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66章 京城四少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5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在普通人眼中,这个世界上有这么一种人,他们含着金汤匙出生,他们念最好的幼儿园,他们念最好的大学。他们鲜衣怒马,无论是身上的衣服,还是手腕的名表,还是女人挎着的包包,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甚至积攒一辈子积蓄都不可能购买到的东西。

这些人的面孔在电视或者报纸的娱乐版上经常见到,这些人谈笑风生,这些人举止从容,这些人从骨子里就往外透露出一种强大的自信心,看着他们嘴角翘起的笑容,你就会感觉,这个世界上似乎没有他们不能尝试的事情,也没有他们做不到的事情。

毫无疑问,无论是刘经天或者是陈北煌都是这其中的一员,当然全国这种人最多的地方,就在这四九城中。而身为其中一员的陈北煌,此时要寻找的就是这些人中大部分人的支持。

天上人间,这座夜总会内里的布局如同他的名字一般,只要走进去,就如同走进了天堂。这里几乎聚集了京城大部分的大纨绔和小纨绔,当然起重工更有一些手段通天的人物。

纨绔遍地走,草民贱如狗。这句说出来有些叫人心酸的话,便是这天上人间最真实的写照。

曾经有人说过这样的话,在天上人间,你端着一杯酒走路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一些,因为你这杯酒如果洒出来的话,很有可能就会洒到一位国副级干部的子孙身上。

陈北煌首先看到的是一个身材削瘦的男人。他的五官长得很粗犷,是那种满是络腮胡子,如同西部牛仔一般的粗犷,这张脸和他的瘦削的身体成了鲜明的对比,便如同是结合了美女与野兽的基因一般。

“陈北煌,你怎么想起来这种地方了,以前你不是说除非这辈子腿断了身不由己,否则绝不进这里半步么?”男人看到陈北煌之后,脸上一抹诡异的笑容,上下扫视了陈北煌一圈,然后寒碜道。

陈北煌听到这个男人的话,也不生气,笑眯眯说道:“反复无常,这做人不是和你名字一样么?!”

陈北煌的话音一落,他身边这块区域之内安静一片。一个端着果盘走过的年轻女服务员可怜的看了一眼陈北煌,她是听说过陈北煌面前这个男人背景和发生过的事情的。

她也曾经亲眼目睹过,这个身形瘦弱、外表粗犷的男人刚开始还和别人笑语晏晏,但是因为别人说了一句反复无常,转瞬间就凶狠的拿着一瓶87年的拉菲给人开了瓢。

原因很简单,就因为这个男人叫做常泛浮。这个名字是他们家老爷子当初看到他生下来的模样之后给起的,取的是左思《蜀都赋》里面‘腾波沸涌,珠贝泛浮,若云汉含星,而光耀洪流’的意思。取的意思虽然是极佳,但是谐音却是极差,所以成了这男人心中的忌讳。

这个世界上总有这样不开眼的人给自己找不自在。女服务员在心里哀怨一声,小心翼翼的迈着步子就要往前面走,心里可以开下小差,但是脚步却是丝毫小差都不能开,万一果盘翻了弄脏了哪位爷的衣服,对她一个月微薄的薪水来说,可不是件小事儿。

出乎她意料的是,常泛浮在听到陈北煌的话之后,并没有生气,而是走到陈北煌身边,伸手揽住了陈北煌的肩膀,笑呵呵道:“这世上恐怕就南禹和你陈老二你们俩这么叫我,我心里边觉得舒服,换了别人,爷们儿不弄死他!”

陈北煌和常泛浮的关系极好,是因为陈家老爷子和常家老爷子是战场上过命的交情,常老爷子曾经在战场上被一块弹片击中,是陈老爷子背着他奔袭了五十里,才找到医生诊治,救了他一命的。这份恩情常被常老爷子念叨,所以家中后辈的关系极为融洽。

而且陈南禹和常泛浮年岁相同,当初都在娘胎的时候,两家老爷子更是说定了,如果都是男孩就结为兄弟,如果一男一女就结成亲家。如此一来,二人的走动就比其他人多得多。

常泛浮的性情就如同他的外貌和名字一般,喜怒无常,性情反复,所以人缘极差。小时候有一个二代上学之后,学了个反复无常的成语拿到常泛浮的面前显摆,硬生生被这家伙把那货的嘴撕了个稀巴烂,最后还是常老爷子亲自出面赔礼道歉,这事情才结了下来。

