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九十二章 冤家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372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明天大家就要和主子出门游山玩水了,今天都忙着研究路线和收拾行李,心情那是相当的不错。恩心在书房里也是难得彻底放轻松的和逸冰对弈,而牧涯则在一边观战。但是好心情没有维持多久,就见素素苦着一张脸进来了。

“素素,怎么啦,不会是惊云欺负你了吧?”

“主子,就素素那脾气,不去欺负惊云就不错了,惊云那个傻大个哪敢欺负她啊?除非是不想活了。”

听牧涯这样损自己的相公和自己,素素不高兴了,但也没忘来此的目的。

“你这只臭狐狸,谁让你多嘴的啊?我找主子有急事,你一边待着去。”

恩心见素素难得那么理智没和平常一样和牧涯吵得不可开交,就有些疑惑的问:

“什么事情让你这么苦恼啊?”

“主子,我看这回大家的出游计划又要泡汤了。”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皇甫轩来了。”

在场的逸冰和牧涯一听此话,都不由的皱起了眉头,只有主子一副早知道会如此的模样。

“好了,别愁眉苦脸的了。就算他来了,主子的出游计划也不会有所改变的,你们放心好了,该怎么准备还是照常。”

“真的?那主子打算把皇甫轩晾在这吗?”

“他不会晾在这的,他就要回京了。走吧,和我一起去会会他吧,顺便给大家讨点好处。”

当恩心几人来到主客厅的时侯,毫无意外的看到自己的两个爷爷也在场,但有些意外会在这种方式下和苏睿见面。和几年前不太一样,真的稳重了很多,眉宇间竟然有着和蓝雪傲相似的深锁,不由的感慨,岁月弄人。自己恢复了如今的身份,两人间的情谊也不复往日了吧,这就是男女之别、身份之别。和自己的想法一样,此刻他恭敬有礼的站在那里,向自己行礼道:

“苏睿见过天女。”

“苏城主不必多礼,几年不见,苏城主沧桑了些,皇上身边有你这样尽心尽力的臣子,也算是御新国的福气了。”

“天女谬赞了,苏睿受宠若惊。”

“苏睿,我们一定非得这样说话不可吗?想这水云间你来了不下于百次,我们二人何时这样生疏了?”

听了恩心的话,苏睿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面前这个既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女子让自己不知该如何定位,是作为鹤舞公子的朋友?还是作为天女的主子?但不管自己怎样的矛盾,面前的这个人是不允许自己那么恭敬的,潇洒如她的人,怎么会看中这些呢?

“苏睿今天来此,是特向恩心小姐道谢的,感谢这几日对舍妹的照顾。”

“道谢那就不用了,我挺喜欢苏禅的。若我是鹤舞公子的话,真的会娶她哦。”

林雅瑟听到孙女那么大逆不道的话,把自己刚喝的茶水都呛到鼻子里了。而诸葛老头则乐呵的看着一直被冷落的皇甫轩的臭脸在听到这句话时更臭了。

“恩心小姐莫要再取笑苏睿了,当时真是不知道真相才弄了这么一出乌龙的事情。”

“呵呵,既然这样,那你将功赎罪好了,明天我就要离开了,到时候我这水云间就有劳苏睿帮忙照料一二了。”

“小事一桩,一定没问题,请恩心小姐放心。”

“那好,客气的话我就不多说了,作为补偿,我给你在水云间留一间上等的房间,你可随时带着苏禅来此修生养息。”

“那就谢过了。”

虽然嘴上和恩心说着话,但苏睿的内心此刻正在打鼓呢,因为他的皇上此刻用刀子般的眼神看着自己,要不是自己承受能力够坚强,早就死过一回了。可恩心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从进客厅开始就彻底的忽略了这个大人物,虽然敬佩其胆量过人,但对于自己这个遭殃的池鱼还是很头疼的。

恩心转过身看向自己的两个爷爷,很肯定的,一个是来看热闹的,一个是来摸底的。

“两位爷爷明日是和恩心一同启程,还是在玄武城都逗留些时日呢?”

“雅瑟啊,我是打算和孙女凑热闹了,你打算怎么样啊?”

“恩心,林爷爷我打算回京待一段时间,然后去你那过中秋,你看怎么样啊?”

“这样也好,只是爷爷不要让自己太累着了,孙女我会心疼的。”

“知道了,我还要颐养天年呢,哪能舍得把自己累着了。”

“孙女就怕某些人太没用了,老是找你去善后,就算再好的身体也被拖垮了。”

听完这句话,除了说话的那个人,其余几人不由自主的将眼神往那个某人身上瞟,一时暗流涌动,两个老头滑溜的以出去散心为由,出门去了。苏睿也以给自己选房间为由溜了,一会儿的功夫,客厅就剩下两个人了,安静的很。

恩心看着那三个溜的比兔子还快的人,有些不忿,但既然就剩下两人了,一句话不说也有些看不过去,就端起茶,润了一下嗓子,随意的说:

“皇上打算什么时侯回京?”

