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68章 陈年旧案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1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种宣泄心中情绪的手段,但是无疑哭是其中最好的一种。当那种不知从身体何处而来的液体从体内流出的时候,似乎能将心中压抑在最深处的秘密或者委屈带出。

林白很清楚,如果不让身前的这个女人将他心里的压抑发泄出来,那自己永远不可能从她嘴里得到最真实的原因,而她也永远不可能解除这块心病。

所以林白没有上前打扰。

良久之后,女人终于收敛了哭声,抱着小女孩儿囡囡站起身,走到林白身前。刚才秦灼挂断电话,就已经说明,现在她除了相信林白之外,再没有其他任何解决自己丈夫问题的办法。

“哭完了的话,可不可以和我说说你老公入狱的原因?”林白看着身前渐渐停止抽泣的女人轻声道,声音带着一种磁性,有一种叫人心绪安宁的效果。

林白总觉得这个女人和陈南禹尸骸的事情有莫大的关联,甚至有可能会是解决尸骸问题的关键切入点。

女人缓缓抬起头,盯着林白轻声道:“我必须知道你到底有怎么样的能力,能够解决我家的难题。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这生活让我不能不再小心对待每个人,我已经经不起任何人的欺骗了!”

“你老公应该是因为车祸所以才进的监狱吧。”林白扫了一眼面前女人的面庞,轻声道:“会照擎羊、陀罗、火星、铃星、空刑、天刑者,主刑克生离。你的夫妻宫之中有横断伤疤,夫妻之间相辅相成,恐怕正是你丈夫因为刑事入狱之后,你才有的这道伤疤吧?”

人的面相并不是说总是一成不变的,而是跟随着外界事物和身边人际的变化而变化,这也就是所谓的相由心生。这女人就是如此,她老公的事情影响到了她的相貌,所以林白一眼便看了出来。

女人原本以为自己家中的事情是女儿不小心说漏嘴告诉林白的,但是车祸这些事情又哪里是女儿能知道的。此时听到林白的话语不由得又敬又惧的看着林白,轻声将事情的原委讲了出来。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无奈和悲伤,不是人想要选择便能够选择的,同样郑琳和李克勤的生活也是这样。大学相识、相知、相恋,毕业之后,李克勤开始向郑家提亲,两家都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家庭,而且李克勤也的确算得上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

所以两家的亲事便这样定了下来。婚后的李克勤很上进,而且终于在郑琳怀孕的时候,得到了一个升迁的机会。公司的同事为了庆贺,所以选择去了潮白河畔的一家酒店庆祝。临走的时候李克勤还开玩笑对郑琳说,等他从潮白河回来的时候,一定会给郑琳一个惊喜。

但是郑琳怎么都想不到那居然会是自己最后一次见到丈夫。一天,两天,三天,直到警察来到家中调查情况的时候,郑琳才知道丈夫居然酒后驾车撞到了他的同事,被关进了监狱。

再见到李克勤的时候,郑琳几乎不能相信自己那就是自己的丈夫,胡须长了很长,眼中全是血丝,脸上满是夜夜失眠之后留下的干皮,整个人如同老了几十岁一般。

李克勤一直重复的说着‘对不起‘,但是从丈夫的眼神中,郑琳知道肇事这件事情绝对不是丈夫做的,但是法庭上的他却是没有提出任何质疑。

在所有人或鄙夷或者同情的目光中,郑琳一个人把女儿生下,然后带着女儿开始了漫长的寻找事情真相的过程。但这期间,无论她用任何手段,都再见不到丈夫一面。

在一个当年一起参加聚会的同事口中他,她终于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跟着这些东西找到了秦灼,但是却没有想到秦灼满口答应,却在利用了她之后,将这件事抛之不管。

“克勤根本就不会开车,他怎么可能会在酒醉之后开车撞人。而且他也知道我已经怀孕了,又怎么可能会喝那么多酒!”郑琳泪流满面,说道。

林白沉默不语,夏小青唏嘘不已,就连一边的小姑娘也瞪大了眼睛怔怔的看着郑琳。她小小的脑袋还理不清楚这里面事情的弯弯绕绕,但她的小脑瓜子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不让妈妈哭。

小女孩儿伸出稚嫩的双手,擦拭了一下郑琳脸上的泪水,然后苦着脸庞,泪眼朦胧的看着林白,颤声说道:“巴巴爸爸,你帮帮妈妈好不好?”

