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九十九章 三王会谈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434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中秋盛会的第二天清晨,素素端着洗漱用品轻轻的推开了主子的卧房,屋里很安静,看样子,昨天可把主子累坏了。不过今天也没什么事情,就让她多睡一会儿吧。自己亲爱的主子完美的一点毛病没有,就是有些嗜睡。虽然现在碧落居里多了三个大人物,不过,素素不打算买他们的帐,因为在素素的心里,贞恩城的老大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玉树临风、卓而不凡的城主,其他的不管你是君王霸主,全都靠边站。轻手轻脚的打开窗子通通风,再看了看有些凌乱的卧房,稍作收拾了以后,掩上门就悄悄离开了。

其实从素素推门进来的时侯,恩心就醒了,但让她意外的是,今天的素素格外的体贴,没有嚷嚷的来叫醒自己,既然她那么一番好意,自己也不能白白浪费,索性又开始睡起了回笼觉。可惜,眼睛闭上了很久还是没有困意,看样子,刻意培养瞌睡虫是有些事与愿违了。直挺挺的躺在床上,昨天盛会的画面像幻灯片一样在脑海里闪过:自己从凤凰台上走下来、四个女子的载歌载舞、牧涯的妙语连珠、竞拍的争先恐后、三个君王的紫水晶项链之争、中秋晚宴上的漫天烟火、酒桌上的客气生硬。。。。。,总得来说,昨天是自己的主场,那今天呢?今天会不会是三君王轮番上阵呢?

掀起纬帐,外面还没有见到太阳的脸,树梢间绕着薄薄的雾,秋天有些凉凉的风从窗外吹了进来,让恩心有些哆嗦的放下了纬帐。现在天还早,不知道那几位现在干什么。作为东道主,这样赖在床上好像有些说不过去,还是起来去问候一下,尽一下地主之谊吧。

起来梳洗一番,打开衣柜,琳琅满目的衣服,该挑哪一件呢?转念一想,既然不是参加盛会,就不用那么隆重了,还是朴素点好。穿起了平时的衣服,感觉轻松又自在,不像那华服给人一种束缚的感觉。如果一个大活人被一件衣服给捆绑了,岂不是很失败?望了一下铜镜里自己的模样,满意的出了房门。

来到前厅,看见复生在那里扫院子,复生看到主子那么早就起来了,多少有些意外,就跑过来问:

“主子,你怎么不多睡一会儿?那么早就起来拉。”

“哦,已经休息的差不多了。李叔开始准备早饭没?”

“已经在准备了,云峰在帮忙,马上就好。”

“李叔动作就是快,两个老太爷起来没?”

“早就起来了,正在后花园的水榭练剑呢。”

“哦?那你去把我的剑拿过来,主子我也去凑个热闹。”

等恩心来到水榭,两位老人家正斗的难舍难分呢,恶作剧的心思立马起了反应,恩心悄悄的走到两人旁边,乘其不备,一剑把两人的剑给挑了起来。林雅瑟一看是孙女,见她满脸的坏笑,两个老头很有默契的对望了一眼,双双把剑转向了恩心,恩心一见,形势不好,还没来得及逃跑,就被前后堵截了,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接招了。平时一对一,恩心自认不在话下,如今一对二,还是两个高手,这吃力是一定的了。不过又不想那么快认输,真是绞尽脑汁,十八般招式都用上,才勉强没有输的很难看,不过也是气喘吁吁的说不上话了。

“呵呵,后生可畏啊。”

“爷爷见笑了,孙女还不是被二位打得落花流水,毫无招架之力。”

“能在我们老个老头子面前打到这个程度,已经算是很不容易了。恩心的剑术可以在大陆排上名了。”

“真的?那孙女能排多少名呢?”

“百名之内。”

“啊?才百名之内啊,还差的远呢。”

“你毕竟是一个女儿家,臂力和爆发力均不如男子,这样已经是很不错了。况且整个大陆能人异士何其多,能进百名已是相当不易。”

“那两位爷爷也是百名之内的吗?”

“是啊,所以你能在我们的左右攻击下还能见缝插针的见招拆招,实属不易。”

“爷爷,那接下来我还有多少的进步空间呢?”

