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1章 母女泪满襟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9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5

刘老爷子的态度表露的很清楚,听到刘老爷子这句话,一边的老太太直接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如果不是身边这个倔老头子,她怎么可能会和女儿那么多年不能相见;同样如果不是身边这个倔老头子终于服软,她在有生之年又如何能再和女儿相见。

“外公,外婆。”林白颤抖着双唇,终于将这两声久违的称呼叫出了嘴。试问天下哪个人不想自己有长辈的关爱,哪个不想自己的外公外婆长辈在世,更何况是林白这样,明明看到外公外婆就在面前,却要阻挡自己在喉咙随时都有可能的发声。

“好孩子,好孩子,我的乖孙孙。”老太太颤颤巍巍的站起身,走到林白身边,握住了林白的手,将他拉到自己身边,仔细端详着自己这个二十年未曾蒙面的外孙,眼角湿濡无比。

“就你疼外孙,林白,过来,让我看看你小子身体咋样,想不想当兵啊?”刘老爷子把林白拉到自己身边之后,‘咣咣’捶了林白胸口两下,眼睛发亮,盯着林白道。

林白一阵愕然,他身子骨在同龄人之中的确算是很棒的。从小在茅山长大,呼吸的是最纯净的空气,吃的也都是天然的食物,而且从小没少被老道士给他吃一些茅山上涨的滋补草药,还有传授他的健身的法门。

这样条件成长出来的年轻人如何不让做了一辈子军人的刘玉成眼前一亮,尤其是在后辈人丁单薄的状况之下,更是急切想将林白送到军队去。

就连一边的刘经天听到老爷子这话都是一亮,刘老爷子是没少动将他送到军队去的心思,今年是服兵役的最后年限,如果到时候没有什么好的理由,恐怕他就真的要被送到军队去了。但是如果林白能够去军队,那自己也可以逃脱参军的宿命了。

“你想的美,我这外孙看起来就是文气的人,送部队,送过去就又是一身的匪气,你要是再动这个心思,我跟你拼了!“老太太一听刘老爷子这话怒不可遏道,看起来是没少因为送子女参军这件事情和老爷子闹矛盾。

林白听到老爷子这话,也是心中一动。参军在这样的家庭之中,委实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虽然说这些从战争年代走下来的老人都已经退居二线,归隐于山林之间。

但是实际上他们的能量之大,就算是现在的掌权者都要顾忌一二的。他们手下的那些门生故旧遍及全国,更有不少是手中掌握兵权,一跺脚华夏就要打个哆嗦的实权人物。

如果是老爷子一声令下,让林白去当兵,肯定能受到不少的优厚,甚至以后在肩膀上弄颗星星戴戴都是有可能的事情,当然这星星不是尉星,也不是校星,而是货真价实的将星。

只是林白更清楚自己的性子散漫惯了,受不得军营里面的那种纪律束缚,而且对于权势,林白并不怎么向往。

没有回应刘老爷子的话,林白走到一边电话旁,摁下了几个号码,给远在家中的母亲打起了电话。

他相信,现在在家中的母亲,应该也是焦急的不行,迫切想知道自己这边的消息。电话接通之后,电话那边果然是母亲焦灼的声音:“林白,见到你外公外婆没有,他们身体怎么样……”

林白几乎可以想象的到母亲现在的模样,放缓了自己的声音,对电话那边轻声道:“妈,我现在就在外公外婆这边,您别担心,我让外婆和您说话……”

听到林白这句话,电话对面的刘蕙芸声音哽咽无比,为人子女,如何不为自己父母担忧,又如何不想见自己父母一面。

“芸芸,听得见妈妈说话么?”林白身边的老太太接过电话之后,对电话那头的刘蕙芸颤声问道,眼角的热泪顺着满是沟壑的脸颊往下滚落,林白看的心酸不已。

电话之中满是哽咽的声音,林白知道电话对面的母亲此时应该也已经是泣不成声,良久之后,电话对面的刘蕙芸颤抖着声音道:“妈,是我,您老人家身体好么?是女儿对不起您老人家,这么多年都没去见过你,是我不孝……”

“好孩子,不怪你,不怪你,都是那老犟货的错,他现在服软了。趁着咱娘俩还能说说话,你赶紧回来吧……”老太太脸上的眼泪稀里哗啦一大片,说话的声音哽咽的几乎听不清楚。

刘老爷子不满意的瞪了老太太一眼之后,坐在沙发上皱着眉头,大声道:“赶紧回来吧,再不回来这老东西就要把我烦死了……”

