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九十一章 轻轻挥手间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228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自从水云间住进了四位女眷之后,这里的氛围总是忙忙碌碌的,原来饭桌上主仆和乐融融的景象有好几天没有出现了。

这天清早,恩心破天荒的早起,一个人拿着剑来到荷塘边晨练起来,后来逸冰也提着剑来和主子一起切磋,如今两人的水平不相仲伯,对练起来也颇有看头,所谓会看的看门道,不会看的看热闹,此刻几位尊贵的女眷正坐在莲香亭里饶有兴趣的看着。一白一黑的两个人,一个如大鹏展翅,一个如风起鹤舞,风姿潇洒让人叹为观止。

等到两人均已大汗淋漓,才畅快的停了下来,素素见此赶紧拿着汗巾走了过去,一块递给了逸冰,而自己却亲手给主子擦起汗来。恩心今早穿的是男装,两人的动作不像是主仆,暧mei的倒是像一对恩爱的小夫妻了,这情形让亭里的苏禅脸红了起来。

恩心收起了剑,来到了几位面前,动作潇洒流畅,问了早安后,便让厨房准备开早饭,

留下素素伺候着,而自己就回房梳洗去了。

见恩心这会儿已经进了大门,玉恬公主好奇的问一旁的素素;

“素素姑娘,你们主子的剑法好生了得啊。”

“那是当然,在这大陆恐怕没有哪个女子比得上的,就算是男子也是少有对手。不过我们主子最厉害的还有琴棋书画,那也是享誉整个大陆的。”

见素素说起自己主子一脸骄傲的神情,玉恬公主不觉有些好笑。原本以为这个素素只是个普通的丫鬟,所以也没怎么当回事,要不是因为上次玉梅心情不好怒斥了她,恩心明显的袒护,自己还不知道这也是个尚书的千金啊,还差点是做了贵妃的人,至那以后,几个女眷再也不敢在水云间造次了。这里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随便的一个人都不可小窥。能让这些人心甘情愿的臣服,不得不说这天女的本事大。这水云间的的设施和生活水平比在皇宫里可舒服轻松多了,除了没有间接完成皇兄的任务外,这几天可真是很享受,可明天几人就要回去了,真是有些舍不得啊。

一边的云妃没有说话,这几天一直很低调,不是因为习性改了,而是在那天女面前,自己不觉就矮了一大节,没有了先前在皇宫的底气,心里不禁有些叹息,终究是别人的地盘,强龙压不过地头蛇。殊不知,恩心根本没把她当回事。要说之前在皇宫对她还有些防范的话,现在连防范都没有了,因为自认她还不够格做自己的对手。

玉梅倒是很看的开,这几天也陆陆续续见识了一下,自认自己比不过天女,那天女也没怎么将自己看在眼里,但这些并不代表自己就放弃了,这个自恃清高的人,根本不屑于那个之位,自己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既然不是敌手,那就没什么好理会的了。

苏蝉是最开心的一个人,因为自己可以常住水云间,这可是没几人能享受到的待遇呢。虽然那个天女有时候让自己很紧张,但大多数的时候还是很喜欢她的,她有自己永远不可能拥有的自信和才华,光芒四射的让别人睁不开眼,不管周边的人怎样的嫉妒她、仰慕她,都不影响她的潇洒。

就这样,四个人各怀心事的用着早餐,一旁的素素则饶有兴趣的在一旁观察,像看无声电影一样。主子除了第一天为尽地主之宜热情了一番外,其余的时候都是淡淡的随大家自由活动,刚开始这些大家闺秀还一副扭扭捏捏的样子,后来玩的比自己还疯,若被城里的那些人看了,铁定会像主子常说的那样,跌破一地的碎片。有一次那个玉梅发大小姐脾气,骂了自己一句,当时的主子脸冷的像冰块一样,说得那句话自己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简直太酷了:

“陈小姐,要说卑贱,我今天就要和你说清楚了,素素可不是普通的丫鬟,她是玄鸣国钦定的贵妃,因为不愿入宫才投靠到我这的,虽然名义上是丫鬟,但和我情同姐妹,你这样对她,就是对天女我的不敬。念在你的爷爷救过我一命的分上,今天我就不和你计较,但你也记清楚了,我才是水云间的主子,由不得你在此撒野。”

等恩心梳洗完毕,来到莲香亭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场景,四个女眷在各怀心事的默默吃着早餐,素素一脸神游太空的模样,真是诡异的画面啊。

明天除了苏蝉,其余三人就要回去了,临行的前一个晚上,恩心没有怎么去和几人说些离别的客套话,而是静静的待在自己的书房里,想着这几天的事情。刚开始自己确实紧张了,受前世那些清宫戏的影响,把女人都当成了洪水猛兽,其实接触后再细细观察,心机深厚的人毕竟是少数,自己想的太过于严重了。说句老实话,这样没有挑战性的结局多少让自己有些失望,大风大浪见的多了,这些微波一点也激不起自己的兴趣。此下,还真是有些期待和那位有些水准的雪妃过一下招呢。

正在思考的恩心突然听到一声清脆的敲门声,回过神来一看,竟然是公主站在门外,毫无意外一定是为皇甫轩而来的。起身有礼的问道:

“明日启程,公主为何还没休息?”

