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65章 傻女人,伟大的女人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9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起课也就是所谓的占卜术,也是相师们必修的一门课程。寻常找不到物或者人的时候,通过这种方法,就可以计算出来人或者物在哪个方位能够找到。

“你们都给我安静一点儿。”林白转头看着身边的诸人,厉声吆喝道。

这倒不是林白怎样,而是天相派这一门术法施展的时候要求绝对安静。天相派所用的方法乃是李天元改进过之后的办法,寻常相师占卜的时候一般都是用的梅花易数,但是天相这一脉却是用的占豆法。

占卜需要的用品都是寻常可以找到的东西,也就是一撮红豆,一支竹枝或者是一双筷子。只要在安静的地方,心中默默想着自己想要占卜的事情,然后随意拿起一撮儿豆,洒在地上,用筷子拨红豆,每次拨九粒,拨到最后少于九的余下数目,便是占人所得的数。

然后再依据九宫飞星的基础理论,推断出人或者物所在的方位。

“师弟,你小心一些,千万不要勉强,小心这元气反噬!”张三疯在一边小意道,脸上原本促狭的表情也收了起来,满脸的郑重。

张三疯是知道这寻人的苦楚,当初他还没有从老道士李天元那儿出师的时候,曾经给一家人推演过他们家走失孩子的下落,但却遭了元气的反噬,当场口吐鲜血。没有帮到别人不说,自己还回山静躺了几个月。

林白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在心中默默念叨,然后将手中握着的红豆洒在了地上,小心翼翼的推算起来。

片刻之后,林白数了数地上剩下的不足九的红豆,然后重新开始占卜,用以确定小姑娘的事情。

“上坎下巽,这是变数,看起来这小丫头是别人有意派过来的。”林白看到卦象之后,心中一跳,这卦象显示的是小姑娘并不是和人走散,而是由原因的接近自己。

林白转头看了眼小姑娘,发现小姑娘囡囡好奇的看着林白手上的动作,掐着自己的小手指,不知道在嘀咕些什么。

“艮艮为山,艮上艮下,艮其背,不获全身!”

不断的推算出卦象所代表的含义,林白额头上汗珠不停滚落,但脸上的笑容却是越来越深重,小姑娘身上发生的事情在他心中也渐渐的清晰起来。

小姑娘的父亲应该也不是普通人,原本应该是大富大贵的气运的,但是因为看到了一件事情,所以被人拘禁在了监狱之中,至今仍然身陷囹圄。

而这小姑娘的母亲为了找人帮忙,放出自己丈夫,所以求到了一个人,正是这个人抱着想让自己出丑的心态,才让小姑娘来叫自己爸爸。

前因后果,悉数推算清楚,只是有一些细节,就算是林白有通天的本领也是不能算出来的。

人事涌动就如同大海潮涌一般,海水潮涨潮落是受了月亮牵引的作用,而且还有风,地,火的影响,只能摸索个大概,相术也是如此,趋吉避凶而已,能到林白这样详细已经是难如登天了,想再进一步,恐怕也要落个张三疯当年口吐鲜血的下场。

“艮其背,不获全身。有意思,真有意思,这四九城里边除了陈北煌,我还真不知道哪个是不能让我获全身的。斗不过我,就给我送来个女儿,这陈北煌真是下了大工夫啊!”林白嘴角翘起,哂笑道。

一边的刘经天一听这话,心里边满腔的怒火。这陈北煌就如同一根搅屎棍一般,使出来的招式是一个接着一个,完全没有停留的时候。

“走吧,还去刚才遇到这小姑娘的地方,到那就能找到这小姑娘的母亲。”林白摆了摆手,示意刘经天开车,一行人重新回了刚才遇到小姑娘的地方。

果不其然,在车上远远就看到一个美艳少妇正在那里焦急的东张西望。小姑娘一看到这女人,眼睛就红肿了起来,在车上扯着嗓子,大声喊道:“妈妈,妈妈!”

少妇听到呼喊声,一转头看到小姑娘的模样,眼泪哗的就流了出来。

王府井大街。熙熙攘攘的人流之中,一个围拢在一起的人群分外吸引人的眼球。

一身白色衣服的林白怀里抱着粉雕玉琢的小姑娘,身前站着两个绝色的美人。一身黑衣,一头飘逸白色长发的,看上去冷艳无比;而另一个则是一身火红的套装,里面穿着白色的衬衣,红白搭配,眉目如画,美目顾盼,更是热情似火。

冰雪女王和火焰女王,站在一起给人极强的视觉冲击力,不少路人纷纷侧目,更有甚者看呆了直接撞在了一边的电线杆子上。

“这不是正宫和二房相遇了吧?!”

