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56章 死字怎么写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6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王府井是什么地方,这地界可以说是四九城里人流量最大的一条街了。

当街砸车这样的事情一出来,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事情大条了。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华云飞心里边就越不是滋味,他怎么能这么容易就受欺负。如果这件事情他不解决好的话,恐怕以后出门都得拿东西挡着脸,而且他身后这群老同学再看他的目光又要变一个样。

刘经天来的速度很快,而且带的工具也很简单。

宝马车的后备厢本来就很宽敞,就算是切割机也堪堪装的下。所以刘经天在来的路上就买了一台切割机搬了过来。

车子在云华会所门前一停,刘经天没顾得上和林白说话,就跑到后备厢将切割机搬了出来,没言语,插上电源,车子里跟过来的工人直接开始肢解起来华云飞那辆早就面目全非的车子。

华云飞彻底呆滞了,面前这小子这样,就连打电话叫来的人也是这样,实在是太不把国院的人当一回事儿了。走到近前,骂骂咧咧的踹了切割车子的工人一脚,然后窜到刘经天面前,骂骂咧咧道:“孙子,你他妈的想活不想了,国院的车你小子也敢拆!”

被切割工人推到一边的李弘远一看刘经天,心里边更是暗暗叫了声苦,一个林白就已经够折腾的,现在刘经天这货又来了,恐怕今天这事儿又要折腾大了。

“没把他打残吧?”刘经天没搭理华云飞,而是凑到林白身边,瞥了眼一边的夏小青,轻声问道。

林白摇了摇头。一边的囡囡看了看刘经天,娇声娇气道:“爸爸最厉害了,坏人都打不过爸爸!”

刘经天一听这话直接愣了,好像从来没听自己这大表弟说他有女儿的事儿啊,再看看一边夏小青脸上的表情,刘经天对林白更是敬佩无比,这带着女儿出来泡妞,恐怕这世界上独林白一个了。

“速度够快的哈,这么快就给我生了个大侄女,什么时候估计能有个大侄子啊?”刘经天贼兮兮的看着林白猥琐笑道。

林白白了刘经天一眼,苦笑不已。刘经天嘿嘿一笑,看着身边的小姑娘,轻笑道:“小丫头,叫叔叔,叔叔带你买金鱼去!”

“叔叔是坏人,囡囡才不和叔叔一起去买金鱼。就算是要去,也要和爸爸一起去!”小姑娘鼓了股嘴巴,侧过头满脸不屑的对刘经天道。

一听这话,刘经天乐了,这小丫头片子挺有意思,说话倒是真像是林白的种。捅了捅林白的肩膀,刘经天轻声问道:“大表弟,我说你都有女儿了,这泡妞的任务要不就交给我吧?”

“滚蛋!”林白干净利落从嘴里蹦出俩字,没好气的说道。

华云飞心里边更加气结起来,无论是林白还是刚刚来的刘经天,就连地上站着的小丫头片子都把自己当做空气一般,一群人在那续起了旧,这他娘的算怎么回事。

再一看一边警察的无作为,华云飞咬了咬牙。从口袋掏出一个手机,翻了一遍电话薄之后打过去了几个电话。

正如之前林白所说的那般,四九城里边闹事,无非就是一层一层的往上找人,拿出级别,拿出权势来压死别人,而不是用拳头来解决纷争。

华云飞的电话刚打完不到五分钟,几辆国院字号打头的车子就远远驶来。

这让华云飞不由得一阵大喜,看起来自己在国院还是比较受重视的,电话只是打出去这么会儿功夫,就有人来营救自己了。

一辆,两辆,三辆……

华云飞有些愣住了,自己好像在国院的关系还没有好到这种能让这么多人大张旗鼓的地步,难道是国院听说这事儿之后,觉得损了国院的面子,所以才过来这么多人?!

至于面前的林白,华云飞压根就没考虑,看这小子身上衣服的装束,他能感觉出来他和国院的人搭不上话。

吱溜!

一辆黑色奥迪A6直接停靠在了路边,华云飞一看车牌号,一溜小跑过去,拉开了车门。

“曹少,您怎么来了?就是一点儿小事儿而已,哪里敢劳动您的大驾。解决这种小虾米,还不是您一句话吩咐下来就成了。”华云飞一边讨好车上下来的曹成洲,一边怨恨的盯着林白,接着道:“这群人太不把我们国院当回事儿了,居然敢把咱们的车子给切割了!”