“我看天还早,就找恩心说两句话。”

“也是,这几天还没来得及和玉恬私下聊天过呢。来,我们这边坐吧。”

说着,就把公主引到书房窗边的一个茶几边,给两人各自倒了一杯茶,然后窝进了椅子里,一副准备长聊的架势。

“公主今天的主题是否和你皇兄有关?”

“我就知道瞒不过恩心,你会怪我吗?”

“没什么,人之常情。老实说,你能忍到今天实属不易了。说吧,到底所谓何事?”

“自从上次皇兄被恩心所救之后,心情一直有些低落。”

“不要告诉我,是他自尊心有些受不了吧?”

“你怎么知道?”

“基本上他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而我又见到了他最落魄的一面。”

“恩心能不能在临走之前去劝一劝他?”

“为什么是我?他有很多妃子和大臣。”

“可这些人现在都不敢太过靠近他。”

“既然这样,公主打算是让我去当炮灰喽?”

“不是这样的,恩心千万别误会。只是皇兄比较能听的进去你的话,而且对你也很特别。”

“我该感到荣幸吗?老实说,我是一点都不想见到他的样子,一个皇帝窝囊成这个样子,也算是个奇迹了。”

玉恬公主一听恩心这样的话,差点就给吓晕过去。她的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兄怎么在恩心眼里就这么不堪呢?皇兄若是听了,伤口一定会被气的再次裂开。还是不要叫她去见皇兄了,搞不好越整越糟,到时候文书一定又会说自己添乱了。

叹了口气的玉恬公主没有勇气再提自己的哥哥了,而是将话题扯到了别的方面。对面的恩心看着她一脸扯的很辛苦的样子,也不再苦苦相逼了,放软了语气和她闲聊起来,最后还两人聊的还算愉快。

第二天一早,恩心、苏蝉和素素在门口送几位出门,临行时,云妃掀开了帘子,对恩心友好的摆了摆手,恩心也大方的微笑着回礼,然后看着一队人马渐渐运行。

送完一行人之后,水云间的人终于可以好好的在一起吃个早饭了。这是苏蝉第一次和那么多的人在一起用膳,难免有些不适应,一旁的恩心见了,温和的说:

“苏蝉,这是我府上常有的事情,既然你要在这多逗留几日,就要学会慢慢的适应,懂吗?”

“苏蝉记住了。”

恩心见这姑娘很乖,也不多说了。环视了一下饭桌上自己年轻的下属们,不知道哪个可以抱得美人归,这可是刚见苏蝉第一面的时候,自己的反应。这么好的女孩子,当然是留给自己人喽,不然自己干嘛那么热情的挽留人家呢。

李叔和惊云就不考虑了,复生和云峰有些好奇的望过来,没有男女的遐想;云帆有些受不了的表情,大概是不喜欢这种类型的;逸冰面无表情,一副不打算理会自己的模样;而牧涯用警告的眼神告诉自己不要给他乱牵红线;最后一个就是翰笙了,在很专心的吃着早餐,让恩心很是怀疑,那包子真有那么好吃吗?

环视了一周没个结果,让恩心很是郁闷。草草的吃了几口后,就放下筷子离席了。留下几条蛔虫在那偷笑。

又过了两天,苏蝉也回去了,临行时,向恩心羞涩的挥了挥手,然后乘着来时的马车走了。站在水云间门前的恩心,轻轻的放下了刚才挥舞的手臂,感觉有些空落落的。真是轻轻挥手间,白云已走远。留下了一屋子疲倦的人和有些寂静的院落。

想想这段日子,好像那些遇刺和钩心斗角都不曾发生过一样,就像狂欢过后的迷茫,看样子是该回程了,自己是不适合空虚的伤感。心一定,就对跟在后面的逸冰说:

“休息两天后,大家收拾一下,和主子回程。咱们游山玩水的晃回家去,也算是我补给大家的假期了。”

话音刚落,逸冰还没来得及接话,就听后面的云峰和素素一脸中彩票似的高兴欢呼,那声音高昂的把水云间的屋顶都给震的一抖一抖的。看着两人有些夸张的激动,恩心和众人都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但心情也都被感染的不错,连日来的劳累都一扫而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