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63章 游戏的规则和底线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9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黄宗泽呆滞的坐在沙发上,看着面前侃侃而谈的陈北煌,默不作声。

陈北煌和黄家平时从来没有交集,现在却突然出现在黄家,难道真的是像他说的那样,偶然路过,想来看看黄老爷子身体怎么样么?

如果黄宗泽是个傻瓜蠢材,那他就真的信了,但是黄宗泽不是傻瓜,所以他很明白陈北煌来黄家的真正的小算盘,不过是知道了自己和林白起了矛盾之后,想把自己绑在他的战车上而已。

看着黄宗泽默然听话的模样,陈北煌觉得这件事情总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可是让他说出来什么不对劲,那还真说出来。唯一可以说的应该就是黄宗泽的态度吧,可是一个被耳光抽成现在这模样的人,你能奢望他对人有多好的态度。

所以陈北煌也就没有把这件事情往心里放。依旧和黄宗泽天南海北的聊着,从新的政策,再聊到中东局势,最后聊到了女人身上。

当陈北煌试探性的说出夏小青名字的时候,黄宗泽精神一震,正题终于到了,他要好好听听面前这个亲自上阵来当说客的陈北煌能用他那三寸不烂之舌说出来什么利害。

但是黄宗泽明白,自己也就是只能听听而已,家中老爷子的态度很明显,如果自己再和林白作对的话,恐怕真会让自己赤膊背着荆条亲自去刘家请罪。

说句实在话,黄宗泽怎么不想报复林白。他还没有成熟到,牙齿和着鲜血往肚子里吞的地步,也还没有坚强到别人打了自己的左脸,再乖乖的把右脸递过去的地步。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谁让自己踢到的是一块根本永远不可能踢得动的铁板。

其实林白刚开始的出场就已经让他震颤了,京城纨绔之中不缺二杆子,但是能像林白这样当街拎着宣传牌直接把国院车砸了,然后曹成洲亲自出面,惩治自己手下的人还真是没有。

还有当他看到自己指挥那些保安冲过去的时候,一个个倒在地上的模样,他更是心里发慌。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黄老爷子告诉他的那些他以前完全不知道的事情,那些鬼神之道,那些超乎了常人思维逻辑的事情,再联想到之前的所有事情,黄宗泽总觉得直到现在自己的后背还有些发湿,他甚至有一种恐惧的感觉。

从小在长辈的庇佑下长大,黄宗泽长这么大哪里知道恐惧是什么东西。但是这次他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脏在一阵接着一阵的紧缩,收紧。

如果说被人踩了,那也没什么,早晚再踩回去就行了;如果被人打了也不用怕,纠集上多过他十倍的人杀过去就行了,可是踩自己的是一个和自己完全不在同一个世界的人,那这仇怨除了逆来顺受之外,还有什么让自己心中舒缓一些的办法。

“林白那小子出手太狠了,想不到居然把老弟给打成这样。妈的,有机会栽到我手里,看我不整死他!“陈北煌点了根烟,翘着二郎腿,做出一幅二百五的模样,观测着黄宗泽的反应。

既然不能做敌人,那就做朋友吧。黄宗泽在心中终于找好了放置天平砝码的思路。抬起头,看着陈北煌说道:“前段时间你被林白砸了两次脑袋是吧?”

黄宗泽话音一落,陈北煌脸上就有些不快,可以说这是他的心病和伤疤,如今又被黄宗泽重新揭开,更是让他想起了当初屈辱的回忆。

“咱就直说吧,你我都受过这小子的打压,估计心里边都憋着一股气想要收拾他,既然如此,不如咱们联手。”陈北煌不想再和黄宗泽继续拖延时间下去,直截了当的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黄宗泽没有吭声,沉默少许之后,抬起头看着陈北煌轻声道:“我有什么好处?”

“夏小青是你的,不管怎么说她现在毕竟还是我们老陈家的人,如果我家老爷子开口的话,她不能不答应。”陈北煌淡淡道。他是陈家的人,怎么可能对黄宗泽这小子觊觎夏小青的事情不了解,所以一上来就是最能让黄宗泽动心的条件。

果不其然,陈北煌话音刚落,他就从黄宗泽脸上发现了一闪而过的一抹喜色。

现实就是这样,你不拿出来足够丰厚的利益,就算是每天堵着大门,追问着别人,也不可能谈成一丝一毫的事情。

黄宗泽听到陈北煌的话,嘴角翘起,上上下下扫视了陈北煌一个遍,然后轻声道:“刘老爷子那边你打算怎么处理?”

