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网游之隐士无敌 共7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073章: 爆破的种子

  • 书名:网游之隐士无敌
  • 作者:乱风尘
  • 本章字数:6477
  • 更新时间:2021-09-18 23:23:30

“让大家久等了,继昨天的初选预赛之后,今天已经有众多的队伍被淘汰。但存留下来的队伍却无一不是高手的队伍,相信已经有许多观众等不及了,那么本裁判现在就正式宣布各大城市最后的预赛现在正式开始!

凡是在今日获胜的队伍都将进入大城市决赛,决赛的队伍为十六支。请想成为这十六支队伍一员的所有玩家努力了!”

“哗啦哗啦”听到主裁判的话,所有的观众都一片叫好声。

而可怜的我现在正坐在参赛选手的预定比赛场地后一排的休息等候区。在这里看比赛可以说是最好的视线点了,因为比赛的擂台就在身前的十几米处。

可惜的是现在的我根本没有任何看比赛的心情,现在的我已经被人当作肉陷挤了起来。我右边坐着思雨,左边坐着美丽。相信换作是其他任何一个男人都会觉得身处天堂,但我不然,因为现在的我是胆战心惊,根本不知如何是好了。

距离我没有参加的那第一场预赛,今天已经是之后的第三天了,也是预赛的最后一天,没有任何出奇的例外,我们非常顺利的走到了最后,那是因为我们有这坚强的实力作为后盾。

但是就在我开始来参加预赛之后,谁都想到可就我没想到的是,一场女人之间的战斗爆发了,而我就是这场战斗中唯一的受害者。

战斗的双方就是现在已经以我女友自居的月夜思雨和不知道想些什么的美丽不是我的错。

俩人现在都紧紧地抓着我的一支胳膊,然后俩人就像小孩子似的互相蹬着眼睛,仿佛在比谁的眼睛大谁的眼睛小似的。旁边的方舟和无限空间则是当作什么都没看见,柔情似水这女人则是很明显的站在了思雨这一边,毕竟俩人是好到不一般的朋友。

作为一个单身二十年的男人,我现在只有聚精会神的注意马上就到的第一场比赛,我现在后悔死了为什么要当这该死的后备队员,如果是正式比赛那么我就可以上场比赛,从而暂时脱离这尴尬场面,比赛后我也可以借口有事而迅速逃跑。可惜的是现在根本抡不到我上场比赛,比赛已经完全被前锋方舟和次锋柔情似水给包了,就连中锋都轮不到。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第一场比赛开始了。对方的先锋出的是一个土属性的动物系宠物——帅土狮。帅土狮是一种防御,攻击都极端优秀的宠物,也算是中等偏上的高手才能拥有的宠物,只可惜它遇到的是我们方舟大哥的战甲狂龟。

战甲狂龟:水属性的进化宠物。根据我得到的系统资料显示,只要你拥有“无坚之壁”这个道具,而且战甲狂龟已经升级到最高等级的“万玄龟”,那么当你将四圣兽的“玄武”打败后,玄武在面对万玄龟时将无颜再活。届时,恭喜你,你的万玄龟将在“玄武的传承”这个仪式后进化成最终等级的四圣兽——玄武。

可惜这里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这条情报,所有的玩家都只知道战甲狂龟能进化成仅次于玄武的万玄龟。

下次有机会的话就帮方舟的这只小乌龟变成玄武好了,不过战甲狂龟和万玄龟这两者之间还有“狂战龟,影存龟,无言龟”这三个阶段要走呢。

虽然现在的战甲狂龟对于我来说依旧是无比的弱小,但它好歹也是方舟这小子花费无数的精力和无数的钱财给堆积出来的。别说极高的等级了,光是给宠物的装备或是宠物平时用的东西,几乎都是给最好的。就连神器“水龙引”方舟都给它装上了,这只能说方舟这小子实在是太疯狂了,一般是绝对做不出这种事的。不过仔细想想的话,这种事我也是会做的,只不过区别就在于方舟是把属于自己的唯一的一件神器给它装上。我呢,肯定是从系统里挑一件堪称一绝的神器来装上,所以说要比疯狂的话,我还是不如方舟。

不说我在台下的想法,台上的方舟正兴高采烈的拍着战甲狂龟坚硬的背壳。因为这第一场比赛,再一次上演了一部秒杀的精彩表演。

当帅土狮在主人的指挥下一个地刺攻过去的时候,战甲狂龟早就在全身周围布下了一层防护结界。当地刺击在结界上的时候不仅没有击穿结界,反而受了结界的反弹作用反向帅土狮打了过去。

