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57章 毒药!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2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有些男人生下来就是让女人嫉妒用的。比女人还要修长的双腿,比女人还要俊俏的脸蛋,比女人还要白皙的皮肤,比女人还要女人的腔调。黄宗泽显然就是这种人中的一个,从小到大,几乎和个小女人没什么两样。

当然,黄宗泽虽然长相女人,说话女人,但是取向还是正常的,而且那方面的需求还算是比较大。

会所明面上是用来赚钱但,但说到底不过是用来布置一张关系网的工具,顺带进行些权钱权色的交易。黄宗泽之前便是在其中的一个包厢里和地方上的一个客商商量投资的事情,当然这投资不是他投资,而是拿到投资批款条子的事情。

眼见得那客商身边跟着的小秘,娇笑着钻进了自己的怀里,再看看那客商识相走出包厢的模样,黄宗泽哪里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

刚把这小秘剥成小白羊模样,正要对着那一身白肉下嘴,却有人敲门通报了他会所外面的事情。黄宗泽就迎了出来,一出门就看到了曹成洲呵斥人的模样,便笑眯眯出言。

黄宗泽一出场,周围原本围拢的人群就渐渐散开了。曹成洲的那张脸并没有多少人认识,不是说没有知名度,而是不到一定级别,不知道这个现在国院总理秘书的背景,也不会知道他在四九城这个纨绔圈子里的权威。

但是黄宗泽却不同,四九城里有闲人没事儿的时候,便喜欢编排几位在四九城里出名的纨绔的段子,这黄宗泽便是其中的一个,因为做事怪癖而且讨女人喜欢,所以有人给他起了个外号叫:毒药。

这毒药不光是对女人起蚀骨的效果,对男人也是起着效果,不少小报上就说过关于这黄大少的一些趣事,比如拿枪对着别人的脑袋,再或者是某夜某处多了几起交通事故之类的花边。

四九城的人眼很毒,看到这毒药黄大少出来,就知道这事情不是他们这些升斗小民再能继续看的事情了,万一被有关部门请去喝茶,那就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了。

“自己家里的一点儿小事罢了,就不劳黄大少操心了,耽搁你做生意,对不住了。”曹成洲看了眼黄宗泽,淡淡道。

话说完,曹成洲走到林白身边,含笑说道:“今儿这事儿是哥哥治下不严,对不住你,改天我亲自摆酒给你赔罪!”

黄宗泽一听这话,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但还是有些好奇林白的身份,不由得往林白那边多看了几眼。不看不打紧,一看直接要了黄宗泽的命,一张脸变得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铁青一片。

倒不是这黄宗泽认识林白,而是他认识林白身边的夏小青。黄宗泽也算是花样美男一个,当初四九城纨绔一窝蜂追求夏小青的时候,其中怎么能少的了他。黄大少自诩风流,想了不少花招来讨好夏小青。

从法国直接空运回来的限量版香水、包包、黑玫瑰、跑车,各种手段是试了一个遍,可夏小青连一个好脸色都没有给他过。夏小青挑中了陈南禹之后,黄宗泽在家中摔了一晚上的东西才消了气,后来陈南禹猝死,黄宗泽兴奋不已,以为自己以后有了机会。

谁知道人家夏小青一夜白头,守身如玉,根本没有给他半分机会。如今他居然看到夏小青身边跟了个男人,如何能不叫他气结。

“那边那小子,你他妈给我过来!”黄宗泽咬牙切齿,盯着林白怒声道。

听到黄宗泽的话语,曹成洲嘴角一抹苦笑,但是没有做声,也没有上前拦阻。当他看到夏小青在林白身边的时候,就已经明白恐怕以后这小子身上的事情不会少,但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

林白很重要,后台很硬不假,但是不是说硬到了逆天的地步。黄宗泽和林白比起来,后台背景也不算差,最重要的是,曹成洲不愿意在这两个人中站队,这不是林白和陈北煌对比的时候。陈家没落,可这黄家却是风头依旧。

这就是在四九城里头脑的心思,要表现出对林白的重视,也不急于这一时,也可以以后他遇到什么事情的时候再表达就行,也不一定非要夹在这两人中间。

这就是上位者的心思,没有什么恩怨分明,也没有什么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曹成洲来只是为了解决自己手下惹了林白这件事情的,而不是来帮林白出头打压黄宗泽的。

