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九十七章 凤凰台上凤凰游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68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离中秋节还有五天的时侯,林雅瑟也赶到了碧落居,这下三人又聚齐了。最高兴的就是诸葛玄机了,老伙计来了,自己可算是有伴了,虽然最近一直和孙女到处考察蹭吃蹭喝,日子过的也很滋润,但毕竟不是同龄人,有时侯还是会有些代沟的。

恩心见两个爷爷忙呼他们自己的爱好去了,也不跟随,独自回到自己的书房。窗外秋色正浓,没有了夕日的绿色,然而却老练了许多,似乎向人们展示着丰收在望的景象。秋,是一个繁花凋零,安静的季节。诗人笔下的秋,有时是凄凉的,有时是欢快的。安静,是秋的主旋律,但秋,又是热闹的。比如说,这次自己举办的盛会。

打开雕花木柜,里面是这次自己出场的礼服。看着这些,恩有就像赶着参加舞会的姑娘一样,心里又有忐忑又有兴奋。

为了这次正式场合的首次亮相,恩心可是煞费苦心啊。找专门的人才给自己量身打造了当天要穿的华服和头饰,既然是城主又是天女,怎么也不能让自己寒酸,珍珠头饰被自己换成了设计独特的银色水晶珠链,白袍也换成了巧夺天工的锦袍,虽然颜色款式还是原来的那种,但华贵夺目了不少。

为了更惊艳,还把自己少年时无意中得到的紫水晶拿出来一颗,依着前世对一些珠宝的记忆,亲手设计了一款项链,让能工巧匠把这颗少有的紫水晶镶在在上面,这款首饰刚完工不久,昨天才送到恩心的手里,当自己打开这个木盒的时侯,把一旁的素素等人惊艳的啧啧称奇。恩心很满意这次的创意,不过对于珠宝,自己不是那么热衷,这次如此高调奢华,其实也是另有目的,这款首饰将是自己拍卖现场的压轴之作。一想到那时候的效应,恩心就忍不住的期待起来。

得意之时,伸出自己那双纤纤玉指,那上面和往日不一样,左手的中指上多了一个血玉指环,恩心一直不喜欢金银首饰,觉得很俗,倒是偏爱玉石、宝石之类的,因为喜欢前者的圆润和后者的晶莹剔透。

自认不是什么美艳动人的女子,但也不会忘记自身的优点,比如这双玉手、饱满的额头、乌黑的头发、高挑的身段、细腻的肌肤,自己懂得让这些以更完美的形式呈现出来,所以偏爱璀璨的珍珠和宝石来匹配自己乌黑的头发,血红的玉来匹配自己这双手,优美的兰花点缀自己的额头,白红的搭配自己高挑的身材和如玉的肌肤,一切都相得益彰,有了这些不会有人去细致关注自己不够大的眼睛,不够细弯的眉毛和不够丰满的身材。

除了这些,恩心还很庆幸当年无意中帮了那位穆原族卖刀剑的大叔,后来他给自己的那枚族徽让自己真是受益不少。话说某天收拾自己的东西,看到那枚族徽,想起了穆原人制造方面的技术,就派人去朝阳国和玄鸣国找他们。那枚族徽真是有号令全族的功能啊,恩心从他们手里收购了很多稀奇又高精的物品,即帮他们解决了销路问题,又便宜了自己,一举两得的事情。不过,听说那位大叔现在还是族长,毕竟是故人,有空还是去拜访一下吧。

想完这些,就着手焚香、磨墨,开始了修身养性的笔墨之旅。最近,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中。事情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自己的生意经也在逐步的积累。如今两个爷爷都在身边,以他们的才高八斗一定会在关键的时侯给自己最有建议性的东西。不过,也不知道此时两位老人家去哪里逍遥快活了。

有些心不在焉的写着,突然噗通几声把恩心的注意力给吸走了,放下手中的笔,走到窗前往下一望,原来是几颗熟透了的石榴从树枝上掉了下来,摔成了八瓣,里面玛瑙似的石榴籽洒的满地都是,在阳光下一闪一闪还蛮好看的。

看着窗前不远的地方有棵梧桐,让恩心想起了一句对话:

有一女子问身边的男子:“梧桐树为什么是空心的?”

男子定定的看了她许久,慢慢的回答:“因为它盼着凤凰来,而凤凰总也不落下来,所以心就空了。”

栽下梧桐树引来金凤凰,是前世人们最爱说的一句话了,好似梧桐和凤凰是紧密相联的。爱情,真是一个千古不变的话题,想着这么类似的话语蓝雪傲也曾经对自己说过呢。可惜如今只能是: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想着这么安静美好的秋日时光,自己却在这里伤春悲秋,真是白白的浪费了好光景。收回心思正准备回到书桌旁,就见逸冰进来了,便随口问道:

“这个时侯来我这里,是不是有什么急事啊?”

“是有些事,为中秋盛会所建的台子已经竣工了,不知道主子想给起个什么名字呢?”

“那么快啊。这个台子以后将成为贞恩城标志性的建筑,名字还是响亮、大气点的好,容我好好想一下。”

慢慢的走到自己书桌后的椅子上坐下,眼睛望着窗外沉思起来。突然由刚才的梧桐想起一首诗来,那是李白的‘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前半句倒是很符合自己的想法,至于那有些伤感的后半句嘛,可以忽略不计。随即拿起毛笔,大笔一挥在宣纸上写下了前半句。刚写完,就听到林爷爷的调侃声:

“凤凰台上凤凰游?不知孙女这句话又有什么深远的含义啊?”