“以你的体力和身体的机能,你再进步的空间也不会太大了。不过,你的目标又不是做天下第一剑客,也不用为此难过。要论综合能力,未来再多加历练,到时候你要说自己是第一,就没人敢说第二。这样,很多单项第一的人可以为你所用。”

“为我说用?我看还是免了吧。现在已经是树大招风了,再跟着大批的能人异士,恐怕更会引起别人的垂青了。”

“孙女说的也是,咱们还是低调一些比较保险。”

“爷爷,昨天的晚宴让我浑水摸鱼的给躲过去了,今天算是真正的三王会谈吧,我们该怎么开场呢?”

“我看这天也不早了,他们也该起床了,我们也梳洗一下去餐厅等着他们吧,今天就从这早餐开始。”

恩心觉得有理,就先和两位爷爷告辞,回房沐浴更衣了。等到再次来到前厅,几位大人物都已经到了,只有自己稍显慢了一些。好在,两位爷爷也是这碧落居的主人,有他们提前安排着。从走到主客厅门口的时侯,恩心就没放过在座几人的表情,个个神清气爽的像是起来很久了,看来想趁着这会儿瞧出点什么还真是有些难度。这三个人,不能用英俊与否来判断,多年在政权上的磨练,早就有了一股非比寻常的气势。蓝衣的皇甫轩,白衣的郝连纳极和黑衣的司徒酝谋,截然不同的三种颜色一如他们的风格。有礼的走上前和各位问候了一下,就走到林爷爷身边坐下,顺便吩咐逸冰,准备开饭。

此时餐桌上的气氛貌似很祥和,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满意的神色,只有恩心知道他们满意的只是今天的早餐很合他们的口味而已。和普通人家用餐不一样,皇家的规矩很多,其中有一条就是吃饭时不能随意说话,这对于恩心来说无疑是一种折磨。不过表面功夫和忍耐力自己还是有的,有样学样又怎能难的了自己。一顿早餐就这样在悄无声息的氛围里结束了,几人移驾客厅,端起了茶,也预示着今天的谈话算是正式开始了。

恩心望着面前的几位老朋友,大家心里都跟明镜似的,若再用什么官方的客套话来打发,恐怕自己一点好处都捞不着,倒不如爽快点,一矢中的。

“此次贞恩城举办中秋盛会,没想到各位君王会前来捧场,小女子真是三生有幸。想到上一次三位同时出现在单文镇的时侯,恩心还只是一个孩童,如今三位各霸一方,真是让恩心感慨良多啊。”

这话一出,三人的表情都有了些变化,最明显的是皇甫轩,也不知道他此刻想到了什么,脸上有着落寞的痕迹,司徒酝谋和郝连纳极这两个篡位的主,虽然有丝波动但倒是镇定的很,不得不佩服姜还是老的辣。接下来是不是该轮到其中一位发话了呢,等了一会儿。见仍然没有人开口,就只好自己继续了:

“恩心斗胆的问一句,三位君王同现贞恩城,不知所谓何事?”

都问得那么明显了,你们也该给点反应了吧?好似听到了恩心的想法似的,皇甫轩开口道:

“我此次前来一是为了陪同老师,二是来见念城主你。”

有些奇怪为什么他会甘愿用‘我’,而不是用‘朕’,后来转念一想,有三位皇帝,他再自称朕,就乱套了。跳过这个问题,咀嚼了一番他刚才的话,突然一个想法浮现在脑海里,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林爷爷,大概自知理亏,避开自己的眼光,装作和诸葛爷爷对话的样子。看那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恩心就知道这次皇甫轩敢来,一定是他在中间撮合的。算了,自家的事还是等私下再算账吧。现在还是想想怎么应付这三个棘手的家伙吧。

“君王真是客气,我碧落居的人何德何能劳您大驾?明人不说暗话,既然大家都有备而来,何不打开天窗说亮话呢,这样也省了各位的宝贵时间。”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们再给我装聋作哑,那也就别怪我送客走人了。

“念城主想要听什么话呢?”沉默了好半天的司徒酝谋终于肯开尊口了,不过他这是准备和自己打太极啊。

“难道恩心想听什么,酝谋都会说给我听吗?”

