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你暂时还没有浏览记录

「 先去追一部 」
书架

同步收藏,实时追更

你暂时还没有收藏记录

「 先去追一部 」
APP下载

黑喵文学APP

随时畅读小说漫画

妙手神偷

妙手神偷花斑豹 著

已完结 都市言情

17.8 万| 26次阅读| 0次收藏| 更新至:第055章:(1年以前)

我们每天浑浑噩噩的生活,爱情,亲情,友情,不断的在我们的生活中变换。可当深夜心如止水时,你是否对我们的本质产生过疑问。,就像《武林外传》里吕轻侯问姬无命那样,“我们生从何来,死往何去···。”可能这些疑问在你睡醒后就会忘掉,但那样并不代表它就不存在。让我们一起幻想一下那些烦人的问题吧……

9.5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55章
简介
我们每天浑浑噩噩的生活,爱情,亲情,友情,不断的在我们的生活中变换。可当深夜心如止水时,你是否对我们的本质产生过疑问。,就像《武林外传》里吕轻侯问姬无命那样,“我们生从何来,死往何去···。”可能这些疑问在你睡醒后就会忘掉,但那样并不代表它就不存在。让我们一起幻想一下那些烦人的问题吧……
第001章:

傍晚,繁华的街道,稀薄的空气,下班的人群迅速涌入地铁。我被人流推动着,踏进车厢。车启动,开始寻找目标。目标锁定,慢慢的移到他身边。列车员开始报站名,薄薄的刀片在甜美的声音掩盖下开始疯狂的出手,刀片顺势划开身后男子口袋底部,一只黑色的皮夹子由于地心引力的原因顺势落下去,左手快速接住,装在自己的口袋里。车停了,随拥挤的人群下车,在出站的通道里打开钱包,取走现金,信用卡。将剩下的东西放在通道里的乞丐的饭盒里,唤一声“谢谢大爷”。你猜对了,我是个小偷,有职业特色的小偷。

我每天徘徊在地铁站里,和所有人一样,为生存不停的奔波忙碌。也有人说我们就是蜜蜂群里的一只隐藏的黄蜂,不采花粉,专吃蜂蜜。其实,我也算是个好人,也不是什么人不偷,我也有自己的原则,体弱多病者不偷,年老幼小者不偷,温柔的女人不偷,老实的男人不偷。

神说:“装满了各样不义,邪恶,贪婪,恶毒。满心是嫉妒,凶杀,争竞,诡诈,毒恨。又是谗毁的,怨恨神的或作被神所憎恶的,侮慢人的,狂傲的,自夸的,捏造恶事的,他们虽知道神判定,行这样事的人是当死的,然而他们不但自己去行,还喜欢别人去行,这样的人必多受磨难。为了执行耶稣的旨意,我就偷这样的人。

那个在地铁上一个劲的往女人身上靠的色男,他的眼睛跟他那颗肮脏的心都在女人身上,钱包在他身上都是累赘,我能不下手吗?还有在车上故意把新手机拿出来炫耀,明明没有拨号还要对着手机大声嚷着,这样的虚伪的人我若不替他多花点钱,神都不会原谅我的。不远处,那个妖娆的女人,高傲的眼睛望着车顶,对身边所有路过的人都是皱着眉头,打火机在手里无聊的打开又熄灭,再打开在熄灭无休止。既然她的世界那么无聊,我就应该为她增添些乐趣。神说,一个女人的眼睛里没有生机,你就应该尽所能让她脱离空虚的纠缠。

我的身影只存在白天的地铁上,一成不变。我是个影针人(‘影针’小偷的行话。指得是每天都是一个样子,不会改变。就像太阳下的影子,每时每刻的变换都是昨天的重复,不会改变。还有许多行话,例如,‘走马’意思是快跑。‘潮沼子’意思是被警察抓了。等等)。晚上我一般不会出门,黑夜不属于我们。每个人都有对黑暗本能的恐惧,心里充满警惕感。我也不例外,神说过,黑夜是魔鬼的繁衍地,善良的人在心里都会滋生恐惧。

另外,夜老鼠会很多,但猫更多。在地铁上,夜晚的便衣警察比小偷多。所以在黑夜里,我一般会安静的呆在自己的空间里,祈祷,忏悔,怀念过去。不愿睡去,梦里都是碎片般记忆,哭声,火光,还有个背影。每次惊醒,全身都会湿透,点上烟,一直到天亮。

可这样的生活并不意味着我很孤单,我有很多朋友都是光屁股长大的。但志同道合的就不多了,扳扳手指头就能数过来。最经常见得是顺子,别看他高高瘦瘦的长得挺斯文,戴着副小眼镜装文化人。其实他是‘铁钩子’(意思是说敢于青天白日光明正大的偷的硬汉)胆子贼大。

打着搬家公司的旗子,招呼了四五个人,就围着城市转,看上谁家,准有一天给他搬没。每偷成一次,就把车换一次漆,就跟变色龙似的。有时也会到到我所在的小区。见面后,冲我笑笑:搬家呢。我点点头,迅速离开,闪过他身边时,我轻言:搬别人家呢。他笑呵呵冲我嚷,当然可以,主赐福您。过两天就去您家搬。

我们都是孤儿,从小都生活在城市的西北方,那里有许多高大的山,有一条小小的铁路穿越大山,像山的裤腰带。环绕在群山中有一座很大的修道院,我至极着它很大,很大,说不出到底有多大,可能没想象的那么大。

