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网游之隐士无敌 共7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069章: 系统事务所

  • 书名:网游之隐士无敌
  • 作者:乱风尘
  • 本章字数:5019
  • 更新时间:2021-09-18 23:23:30

摔得迷茫无比的我睁开眼睛时就发现自己所处的地方是一个雅致的凉亭,石做的桌子,石做的凳子,石做的……种种种种,而我眼前的景色很明显的分成了不同的场景,仿佛是有人刻意将它们划分开了一样。春天的气息,夏天的温情,秋天的思忆,冬天的企望,所有的一切一切又都是那么的和谐,仿佛四个个性不合却又能互相体谅的人住在一起,而他们在一起生活的这副画面则让人误以为这是一个虚假,不真实的美丽!

“我是不是曾经来过这里?”已经非常迷惘的我不禁开始喃喃自语。

“喵。”一边的洁儿歪着个小脑袋,有点好奇但更有点担心的看着自己的小主人。

我看着乖巧的洁儿,不禁伸手在它的小脑袋上轻轻的抚mo着,而洁儿也很满足的“喵喵”。

“不过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呢?”我轻轻地抱起洁儿,让它坐到我的肩膀上,洁儿是一只很小巧玲珑的猫,不然我细小的肩膀上还真坐不了它。

不过走在这四季一景的地方,我似乎总有种错觉,这里我太熟悉了,熟悉到仿佛它们都是我一手布置的似的。我恨恨的摇摇头,晃掉这个奇怪的想法。最近我是越来越不对劲了,天天做些奇怪的梦,而每天所做的梦又完全一模一样,没有一丝一毫的差异,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非常的不知道用何种言语来表达我内心各种希奇古怪的想法。

终于我来到了一个岔道口,这是一个四岔道。岔道并不是按照东西南北来区分,面向我的三个岔道极其相近,就算想中途改道那也是轻而易举的。因为三条道路离的实在是太近了,近得都不能让人以为这是三条道路,而会误以为这其实是一条道路。

既然这是一个岔道口,那么我只有挑一条路来走了,不过只要是人一般都会挑中间的道路的,不是吗?所以我理所当然的走了正中间的这条路。

十分钟不到的简短路程,再加上途中美丽幽雅的景致,让人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尽头。这尽头是一间小木屋,虽然说是小木屋,但我认为这小木屋的占地面积少说也得有那么个一百平米。看来还是网络好,这里根本就不会有什么空间大小问题,在这里空间几乎是无限的。

这间小木屋给我的感觉那就是这是一个隐居的高人所住之所,因为这里周围的环境简直就是为了衬托出主人的高雅而存在的。

“请问有人在吗?”我站在门口呆呆的看了一下下后,我冲着屋里喊了一句,虽然我这么做有所破坏四周环境的格调。

我就站在门口呆呆的叫了那么好一会儿,屋子里依然没有任何的答音。虽然擅闯私人住宅是不对的,但实在是按捺不住自己好奇心的我还是不光彩了一回。我轻手轻脚仿佛做贼似的打开了那一扇根本没有锁的木门,这时候的我早就忘记了我身上似乎还兼着一个盗贼的副职。

如果说屋子外面的一切都只是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那么这屋子里的一切所给我带来的那完全可以说是震惊了!因为在每日的梦中,我就是住在这样的一个屋子里。

而就在这时,屋子的门又一次打开了,我顺着声音向外看去。进来的是一个我看起来依然很熟悉的女人,问题是我不知道我曾经在哪里见过她!

“那个……”我刚说出两个字,就感觉到了浑身的疼痛。这种疼痛是我从小到大都没有尝过的,没有吃过苦头的我理所当然的倒在了地上,就只差嘴里翻白泡了。

“你是谁!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谁派你来的!”按照老习惯,每天的这个时候申晓佳都会到这里来转转,看看,躺躺。因为这里的每一处都是申晓佳根据自己所熟悉的那个人曾经的居所而布置的。看着那熟悉的一切都会让申晓佳有一种格外的安心感。今天申晓佳又来了,本来以申晓佳的能力又怎么会察觉到屋子里有人,可是对自己的能力过于自信的申晓佳犯了一个最简单的错误,使得申晓佳直到打开房门时才发现绝对不应该有人的地方竟然会莫名其妙的凭空出现了一个人,过于惊诧的申晓佳不及细想就给了来人一个极大的打击,但申晓佳毕竟是申晓佳,就算出手再重也会手下留情。

“小姐啊!我是迷路的可怜孩子啊!你不需要这么对一个可怜的迷路孩子吧!”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的我不断的抖着,为什么抖,那是因为我停不下来。身体本能的在抖,那我又能有什么办法。

