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69章 真相大白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0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风水相术虽然出自一脉,但是却是分支众多,天相和鬼相更是水火不容,而鬼相本就几近于灭绝。除却陈北煌身边的那个鬼相传人之外,林白不相信四九城中,会平白无故突然又多了一个鬼相一脉的传人。

“是不是陈家的人拿他们母女二人来要挟你?!”林白看着李克勤淡淡道,声音中没有任何情绪的波动,听上去沉静异常。

李克勤原本注视着怯怯的看着他的囡囡身上,听到林白的话之后,突然抬头,颤声说道:“陈……什么陈家?我不知道,这件事情是我一个人做的,和别人没有关系,你们不要再纠缠下去了。”

“我是不想追查,但是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刚满两岁的小女孩没有爸爸,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我喜欢的女人每日苦苦搜寻却找不到丈夫的尸骸,所以我必须追查下去。”林白看着李克勤继续说道:“所以请你放心,讲出你所遇到的真相。”

李克勤低下头,捧起面前小姑娘的脸蛋,盯着小姑娘纯真无暇的眼眸,轻声道:“我不能说,就算是我说出来你们也不会相信。”

“你说吧,只要你说,我们就相信。我们既然能够进来看你,自然也就能将你放出去。”刘经天说道。听到李克勤说话有些吞吐,刘经天心中也忍不住好奇起来,想知道当年他究竟是看到了什么,才会这样。

李克勤咬紧了牙关,犹豫再三之后,沉声道:“有人威胁过我,如果我将当初我看到的东西说出来,那么我一家老小的性命就不保,所以这些年来我一直选择沉默。”

看着李克勤有些颓然的眼神,林白伸手从刘经天身上掏出了一根烟,点燃之后递了过去。抽烟虽然不好,但是烟碱之中的尼古丁却是有一定的镇定作用,用来平静李克勤波动的心脏是最好不过。

随着屋内的烟气渐渐升腾而起,当年的事情也渐渐一件一件剥落在诸人面前:

李克勤升迁之后,有个经常出去旅游的同事提议,去潮白河畔吃一顿大排档,而且吃完之后刚好可以去河里游个泳来消解暑气。于是一行人便去了潮白河畔。

酒过三巡,肉吃几串之后,空气中的燥热加上辣椒和酒的功效混杂在了一起,一行人便去了河里洗澡。李克勤这人不喜欢热闹,便和一个同事去了上游。谁知道到了上游之后,看到几个人影幢幢,李克勤眼神好,依稀看出似乎是有人溺水。

他正要上前施救的时候,却看到河岸边还有另外两个人,其中一个一身道士装扮,似乎正在河边布置什么,而另外一个则是狞笑着看着河中挣扎的落水之人。

李克勤的同事见状大惊,大声呼叫起来。但是还没等他开口,那老道士手上一动,一团冰冷到了极点的黑影便朝着他们袭去。

等到李克勤再恢复知觉的时候,他正靠在车子里,而他的几个同事却是横死在了车轮下。

“后来那个年轻人带着琳琳的照片在监狱找到我,警告我如果将当年的事情说出来的话,我一家老小的性命就会不保……”话说到这里,李克勤咬紧了牙关,眼神中带上了些许阴冷,其中更是隐约有杀气往外透露。

林白怔了一怔,隐约感觉到了什么,急声追问道:“你知不知道那个年轻人叫什么?”

“我当时昏迷中隐约听到有人叫他北煌,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李克勤低头沉思片刻之后,轻声说道。

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偌大的一个会客厅只剩下时钟滴答滴答的声音。

愣了一下神之后,夏小青盯着李克勤颤声道:“不……不可能,你在说谎,北煌和南禹是亲兄弟,他们之间怎么可能做出来这样的事情!”

就夏小青所知,陈北煌和陈南禹之间的关系还算不错。虽然起初陈北煌有些喜欢出去折腾事情的,但是对陈南禹还算敬重,兄弟之间的关系也还算融洽。而且四九城这些大家族争斗虽然不少,但是基本上长辈都有规矩严禁内斗。

而且陈南禹死后,陈北煌对夏小青也算敬重。所以,李克勤说的这件事情几乎已经超越了夏小青的思维能力,她怎么都不敢相信,陈北煌居然会做出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情。

“你告诉我你说的不是真的……”夏小青看着李克勤怔怔道。

李克勤仰头苦笑,哽咽道:“我就说了没有人会相信我,谁会愿意相信一个京城大少的手上沾染了鲜血!”