曹成洲的到来,实在是出乎了华云飞的意料,他打过去的那几个电话,不过是些和自己较好的同事,大多也都是些小科室的主管之类的角色。曹成洲这尊大佛,哪里是他能请得动的。

曹成洲根本不知道这个腆着脸讨好自己的人叫什么,但是从他的话语中还是能听出来他在这件事情里所扮演的角色,但此刻,他没时间来关心这个。

扫视了一眼身边的人群,立即找到了即便是在人群中仍旧无法掩饰自己光芒的林白。

曹成洲疾步走到林白跟前,扫了眼林白身边的夏小青,眼中闪过一抹诧色,然后握着林白的手,关切道:“林白,你没受什么伤吧?这孙子有没有怎么样你?”

再怎么样,林白也是刘老爷子的外孙,而且还是刚认的外孙。刘老爷子的性格曹成洲也明白,在四九城老人里面他最是护短。如果真是自己手下的人把刘老爷子的心头肉给打了,那这件事情就彻底大条了。所以他一上来就赶紧问林白有没有受伤。

“没事儿,就是破了个小伤口罢了。”林白摇了摇头,指着拳头上的一个小伤口轻声道。当然这不是华云飞打的,而是林白在举着宣传牌的时候,不小心被没切割圆滑的金属划伤的,但是既然曹成洲这么问了,林白总得显示一下自己受了委屈吧。

曹成洲长吁了一口气,拍拍林白的肩膀,轻声道:“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就好!”

华云飞一看这架势傻了眼,难不成自己这顶头上司是林白这小子搬来的救兵?!

林白没有受什么伤,曹成洲提在嗓子眼的心就放下了一半。

看了眼地上七零八落的车子残骸,转头看着华云飞冷声道:“怎么回事儿?”

“我和小青来这边有些事情,身边这小丫头不小心把他车子划了。我们在外面等着赔钱,谁知道他一出来,我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就开始对我破口大骂,动手不说,还想对小青动手动脚。事情就是这么闹起来的。”林白扫了眼华云飞淡淡道。

林白哪里是个肯吃亏的主儿,这事情到他嘴里一说,可以说华云飞再曹成洲心里已经被判了死刑了,尤其是对夏小青动手动脚那句,更是火上浇油。

果然,听到林白这话,曹成洲一皱眉,说道:“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给你一个公道。”

曹成洲也不是第一次为林白和刘经天擦屁股了,老刘家的种是什么样的人,他心里边很清楚。

一言不合就能握着红酒往别人脑袋上摔得主儿,如今遇到有人居然想要对他身边的女伴动手,那真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了。

而且曹成洲心里边更清楚,现在站在一边的刘经天虽然没有说话,但是那小子肚子里的坏水更多,如果今天不给林白一个交代的话,恐怕今晚,也可能是马上,刘老爷子的电话就会打到自己的手机上。

刘老爷子虽然身居二线,但是受其恩惠的人有多少?在加上这位老爷子在军队中的势力,如果自己一招不慎的话,就算是自己再怎么被如今那些大佬看好,以后做事情也要难上许多。

“华云飞,说你是怎么回事儿!”曹成洲一转头,盯着华云飞厉声喝道。

曹成洲眼中杀气腾腾,看得华云飞腿弯都软了。这曹成洲和自己说话完全没了往日见面打招呼时候的那种温婉,看起来自己招惹的那小子来头不小。一想到这,华云飞更是心如死灰。

“曹少,你听我解释,我也不是有意的。我身边的这几个老同学都可以为我作证。”华云飞转头可怜兮兮的看着那个对自己表达了好感的黑木耳,奢望她能为自己说几句话。

那黑木耳头一转,没吭声。她男朋友眉头一皱,大声道:“刚才那位朋友说的的确没错,虽然我们和云飞是同学,但是对他这样做事情还是看不惯!”

华云飞一听这话,心如死灰,小腿一软,一屁股蹲坐在地上,转头看着曹成洲可怜兮兮道:“曹少,你听我解释……”

“不用解释!”曹成洲眉头一皱,冷声道:“私用公车,扯虎皮做大旗,你华云飞这些年读的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我们国院没有你这号人!从现在开始,你停职查办,等等我再慢慢和你算账!”

“曹少,我……”

曹成洲眉头一皱,看着华云飞厉声喝道:“你,你什么你,我看你是不知道死字到底是怎么写的!”

“哎哟哟,曹大少好大的脾气,就这么个小事儿而已,用得着这样么?”从云华会所内突然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