帅土狮还远没有到能够立刻反应的程度,而主人则还茫然的以为比赛刚开始呢。结果就是帅土狮没受什么伤就被打下了台。

其实这一场比赛方舟完全是靠取巧。另外还有的一个原因就是战甲狂龟本来只能起防护作用的结界硬是被他花大价钱给改成了攻防两用式的,虽然没人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比赛是采取的“完全淘汰制”,因此只要一方还有余力,那么就可以一直战斗下去,直到将对方的队伍完全打败为止。

这两天方舟作为前锋可以说是出尽了风头。几乎所有的比赛都是他一人打通关的,只有两场比赛由于战甲狂龟太累了以至在爱惜自己宠物的想法下换了次锋。其实以战甲狂龟的实力打满所有比赛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另外,能让方舟如此嚣张的打满全部比赛,可见在这个城市里参加比赛的队伍实力都不怎么样。

浑然不知道台下情况的方舟心里正不断的琢磨着:嗯,看现在的情况,这场比赛完全可以由我一个人搞定,但是台下的那个女人缠着陈申的样子实在是有够讨厌的,可是怎么才能起点破坏作用呢?

台下正兴致勃勃的和月夜思雨玩着瞪眼游戏的美丽不是我的错,只觉得浑身突然一凉,情不自禁的抖了抖。

方舟最后还是决定稳妥起见,自己先把前三场给打完,第四场留给次锋的柔情似水,最后一场就让那个女人上来打,这样也好给陈申和思雨争取一点时间。嗯,我这个人怎么这么善良啊!两位,你们欠我一个天大的人情,记住以后要还的!

仿佛感受到主人善良而美好的祝福,台上的战甲狂龟也似乎受到了了鼓舞。一时间攻击力提升,防御力提升,敏捷力提升,技能威力提升,作战勇猛度狂飑。原来应该比第一场比赛要稍微麻烦一点的第二场比赛就在裁判刚宣布比赛开始后,对方的玩家以及方舟根本还未来得及给宠物下达任何指令,战甲狂龟首先从嘴里喷出一个又一个大水弹,紧接着身体一缩直接缩进自己坚硬的龟壳,龟壳立刻开始急速的旋转,并向着对面的宠物冲撞而去。

对面的宠物先是自觉自主的闪避着迎面而来的一个又一个大水弹,只可惜在完全闪避过后才发现眼前一黑。然后就晕头转向的被战甲狂龟给撞下了擂台。

如果是第一场比赛只有方舟一个人有心理准备打个快攻的话,那么可以说这第二场比赛是一个没有任何人能预料到的大冷门。因为一切说起来简单从容,但其实是早已经在瞬息之间便完结的事实。

这时候,裁判才后知后觉的从显示屏幕里的慢动作得知了所有情况的发展。才再次的宣布比赛由方舟取得胜利。

果不其然,紧接着的第三场比赛也在战甲狂龟吃错了什么药的情况下匆匆闭幕。这时候台下的观众已经开始起哄了,相信如果有瓜子果皮之类东西的话,他们早就扔到比赛台上来了。

看看似乎若了众怒,方舟的头皮也不禁一阵发麻,好在自己的任务已经达成,那么就赶快和柔情似水交接一下吧。来不及先安慰鼓励一下战甲狂龟,方舟用最快的速度收起宠物,仿佛逃命似的回到自己所在的选手看台。

而看台上的众人也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方舟,那眼神仿佛在告诉方舟“你,已经死了”。这种眼神实在是让方舟非常的不爽,但是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反击的方舟只好一咬牙,一跺脚,一把拉过柔情似水,开始交代自己的“战术”。可是这一切看在其他几个人的眼里,味道立刻就变了。

什么时候方舟竟然和柔情似水走得那么近了?我怎么不知道?无限空间不断的开始回忆,可这种回忆又怎么可能会有什么有用的东西留在人的脑海里呢,最后百思不得结果的无限空间决定自我反省。

而旁边的云风看在眼里,不知道情况的他当然要向知道情况的权威人士请教了。

“思雨,他们两个……”生平第一次关心别人的“恋爱”,我明显觉得浑身似乎有点怪怪的,不太自然。但好奇心能连猫的害死了,何况我一个小小的玩家呼。我把头凑在思雨的耳边小声问道。

“呜”耳边的一阵热气使得月夜思雨也开始不自在起来,小脸唰的一下子就红了,好在身边的云风并没有看向这边,要不然启不是要羞死人了。虽然不自觉的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喘息,这是因为思雨虽然算是个女强人,但二十年没有异性近过身边的事实使得思雨在突然面临这种自己有点向往,有点害羞的情况明显的有点不知所措。

“我也不知道啊,不过也许是因为最近我和她聊的都是你,所以我们都没怎么聊到她自己的情况,我今晚问问她。”思雨不愧是个从小受过优秀教育的女强人,立刻从困窘的神色中挣脱出来。