“你是说你迷路?”申晓佳真是打死都不想相信眼前的人所说的话,但看到眼前的人似乎不是在说谎,申晓佳为了求证事实不得不运用自己的能力。

我就看着眼前的美女说着话的时候,突然沉默了下来。然后就闭着眼睛站在那里,动都不动一下。

“那个,我知道是我不对,我不该擅自闯进你的屋子,但我也不是有意的啊。我也不知道这间屋子到底是有主人的还是没主人的。所以说,那个……那个,美女,你在听我说话吗?”自顾自的说了一大堆话后,我才很无奈的发现,眼前的这个美女似乎有白日梦游的症状。

“真是很对不起。我以为你是那些擅自想闯进来的人。”一直闭着眼睛在脑海里看完了刚才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后,申晓佳才发现自己真的错怪眼前的人了。因此,申晓佳立刻来到跪坐了下来,将右手放在眼前的这个人的身上,开始默运能力以期能让这个看起来好像吃了很大苦头的人好起来。

“没事没事,是我的错,是我不应该擅自闯进来。”既然眼前的这个大美女都开口道歉了,那我当然得大度一点,毕竟我也有错在先。更何况我虽然被打得痛得要死,但我依然对眼前的美女很有好感,仿佛很多很多年以前就见过她似的。因此就算她开口再骂我一顿或是再让我吃点苦头,我也觉得无所谓。我也不知道我最近的这些乱七八糟的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现在这美女还把手放在我的背上,从她的手心里传来的阵阵暖意让我觉得格外舒服。

“嗯,你已经好了,可以起来了。”申晓佳在帮眼前的人治疗的时候,从手心中传回来的熟悉感那真是让人格外的怀念,那股感觉还是那么的忧郁,悲伤,无奈和坚强。这一切的一切让申晓佳十分的肯定眼前的这人有99的可能是自己一定要找到的人,只是这似乎算是自己送上门来的感觉又让申晓佳十分的犹豫,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哦,那,那……”看着眼前的美女,我第一次有了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感觉。刚才是因为有话题,可是现在一下子没了话题,我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能呆呆的站在那里,而且连头都不敢抬,因为不敢正视对方的眼睛。只能低着头不断的这啊那啊。

“那,这件事真的很对不起,那我走了。”实在是受不了现场的这种“诡异”气氛,我决定逃跑。

“请等一下。”开什么玩笑,虽然眼前的人有1的可能不是自己要找的人,但还是有99是的可能性啊,怎么能这么轻易的让他就这么走了!申晓佳也有点急了。

“什么事?”

“你的名字?”

“啊,不好意思,我叫陈申。”

“游戏玩家名?”

“不是不是,是真名!你呢?”

“我……你跟我来一下好吗?”

“……嗯。”仿佛中了蛊似的,对她的话我是言听计从,总觉得就算立刻为了她去死也无所谓。何况是跟她去一个地方呢。

就这样,申晓佳在前,陈申在后,两个人走出了这间小木屋。而走出了小木屋后,申晓佳便开始向左走,按照刚才走过来的方向来看,既是岔道口的右边那条路。

踩在青青的草上,跟着一个似乎很熟悉的美女走着,我现在真是觉得掉进天堂一样的幸福。除了眼前的背影,我的眼底已经什么都无法容纳了。

“到了。”申晓佳带着陈申一直走到这条路尽头的一个小木屋才停了下来回头说道。

这一声“到了”仿若回魂的轻语,将我从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中给拽了出来,我定睛看去,才发现,眼前又是一座小木屋。而且眼前的这座小木屋和刚才的那座小木屋惊人的相似。不过有一定可以肯定的就是,这边的这间小木屋是纯粹的抄袭那边正中间的小木屋。

“进来吧。”

“好。”虽然嘴里说着好,但我的身体却重到不行,大脑已经不断的在叫脚向前走,但脚就是不听话,死也不肯向前迈一步。

“怎么了?”申晓佳走到小木屋前,打开门,却发现身后的陈申还站在原地,动都没有动一下。

“不好意思,不知道为什么脚很重,根本抬不起来。”我无奈的说,我想进啊,可是身体却是这样的不争气。

“哦”申晓佳听到陈申的这个回答,十分的意外。不禁走到陈申的跟前,绕着陈申开始不断的打转。再突然的凑到陈申的面前,仔仔细细的盯着陈申的眼睛看了又看。“噗”突然笑了起来。“放心放心,我不会‘袭击’你的哦。”

“咳咳”正被眼前的美女看得不知所措的我突然听到这么一句话,一口气没缓过来狠狠的咳嗽了起来。

“呵呵,快进来吧。”

“嗨嗨。”这么咳嗽了一下,我突然发现我的脚不再沉重了,已经能抬起来走路了。心情一下子放轻松的我快步走进了这间小木屋。

进了屋才发现,虽然房间里的摆设都差不多,但是这间屋子很奇怪的有很多道门。几乎是一道门接着一道门,按照空间方位学来说的话,是不可能有这么多房间的,除非这些门也只是一种摆设。不过再仔细的想想,这里可是网络世界啊,似乎没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的。