恩心抬头一看,两位爷爷不知什么进来了,似乎心情不错,细细的嗅了一下,空气中还有些酒气,想来两人出去闲逛时顺便喝了个小酒。

“爷爷为何有如此一说啊?”

“你每个阶段都会给人意外的惊喜,不知道这次是什么呢?这句话可不比从前,隐隐中多了些霸气。”

“爷爷总是能猜出孙女的心思,这次我是要大手笔一番,但霸气嘛还欠些火候的。”

“不急,慢慢来。你要是成长的太快会让很多人没面子的。”

“那爷爷觉得用这凤凰台作为名字可好?”

“不错,即符合你的身份又不失大气。”

“既然这样,逸冰,我们就以这命名吧。”

“那逸冰这就去让人把名字刻印上去,两位老爷子若没有什么吩咐,那逸冰就先行告退了。”

“没什么事情了,你去忙你的吧,这段日子你也辛苦了。”

见逸冰走了出去,恩心起身来到窗前的茶几边,给两位老人家端茶倒水,伺候周到的让两人很是满意后,有些好奇的问:

“爷爷,你们今天去了什么好地方啊?那么开心的样子。”

“我们今天随意的在城里逛了逛,顺便喝了点小酒。”

“也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事情?”

“孙女怎么知道啊?”

“诸葛爷爷,因为你笑的特别怪异,我想不猜都很难。”

“我说诸葛老头,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一点也不懂得掩饰一下。”

“干嘛要掩饰啊,我又没打算瞒着孙女。”

“爷爷,既然不打算瞒我,那赶紧说来听听。”

故意咳嗽了一下,清了清喉咙,一本正经的说:

“孙女啊,爷爷跟你说,这次中秋盛会你算是办对了。声势浩大的连三国君王都慕名而来了。”

“三国?那皇甫轩,我不是再三叮嘱不让来的吗?”

“你又不是他老婆,干嘛那么听你的?”

“爷爷,你故意逗我的吧?”

“什么逗你的,这是事实,这次就看你长袖善舞的本事了,爷爷很看好你哦。”

恩心听了这句有些幸灾乐祸、唯恐天下不乱的老头的话,原本有些的小希望彻底破灭了,不禁哀叹:神啊,救救我吧。我只想靠这次狠捞一笔,可不想牵扯到什么政治,更不想见到皇甫轩。

“我说,就这事,值得二老这么高兴吗?你们孙女我都一个头二个大了。”

“干嘛一副哭丧着脸的模样?这对你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借此可以摊牌给自己和这贞恩城捞些好处。”

“好处?”

“是啊,你这里将来一定会成为三家必争之地,你要让自己有生之年保这城池安全。”

“这种三个君王同聚一堂的机会可是不多见哦,我诸葛老头这辈子也就在三十年前见过,不过那时候他们还是王子,不是君王。”

“爷爷你说的也太夸张了吧,这个大陆三君王会面每几年都会有一次的啊。”

“那是事关国家大事,跟私交一点关系都没有,这次他们三个能到此一游,也是私自出来的,场面上还没人知道,很多话才好在这个时侯说。一旦他们公开了自己的身份,那就是国与国之间的对话了,就没你什么事了。”

“爷爷想让我捞些什么好处?”

“这还是你自己做决定吧,我们不好插手,也免得以后你自己后悔。”

“真的可以让他们放弃角逐吗?真的可以让他们放弃对我城池的窥视吗?人说,君无戏言,但我却觉得皇上的话是这个天下最不可信的,不管在任何时候。”

“若他们失信于天下,也就对不起那个宝座了。”

“爷爷,你忘了,既然这次是密会,当然是不为世人所知的,就算将来失信,也不用在意什么天下人的悠悠之口。”

“这么悲观的想法,一点都不像我那敢闯敢干的孙女。”

“因为孙女长大了,顾虑的就多了。以前是孑然一生,了无牵挂,可如今我的手里握着上万人的身家性命,我不能把这些当作儿戏。”

“真不愧你的名字,贞恩于心。既然这样,那这次还是小心周旋的好,我和诸葛老儿会帮你的。”

“那孙女谢谢两位爷爷了,这次我一定竭尽全力、不负众望。”

“好,有你这句话就够了。你的凤凰台我看过了,共九十九个大理石台阶,两旁的汉白玉柱子雕琢的极尽华美,台上的天女雕像惟妙惟肖,连身高都是和你本人一样。这又是在城中心的位置,真的很显眼呐。”

“那是贞恩村的工匠给我打造做贺礼的,也是一番心意,我就让人把它放在凤凰台上了,就当作一种象征和精神的寄托吧。”

“你不怕老百姓拿着香去拜你啊?”

“我是一个大活人,就算拜也是来找本人啊,一个雕像能帮他们什么呢?”

“也许很多年以后,你会成为人们的信仰,那时候你就不仅仅只是一个人了,而是一个神的存在,现在我们大家信仰的神都是这样进化而来的。”

“爷爷,那是几千年,几万年后的事情,沧海桑田的变迁谁又能知道呢?”

“是啊,有些扯远了。再过几天,你就要闪亮登场了,爷爷希望未来你不仅仅只是凤凰台上凤凰游,还能像神鸟凤凰一样凤舞九天之上。”

恩心听着爷爷如此掷地有声的期望,虽自知前途坎坷,但不想让两位老人有生之年有所遗憾,还是重重的点了点自己高傲的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