我们的修道院并不是基督正教只入住女性的修道院,恰恰相反,这座隐藏在群山中的修道院只有为数不多的女性,大多数都是男教徒。在我的记忆里,墙壁上永远模糊不清的圣经诉说着修道院的古老。这里是专门收容无家可归的孤儿。每天的生活就是朗诵圣经,与神交流。我六岁就在那里生活,一直到十八岁。

我的教母是艾兰修士,她曾告诉我,我第一次看见她时,下的直哭,因为我害怕她那火红的头发,在我年幼的眼里,那就是燃烧的火焰。时间长了便觉得那是绝美漂亮的根源。除了火红的头发,教母还有一双金黄的眼睛,那双金黄的眼睛望着我时,我的心里总是莫名温暖,纤细的双手拂过我的脸膛,泪水就会消失,既是想哭,也会不自觉的笑起来,长大一些后我知道了,那就是天使的力量。

我叫天晴朗,天使的天,万里无云的晴朗。名字是艾兰教母给我起的,她希望我的心情天空一样,万里无云。

她还告诉我,我们在这个世界里总有自己的位置,上帝在我们出生第一声啼哭时就安排好了,我们要大声念想圣经,让上帝听到我们清脆的声音,这样他会保佑我们平安幸福的度过每一天,远离魔鬼的侵扰。

那时候的我很乖,很老实。谁也不会想到我成为现在这个样子,有时像痞子,有时像流氓。话题有些偏了,其实我还是很喜欢现在的生活的,只是有时会觉得很累。

还是说在修道院里的我吧。那时我最大的爱好就是泡在图书馆里,我们修道院是很有名气的,虽比不上西班牙ElEscorial修道院(马德里)、意大利圣约翰修道院。但至少在我们这座城市,拥有绝对的基督权威。就是她的几百年的遗留和增加,促成了她藏书的丰富。而是最好的藏书都是在修道院内城的。其实现在也是一样,一所好的大学,研究院,文化宫,城市,国家。都会有一个藏书丰富的图书馆,可能上升到城市,国家的高度就变成“内涵”了。

我们修道院的图书馆藏书不仅只是关于宗教的,这样的书从总体上来看只占很小的一部分。大多数的藏书都是关于这个世界的各个方面。而且很多一部分都是用基督的母语拉丁文写的。虽然看起来很费劲,但就像圣经马可福音上所说,“今日无意的祈祷,就是上帝明日的真心的眷顾。”就是因为儿时在图书馆里死读那么多干枯的拉丁文,还引以为豪的对伙伴说是兴趣。所以如今解读宗教难题时不至于束手无策,毕竟脑子里也有存活了。

从我进修道院一直到十岁止,我一直和教母生活在修道院的内城里,这里还有许多向我一样的孩子,他们每个人都有教母,每一个教母就是一个天使,但那时我总觉得我的教母是最漂亮的。教母说,我们不能走出内城的门,外面太危险。但儿时对忠告是模糊的,在内堡里玩腻了,总想到外面去看看。

有次,我们十几个孩子商量了一下,猛然一起朝门外跑去,那斑斑古色的门外有着太大的诱惑。我边跑还遍回头朝教母望去,教母只是愣了一下,马上就恢复了平静,和其他小孩的教母一样,坐在那里无动于衷。在推看大门的瞬间,我还在高兴,庆幸教母没有生气。我终于可以出现玩了。

紧接着门打开了,我第一印象就是我看到了一只大虫子。正在酣睡的大虫子。紧接着那只大虫子猛然转头对着我们,一口把一个玩伴吞了下去,然后又是一个。就像在吃点心。不知是谁先大声的哭了起来,立刻哭声传染了整个孩子群。我们大哭的往教母那跑去,用前所未有的速度。

教母们还是坐在那里无动于衷,似乎还笑着看着可怜的我们。我扑到教母的怀里,大声说,“我再也不敢再也不会出去了,以上帝的名义起誓。”

长大后觉得那件事特别的丢脸,那躺在门口酣睡的不是大虫子,只是个大蜥蜴,由于它的听觉还是视觉非常好,教母就把它放在门口警戒,它是食草动物,很喜欢玩耍,最喜欢把对方吞到肚子里,然后在吐出来。它的名字叫大肚红麒蜥蜴。那件事是刻骨铭心的,比任何劝告禁止都管用,从那以后我们再也没有去想内堡外的世界,直到十五岁。

太年幼的记忆是被扭曲的,我们的大脑总是刻意美化一个人,也许我的教母没有那么美丽,我这样说不是对她的亵du,只是就事论事。我发现现在的我越来越不近人情,。有点跑题,我们现在不说这个,但我觉得儿时的记忆真的没有什么好说的,全是模糊的。

十岁是很重要的一年,我有着清晰的记忆,就像雅典娜在十五岁开始成为女神,不和女神厄里斯在十岁时杀死光芒女神释放乌云。我的灵魂在十岁已经成形,虽然有些晚,但总算成型了。今年不仅是我,还有许多其他教母的孩子的灵魂都成型了,修道院里的有些人可以看出我们中间谁会是天使,驱魔师,巫师或者撒旦,魔鬼。

明天就是上帝赋予我的十岁生日,或者说是赐予修道院所有人的生日,在明天上帝的儿子复活了。

继续阅读

猜你喜欢

更多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