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九十八章 中秋盛会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92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筹备了很久的中秋盛会终于在众人的期盼下到来了,这天一早,碧落居里的人里里外外忙碌个不停,最忙的要数素素了,今天是主子的主场,从头到脚都要绝对的用心,立志要让主子的风华成为传奇。

急急忙忙的来到青云阁主子的卧室,轻轻的推门进去,让素素郁闷泄气的是,自己一早就急着赶来给主子梳妆打扮,主子倒好,还在美美的睡着呢,一点也不知道着急。眼看外面的天已经不早了,也不能太由着主子了,推开窗子后,赶紧走到床边,拉起了厚厚的纬帐,让外面明亮的光线照进来,看她还睡得着不。

正在睡梦中的恩心,突然感到床有些晃动,睁开有些惺忪的眼皮,看见外面已经大亮,素素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站在自己的床边,不禁慵懒问道:

“现在几时了?”

“主子,今天是那么重要的日子,你怎么还睡得那么沉啊?现在卯时都快过了。”

“哦,时间还充足的很,你急什么?”

“充足?等你梳妆打扮完毕,吃完早饭后,时间就不充足了。”

“行拉,一早起来就罗里吧嗦的,这不影响主子我的心情吗?主子做事自有分寸,你先给我准备早饭去吧。”

“那梳妆怎么办?”

“先吃饭再梳妆,不然妆容岂不是要花拉。”

“主子说得也是,你看我这一急都给忘了。”

说完就急急忙忙的去给主子准备早餐去了。恩心见这丫头虽然结了婚但仍风风火火的样子,摇了摇头后就去简单洗漱了。

慢悠悠的来到楼下的小偏厅,用起了简单丰盛的早餐,这是昨晚就吩咐李叔要准备的,今天不管怎样都是很耗体力的,不吃饱怎么会有力气和那些人周旋呢?

恩心在这慢条斯文的用着早餐,站在一旁的素素早就看的心急如焚了,但又不敢太明着催促,只能一个人干着急。真所谓,皇上不急,太监急。好不容易等到主子满意的放下筷子,素素也不等后面慢腾腾的主子,便马不停蹄的回到卧房开始准备礼服和首饰。恩心抬头望了一下这中秋早晨的天空,湛蓝色的,万里无云,真是一个聚会的好天气。

等恩心再次进到自己的卧房时,今天所需的东西已经全部摆列妥当,满意的点了点头,便坐在梳妆台前,让素素从头到脚的伺候。等一切穿戴完毕,恩心没有去照镜子,由素素惊呆的表情就可以看出效果的好坏了。轻勾朱唇,拿起一旁的羽扇,然后转了一圈,从容的走出了自己的卧房。

当等在客厅里的众人见到一身新装的主子时,那表情可谓丰富多彩。恩心没有理会大家的表情,而是自信的走到两位爷爷的面前,微笑的问:

“爷爷,孙女今天看起来怎么样?”

“美,美急了。”

“诸葛老儿说得没错,老夫深有同感。不过,今天的装扮更显高贵典雅,恐怕会激起那些男人的征服欲。”

恩心一听,轻佻眉头,无谓的说:

“要是能征服早就动手了,既然奈何不了我,那只能干瞪眼了。”

“好了,今天是中秋佳节,念城主何时起驾啊?”

恩心挺了挺腰杆,朗声说道: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记住我之前交代的事情和说过的话,一定要把这次的盛会办的热热闹闹的,不能出一点差池。”

“属下明白。”

“好,出发。”

府门口停了两辆豪华的马车,一辆是恩心的,另一辆是两个爷爷的。逸冰和翰笙分别骑着马伴随左右,惊云带着护卫队在前面开路。这样的场面走在街上还是很显眼的,特别是在今天。一路上驻足观看的人很多,人人都知道今天城主亲临凤凰台主持奇货拍卖的活动,所以都一路跟着马车去看热闹。恩心轻挑起车帘的一角,看到外面人头涌动的画面,不由得想起了几年前皇甫轩巡查时,自己驻足观看的景象。人还是那么多,只是自己从旁观者变成了被观者。就这样,原本从碧落居到凤凰台不到十里的路程,硬是走了近半个时辰。

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恩心随着逸冰等人从凤凰台的入口进去,内设的阶梯不是很高,很快就只身站在这凤凰台上。身后是天女的雕像,身前是九十九个大理石台阶,汉白玉雕龙画凤的柱子立在台阶两边,台阶的前面是一个圆形广场,也是这次的主会场,除了前面拍卖的大台子和几个贵宾席意外,后面已经是人满为患,漫天的彩旗和灯笼将这个白色的凤凰台装点的分外喜庆和隆重,这场面可比当年单文镇的商货展热闹气派的多了。

从恩心站在这台上开始,广场上就已经鸦雀无声了。恩心知道,大多是因为好奇,而在仔细打量自己这个传奇色彩浓厚的天女。反正今天是做了充分的思想准备的,大方的站在那里,任君观赏,期间还自然的做出了几个优美、从容的姿势,然后像模特走秀似的,沿着台阶从高高的凤凰台上一步步走了下来。

背景是蓝色的天空,周围是或红或白的事物,在这样环境的烘托下,因为距离太远,人们看不清城主的面容,只能看到一身白衣和腰间火红的带子在翩然而下,隐约间可以看到脖子上耀眼的紫光。近了,更近了,当城主走到第九十九个台阶的时候,人们终于能看清面容了,那高耸的发髻上盘着耀眼的宝石珠链;额头一朵泛着银光的兰花,像仙家印记;颈处有一罕见的紫水晶项链;宽大的白色华贵锦袍上系了条绣工绝伦的红色腰带,腰间还系着一块通透的白玉;带着血玉指环的修长玉手拿着一柄羽扇,就这样站在那里,好似云淡风轻的望着世间的芸芸终生。