“哦,是吗。那你今晚千万要偷偷的打听,别给水柔那家伙发现了。发现了的话说不定会出点什么情况就不好了。”虽然已经打定主意要掺一脚进去了,但玩归玩。可不能把大好的一段姻缘因为我而拆了,那上街走路时可是会被猪踢死的。

美丽不是我的错看到云风和另一个女人在一起亲亲蜜蜜的说说笑笑,从来没有过的一种感觉自心底向上直冲。似乎自己心爱的玩具被别人给抢走了,自己一定要抢回来。

而躲在一边正偷偷商量着针对美丽不是我的错的对策时,却完全不知道他们现在的行为已经完全被所有的人给误解了。商量到兴奋处,两人还一起嘻笑不止。只可惜这种做法已经给了别人更大的误会,也加深了陈申和闻思雨的现在心中的想法。

如果说方舟是一个只想显示自己强大实力的小白,那么柔情似水无疑是一个深知观众心情的优秀政治家。光看柔情似水现在的表现就知道了,比赛擂台上的爆破花根本连一半的实力都没有拿出来,只是不断的在与敌对的宠物来来往往的对攻。

对方的参赛选手在经过前三场的比赛后,显然已经心不在鄢。上到了比赛场后,这种情况就更加的明显了,就连指令都不下达,纯粹由宠物自己自主做战了,难道说这只宠物很厉害吗?其实一点也不,对方的宠物只是一只40级都没有到的“针毛鼠”,这种宠物唯一的优点就是没有进化的等级次数限制,可以一直不断的成长下去。谁也不敢保证说一只不断成长的小老鼠将来会不会有超过圣兽的一天。不过那是很久以后的事了,现在的这只小老鼠唯一的特点就是一身的银毛特别漂亮,尤其是在太阳光的照射下更显得可爱,这种宠物其实更适合爱心泛滥的女孩子来饲养。

而现在却是:一个男生养了一只可爱的小老鼠,一个女生养殖了一株恐怖的爆破性植物……这是不是哪里弄错了……

不过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前进,对方的选手终于发现自己这场比赛的时间特别长,长到让他发觉自己似乎有取胜的可能。对方似乎就是先锋特别厉害了点,这个次锋根本就不厉害,自己刚刚都没有给宠物下指令就能和一直给宠物下指令的对方打个平手。那么自己一旦参战岂不是就可以取得胜利了嘛!

可怜的孩子,根本不知道对方只是在玩,愿主保佑他吧……

针毛鼠在得到主人的指示后,战斗得比刚才更显得神勇。再加上主人那还算英俊的外貌,一时间场外给针毛鼠的加油声震动全场。只要是人就都会同情弱者,那么当弱者出现了一丝战胜强者的希望时,那就更会得到大众的支持。这是一种悲剧性的美……

“针地狱”随着心情的转变,不可否认的柔情似水受到了极大的阻击。因为对方在一种完全放开的心境中,开始发挥超越平时100的战斗能力。小银鼠的浑身针毛倒竖,随着“叽”的一声尖叫,一排不是地刺却又很像的巨大钢针直直的从地下刺了上来。

只可惜爆破花最擅长的就是地底攻击,因此针毛鼠这一招真可以算是关公面前耍大刀了。根本无须主人的指示,从爆破花下面的根茎中又伸出了一根长长的根须直插地下,插入地面不到一秒后,一排钢针又被从地底而来的极大力量给拉了回去,再次沉入地底之中。

一招不行那就来两招!“毒雾”“飞针”。针毛鼠收到指示后立刻小嘴一张向爆破花喷出一片紫黑色的毒雾,一招未尽紧接着第二招无数的飞针从针毛鼠的身上射出。于是本应漫天都是的无数飞针就在紫黑色毒雾的掩护下,以无法计算的速度袭向爆破花。

眼见配合得如此巧妙的攻击,柔情似水也知道自己再也无法继续玩下去了“分身爆破”。爆破花轻轻的抖了抖自己的身子,一片依旧青绿色的叶片掉了下来。而这片叶子未落地之前就变幻成了爆破花的样子。而爆破花现在早就钻入了地底之中。

幻化出来的爆破花青绿色的颜色在下一刻就立刻变成了鲜艳夺目的深红色,而随着颜色的不断加深,幻化出来的爆破花也不断的膨胀着自己的身躯。

正在此时,紫黑色的毒雾已经完全将幻化出的爆破花笼罩了起来,而夹杂其中的飞针更是一个不漏的全部扎在了幻化出的爆破花那已经庞大无比的身材上。

其实远处的人是看不见爆破花分身的情况的,因为这是一种极其细微的情况。所以就当所有人都以为这一场比试终于由已经连输三场的不知名队伍获胜时。“轰”的一声,紫黑色的毒雾完全被爆炸时所产生的爆风吹散了开来。

