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九十章 女人的心思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213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也许主子可以乘这个机会好好试探一番。”

“嗯,那你认为这四个女子,哪个对我有威胁呢?”

“逸冰不好说,也许有时候看似最危险的却是最安全的,有时候最无辜的却是最危险的。”

“说得有道理,但我排除了玉恬和苏蝉。”

“为什么?”

“玉恬,她是夏文书的老婆,况且也很明白我的心思。那个苏蝉让我很有好感,虽然很害羞。那云妃的心机我们早就知道,所以一定会防范,这样反而是最安全的;可那陈玉梅却让我有些看不透。”

“主子为何有这样一说?他不是你救命恩人的孙女吗?”

“救我的是她的爷爷,不是她。她虽然用很无辜和好奇的眼神看着我,但是我看不到真心。这个女孩子将来一定会入,如果可以,我不希望和她有什么交集,那样有些对不起陈老将军。”

“那主子现在对她可要有些防范才好,通常这样表里不一的人最难应付了。云妃虽心机颇深,但自视美貌,喜怒哀乐倒是不难猜到,所以反而容易应付一点。”

“没有修炼个几层功夫,这个玉梅也不会有胆子去做皇帝的女人了,甚至偷窥更多。”

“看样子,那皇后的位置除了对主子和素素没有诱惑力之外,对其余的女人都是一个致命的诱惑啊。”

“也不知道这是幸还是不幸。”

“我看她们也只能自求多福了,皇甫轩又不是傻子,也许小打小闹他还可以容忍,若真是太过了,他也会有所行动的。”

“他有那么闲吗?朝堂的事情都有些忙不过来了,哪里有时间去关心自己的。要不然也不会让自己的妃子莫名其妙的葬送,所以,你还是不要指望他才好。”

“主子对皇甫轩的意见可真够大的啊。”

“没办法,每次都范些低级错误,想对他有好感都有些难。”

“是恨铁不成钢吗?”

“逸冰,你在调侃主子我?”

“哪敢,就事论事罢了。”

“哎,你被狐狸传染带坏了。”

逸冰刚想玩笑似的再说两句,就被通知给公主等人接风的时间到了,刚才理论了半天,现在该进行实践验证了,想着,主仆二人就下了楼,来到了莲香亭。

今天的莲香亭被大家布置的很是雅致,虽是杨柳依依的阴凉,但还是很有心的把亭子的四周挂上了纱帘,风一吹,如薄雾般的梦幻。石桌上的菜式也是别具匠心,虽都是水云间常见的物产,但李叔很是花了心思的精雕细刻了一番,真的赶上了御宴的品质。这多多少少的让公主、云妃和两位小姐惊讶不已。

恩心作为东道主,很是客气的让素素给大家斟满了酒,然后端起酒杯说起了开场白:

“今天有幸邀请各位佳人来此一聚,希望大家不要客气,宾至如归,尽兴而回。”

“我说天女,你这水云间真是个世外仙境呢,这百里荷塘的风景真是美不胜收啊,比之宫里刻意雕琢的荷塘不知要美上多少倍呢。”

“我当初就是看中了这片荷塘才决意在此安家的。现在重建后又对周围修缮了一下,现在已经颇具风格了。不知今天的菜式可对各位的口味?”

“你倒是个很会享受的人,这手艺可比上宫里的御厨了。”

“呵呵,公主过奖了,其实水云间的特色就是一个‘鲜’字,这些鱼虾可都是一早从荷塘里捕捞上来的,还有这蔬果和清酒也是水云间自产的,外面可是吃不到的。美景美食不是很相得益彰吗?”

“难怪别人都说你家的门槛高。”

“好东西当然要留给自家人享用,别人哪能有那种口福。”

“那我是不是该谢主隆恩啊?”

“那就不必了,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大嫂,这些殊荣是应该享受的。”

姑嫂两人半开玩笑的聊着,这时云妃适宜的插了一句:

“那今天我和两位小姐倒是沾了公主的光了。”

听声音看神情倒不是真的埋怨,而是有些半开玩笑的说法。恩心也有些不正经的说:

“哪里的话,公主和云妃不是一家人吗?谈何沾光与否呢?至于两位小姐嘛,都是和我有些渊源的人,倒也不是外人。”

毕竟出身商家,云妃倒也是个爽快的人,很快就融入了大家的言谈中。而苏禅很本分的淑女的用着膳,听到愉快的事情时也会抿嘴一笑,若是发现恩心看向她,就会很拘禁的紧张起来,像个出来觅食敏感的小松鼠,非常好玩。若说第一次看她是无意的,那后来的几次都是有意的,因为某女很恶趣味的把这只小松鼠当作打发无聊宴会的调味品了。

席间的氛围还算轻松,中间玉梅用很无辜的眼神望着恩心,好奇的问:

“天女就要回贞恩城了吗?

