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58章 七十二候都总咒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0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李弘远虽然有些担心,但是还是站在一边,恍若没有看到这边的神情一样。事已至此,他只能等到这两拨纨绔,比较出来高下之后,才能过来擦屁股。只有这样,他才能不得罪两边的人,也只有这样,他才能保住自己屁股下面的那个位子。

左右逢源很难,但是站队更难,更何况是一个小小的警察,站队这种事情不是他思考的,他需要做的只是如同墙头的野草一般,风往哪边吹,他就往哪边倒就行了。

身在四九城,想要出人头地,就必须看好这些纨绔的动向,也必须明白,自己在这些人眼中如同蚂蚁一般,那么做事也必须像一只蚂蚁一般憨傻一些,才能让这些人满意。

或者说通俗点儿,就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林白也很淡定,至于一边的刘经天完全是处于看热闹的状态,他是见识过林白本事的人,自然知道就算是面前这群人再多几倍,也不是林白的对手,他只想看看自己这大表弟等会儿会出现什么惊人之举。

夏小青则是捏紧了手,小心翼翼的站在林白身边,她很清楚今天这事情是因为自己起的,再看着突然围攻而来的这么多人,心中满是不安和愧疚。

其实林白自己这时候心里边也在犯嘀咕,他是在实验自己脑海中古书秘宝会不会有临危救主的功效,之前在夏小青的会所里面的时候,这古书秘宝就显现过一次手段,他现在想重新试试,所以才安然不动,岿如泰山。

王府井大街打扫的很干净,而且街道上干净无比,而且传说在王府井大街的路面下,有高手布置的阵法,专门疏导其中沉聚的阴煞之气,所以这些年以来在王府井大街,就算是那些在地下的车库之中,也是鲜有阴煞伤人的事情传出。

随着这些保安越来越近,林白心中一动,脑海中古书秘宝重现,正在脑海中滴溜溜的转着。

这群魁梧的保安,冲到林白身前的时候,他们分明感觉到了一种煞气,一时间如同突然在他们面前刮起了一阵阴风一般,浑身上下的鸡皮疙瘩和寒毛全部竖了起来。有些体质稍微弱一些的,更是感觉着阴煞之气如同是刀子一般在割着他们的脸颊。

保安们心中一寒,再抬头的时候,面前的林白在他们眼中突然变成了一尊浑身浴血的魔神,面孔上满是狰狞的鲜血。本来已经迈出去的脚步硬生生收了回去,张大了嘴,如同是被人掐住了喉咙一般,发不出一点儿声音!

古书哗啦啦的在林白中脑海中一阵翻腾,林白眉头一皱,按着古书秘宝上所勾画的模样,手在身边悄无声息的捏成了一个奇妙的手印。随着他手势的完成,周围的阴煞之气轰然聚集,朝着那群保安便袭击了而去。

如同是从火炉边突然坠进了冰窖一般,这群保安觉得浑身上下完全僵硬了,一个个愣在了原地,然后倒在了地上,抱着膀子瑟瑟发抖。

天上的阳光照射在人身上炽热无比,但是地上的这几个彪形大汉却如同是在下雪的冬天一般抱着膀子瑟瑟发抖,这一幕看上去无比怪异。

“米粒之光,岂能与皓月争辉,怎么样,你们这群凡夫俗子,被本少爷的王霸之气吓趴了吧!”林白扫了眼躺倒在地上的保安,转头看着黄宗泽嘿然笑道。

嘴上话说的气派,但是林白身体此时却是软成了一滩烂泥一般,恐怕只要谁戳他一指头,就能直接把他给撂趴下。

“妈的,这虚空制符的手段真是坑爹。”林白在心中暗暗骂道。

原来林白刚才手上捏的这个符箓叫做七十二候都总咒,乃是道藏之中的不传之秘,一般的符箓都是用朱砂在黄纸上面书就,但是这古书秘宝中记载的却是能凭空画出,而且威力比起那纸符效果更是强烈一些。

这七十二候都总咒乃是一种威吓类的符咒,取的就是用阴煞之气的冰凉冷意来威吓一般人,当然如果加强这符箓的话,一样可以让阴煞之气进入人体,轻者卧床数天,重者直接当场暴毙。

黄宗泽哪里见识过这样神异的手段,在他眼中,自己派出去的这群保安先是一个个止住脚步,然后惊慌失措的看着林白,最后倒在了地上抱着膀子打寒颤。如果不是他知道这些人都是自己悉心培训出来的手下的话,他还真以为这些人是和林白商量好了演戏吓他的。