老太太这时候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林白把电话接到自己手中,对电话对面的刘蕙芸轻声道:“妈,您来吧,外公外婆身体也都还好,您来了,咱们一家人就团圆了。”

一边的刘经天更是忙不迭的帮腔:“大姑,您赶紧来吧,我们这几个做小辈的也想死您了。”

时间最后终于确定了下来,刘蕙芸赶明天一大早的飞机来燕京。这么一折腾,最后都快要天亮了,还好两位老人精神也都还不错。等到刘军武来了之后,说了刘经纶的好消息,刘老爷子更是眉开眼笑,连赏刘经纶三拳。

第二天一早的燕京机场,眼尖的乘客惊愕的发现,机场停了一溜的黑色A6L。这样的场景在久经宝马车队、宾利车队熏陶的燕京机场并不算什么奇观,但是那一溜车牌却是彻底闪瞎了这群人的眼珠子。

清一色的燕A028打头,车窗下面更是塞着警备字样的牌照,车子更是安着警灯,这摆明了是哪位通天级别的院老干部出巡。

飞机带着巨大的轰鸣声降落在了机场跑道之中,黑色奥迪A6L上的人也悉数走下车子,等待着飞机上下来的人。

林白站在车队人群领头的位置,眼巴巴的盯着飞机上走下的乘客,一看到刘蕙芸的身影,摆着手就大叫起来。

同时下飞机的人,听到这动静,止不住往林白这边扫了一眼,一看到那一溜车的车牌照和人群中拄着拐杖的刘老爷子之后,彻底傻了眼,看向自己身边这个女人的眼神不自觉的恭敬起来。能让这种级别的老爷子出来接站,这女人到底得是多大的来头才行。

同时下飞机的那些人,有些是眼中带着艳羡,更有不少人更是隐约有些自豪。能够和这种级别的大人物同乘一架飞机,也可以说是一种荣幸了。

当握住老太太遍布皱褶的颤抖双手的时候,刘蕙芸在飞机上一直强忍着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站在一边双手拄着拐杖的刘玉成虽然不发一言,但是从颤抖着的身躯也可以看出,对女儿终于回到燕京心中还是万分激动。

至于一边的刘军武、刘军文还有刘青芜,眼中都是泪花闪烁,虽然面容现在已经变得苍老,但还是他们记忆中那个在乡下时候带着这一群兄弟,将整个家撑起来的大姐。

机场的风吹卷着人头上的发丝,当初满头的乌发,现在都已经变得斑驳,刘家第三代也都已经长大成人,时光弹指一瞬,虽然把人催老,却让心中那份情,变得更加诚挚难舍。

“爸……”刘蕙芸沉吟了良久之后,泪眼朦胧的盯着脊背已经佝偻,满头白发的刘玉成,轻声叫道。看着父母苍老的模样,心中刀割一般。

场中所有人的目光悉数投向了刘玉成,虽然之前刘玉成已经服软,但是只有老人在见到刘蕙芸的时候,才能真正表露出来,也只有这样才能让刘蕙芸心中多年的怨恨消解,一家人才能心无芥蒂的生活在一起。

“回家吧,一家人总归还是该在一起的。”刘玉成长叹一声,沉默了良久之后,终于幽幽开口。刘老爷子一生纵横沙场,从来不知道低头服软是什么滋味,而今终于见到二十来年没有见到的女儿,心中哪怕再深重的坚持,都抵不过女儿刚才叫出声的一声‘爸’。

听到刘玉成的话,刘蕙芸的眼睛一亮,松开握着老太太的手,走到刘老爷子身边,接过拐杖递给林白,然后伸手挽住了老人的胳膊。

刘玉成兀自嘴硬的哼了一声,但在老太太仇怨的目光中,急忙收敛,任由女儿搀扶自己,心中虽然暗暗叫着自己还没老到要人搀扶的地步,但是嘴角却是不自觉的绽放出一股笑意。

看到现在这情形,一家人心里边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看着刘老爷子的模样,刘军武也是笑逐颜开。看得出来,大姐一回来,老爷子的心结也就打开了,看这架势,精神又硬朗了几分,这对于现如今的刘家来说,可以说是天大之喜。

也许真到了老刘家展示自己的时候?刘军武扫了一眼身边的面带笑意的林白,暗暗沉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