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53章 门阀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8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和陈北煌熟悉的人都知道,这个年轻人每个周六的晚上,只要一过晚上六点,手机就会关机,任是谁都找不到他。

只有陈家老爷子知道,自己这个孙子每个周六都是在陪自己。

陈家和秦家、刘家不同,这两家都是开枝散叶,而且势力都颇大,而且刘家在军队中的声望更是如日中天,唯有陈家在陈南禹死后,便渐渐开始日薄西山,再没了当初的盛景。

陈老爷子病已入膏肓,现在全靠一口等待陈家崛起的劲儿撑着,所以才没有抻腿。陈南禹在世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以后会是陈家的盛世,但是却没人想到陈南禹就像是一颗流星一般,只是一闪而过,放出些许耀眼光芒后就烟消云散。

陈老爷子正是在陈南禹死后,又气又悲,才躺倒在病床上的。等到陈北煌开始上位的时候,基本上家族已经不能给他太大的助力。这样一来,陈北煌就算是削尖了脑袋往上挤,也最多是能坐到中层靠上的位置,能在实权部门也算是不错了,但是想更进一步,却是没戏。

但是,不得不说,陈北煌这小子的运气好的出奇,居然在诸多同辈之中,得到上一代翘楚的青睐,居然硬生生从没落的陈家脱颖而出,跻身四九城最有前途的二代之中。

所以,陈家或者说陈家所有人必须对陈北煌给予足够的重视。

陈北煌更清楚陈老爷子心中想的是什么,也知道这位老人为什么躺在病床上憋着一股气不愿意离开人世,这一切都是为了让自己能够在仕途上走得更远一些。虎老雄风在,只要陈老爷子不死,哪怕手中再无权势,那些想取代陈北煌的人,都要思忖一下陈老爷子的能力。

所以,陈北煌每周都要抽出一个晚上的时间,来陪陪老爷子,吃一顿便饭,或者是在医院病床旁静坐一会儿。

陈老爷子的伙食很简单,四菜一汤,两荤两素,搭配的很好,而且都是些家常便饭,并没有什么两头鲍,血燕之类的东西。

老人们从战争年代走过,知道生活的不易;更经历过饥荒岁月,懂的勤俭。

老人有个习惯,就是看报纸,虽然不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但是放下二字,谁又能轻松做到。而且为了儿孙辈的前途,陈老爷子自己就必须亲自出马,拿出自己的阅历和经验,从这些只字片语中琢磨出陈北煌以后怎样的走项才是正确的。

只是今天陈老爷子的性质有些缺缺,对于陈北煌念出来的内容似乎也并不怎么关心。

“北煌,别念了。”半靠在病床上的陈老爷子摆了摆手,轻声道。

陈北煌把手中拿着的内参放到一边,然后笑看着陈老爷子问道:“老爷子,您困了?”

“没有,扶我出去,咱们爷俩儿好好说说话。”陈老爷子轻声说道。

陈北煌听到这话,心中一惊,从老爷子躺倒病床上之后,还是他第一次说出来这样的话,到底是要说什么话,陈北煌心里边完全没底儿。但还是挽着陈老爷子从床上坐起,然后扶着老人家朝着疗养院外面的草地处走去。

“老爷子,你想训斥我什么啊?”陈北煌勉强挤出一幅笑脸,挽着陈老爷子的胳膊,轻声问道。

以前陈老爷子不是没有这样和陈北煌说过话,但是之前几次都是笑吟吟说出口的,谈论的无非也是哪一家的闺女着实不错,可以让陈北煌留意一些,如果两个人看对眼,以后可以结个亲家之类的事情。

但这次不同,从陈老爷子脸上的神情,陈北煌就可以看出,老爷子这次说的事情绝对不是那么简单。

“南禹尸体的事情你找得怎么样了?”陈老爷子松开陈北煌搀扶着的手,走到一边的长凳上坐下之后,转头看着陈北煌沉声问道。

一听到这话,陈南禹心中就是一震,转头看着陈老爷子脸上的神情,眼中戾芒一闪,轻声道:“以前不是没有找过,那潮白河的水都抽干了,也没见着尸体,而且这么些年过去了,估计也不好找了。咱们家这些年风调雨顺的,也都是托了大哥的福,我看就不找了。”

“你大哥是不是你设计陷害的?!”陈老爷子看上去有些浑浊的双眼,突然睁开,眼中精光闪烁。

陈北煌一咬牙,低头说道:“血浓于水,我就算再怎么样无情也不会去坑害大哥,而且难道爷爷你还不清楚这些事情么,如果真有谁陷害大哥的话,除了大嫂之外,哪里还有别的人!”