看样子,这句话问出了很多人的心声啊。公主和云妃都用有些紧张的神情望着自己,大概前者是不想自己那么早离开,后者则是希望自己这个情敌快些离开;苏禅则有些疑问的望着自己,大概是不太明白的样子;至于那个玉梅一直盯着自己,还是欠些火候啊,那么耐不住性子,还以为她会再缓些时侯呢,真是有些太看得起她了。大致猜透了各位的心思,恩心不紧不慢的端起酒杯,小酌了一下,很是享受的回味了一下,然后睁开有些玩味的眼睛,看着各位,慢条斯文的说:

“至于归期嘛,我暂时还没有定。毕竟这次一别再想见到各位又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

玉恬和苏禅都有些松了口气,云妃不动声色,玉梅略微有些失望。将各人表情尽收眼底的恩心有些冷笑,这两个人都还不够格作为自己的对手呢,那么早的暴露自己的心思,真是把自己的后背露给了别人,等着别人捅你一刀吗?不过自己不是那么卑劣的人,若没有范到自己,自己是不屑理会的。

不过爱憎分明的恩心抬头对坐在对面的苏禅说:

“苏小姐,你是离我水云间最近的了,往后闲暇时可以经常来我这里做客。”

“真的吗?”

“你哥哥和我交情不错,以前老是在这蹭吃蹭喝,还在我这水云间占了一间房,你是他的小妹妹,姐姐我也给你留一间。”

“谢谢天女。”

“不要太客气,想当年,你还差点做了我的小娘子呢。”

素素看着一脸坏笑的主子,忍不住的只翻白眼。而苏禅又止不住的脸红了,可能是玩笑有点过,这回连脖子也红了。头低的都快钻到桌子底下了。自己若再不说两句,搞不好这位小姐会晕倒。

“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一会儿饭后你就随素素去挑一间自己中意的房间吧。”

“好,我会赶紧把家具带过来的。”

“家具?什么家具?”

“以前哥哥搬进来的时侯,天女不是一定要上等家私吗,不然不让哥哥搬进来。”

恩心有些黑线,这孩子可真够老实的,但若真要她自己置办家具就显得自己过于小气了,当初那样对苏睿那样说,也是为了有意整他。总不能这样和这位小妹妹说吧,到时候还不七想八想的钻到牛角尖里啊,还是编个小谎吧。

“家具就免了吧,我这每间房都配备齐全的。当初一把火烧了你哥哥的一屋子的上等家私,这次就算补还给你吧。”

“那苏禅再次谢过了。”

玉梅见恩心那么善待苏禅,心里不是味了,先前在皇上面前输给样貌绝美的云妃自己也就认了,现在连苏禅都比自己受欢迎,真是有些受不了了,毕竟还是个十几岁的小丫头,情绪难免有些控制不住。有些赌气的捣鼓着自己的饭碗,哪有一丁点儿大家闺秀的样子啊。恩心看了,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样娇纵的女子进了还不让人头疼死啊。好在大家也吃的差不多了,恩心让云峰撤了碟碗,重新摆上水果和上好的绿茶。几人开始了闲聊。

“公主,皇上最近的身体怎么样啦,恢复的还好吗?”

这无意的一句话倒是让云妃有些紧张起来,原本以为这天女对皇上没有什么心思,如今听着关心的口气,也不全是啊。她哪里知道恩心的潜台词是:身体无恙,怎么还赖着不走?

“多谢天女的挂怀了,皇兄现在已经好多了。这些也多亏了天女当初的鼎力相助。”

“皇上身体无恙那就好,不然百姓该难过了。不知皇上几时准备回京呢?”

“可能还需养上几日再做绝定吧。天女打算去看望皇兄吗?”

“皇上现在已无大碍,还是不要去打扰的好,况且最近我也没什么时间进程。”

语气之云淡风情,态度之傲慢。玉恬公主略有些失望,云妃虽然不喜欢那种傲慢的语气,但听其没打算去探望皇上,心里还是有些高兴的。苏禅有些惊讶恩心的大胆和些许的狂傲。至于玉梅嘛,则是很不屑恩心的傲慢。

又是四种不同的反应,恩心多少对几人摸了个底,剩下的谈论基本上没有了试探性,都是些外面的见闻趣事和家长里短,真正算得上女人间的话题了,中间素素还忍不住的插了几句嘴,这五个女人一场半的戏倒是唱的很热闹。

不觉时间就飞快的过去了,傍晚的时侯,恩心没有作陪,回到书房去做自己的事情去了,由着几个佳人自由活动。透过望月阁书房的窗子,看到个个没了先前的端庄,划船采莲倒也自在。素素中间还忍不住的亮了个嗓子,唱起了自己教的渔歌,衬着那半边红的夕阳,真是好一幅渔歌唱晚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