怎么说也要讨点好处回来,不然不就白忙乎拉?”

“主子的小算盘又开始拨起来了。”

“那可不,这次我也是沾了不少便宜呢?不但皇甫轩这边有份,郝连纳极那边我也有份。”

“这话怎么说啊?”

“我帮他清理了余党,他还不该感谢我吗?”

“一箭双雕,绝!主子不是看在这些好处的份上才帮那个皇甫轩德吧?我还以为,你多多少少是因为林老爷子呢。”

“两者都有拉,不然我这孙女岂不是太不孝拉?”

主仆两人一路上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很快就到了水云间,正好赶上晚饭时间。逸冰和翰笙等人都已经休息好了,一个个看起来精神都还不错。等大家都坐下后,恩心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下,最后还很无奈的说:

“在以后的一段时间了,主子的水云间有可能成为观光旅游的地方了,那些大臣还有皇亲们一定都会登门拜访的,牧涯你就重操旧业替主子打发了。不管多大的官也不要留下来吃饭什么的,现在米价那么贵,我们也不能那么浪费啊。”

听完主子的说辞,一桌子的人笑得前伏后仰的,素素还很恶劣的说:

“主子,若他们自己带米来,我们会考虑一下吗?”

“那也不行,我还是要浪费柴和油盐酱醋呢。一个不留,除非是我许可的。”

“主子,我们这次虽是来度假的,却赚了个满钵金,主子准备怎么打赏我们啊?”

“你倒是说说看。”

“把我们的假期再延长一些吧?”

“为什么?你们不是想在这过中秋吧?”

“有何不可呢?反正有飞鸽传书,贞恩城的事情也没耽搁。大家在这过的挺舒服的,都不想那么快走。”

“可是我们这一群人在这太显眼了,就算皇上回京了,接下来还会有大批的人马往这涌的,这里毕竟不是我的大本营,一旦有歹人有心为难我们,你们打算怎么去应付?我是不打算去找苏睿求救的,那样我就间接的欠了皇甫轩的人情,以后很多事情就有顾虑了。”

看着主子分析的头头是道,众人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只是略略有些失望,让恩心真是有些为难啊。没办法,只好说:

“大家现在不要老是想一个月后的事情,当务之急还是怎么开心怎么办,知道了吗?”

此刻,城主府的别院里,皇甫轩正半靠在床上喝着云妃喂的清粥。夏文书在一旁将整件事情如实地禀报,当然还不忘顺便给自己的妹妹美言两句,虽然知道某人未必领情。皇甫轩除了喝粥,从头至尾都没有说一句话,在夏文书说完后也只是摆了摆手让其推下。然后便是一室的沉默,云妃小心翼翼的喂着粥,也不敢开口询问,气氛如窒息般的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