林白没有说话,而是将目光注视在郑琳的脸上。虽然林白这些时日对脑海中古书秘宝上的玄法研究已经有了些见地,但是认真说起来,他最拿手的还是这面相。

郑琳鼻子中间皮肉紧绷,鼻骨异常明显;而且鼻梁扁平塌陷;眼眶看上去也是十分的宽大,眼中更是隐约带着一种凶光,颧骨高耸,两腮如同是刀削一般。林白越看越是心惊,转头看着张三疯轻声道:“师兄,你看出来什么没有?”

“怎么会看不出来,这样的面相如果我都看不出来,那我看了那么多年的麻衣神相真是看到了狗肚子里。这位居士可以说是万中无一的克父之相,这么多的面相加在一起,她丈夫有这样的灾难倒也不足为奇!”张三疯摇头晃脑道。

“师兄,你说错了,她的面相应该不是天生如此,而是后天突然转变的。”林白摇了摇头,转头看着郑琳继续轻声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应该是你丈夫出事之后,你的面相上开始有这些变化的,对不对?”

郑琳点了点头,她自己也的确是发现自从丈夫出事之后,面相上有了一些变化,如果不是林白这么说,她还以为是自己忧虑过多,所以才出现的。

“大师,求求你一定要救救克勤,我们夫妻二人就算是当牛做马也会报答你的恩情!“郑琳一咬牙,跪倒在了地上,颤声道。

林白心中慨叹一声,自己来四九城没多久,但是遇到的女人几乎可以说要比自己之前在江湖上遇到的女人都要刚烈的多。夏小青自然不消说,上官嫣嫣也是心中有沟壑的人,面前这个刚刚认识的郑琳也是刚烈异常。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这漠北风沙吹袭熏陶出来的女孩子,的确是要比南方水乡滋润出来的女孩儿,更加的叫人心动。

“四九城里能关人的也就那几个地方。表哥,你给相熟的人打个电话,交代一下,看看咱们能不能去见见那李克勤。”林白挽起郑琳之后,思忖了一下,转头看着刘经天叮嘱道。

刘经天没有犹豫,马上开始翻起了电话薄,找来找去,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个京郊看守所所长的电话。拨通过去之后,电话那边的人一听是刘经天,差点儿没跳起来。能够接触到刘经天这种级别的纨绔,即便不能给自己仕途带来光明,但是多一些茶余饭后的谈资也不错。

事情交代下去之后,办的很快,没费了多大功夫便找到了李克勤关押所在的看守所。

有了刘经天这张金面打头,事情办起来顺畅无比,那个接电话的看守所所长用监狱的最高规格欢迎了刘经天,然后便带着林白一行人去了会客厅。

看到会客厅中头发乱糟糟一团,下巴上满是浓密胡须的李克勤的时候,郑琳几乎不敢相认。直到李克勤喊了一声“琳琳”,郑琳这才确认这个男人就是自己老公。

夫妻二人说了些体己话之后,李克勤转头望着林白诸人对郑琳轻声问道:“琳琳,这些人是?”

“这是刘少和林少,我求了他们帮忙将你保出去。克勤,你等着,用不了多久你的冤屈就能洗刷了!”郑琳颤抖着声音,说道。

李克勤一听这话,神色瞬间变了,往后一退,盯着郑琳的脸沉声道:“是我不小心撞到的人,琳琳你听话,乖乖回家。他们答应我了,只要我再在监狱两年,就能出去了!”

林白没有说话,一直在观望李克勤的面相。这李克勤耳高过眉,眉毛光润,虽然脸上胡子拉碴,但是却是浓而不浊,鼻梁山根隆起,眼睛更是黑白分明,带着一种天生贵人的面相,实在是没道理现在蹲在监狱里面。

寻常江湖相师看相只是观测一个人的面相,但是现代人都喜欢装扮,相师单纯看面相的难度大了许多,而且万一有人去棒子那整个容的话,那就更加难以看出面相所标的东西。

天相一脉的相术不是看的外表,而是从外表去揣测一个人的气运。无论外貌怎么变化,但是气运却是不会变化。

观测了一会儿之后,林白心中产生了一个大胆的结论,这李克勤的确是不该有这牢狱之灾的,产生这一切的原因便是他的气运被人封印了。

而能够封印人气运的,除却天相一脉之外,唯有鬼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