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67章 深水炸弹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3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听到常泛浮的反应,赵鲲鹏和韩凌峰都有些诧异。

常泛浮反复无常的性格他们是知道的,虽然平常出手大方,但是为人却是不怎么样。从来也没见过他对哪个人的事情表现过这样的热心。这两个人虽然是仗着家中的背景混出来的,但是也都不是傻子,于是对陈北煌也是嘘寒问暖,简直比亲兄弟还亲。

陈北煌滴溜溜转着手中的杯子,眼中余光瞥了瞥身前的赵鲲鹏和韩凌峰,沉吟了片刻之后,轻声道:“其实刘经天倒是小事,今天我来找你主要是因为另外一件事情。有人勾搭上了夏小青,我家老爷子对这件事情震怒异常,所以我才过来的。”

陈北煌这话一出口,宛若投下了一颗深水炸弹一般,空气中沉寂一片,没有任何一个人做声,但是隐隐能听到拳头捏紧时候骨节作响的声音。

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这句话用在男人身上无比的恰当,尤其是用在这群过惯了只要自己想就能得到的纨绔身上,更是异常恰当。

呼风唤雨,女人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但是夏小青却是一个例外,这群四九城里的纨绔哪个没有听说过夏小青的艳名和才名,又有哪个没有对夏小青动过心思。但是这女人太冰,太冷漠,对他们从来没有过好脸色。

越是得不到,越是争抢的厉害,即便是常泛浮和赵鲲鹏当年还因为夏小青而争风吃醋过,直到夏小青嫁给陈南禹这件事情才算告一段落。

陈南禹死后,这些人也不是没动过心思,但是夏小青就如同一块铁板一般,泼水不进,这些人没奈何,才没再做什么动作。而且心中都在庆幸,自己得不到,别人也得不到。

可现在突然听到自己心目中的女神被别人勾搭上,心中的那种感觉就如同是咬了一口没长熟的猕猴桃一般,又酸又涩。

“是哪个孙子?!”常泛浮一脸阴沉,一张本就粗犷的脸此时更是扭曲异常,看着陈北煌咬牙切齿道:“抢人抢到了你们家,我他妈拿麻袋装了他扔进金水河里!”

赵鲲鹏也是双眼通红,厉声道:“别人在燕京怎么嚣张我不管,但是敢把算盘打到夏小青身上,我不允许!”

“刘老爷子的外孙,刘经天的表弟,林白!”陈北煌压低了声音,缓缓道。

韩凌峰脸上露出一抹哂笑,轻声道:“刘家,就刘经天的那副怂样还有刘经纶的憨样,就算是多出来个表弟,恐怕也不会比这两个人强到哪儿去。”

“刘经天怂不怂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刘老爷子不是个怂货。至于刘经纶,你们别忘了,他可是刚刚研究出来核裂变的模型,现在国防部和军部都拿他当个宝贝一样贡着!”赵鲲鹏淡淡接着道:“最重要的是,刘老爷子还活着,哪怕林白是个傻子,我们也都要思忖再三!”

“鲲鹏,话不能这样说。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难道咱们几个人加起来还能不如一个刚到燕京的年轻人么?!”韩凌峰不屑说道。

常泛浮看到这两人有想吵起来的姿势,不耐烦的一拍桌子,怒声道:“都吵什么吵?!外面的事情还没解决,咱们就开始起了哄!你们两个到底是想对付那小子,还是想你们俩脸红脖子粗的干一架?!”

常泛浮等于是这个小团体的核心,而且这天上人间是他的一亩三分地,看到他的态度,赵鲲鹏和韩凌峰两人便安静了下来。

“都好好想想吧,咱们的心思一样,都不想让那小子将咱们的女神泡走,既然这样,那就都给我打起精神,少来窝里横这套!”常泛浮看了眼身边的人,转头望着陈北煌,沉声道:“老板是什么态度?!”

“老板的态度很简单,那就是没有态度。”陈北煌淡淡道:“倒是黄家老爷子那边的态度很明确。”

陈北煌话音一落,场中顿时喧哗一片。黄家老爷子在军部的影响力不弱于刘家,只是这些年黄家一直走的是厚积薄发的路子,比较低调,这次为什么会这样高调行事?!想到这一节,所有人就把目光重又盯着陈北煌。

“林白那小子把黄宗泽给打了,我亲自去看了,那小白脸肿成了个猪头模样。黄老爷子最护短,动了雷霆之怒倒也正常!”陈北煌轻握着手中的杯子,没有任何表情将原因淡淡说了出来。

常泛浮一听这话,仰头大笑,说道:“这小子倒也有意思,什么人都敢惹,如果不是欺负到了咱们头上,我一定要交这个朋友!”