当众人打量着天女的时候,恩心也没闲着,她看的不是后面的那一大群人,而是他们前面的几个人。拍卖主场上有一个大方桌,那是成列和司仪用的,方桌两旁有六个贵宾席和十几个普通席位。此时那六个贵宾席上除了主位空着,其余分别坐满了人,左边是空位、林雅瑟、诸葛玄机,这三个位置后面分别站着逸冰、翰笙和惊云;右边是皇甫轩、司徒酝谋、郝连纳极,他们后面站着的都是些陌生男子,想来是保镖什么的。抛开两个爷爷不说,这是自己和司徒酝谋、郝连纳极登基之后的首次会面,之前虽然多有事情上的交集,但都是书信来往,这一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每个人都改变了很多。此刻,三人看自己的眼神略有不同,皇甫轩有些深情,这早已见怪不怪了;司徒酝谋略有赞赏,这自己还可以接受;郝连纳极则是一副很直白的欣赏,还算比较正常。虽深知,站在帝王的角度,这三个君王每个人都是深藏不露,但今天你们还是先歇着,看自己表演好了。

摇了摇手中的羽扇,誓死发挥谈笑间灰飞烟灭的气势,说起了每次活动必要来一段的开场白,这是早先准备好的台词,前前后后演练了不下于十次,好在今天状况良好,发挥的也是超水准,说完后,自己都忍不住的想鼓掌。演说完毕,也不耽搁,立马让今天的主持司仪牧涯准备开始拍卖。长袖善舞的功夫那是牧涯深入到骨子里的本事,今天信手拈来就把现场的氛围给带动起来了,乘着热乎劲,就开始了今天的第一个节目,歌舞表演。

和恩心的出场方式相同,四个身材婀娜的女子从凤凰台上袅袅的走了下来,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那是琵琶和箫的合奏,缠mian如天籁。待走近后,众人才有些遗憾的发现,四人均蒙了一块薄如蝉翼的面纱,只能隐约看见模糊的轮廓。但从身段和其它方面不难看出这个个都是万里挑一的美人。这是恩心出的主意,一是为了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神秘,另一方面是为了蓝羽和紫雪的安全,今天到场的人中可有他们的仇人啊,虽不一定会被司徒酝谋和郝连纳极认出来,但以防万一总是没错的。现在没人再去关注四人到底长得什么样,都被那水袖狂舞的灵动给吸引住了,现场一片寂静。恩心扫了眼四周,很满意自己营造的效果。

歌舞过后,余音缭绕了很久众人才从刚才的表演中走出来。接下来就是进入拍卖的环节了,这是真正的抢宝活动。宝物出场的方式也很特别,每一件物品都由一美人呈上,期间还伴随着优美的音乐,加上牧涯天花乱坠的吹捧,不管你出的价再高,都会有人死命的打压。因拍卖时间有限,会场不会给人太久的犹豫时间,看着争先恐后的众人,恩心觉得自己城里的有钱人真是太多了,虽然自己的东西都是少见的奇货,但那几十、几百万两的叫价可是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更别说那些用黄金计算的了。看着自己的收入成几次方的不断增加,想不高兴都很难啊。偷瞄了眼对面的三个人,好似都在很用心的看着拍卖活动,但眼神不对。看来也是和自己一样别有心思啊,但不用着急,过了今天,几人有的是时间深谈。

二十件珍品在不到两个时辰内就拍卖一光,让周围没抢到的人多少有些遗憾,迟迟不肯离去。恩心看到此景,心花怒放,老天真是帮着自己呢。想着就站了起来,装作有些为难的解下颈上的紫水晶项链和腰间的挂玉,叫来不远处的美虹和幽兰,轻轻的将两件东西放在她们的托盘里,然后对牧涯说了几句后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恩心的举动不但让众人惊讶,连三个君王也露出有些疑惑的表情。当牧涯报出最后两件追加的物品时,现场一片轰动。恩心端起茶杯,心平气和的品着香茗,好像周围的一切和自己无关似的。但这只是表面,内心里还是很关心这两件东西的价格的。耳边此起彼伏的叫价声一浪高过一浪,连三个君王也参合进去了,他们共同的目标就是那块紫水晶项链。旁边的林雅瑟悄悄的碰了恩心一下,轻声的问:

“孙女觉得这个项链最终会是谁的囊中之物呢?”

“不好说,皇甫轩来之前,爷爷没告诫过他吗?”

“我也不知道你会有这么一出,不过看他也是一副誓在必得的样子。”

“他若聪明的话,就该不留痕迹的退出。为这么一个东西和那两位争起来一点意义都没有。”

林雅瑟还想说什么,却被牧涯的一锤定音给打断了。这次竞价最高的是郝连纳极,出价五千万纹银。别说林雅瑟了,连恩心都很意外,花那么多的银子买这么一个项链,值得吗?按照那颗紫水晶和上面小颗钻石,以市价计算,能卖到两千万算是顶天了,他居然傻到花了两倍的价格去买。当然若算上自己独特设计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毕竟这种款式,整个大陆只此一家,别无分号。那块玉也是自己设计的,相比项链虽稍微差了些,但也是难得的玉中精品,后被司徒酝谋买去了。望了眼一点失望表情都没有的皇甫轩,恩心有些疑惑。

拍卖结束后,是城内各大商家举行的活动,为了吸引顾客那也是花样百出很是新鲜,让一群见惯了大世面的人也好奇起来。

当天晚上,设宴款待几位贵宾后,贞恩城举行了大规模的烟火表演,一时漫天的烟火遮住了中秋的满月,碧落居凉亭内的六个人望着这样的夜空,各怀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