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76章 冲天气运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1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河畔原本狂暴无比的气运,随着林白这一口鲜血的喷出,骤然停顿,然后开始按照阵法的牵引慢慢流转起来。

林白单手撑起身体,感觉身上无处不是酸疼难忍,手臂一软,整个人又倒在了地上,忍不住苦笑道:“娘的,出来混这么久,想不到今天就开始还了,这么一折腾,估计是要大病上一场了……”

要知道虽然气运对于人体无比重要,但是物满则盈这个道理是同样适用的,刚才如果不是林白引导的话,恐怕那三股气运冲到三人体内之后,少不得都要爆体而亡。

河畔此时的紫色气运从开始的狂暴渐渐的变得柔和起来,如同光点一般,一点一点的开始被林白、夏小青和李青囡三个人的身体吸收。

夏小青觉得这进入到自己身体内的东西无比熟悉,就如同是一个人的怀抱一般,温暖,踏实,有着一种能让自己心彻底踏实下来的气息。

“南禹……”夏小青眼角突然滚落出来热泪,到了此刻她终于想起来为什么这种感觉这么熟悉,因为这就是陈南禹在冬天拥抱自己时候的感觉。

张三疯慨然看着天空中遍布着的紫色光点,唏嘘不已。他心里边无比明白,林白这手段已经远超于他,即便是比上师父李天元恐怕也是不遑多让。

“林白,你没事儿吧?”夏小青刚睁开眼睛就看到林白躺倒在地上,吓得脸上一片青白,急声道。

林白笑了笑,摆了摆手,说道:“没事儿,把我拉起来。”

虽然之前见识过林白的一些手段,但是夏小青实在是没有想到林白居然会有这样的能力,刚才那紫色的气运看上去几乎和天上的滚雷差不多,简直就是神话中的手段了,而且看到林白这么大的反应,她确实有些惊惧。

等夏小青把自己扶起来之后,林白细细看着她的面相。此时夏小青脸上的朱砂痣已经变得比以前淡了许多,而且身上原本透露出来的那种冰寒刺骨的感觉,现在已经当然无存,而是变成了一种阳春三月的温暖之感。

“小青,你现在有什么感觉?”这阵法也是林白第一次摆布,也不知道气运重新回归之后会给人什么样的感觉,所以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成功与否。

夏小青舒展了一下四肢,然后闭目感觉了一下,轻声道:“感觉身体好像比以前轻盈一些,像是挣脱了什么束缚一样。”

“那应该这阵法是成功了吧。”林白沉思了一下之后道。气运这东西乃是一个人行事的根本,夏小青之前身体内的气运乃是被鬼相派用术法禁锢,所以会有束缚感,既然现在束缚感消失,那应该就是成功了。

张三疯此时也赶到了李青囡的身边,这小丫头刚才在看到漫天紫色光芒的时候,早就吓得晕倒在了地上。连叫几声李青囡都不回应之后,张三疯有些忧心的看着林白,轻声道:“师弟,你过来看下这小丫头,怎么着怎么叫都不吭声。”

林白闻言挣扎着走到张三疯身边,观摩了一会儿李青囡脸上的表情之后,笑道:“这小丫头是刚才精神太过集中,所以现在睡着了。”

“不对,这小丫头身体的气息怎么古怪成这样,完全叫人琢磨不透?!”张三疯运起望气术仔细看了看李青囡之后,颤声道。

望气术可以望地,也可以望人,但是张三疯这次释放出的气机,在接触到李青囡的身体之后,却是发现这小丫头体内多了一种叫人捉摸不定的感觉,便如同是天道一般,难以叫人揣摩。

林白一愣神,转头望向六合弥天阵中,阵眼处之前他让人雕琢那个玉雕此时片片碎裂,看到碎裂的玉雕,林白登时明白为什么这小丫头身上的气运会变成这样了。

按照林白原本的想法,乃是用那块玉雕来代替李青囡的本体,让玉雕吸收一部分的气运,这样以来就可以减少气运突然增加对李青囡的影响。

但是却没想到,这六合弥天阵勾动的气运量实在是太大,竟然将那玉雕生生摧破,然后全部气运冲刷进了李青囡的体内。

所以现在这种状况,从某种意义上说,李青囡这个人已经变成了天地气运中的一部分,她的生命已经缠绕在了天道运转的轨迹之中。换而言之,就是这小丫头已经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不会再受世俗的半分牵绊,而成为天道掌控的一部分。