陈老爷子没有说话,直视着陈北煌的眼睛,一直不肯松开,良久之后,陈老爷子摆了摆手,示意陈北煌坐在自己一边的长凳上,轻声道:“你既然从政了,有些事情就要注意一些,身边总是跟着个道士,难免被人说闲话。你应该明白,我们是最忌讳这一套的。”

“这件事情我会注意的,不过天阳子大师也算是我的一大助力,老爷子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会妥善处理的。”陈北煌抬手轻轻拭去了额角的汗之后,沉吟片刻,轻声道:“老爷子,我得给您说个事情,大嫂她现在在外面有了男人!”

陈北煌话一说完,清楚的看到老爷子满布老年斑的双手紧握在一起,瘦削的青筋在手背上蹦起老高。虽然说现在都提倡恋爱自由、婚姻自由,但是这些门阀世家对于家族的情事却还是看重无比。

尤其是这种家中寡妇突然在外面找了男人的事情,在这些老人眼中,这不仅仅是个恋爱婚姻的事情,还是家族脸面的问题,一个女人都看不住,那还如何能在四九城诸多门阀中立足,传出去更是会被人笑掉大牙。

陈老爷子眼中的精光更甚,盯着陈北煌厉声道:“小青就那么不懂事,那个男人是谁?!”

“老陈家的外孙,叫做林白,就是上次和我起争执的那个家伙!”陈北煌看到老爷子发怒,心中一喜,便急忙回答道。

从老爷子的表情上,陈北煌可以看出来老爷子对这件事情极为看重,陈老爷子这辈子最重视的就是颜面。这自家的寡妇改嫁,若真是传出去,恐怕依他的个性,恐怕从今以后,再不会出门半步。

啪……

陈老爷子的手重重的拍在长凳上,显然,这个消息对他的触动实在是太大了。

陈北煌看陈老爷子良久无声,轻声试探道:“老爷子……”

“又是陈家!”陈老爷子眼眶欲裂,双眼中血红一片,盯着面前空旷的草地,沉声接着道:“你给我记住,不管是我活着,还是我死了,她进了我们陈家的门,就生是我们陈家的人,死是我们陈家的鬼。她要是胳膊肘开始往外拐,你就帮我把她给扭过来!”

“老爷子,你就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好好处理的。”陈北煌一听陈老爷子这话,脸上露出一抹喜色,兴奋道。

虎老雄风在,就算陈老爷子再怎样,只要没死,说话就还有分量,当初他的那些老战友老下级就不能不掂量掂量。现在有了陈老爷子这话,陈北煌自信以后做什么事情,会顺利很多。

“刘家的人太嚣张了,如果我不发威,难道他们以为我陈正南已经死了!”陈老爷子咬紧了牙关,一字一顿,怒声道。

天色突然黯淡下来,远处乌云凝成一片,聚集在燕京的西北郊。天空中轰隆阵阵的雷暴声,如同是千军万马即将出行一般。

…………

“爸爸,你不要再和阿姨吵了,我们回家好不好?”小女孩儿囡囡左等右等,见林白和夏小青依旧在纠结手的问题,一咧嘴,哇哇哭着对林白道。

林白一听这声音,脑袋就大了,他早年在茅山生活清静惯了,小孩哭声对他来说无异于天底下最恐怖的噪音,而且这小女孩一口一个爸爸,更是让他的脑袋重又大上几圈。

“我真不是你爸爸,小朋友,你看这样好不好,叔叔带你去找妈妈,等找到了你妈妈,就知道你爸爸到底是在哪里了。”林白有了之前被夏小青白眼鄙视的前车之鉴,现在说话小心了几分,看着小女孩儿轻声细语说道。

可这小女孩儿完全不吃这一套,一听林白这话,闹腾的更欢了,哭着说道:“妈妈说了,你就是爸爸。爸爸你为什么不要我和妈妈啊?!”

陈北煌彻底无语了,这样一个粉嫩的小女孩在面前,你打也不是,骂也是不是。而且身边还有这么一位老佛爷在,自己更是不能下狠手。

哭声刺耳,林白的心情也从刚开始愤怒,再慢慢的变成压抑,到了最后,居然开始自己可怜自己起来。

一咬牙,林白泪眼婆娑的看着小女孩儿和夏小青,苦声道:“姑奶奶,两位姑奶奶,小姑奶奶你消停一会儿,先别哭,带我去找你妈;大姑奶奶你别拿白眼翻我,我这丁点年纪,还真生不出来这么大一闺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