听到李克勤的话语,夏小青的身躯突然佝偻了许多,整个人似乎是在急剧的变得苍老一般,就连嘴唇都是在轻轻颤抖。

无论怎样,她都不会想象得到。拼了命的进取,拼了命的努力,想让陈家在政坛重新崭露头角的陈南禹,临到最后,居然会死在了自己弟弟的手里,他所作出的一切努力,所付出的一切,如此回想起来,就如同是一个冷笑话一般。

夏小青觉得自己一直在坚持的东西,就像是瞬间被颠覆了一般。这种打击,让她这种习惯了生活重创的人,都觉得有些无法承受。

看到夏小青脸上一片苍白,就连双唇都没有一丝血色。林白急忙搀扶住她的肩膀,轻声道:“小青,世界这么大有几个败类也正常,事情也已经发生了那么久,你就别再伤神了。”

“谢谢你告诉我真相,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会追查到底,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也会好好的补偿你!”夏小青深吸了一口气,不敢正视李克勤的脸,轻声道。

李克勤没有说话,颓然看着涂抹成青灰色的天花板,嘴角一抹嘲弄的笑容,轻声道:“交代?!补偿?!什么样的交代,什么样的补偿能挽回我最青春的时间,能够补偿我错过女儿成长的生活?!”

会客厅内一片寂静,良久没有人说话。李克勤说的的确很对,如果是欠别人钱,那么十倍百倍还回去就行了,但是这样宝贵的时间和幸福的生活,又是谁能够弥补的,又有谁能够笑着说那不算什么。

“小青,这件事情和你没有关系,你就不用自责了,罪魁祸首是陈北煌,现在我们知道了这些,就算是那小子有通天的本事,恐怕也不能再翻身了。”林白轻抚夏小青的后背,柔声道。

会客厅中空气沉闷无比,林白生怕夏小青再在里面待下去会生出什么情绪出来,便赶紧带着夏小青走了出来。刘经天和监狱长打了个招呼,便给李克勤办了个保外就医的手续,让李家几口人好好的聚在了一起。

夏小青的神色极差,林白挽着她的胳膊,她也没有反对。监狱是在京郊,外面都是清净无比,夏小青看着郁郁葱葱的山林,转头看着林白轻声道:“我们出去走走可以么?”

林白点了点头,应允了下来,出去走动走动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不失是一个暂时舒缓心情的好手段。

“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我生在一个普通家庭,不那么聪明,最好是有些笨笨的。那样的话我就会少遇上很多现在才能遇到的事情。找一个普通的老公,生一个不大聪明的儿子,不去想什么大富大贵,过平淡的小日子就很不错。”夏小青远眺着远处青翠的山群呢喃道。

林白苦笑了几声,轻声道:“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你现在以为小人物的生活无比幸福,却不知道他们也一样发愁,为了油盐酱醋茶涨价发愁,为了可望而不可及的房子发愁,为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发生的灾祸发愁。不管在什么位置,生活都没那么如意?”

“至少他们可以过得很幸福。”夏小青坐在了山中小道一边,捡起了路边的一朵小花放在鼻尖轻嗅,淡淡说道。

林白没有应声,沉默良久之后,转头跟着夏小青的目光看着远方的群黛,轻声道:“如果你愿意的话,虽然我不敢保证一定会幸福,但至少会让你快乐很多。”

“当然我不希望你是因为报答我帮你找到了尸首,或者是因为希望我能帮你解开风水局的原因才回答我,我不急着你给我答复,我可以等着。”林白笑眯眯的说道。

夏小青没有说话,眼睛开始湿润,抬起头看着远处在眼中朦胧一片的山群,咬紧了嘴唇。

“我是小男人,你是小女人,说实话,我觉得咱们真的很般配。”林白突然弯腰,凑在了夏小青面庞前面,盯着她有些发慌的双眼,正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