而且从黄宗泽的眼神中,曹成洲也可以看出来他的意思就是让自己这次置身事外,不要干涉他和林白两个人之间的事情。

“老表,你说我的麻烦事儿怎么这么多,总是有这么些阿狗阿猫的喜欢拦在我面前,就算是走个路都不能安心!”林白没理会黄宗泽的大呼小叫,而是转头看着一边的刘经天笑眯眯问道。

刘经天摇了摇头,苦笑道:“那是你小子的魅力太大,你想想,为什么就没人挡我的路。”

“看起来这做人太出色了也不好,无论在哪里,都像漆黑夜色中的萤火虫一样,那样鲜明,那样出众!”林白叹了口气,做出一幅苦大仇深的模样,叹息道。

“黄少!”一边瘫软在地上的华云飞一听林白这话,急忙苦着脸看着黄宗泽呼救道。黄宗泽正在气头上,而且他也不能再接林白的话,于是走到华云飞身边,将他挽起来,笑道:“华主任这是怎么了,堂堂国院主任怎么会跌坐在地上!”

黄宗泽和华云飞也算是旧识,虽然说华云飞的官衔不大,但是好歹是有个国院的金牌子。黄宗泽对他倒也还算看重,有时候见到他来会所玩,也会给他点儿敬酒免单的福利。

但是他这话一说,曹成洲就不怎么高兴了,一边在心里咒骂华云飞愚蠢,别人拿他当枪使了,他还以为别人看重他;一边对黄宗泽干笑道:“宗泽,这个人我回去是要交给老板的,我们国院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

曹成洲这话一说,黄宗泽眼皮跳了跳,官场里面关系越是亲近的上下级,很少称呼什么领导之类的,大多都是叫老板。那这样算来,曹成洲口中的老板应该就是现在国院的那位老爷子。

“成洲,不是我不给你面子。你也知道我这是打开门做生意的地方。”黄宗泽扫了一眼林白之后,说道:“你这位朋友在我这门口就把人的车给砸了,这事儿要是传出去,那我黄宗泽以后还怎么在圈子里面混。华云飞你带走我不管,但是这边的事情你必须给我个交代!”

开门做生意最重要的是什么,就是门面,就是面子。

如果说被人在门口把客人的车子给砸了,那不管你里面的服务多周到,公主多漂亮,饭菜多美味,也不会再有人愿意来你这里捧场。因为你这连最起码的安保都不能享受到,万一再有人把车给砸了怎么办?!

曹成洲有些犯难,如果今天是换了别的人,那他大可以当个和事佬,随便说几句话,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大家打个哈哈喝点儿酒液就算过去了。可是这黄宗泽就像是个满身是毒药的疯子一样,如果自己真的就这么让林白走了,说不准这小子真会闹腾到果园大门口。

曹成洲丢不起这个人,更不想因为这件事情,以后少了黄家的支持。

成大事者能屈能伸,不拘小节,所以曹成洲很聪明的放低了姿态,冲林白拱了拱手,带着华云飞就回了国院。

夏小青看着黄宗泽,眉宇间满是不满,而且还带着一种冰冷的厌恶,就像是看到了一只苍蝇一般的恶心。

事情到这份上,就算林白是傻子也能看得出来是怎么回事儿。更何况他也不是傻子,而且也不是盏省油的灯,如果这个时候灰溜溜的从这云华会所门口走了,那就等于是自绝于京城,以后再没有圈子里的人看得起他。

只是林白还是忽视了黄宗泽的怒气,或者说是低估了自己身边夏小青这个女人对男人的魅惑力。

黄宗泽嘴角闪过一抹笑容,虽然这样事情可能会玩大,但是这样正是他所需要的。

先让自己手下把这小子打残,打废然后编排个罪名,给他弄进局子里,然后自己活动关节不让放人。用这个男人的自由来威胁夏小青,到时候这冰美人还不得束手就擒……

上!

都给我上!让这闹事儿小子看看咱们云华的厉害!

黄宗泽一声令下,云华会所的保安摩拳擦掌就冲了上去,这群人都是黄宗泽悉心培养的打手,平日里高薪好酒好菜养着,为的就是这种时候。

此时听到主子令下,这群保安如同一窝蜂一般朝着林白处就扑了过去。

林白仍然笑眯眯的站在原地,就如同没有看到一群挥舞着拳头逼近自己的男人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