“你巴不得我赶紧走人?”

“有吗?我明天就要离开了,只是客套一下而已。”

“你还真是一点情面不留,说话总是那么伤人。”

“你只要不在意,这些话又怎能伤得了你呢?”

“不在意?我怎么可能不在意。别人的话我可以置之不理,但你的话,我想装作没听见都不可能。”

“好了,我们不要在这里说这些没有营养的话了,说一下你来此的目的吧。”

“你把那些玄鸣国的余党遣送给郝连纳极了?”

“是啊,有什么不妥吗?”

“你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帮他?”

“因为只能这样处理,难不成你想插一手?这样两国之间可就不好说了。还是大事化小比较好,虽然你为此受了伤,但郝连纳极会记住的,假以时日你遇到了难题,他也不会置之不理。”

“是间接的在帮我吗?”

“也是帮我自己,这叫三赢。”

“其实今天亲自登门拜访是来感谢你的,不想被人彻底忽视了,刚开始语气不好,还望恩心不要介意。”

“一个巴掌拍不响的,我也不见得就对。不过,你现在的耐性可比以前好很多了。”

“刚才不会又是在考验我吧?”

“呵呵,是啊,机会难得嘛。只有你彻底成长起来了,我爷爷才不会天天那么辛苦,作为孙女,我希望他能早日停下来休息一下,但你一天不让他放心,他就一天不会退下来。”

“我很惭愧。”

“那你就强大自己,不要整天去想那些儿女情长了。”

“兜来转去,还是不忘提醒我放弃你。”

“替别人考虑的同时当然也要为自己考虑一下,这是人之常情。”

“那中秋的时侯,我可不可以随老师去你那里过中秋?”

“皇上不打算陪自己的妃子吗?既然娶了她们,怎么说也不能太冷落。”

“我不要听这些理由,你到底让不让我去?”

“不让。”

“为什么?”

“你还不明白吗?你是皇上,贞恩城是三国交界的地方,你若有个万一,我怎么向你的臣民交代?”

“那里我已经去了一次了,能有什么关系?”

“可如今局势不同了,不管你愿不愿意,都已成了别人防范的目标,若有人像玄鸣国的那些余党一样,为了得到什么天女而想锄了你呢?拜托你,做什么事情的时侯请考虑清楚自己和别人的立场再做决定。”

“看样子,我又给你添麻烦了。”

“难得,你还有自知之明,所以还是乖乖的待在你的京城,陪着你的嫔妃孩子们过中秋吧。”

此刻,皇甫轩连反驳的力气都没有了。明明是个高高在上的帝王,却像个小孩子似的坐在这里被面前的这个女人训,不知道是自己太失败,还是对方太强悍。

恩心看这次皇甫轩没有动怒也没有反驳,只是有些泄气的坐在那里。内心开始自我反省了,其实自己也是有些过份,对方怎么说也是个君王,虽然自己是在为他考虑,但语气实在是有够恶劣。爷爷们和苏睿也可能是猜到自己会毫不留情面,才会为了顾及皇帝的面子假装出去散心。算了,明天就要各自回到自己的地盘了,今天还是不要太过,客气一些好了。

“我看现在天也不早了,今天皇上就留下来用膳吧。”

见皇甫轩讶然的看着自己,又补充了一句说:

“考虑到你的伤还没有痊愈,我会让厨房给你做些清淡的食物的。”

说完,为了不想让氛围太过暧mei,就在门口叫来逸冰,让其吩咐下去,安排一下一会儿的午饭。

午饭的时侯,消失了好一会儿的爷爷和苏睿又冒了出来,见到皇上明显好转的脸色,都一脸暧mei的望着两人,皇甫轩貌似很享受这样的眼光,而恩心虽表面风情云淡的,但心里早把几人腹诽了一遍。

午饭进行的还算不错,皇甫轩因为有伤而不能喝水云间窖藏了几年的清酒而多少有些遗憾。下午的时侯,回城的路上,让皇甫轩意外的的是,林雅瑟像变戏法似的从车里拿出几坛午饭时让自己眼馋的清酒。心下高兴,便开玩笑的说:

“没想到老师还有窝藏的嗜好。”

“什么窝藏啊,多不雅观。这是孙女孝顺,知道老头子我喜欢她自酿的清酒,临行时就让李叔给我搬了几坛,都够我小酌个半年的了。”

“既然老师中秋的时侯还去孙女那过中秋,就大方的让两坛给我吧?”

“既然皇上都说了,哪有不让的道理。回京后,给我留两坛,剩下的都归皇上吧。”

皇甫轩没再说什么了,一脸欢喜的点了点头了。林雅瑟看着这会儿像个孩子的皇上,心里真是叹息多多啊。中午的时侯,因为有伤只能眼馋的看着大家在一边尽兴,孙女也没说什么。临行时,李叔搬了几坛子清酒给自己,自己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真是一对冤家啊,明明都不是无动于衷的人,干嘛非得掐的你死我活的呢?这样小火慢炖的,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侯才能抱上重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