“北煌,你说吧,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尽管说,只要我们能做的,一定鼎力相助!”赵鲲鹏和韩凌峰到了此时,那里还会不知道陈北煌今天的来意。盯着陈北煌,轻声说道。

陈北煌沉声回答道:“你们两家的关系是在军部和商部,我希望这段时间你们可以让刘家的那些子弟或多或少的有些麻烦,哪怕是假的麻烦都行。这事情秦灼会帮你们!”

韩凌峰和赵鲲鹏点了点头,站起身便朝着夜总会外面走去。这件事情的牵扯实在是太大了。虽然有黄家这个庞然大物在后面牵头,但仍然不能掉以轻心,而且他们相信,他们家中的老爷子对于折腾翻刘家之后产生的那一大块蛋糕,绝对感兴趣!

看着赵鲲鹏和韩凌峰走出了夜总会,陈北煌闭上眼睛,靠在了沙发上,常泛浮看着陈北煌的模样,沉声道:“北煌,你没有和他们说的,总可以和我说说吧。”

“老板的态度很简单,如果我能过得了这一关才能再过去找他,如果不能,恐怕再没有见他的机会了。”陈北煌抓紧了脑袋上的头发,一字一顿,然后突然抬起头,盯着常泛浮的眼睛,沉声道:“所以我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虽然我没有办法将刘老爷子这条大龙斩杀,但是想要斩个龙孙还是可以的……”常泛浮寒着脸淡淡道,“南禹虽然去了,但他的女人就是他的女人;下辈子我不管她夏小青和谁在一起,但这辈子任何人都不能再染指!”

“谢谢泛浮哥。”陈北煌感激道。

常泛浮对陈北煌的态度很满意,笑着说道:“你小子现在倒是和南禹当年越来越像,刚开始不显山不露水,但是风调雨顺,做什么事情也是顺风顺水。四九城里能像你这么年轻就爬到正处的也没有几个!”

陈北煌没再吭声,再寒暄了几句,将桌子上放着酒水喝完之后,便起身走出了天上人间。

等到陈北煌走了之后,从天上人间的二楼走下来了一个獐头鼠目的老头子,扫了眼陈北煌的背影,抓起桌子上放着的那瓶82年的拉菲猛灌了一口之后,沉声道:“这人气运滔天,以后的前程不可限量!”

“常少,你真打算要帮这小子出头?!”老头子见常泛浮没吭声,便轻声疑问道。

常泛浮拿起桌上的雪茄,熟练的剪开之后,点着抽了一口,淡淡说道:“他气运再滔天也还没到我送他这么大个人情的地步。只是有些可惜……”

“可惜什么?”老头子有些诧异,仰头又灌了一口红酒之后,说道。

常泛浮吐出了一个烟圈,眼神朦胧,狞笑道:“可惜了赵鲲鹏和韩凌峰这两个酒伴,更可惜了夏小青这个俏寡妇,原本打算等把陈北煌捧到高位上之后,然后让这小子乖乖把她献出来的,但是现在只能亲自动手来抢了!”

“都是些不成气候的东西,丢了也就丢了。不过老板那边,常少你什么打算,他对陈北煌说的那段话究竟是什么意思?”老头子嘿然干笑了几声之后,轻声道。

常泛浮弹了弹烟灰,淡淡道:“怎么选,如果陈北煌真能把这四九城掀起个滔天巨浪,将刘家这块蛋糕给分割了,就算是老板不许可,他以后也有一辈子的富贵;但是如果稍有差池,那他就必须承受那些家族壮士断腕之后对他的惩戒!”

…………

林白不知道陈北煌针对他做过些什么,即便是他知道,他也不会畏惧。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有什么怕的理由。大不了他将这四九城的千年龙气抽出来,让大家都暗无天日!

“妈妈,你不哭了好不好?你要是再哭的话,囡囡就只有陪着你哭了!”小女孩儿泪眼朦胧的抬头看着面前脸上满是泪水的母亲,哽咽着声音道。

女人慢慢蹲在了地上,肩膀剧烈的抽动着,一大一小两个压抑的哭声渐渐的在王府井大街上徘徊。林白没有往前走,也没有往后退;没有安慰,同样也没有轻视。

一个女人,再遇见了无数她本不应该遇见的事情之后,能够哭出来就已经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了,他不能去打断这个心里憋了太多委屈的女人的宣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