而我就跟着眼前的美女进了最左边的一扇门,门一打开,吓我一跳,里面的面积还真是大啊,这一个房间的大小我估计就比外面的房子大小看起来要大上几百倍不止。

而这个房子里则摆满了许许多多,数也数不清的装备。有武器,有防具,所谓刀枪剑戟斧鋣钩叉,这里可谓是无所不有,无所不包。我呆呆的看着,还以为自己走错地方,这里不是民居而是兵器制造工厂呢。

“这里是‘系统事务所’,这个游戏世界里一切的一切都可以由这里来管理。”

“哦,你是说,这里就是你们游戏公司的管理人员所在地咯?”

“不是,这里虽然可以对游戏世界里的一切进行管理,但这个系统事务所的主要任务则是对那些已经有了自我意识的网络精神载体进行监督管理。”

“既是说你是负责管理那些有自我意识的NPC的人?”

“你这么说也不算错。这个事务所可以说是拥有这个网络世界最高管理权限,而且这个权限是没有人可以替换的。换句话说,我就是这个网络实际的最高统治者。”

“那个,不好意思,你是不是今天忘了吃药了?”

“……你不信吗?”

“你让我怎么信?”

“……好吧,要怎么样你才会相信呢?只要你能说出来,我就能办到给你看。”

“真的假的?”

“真的,请说出你的愿望吧,由我来为你实现。”

“……”既然对方都这么坚持了,那么我也就只好恭敬不如从命。“这只三尾妖猫是我的宠物,它叫洁儿,但是以前因为一些事故所以让它无法再战斗了,你能让它恢复到以前的状态吗?”虽然不信,但我仍然保持着一份期待的心。

“简单。”

“是啊,简单,什么!你说简单!”我非常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还是我的耳朵出了毛病产生了幻听?

申晓佳看着陈申吃惊的样子,暗自好笑,但表面上还是装出一副冷冷淡淡的样子。毕竟这种改变游戏资料的小事对自己来说简直比喘一口气还简单。连想都不用想,只要自己的意识流动一下就万事OK了。

“好了,你要求的事我已经办到了,还有什么事吗?”

“啊!不是吧!已经好了?”开什么玩笑,就算吃饭也没这么简单吧,我才刚说出来啊!不相信事实的我让立刻拿洁儿实验了一下,实验的结果非常残酷的给了我一个打击。

“我没什么要求了。你叫我来不会就只是想满足我一个愿望吧。应该还有其他事吧。”虽然不聪明但是也不笨的我也看得出来,对面的这个女人刚才所做的一切都只是想让我相信她的实力,她真正的意图还没说呢。

申晓佳点了点头,“是的,我叫你来的意思是希望你能加入我们系统事务所。”

虽然我早就已经做好了吃惊的准备,但是由这个女人的嘴里听到的话还是让我觉得我事先做的心理准备还是远远不够的。“能详细解释一下吗?”

“可以,我们这个系统事务所跟你所认知的网络公司管理是不一样的,他们都是由人所组成的,由人来对网络进行监控,简单的说就是他们是政府系统,而我们的这个系统事务所是后来才有的,完全是私人性质的,是由所有的有意识的网络精神载体所同意后所组成的。”

“等等等等,你的意思是说,盛天公司也不知道你们这个系统事务所的存在,甚至是只要你们想,你们完全可以替代盛天公司?”

“呵呵,你不笨嘛,我还以为要解释很长时间呢,想不到这么快你就能理清事情的头绪了。”

“我不信,你说你们有最高权限我详细,但你要说你们能完全替代盛天公司我不信。按照你们的话来说,你们只是网络精神载体,你们如何替代现实世界中的一切!”

“啊呀,我有跟你说我是网络精神载体吗?”

“啊?你刚才不是说?”

“呵呵,我的小妹妹是这个网络世界的最高精神载体,而我这个做姐姐的可不是哦,我可是真真正正的现实世界的人。”

“啊?那你怎么会认识这里的?”

“这些就属于私人秘密了,你还没有这个探听的资格权限。现在只要求你根据我的提议来回答‘要’还是‘不要’。”

听了这个女人的话后,我开始长考。毕竟这也算是一件很大的事了,不过就算我说出去,相信也没人会信吧,大家都只会把我当作是该送精神病医院的人。

……赌了,就算我赌输了我还有个国家将军级的身份呢,不过到时候这个身份有没有什么用呢,我现在严重怀疑。

“好,我加入你们。”

“恭喜玩家云风,您已经正式加入无限世界最高机构‘系统事务所’,您今后的一切请向系统事务所的人咨询,本通告系统由于权限问题,无法向您进行解说。在此请您见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