这句话说的有够亲密,把在座的几人都刺激了一下,诸葛老头不顾形象的猛喷一口茶水,皇甫轩面部表情奇特,连耐性一向超好的郝连纳极都忍不住的动了身子换了一下坐姿,以掩饰自己的失态。而那位酝谋则略显尴尬的说:

“恩心城主误会酝谋的意思了。”

“那不知阁下正确的意思是?”

“恩心城主是想让我们撤销角逐之约,放弃对贞恩城的争夺。”

“阁下倒是猜得八九不离十,不过这么美好的愿望你们会成全我吗?”

“凡事都有商量的余地。”

“不知道这余地对我来说有多大,是一寸还是一丈?”

“那就要看双方的诚意喽。”

“这可不是你一人说了算的,不知道其他两位君王是做何想的?”

这回半天没说一句话的郝连纳极终于也开口了:“纳极的想法和酝谋一样。”

听了两人的态度,恩心又转向还没表态的皇甫轩,对方没说话,只是很拽的点了点头。看这三人的态度一致,想来是一早就预谋好了的。

“既然各位那么善待恩心,恩心就先行谢过了。人说,无功不受禄。对于各位的好意,我是否要贡献或者牺牲点什么?”

“恩心小姐过于严重了,我们只是想让恩心小姐自己挑选夫婿,挑选到谁,这贞恩城就归谁。”

“那我选夫婿的人选是在你们三人之间,还是整个大陆任何男子都可以?”

“当然是只限于我们三人。”

“这和之前有什么区别吗?”

“区别在于,主动权在你的手里。”

“你们甘于被动?若我十年二十年还没选出个结果呢?”

“时限就是在恩心小姐二十岁之前。”

“要我选可以,那你们也要有被我选中的资本,若我一个都看不上呢?”

“我们不会让你失望的。”

“那也要你们有诚意,做出成绩才好啊,不要中间出现什么谋杀、囚禁的游戏,我可是很讨厌的。另外,这贞恩城是我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岂有拱手送人之理。恩心你们可以要,但这城自始自终都归我。”

“这话好说。”

“那贞恩城的城主可由历代的上任城主选定,不受三国政权干涉。”

“没问题。”

“你们为什么突然改变了策略?”

“因为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

“我一直有些不明白,你们的佳丽三千,为何却为我独留后位?也许大家都说因为我是天女,可保江山永固。这也太夸张了点,人区区几十年的寿命怎能保那未知的万事千秋呢?如果可以,我只想和你们做朋友而不是夫妻。”

“若你是鹤舞公子或者年尧公子的话,也许我们会是很好的朋友。”

“就因为我是女子?那我若长得奇丑无比呢?你们也会为了江山而娶我?”

“不知道,最起码你现在的样子我们都很欣赏并愿意接受。”

“为何不找一个情投意合的女子相伴终生呢?那样岂不是更好?”

“你为何一定认为我们是为了江山,而不是因为对你有心呢?”

“这句话从酝谋嘴里说出来,真是有些奇怪呢?我们前后总共只见了三面,何以对我有心?”

“这和见面的次数没有关系,有人甚至是一面都没见过你,但他们也可以喜欢你。”

“那不是喜欢,是仰慕而已。”

“不管怎样,请不要无视大家的一片心。”

“我不是一个温柔贤淑的人,在我面前可能会让你们没有什么君王的优越感,骄傲如你们的人,会接受的了吗?”

“你还记得自己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吗?子非鱼,安之鱼之乐?”

“既然你们这么想,我也无话可说。不管未来我选了谁,还请其余的两位能安然接受,我贞恩心也不是什么自私自利的人,若哪位需要帮忙,在我力所能及的基础上都会不遗余力的帮忙,以我天女之名。”这句话大概就是他们一直想听的吧,因为此刻他们的脸上的表情可以用愉悦来表示。

“那我们就先谢过恩心小姐了。”

恩心不知道现在算不算告一段落,但已经很让自己满意了。这三个人,都是高高在上的统治者,能如此妥协,也算是对自己的尊重,不管他们尊重的是自己还是自己的身份,那已经不重要了。虽表面上他们吃亏了,谁说不是吃亏是福呢?这样的话,不管自己嫁给了谁,都不会对另两人的国家置之不理的。以天女之名,保三国的江山,他们的算盘倒是打得很有远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