“你看这俩女人像是正宫么,正宫都是又老又丑的好吧,我看这是小三和小四!”

“还看,再看看我不把你眼珠子挖出来……什么眼珠子挖出来你也要看,好,你有种,老娘我不陪你了!”

以上就是王府井大街上正在看着林白、夏小青和囡囡母亲的人群心中的想法。小姑娘可不知道这群人心里的心思,抱着林白的脖子,看着女人委屈道:“妈妈,我找到爸爸了,可是爸爸说我不是他的女儿,你告诉他我是他的宝贝儿!”

“囡囡,是妈妈认错人了,他不是你爸爸!来妈妈这儿!”女人看着小女孩微微笑着,伸手就要把小女孩儿从林白怀里接过来。

小女孩摇了摇头,转头看着女人,轻声道:“他就是爸爸,妈妈你为什么要骗我?!”

“我是你的另一个爸爸,你去你妈妈那里,她带你找你真正的爸爸!”林白伸手捏了捏小女孩儿的脸蛋儿,笑眯眯的将小女孩儿递给了身前的女人。

小女孩儿万般委屈的回到了女人的怀抱,如同一只小狗一般在怀里蹭了蹭,转头看着林白,苦着脸道:“爸爸,你等等一定要再找我,还要帮我打坏人,给我买糖葫芦吃!”

女人听到这话,歉意的看着林白,低头轻声道:“对不起,囡囡给你们添麻烦了。”

林白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吭声。女人沉吟了一下之后,从口袋中摸出钱包,掏出了几张红票,递了过去,轻声道:“这小丫头喜欢吃零食,应该没少让你们破费,这点儿钱就当是谢礼好了!”

“我不需要钱。”林白笑着摇了摇头,说道。

女人沉吟了片刻之后,将钱收回,轻声道:“谢谢。”

“不客气。”林白笑吟吟的说道。

女人没再说话,抱着小女孩儿就朝着街道的另一边走了过去。小姑娘趴在女人的肩膀上,转头看着林白,可怜兮兮道:“爸爸,你要早点儿来找我,我会想你的!”

看着女人的背影,林白突然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沉声道:“我原本以为你会告诉我一些事情,就算是不告诉我那些事情,最起码也会因为我把囡囡送回来,告诉我是哪个人针对我,但是我没想到你就这么转身要走。”

女人的身子颤抖了一下,停住了脚步,没有回头,咬紧了牙关,说道:“抱歉,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囡囡这小丫头喜欢乱跑,这次只是她偷偷溜出来找爸爸罢了!”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一定不会相信陈北煌或者秦灼的话,一个能够威胁一个女人让她把女儿拿出来的人,你能相信他真的会遵守诺言么?”林白笑吟吟的盯着女人的背影,接着道:“再或者说,你不想让你丈夫从牢狱里面出来,你们一家三口重新组成一个完整的家?”

女人的背影突然停了下来,没有回头,没有说话,肩膀却在剧烈的抽动。趴在她怀里的小姑娘摸了摸脸,抬头狐疑的看了看天,然后轻声道:“妈妈,怎么太阳公公还在天上就下雨了!”

“妈妈,你为什么哭啊,是不是爸爸欺负你了!”小姑娘抬头看了一遍天空之后,发现没有下雨,落在自己脸上的不是雨滴而是妈妈的眼泪之后,握紧了小拳头,一脸关切的撅着小嘴问道。

林白没有动,冷然看着身前女人的背影,继续说道:“如果我是你,我会选择相信我的话,至少我把囡囡给你送了回来,而且给她买了零食,打了坏人!”

“如果你还不相信的话,现在就给他打电话,问问他你丈夫现在到底在哪里!”林白微笑看着女人的背影,轻声道。

女人这次没有迟疑,从口袋中掏出手机,拨了几个号码之后,电话一直在嘟嘟作响,良久之后,传来了机械的人工转接的声音。

“看来我没有猜错!“林白笑着说道。

女人的背影僵立在人群之中,如同一尊漓江之中的望夫石。

朝着燕京市区疾驶的车中,秦灼的手机响动了很久,秦灼看了眼号码,便把电话放在了一边。陈北煌有些狐疑的看着秦灼轻声问道:“谁的电话?”

“一个傻女人而已,不当紧!”秦灼淡淡道。

母亲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傻的女人,不计一切后果,不管一切缘由,为了自己的儿女可以奉献自己的一切。同样母亲也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女人,秦灼永远不会知道,因为这个伟大女人,他将失去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