人情虽然昂贵,但是这些年因为陈南禹的亡故再加上陈家的没落,两家人的走动比起以前少了许多,感情也淡了一些。但是常泛浮倒还算念旧,却是和陈北煌时常联系,而且陈北煌和现在那位老板的关系,还是这常泛浮亲自求自家老爷子给牵的线。

“兄弟几个,都给我过来,北煌回来了,今儿咱们哥几个好好乐呵乐呵!”常泛浮转头看着夜总会的一个角落处吼了一嗓子。

看到端着酒杯走过来的来人,陈北煌的眼睛瞬间亮了。

中国人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喜欢搞个排名,什么四美,三强。这纨绔圈子也是一样,其中的好事之人,更是在纨绔圈子里面,搞了个所谓的京城四公子。

常家老爷子乃是军中的老牌将领,常家家大业大,开枝散叶众多,有不少人都在军中或者政界身居要位。

常家唯独这常泛浮一人在商界厮混,这天上人间便是他的产业之一,凭借着家中的后台,生生将京城原本饱和的娱乐业打开一个缺口,只用了一年时间,便让这天上人间成了京城娱乐业的领头羊,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他被称为‘京城四公子’之首。

此时常泛浮身后招呼过来的便是这‘京城四公子’的另外两个。这两个家伙的背景也是一样深厚无比,一个叫做赵鲲鹏,这小子和常泛浮不同的就是听了家中老爷子的安排,现在乃是军中的一个团级干部,也正是因为他年轻有为,所以被称为‘京城四公子’中的老二。

‘京城四公子’的老四叫做韩凌峰,韩家的势力基本上都在商业部中,借着这样的东风,韩凌峰做起生意来,无往不利,短短几年时间,便跻身在福布斯排行榜的前几位,更是被选为大陆最年轻的亿万富翁,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是‘四公子’的第四。

至于‘京城四公子’中的老三,则是刘经天。

这事情说起来刘经天自己都觉寒碜,其他人上榜要么是因为赚了大钱,要么是因为年轻有为,而这刘经天则是因为会折腾。在纨绔圈子里闯出了一个千人斩的大大名头,于是便一不小心,就成了‘京城四公子’中的老三。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刘家深厚的底蕴,刘老爷子慧眼如炬,提拔出来的人这些年在军方风生水起,所以连带着刘经天的位置也水涨船高。如果仅仅是这些事情,刘经天也不会入围这‘四公子’,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编排这玩意的那人和刘经天关系非常之好。

只要是混在四九城上层小圈子里的人基本上都知道这‘京城四公子’的名头,也都或多或少的知道这些人身后的背景。

当初陈北煌听说这个名单的时候,心中以为自己无论如何也会被选上,但最终名单出炉的时候,却是有刘经天没有他,当时还生了一场闷气。

“经天,你和我们几个不一样,怎么突然想到来哥哥的场子里玩了,难不成你老板取消了你的戒严令?”常泛浮点了根雪茄,捏着深抽一口之后,转头看着陈北煌轻笑道。

陈北煌摆了摆手,轻笑道:“老板哪里会管这些闲事儿,不过是我自己出来转转玩玩!”

赵鲲鹏和韩凌峰对陈北煌并不熟悉,只是从常泛浮嘴里听说过他的名字,但是很少交集,以他们的身份对没落的陈家的子弟并不重视,但是现在听到常泛浮嘴里的‘老板’二字之后,一个个神态恭谨了许多,看向陈北煌的目光也变得不同,甚至更是带了些曲意奉承的腔调。

不因为别的,只因为四九城中被人称为‘老板’的只有一个人!

“听说你前段时间和刘经天那小子闹了点儿不愉快?当时我去俄罗斯找点儿老毛子姑娘,所以就没过去给你撑场子,没吃亏吧?!”常泛浮深深抽了口烟,笑呵呵问道。

陈北煌嘴角一抹苦笑,轻声道:“还是吃了点儿小亏!”

“他妈的,刘经天这小子吃了豹子胆了,敢动我兄弟!”常泛浮脸上闪过一抹厉色,一抬手便把面前放着的一个玻璃杯摔倒了地上,骂骂咧咧道。

陈北煌摆了摆手,端起面前放着的一杯酒一饮而尽,笑道:“过去就过去了,就当吃亏是福气好了!”

“哥哥我不在还好说,但既然我回来了,谁他妈让我知道欺负了我兄弟,这事儿我不答应!”常泛浮摁熄了手中的雪茄,阴沉着脸道。

陈北煌心中一喜,这反复无常的暴脾气终于被自己给激发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