“如此说来,这小丫头岂不是万中无一的相术奇才苗子?”张三疯听完林白的话,眼睛一亮,盯着林白道。

林白沉吟片刻,沉声道:“这么说倒也没错。”

相师说白了就是揣摩天道,进而寻找出天道对人影响的人。而现在李青囡这小丫头却是已经身化为天道的一部分,那揣测起天道,比较起一般人来说,更是简单许多。

“好……好……咱们天相派终于又多了一个天纵之才!”张三疯一听林白这话,兴奋异常,一张原本如同干枣般的面庞,更是多了几分红晕。

林白苦笑着摇了摇头,目光却是看向了潮白河水面,按照常理来说,气运散尽之后,这五鬼运财风水局也就算破解了,按理说这陈南禹的尸骸也该出现了。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水面上渐渐出现一个黑影。夏小青看到黑影之后,双手捂着脸,蹲坐在河边,突然放声大哭起来。林白也不知道做什么好,只得走上前去搂住了夏小青的肩膀。

当晚,诸人将陈南禹的尸骸从水中打捞了出来,然后葬在了之前给他准备好的墓穴之中。夏小青和林白彻夜在墓旁守候。

李青囡则被张三疯抱了回去,据说张三疯那晚上是耗尽了九牛二虎之力去争取李克勤和郑琳,想让李青囡拜入他门下。

至于刘经天则是继续去按照他们之前的布置做事,虽然说尸骸已经找到,但是陈北煌还没有扳倒,还是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去做的。

…………

天阳子平日无事的时候习惯于在陈北煌别墅中密室里静坐。这座密室里被他刻画下了无数的鬼相秘传的阵法图案,借以抽取燕京城中积蓄了千年的龙气以养护自身气运。但是今天这密室中的气运骤然变得狂暴起来。

“不对,这是?!”天阳子脸上突然闪现出一抹震惊之色。虽然说往日也会有元气暴动的事情发生,但是这次的波动却是他平生仅见,尽管使出了浑身的解数,但是都无法控制这元气继续运转下去。

天阳子心中大急,手上印诀掐动不断,但是还没等他手上的印诀掐完,元气突然爆裂开来,一阵接着一阵无比尖锐的元气冲刷着他的身体,天阳子再抑制不住体中翻涌的血气,一口鲜血喷出,原本精光闪闪的脸变得萎顿之极!

“五鬼运财风水局被人破了?”天阳子脸上露出一抹惊骇之极的表情,看着墙壁上自己喷涌而出的鲜血,怔怔道。

天阳子嘴角一抹苦笑,整个人躺倒在地上,闭上了眼睛苦笑道:“天意啊天意,从哪里开始,就从哪里结束,天相派你们终于又找到我头上来了!”

陈北煌没有在楼梯上躺多久,就被人送到了医院。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北煌感觉到自己脸上一抹凉意,睁开眼睛,却看到一个矮小的身影正站在自己身边。陈北煌正想撑着身体起来,但觉得身上如同失去了全部的力气一般,整个人又软倒在了床上。

“你的气运已经被人抽走了,所以现在不要勉强自己……”天阳子看着陈北煌,擦拭了一下嘴角仍然在往外流的鲜血,淡淡道。

陈北煌咬紧了牙关,一摆手,床头柜上放着的药瓶哗啦一声悉数坠落在了地上。深吸了一口气之后,陈北煌闭上眼睛,沉声道:“这就是你给我的保证?这就是你他妈给我的保证?”

陈北煌觉得自己如同坠入了万丈深渊中一般,睁开眼睛和不睁开眼睛都再没有了任何的区别,整个天地只剩下漆黑一片。

“我能做的都已经做了,世事因果,又哪里是我一个人能控制的住的。”天阳子淡淡道。“你给我的恩情我记在心里,到了最后关头,我会救你一命,但我还是希望你好自为之。”

如果换了往日,依照天阳子的性格,陈北煌说出来这样的话,他定然会出言反对。但是此时风水局已经破了,他也已经没有了无力回天的能力,而且受到天地元气反噬的冲击,他身上也是有了一些青黑的死气,眼下再无力争辩,只能自求多福了。

陈北煌握紧了拳头,盯着面前的黑暗,沉声道:“我还没有输,我也还没有完,我还有黄家和贺家的支持,更有常泛浮帮我,所以我不会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