“燕京城里觊觎夏小青美貌的不止黄兄你一个人,林白想独吞,那他就得做好这些人反击的准备,刘老爷子也得准备好承受这些人的雷霆一击。”陈北煌信心满满道。

陈北煌明白,自己想要找的那些人虽然和刘家并没有什么瓜葛,并不是说就不会对刘家出手,而起那些夏小青追求团成员家里的老爷子未必也不会对刘家这么大的一块蛋糕没有觊觎之心。无论是万岁军还是发改委,都是无与伦比的肥肉,未必不会亲自出马分一杯羹。

这年头,谁不想自己手中的枪杆子多一些,谁不想自己的印把子多一些,又有谁不想自己手里捏着的票子多一些,享受的特权比别人更多一些。而且陈北煌从老板的口中得知,这些老人们之间也并不是那么融洽,甚至有的是从大山中出走时就开始解下的怨。

刘老爷子脾气火爆,当年没少得罪人。如果真有人一拥而上的话,有冤的报冤有仇的报仇的日子应该不会太远。

“你觉得我说的怎么样?”陈北煌见黄宗泽依旧没有反应,皱眉盯着黄宗泽问道。

黄宗泽点了点头,沉声道:“我这边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具体的事情需要问问我们家老爷子的态度才行。”

陈北煌一听这话,心中更是一喜,四九城里老一辈的怪癖和性格,他都摸得一清二楚,这黄老爷子从来都是无比护短,如今黄宗泽被打成了这样,心中定然是怨气滔天。今天这事情促成应该没有那么难。

话说完,黄宗泽看着陈北煌歉意一笑,便走上了二楼的书房中。

没过多久,黄宗泽搀扶着一位手中拄着拐杖的老人颤颤巍巍的从二楼走了下来。陈北煌抬头一看,急忙站起身迎了过去。

“坐吧。”黄老爷子摆了摆手,示意陈北煌不用过来搀扶。

陈北煌听话的坐了过去,如同是面对自己家老爷子一般。在这些老爷子面前必须表现的乖巧可人,这是他这些年下来摸索出来的经验,老人们都喜欢乖宝宝,因为只有乖宝宝才能听话。

“陈北煌?老陈家的孙子?”黄老爷子看着陈北煌笑眯眯的问道。

陈北煌临危正坐,恭恭敬敬回答道:“是的,我家老爷子总挂念您,所以就让我过来看看您老人家。”

“有心了,现在这年景,把我们这些老骨头放在眼里的人是越来越少了,也就只有这些从战壕里滚出来的老伙计才会没事儿惦念惦念。”黄老爷子感慨万千,沉声道。

黄老爷子清了清嗓子,偏头看着陈北煌笑道:“你想对付林白?”

“总受人欺负的日子不好过。”陈北煌转头看了看黄宗泽,黄宗泽笑着点了点头,陈北煌这才看着黄老爷子轻声道:“今天我听说宗泽兄弟被人欺负了,所以就想过来看看,谁知道那人刚好也和我有仇怨,所以想和宗泽兄弟联手收拾了那小子。”

黄老爷子听完,盯着陈北煌的脸就不说话了。

陈北煌被黄老爷子的眼睛盯得有些发毛,他不知道这位老人究竟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态度。其实说白了,自己这些外人眼中的纨绔只手遮天,上蹿下跳闹腾,但是还是仗着家中的老爷子,如果老爷子不表态,谁敢玩得太过火。

“我们当年刚刚进城的时候,大家约定俗成了一个规矩,也制定了一个底线,如果有人违背了规则,超过了底线,那就得站出来承受自己造成的事态的后果。你们这些年轻人现在出来玩,应该也是有一个规矩和底线的吧,如果谁超过了底线,那就应该敲打!”

黄老爷子并没有像陈北煌心中期待的那样旗帜鲜明的表露出自己的意愿,但是陈北煌还是能理解出来,黄老爷子对他们的这件事情还是支持的。

寒暄了没多久之后,陈北煌便告辞走出了黄家的家门。

走出黄家家门的时候,天色已经是悄悄泛起了鱼肚白,陈北煌回头看着黄家的别墅,嘴角撇了撇,满脸的不屑。

你们就是一杆枪而已,等枪打完了,该回哪回哪,想玩我陈北煌相中的女人,你黄宗泽还不够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