夏小青看着这模样,心中惊诧无比,林白的手段她虽然之前见过,但是却从来没有发现用在人身上会有这样的效果。

符箓之源,出于古时巫师。它在我国远古时代即已有其传说了。《龙鱼河图》云:“天遣玄女,下援黄帝兵信神符,制伏蚩尤,黄帝出车决曰:蚩尤无道。帝讨之,梦西王母遣人以符授之,帝悟立坛而请,有玄龟衔符从水中出,置之坛中,盖自是始传符箓。”

可以说从这符箓诞生的时候就是一种征战杀伐的工具,所以能取的现在这样的效果也是正常的。

“我说老黄,咱们哥俩也是好几年的交情了,彼此也都知根知底。林白是我表弟,也是我们家老爷子现在的心头宝,你要是把他伤了,恐怕我家老爷子真得跑去你家找你家老爷子了。事情闹腾大了不好,咱们见好就收怎么样?”一边一直没有吭声的刘经天笑眯眯说道。

夏小青咬紧了嘴唇,往前走了一步,轻声说道:“黄宗泽,今天的事情是因为我才引起的,我给你道歉!”

“道个毛的歉,你又不欠他的,凭什么让你给他道歉。老爷们之间的事情,女人靠边站!”林白瞪了夏小青一眼,沉声道。

“刘经天,你听见了,不是我不给你这兄弟面子,是他不给我面子。”黄宗泽说着这话,看了眼一边夏小青羞怯的模样,更是恨得牙痒痒,厉声道:“咱们都是纨绔,纨绔之间闹了矛盾怎么整,咱们也都清楚,剩下的时间就是咱们之间比试的时候,有能耐真章上见!”

“草,给你脸你还不要脸了,黄宗泽,我看你真是欠拾掇了是吧?!”刘经天哪里是个能吃亏的主儿,一听黄宗泽把话说死了,直截了当骂道。

夏小青咬了咬牙,对身前的黄宗泽轻声道:“各退一步,做人留一线,以后咱们都好想见。”

“臭婊子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和老子这样说话,老子凭什幺要退!”黄宗泽听到夏小青又为林白求情,心中更是不悦,怒声骂道。

爱到极致的时候,就会变得畸形,甚至会由爱生恨,尤其是在得不到之后,更是会生出一种我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的想法。此时的黄宗泽就是这般,凭什么我辛苦追你,你连多看我一眼都不想,却要陪在这个小子的身边!

“黄宗泽你这瘪犊子再说一句试试,我他妈不打断你的腿!”刘经天一听这话彻底怒了。看夏小青模样已经对林白有了些感觉,万一两个人真要是擦出来火花,那以后这夏小青就是自己的弟妹了。兄弟能忍,大叔子不能忍,拎起一边地上的宣传牌,就要朝黄宗泽砸去!

“表哥,理智一点儿!”林白沉声喝道:“现在不是好勇斗狠的时候。我知道咱们刘家不怕麻烦,但是你要真是把面前这个娘娘腔揍出个好歹,恐怕老爷子那边也不好交代!”

咣当。

刘经天把手中的宣传牌扔在了地上。看着刘经天的模样,黄宗泽的眼珠子几乎都要掉出来了。四九城纨绔的圈子里,哪个人不知道这刘经天的脾气,性子起来的时候,就是八头牛都拉不住,可如今林白沉声一句话,就让他乖乖扔了手里的东西。

虽然知道刘家老爷子挺宝贝林白的,但是黄宗泽更明白在刘家老爷子心中,刘经天这个孙子的地位也不差。而且刘经天是嫡传,他刚才一直以为这两人是刘经天说话做主的。

但是现在看来,完全不是自己想的那样,这林白似乎更有权威一些。

黄宗泽再看向林白的时候,眼神中多多少少就有了些不同。

王府井街上的天空突然阴沉了下来,乌云迅速聚集,隐约有电光闪烁,如同是在云层中游动的巨蟒一般。一辆黑色的奥迪突然停在了云华会所的门口。

“无量天尊,这位居士,怎么这么大的怒火,我看这天雷滚滚,不如找个消暑的地方或者是你这会所的包厢里面去消消火再出来?”突然在一边传来了一个极其猥琐的声音。

紧接着,车门打开,从车上走下了一个身材魁梧,带着老花眼镜的老人,还有一个手里拿着一条鸡腿正在撕扯着,一脸贼兮兮笑容的矮小道士。

“宗泽,跪下,给林白叩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