而随着爆炸的声响声,针毛鼠所在的地面突然冒出了数十根极细的藤条来回扭曲着缠向针毛鼠。针毛鼠一个不防就给藤条紧紧地缠绕住了,刹时间针毛鼠只能不断的挣扎,却始终挣扎不开藤条紧紧地捆绑。

眼见针毛鼠被抓牢了,但希望是不可以放弃的。“破藏针”,针毛鼠突然不再挣扎,反而是将自己的身体也蜷缩了起来。正当藤条还是想继续紧缩之时,针毛鼠所蜷缩而成的一个小银球开始不断的向外喷射细小却又无比坚硬的钢针。

一根接一根的钢针很轻易的就将紧紧缠绕过来的藤条扎了个对穿,而钢针的去势依然不减,数十条藤条就这样被狠狠地带着飞了出去。在撞击到擂台边上的墙壁上后才轻轻落地,而落地后的藤条都已经萎缩成了一根根枯黄的小树条。

“哈哈”刚想嘲笑柔情似水的思考简单。可这时落地的针毛鼠却一个不慎踩在了地上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红色小点上。这个红色的小点不是其他,正是爆破花的爆破种子。如今针毛鼠踩个正着又怎么能不受伤呢……

正中心的爆炸立刻引发了落在周围地上的爆破种子的爆炸,一环接一环的爆炸已经将整个比赛场地炸得面目全非……

………………

“针毛鼠负伤严重,战斗不能。因此这一场比赛爆破花胜利!”

这场比赛终于告一段落,陈申回到现实,现实中还有一场比赛。

圣界,一行人来到了后山,这里是一处半封闭式的山谷,边上还有一处清泉。一片碧绿的草地,中间露出一个巨大的聚神阵。

在网络游戏中,虽然相差的七十万经验值,可是仍是属于同一级别,实力发挥相差不大。

可是,在现实中却是不然,修为与心境的变化极大,虽然都属于天神后期,罗舟和姐姐似水比江南烟雨三兄弟强大得多。

所以江南烟雨这样分配大家都没有疑义,两组人实力平均,也是最妥帖的。

罗舟这一组先来,陈申居中而坐,罗舟、姐姐似水和思雨各出右掌抵在陈申的后背。

罗舟道:“陈申,你就按你的功法开始修炼,其他什么都不要管,集中精神,就像一个人在修炼那样。”

陈申点头,道:“好,那开始吧……”说着,心神沉入体内,神元力迅速运转起来,按照混沌心经的方法开始吸收外界之力……

他们身下的聚神阵乃是罗舟动用了整个正气门之力,收集无数天材异宝,耗费百多年的时间制成。

这座聚神阵非常厉害,比一般的聚元阵聚集周围神气的速度快了何止十倍。再加上正气门的总部所在,本来就选的是天地灵气聚集之所,所以陈申坐在聚神阵上修炼,觉得周围的神气比之在江南烟雨修炼的那个林子中又浓郁了好几倍。

陈申心无杂念,开始全力运转体内的神元力,一心一意地修炼起来。这下子,为他输元力的罗舟和姐姐似水两人又是大吃一惊。也得亏着陈申吸收的外力,大部分是来自聚神阵吸收的外界神气,而他们只是起了个推波助澜的作用。

否则,别看他们两人是天神后期的修为,体内这点神元力还真不够陈申吸收一天的时间。

相比之下,思雨却是轻松得多。因为,虽然三人同时在为陈申输送功力,可是为了三人持续的时间同步,所以相互之间早已分配好输送的比例。

罗舟和姐姐似水两人足足担当了百分之八十,而思雨仅需要担当百分之二十,所以轻松得多,没有像其他两人那样的感觉,觉得元力的流失不是很急。

三天,足足三天,罗舟三人把体内最后一丝神元力输入了陈申体内,三人同时撤掌。

与此同时,早已等待多时的江南烟雨三人亦是各出单掌贴上,开始了第二轮输送元力的工作。

而罗舟这三人,全身一阵虚弱,这是元力耗尽的朕兆。三人不敢怠慢,赶紧盘膝修炼,以便赶紧恢复功力,可以接上第三轮。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两组人也已经换了好几轮,陈申体内的神元力终于发生了变化。

他体内原先的神元力是液态形式,能量已经非常庞大了。这些天连续的运转,再加上聚神阵的作用,体内的元力不断地被积压。

那两组人的神元力也是源源不断地输陈申的体内,说是输,不如说是“压”更加确切一些。

他们在帮助陈申把体内的神元力压缩,再压缩……

终于,第一滴液体的神元力被压缩成了晶体,体内的神元晶出现了。这只是个开头,也正因为陈申体内的这个变化,众人知道了接下去该如何操作。

“圣劫即以扛过,其他自然都不在话下……宇宙万物,皆有法则,而我,就是法则的制造者。”陈申狂妄的笑着,因为……他有狂妄的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