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78章 终身大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71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我现在身上的气运到底还有多少?”陈北煌沉默半晌之后,转头看着坐在病房一角的天阳子轻声道。

天阳子摇了摇头,轻声道:“你身上的气运本就是我用五鬼运财风水局拘来的,现在风水局被他们破了,你身上的气运自然也就消散了,而且我观你面相你之前似乎是接触过三合火命的霉运之人,所以不光气运没有,而且最少还会倒霉三年。”

陈北煌闻言一愣,单手撑着身子就想从床上起来,谁知道摁了一手手机屏幕的碎渣,鲜血顺着手心就往下流。十指连心,陈北煌疼的龇牙咧嘴。

天阳子叹了口气,轻声道:“你还是在床上躺好,这接触三合火命之后带来的霉运已经开始起效了。”

“就一点儿办法也没有么?”陈北煌咬紧牙关,沉声道。

天阳子沉吟片刻之后,说道:“让我看看你的手相。”

陈北煌闻言将自己的手递了过去,天阳子一看,摇了摇头。相由心生,风水局被破之后,陈北煌手心的事业线竟然硬生生的消失不见。

“你手中已经没有事业线了,今生注定一事无成。”天阳子沉吟再三,还是如实相告。

陈北煌闻言没有吭声,沉默一会儿之后,从床上捏起一块玻璃碎片,用力在自己的手纹中间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陈北煌冷眼看着鲜血直流的伤口,对天阳子道:“现在这条事业线够长了吧?”

“这……也罢,算是老道我欠你的。收拾东西,你我二人赶快离开四九城这是非之地,我带你去找一处绝阴之地,到哪里再布下风水局替你逆天改命!”

陈北煌冷然点头,转头看着病房中黑洞洞的一切,双眼中满是红丝。他费尽了心思,才有了现在的一切,可风水局被林白破了之后,他所有的努力和谋划悉数化为一场烟云。

他怎能不痛,怎能不痛恨林白

“林白,等我东山再起之日,一定要你好看!”陈北煌强撑着身子站起来,咬牙切齿,厉声道。

天阳子叹了口气,没有吭声,上前搀扶起陈北煌,二人一瘸一拐的走出了病房。

两个人踉跄的身影渐渐被夜色所吞没。

“靠,这家伙是不是疯了,这种法子居然都敢用!”林白和张三疯二人追到医院之后,林白捡起地面上掉落的一块沾染着血迹的玻璃碎片,倒抽了一口冷气,道。

张三疯瞥了一眼林白手上的玩意儿,淡淡道:“上天若要一个人灭亡,必定先让他疯狂。用玻璃给自己划出来一道事业线,就算是成功以后也必定要有血光之灾。”

“他这样强求富贵,不成功还好,如果翻身,必定变本加厉,恐怕要连累无数人,恶人当道,就算是神鬼都难以了结!”林白沉吟少许之后,对张三疯问道:“师兄,这边的事情已经了结了,你接下来是留在燕京,还是打算出去做些什么?”

“打打杀杀都是你们这些小年轻喜欢干的事情,师兄我仙风道骨神仙一般散淡惯了的人物,自然还是要回山静修的。”张三疯一捋颌下胡须,转头盯着林白可怜兮兮道:“师弟,你就帮我劝劝那李克勤还有郑琳吧,青囡那小丫头真是万中无一的相术奇才,我要是不把她带回山调教,实在是对不起咱们天相宗的祖师爷啊!”

收徒弟就收徒弟,收不到还对不起祖师爷了,林白肚中暗暗腹诽道。不过他心里边的确也有让李青囡跟着张三疯回茅山修习术法的意思,这小丫头在相术方面的天分之高可以说是世上仅有,如果不去修习相术,的确是一大遗憾。

“师兄,你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会和他们说的,保你到时候能带着青囡回山。”林白沉吟稍许,笑眯眯说道。

张三疯一听这话,眉开眼笑,嘿然道:“无量天尊,我就知道小师弟你宅心仁厚,定然不会看着师兄我因为错失良材美玉而痛苦不已。”

“把小丫头带回山可以,但是我有一个要求,修习相术归修习相术,平日她还是要去茅山那边的学校念书的。”林白郑重道。李青囡虽然是修习相术的天才,但是林白还不想让这小姑娘整日于张三疯和一堆古书打交道,长大之后性格变得孤僻异常。

张三疯点了点头,应承下来,然后贼兮兮看着林白问道:“师弟,你接下来准备做什么?我看那几个老头儿对你可都是青眼有加,大有扶持你上位的意思,要我说你就直接留在这做官得了,咱们天相派要是出个大官,我这做师兄的面上也是大大有光啊!”

“师兄你就已经是神仙般的人物了,那我做师弟的岂不是更加出尘,这红尘中的俗物又怎么能看在咱们眼里,再说我也受不了那些拘束。我打算等等带着夏小青出去走走,见识一下江山大川,长长见识,顺带再看看这华夏大地各处的奇人异士。”林白说道。

林白本就是心眼灵透的人物,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那几位老爷子打的心思。投身官场虽然看上去风光无比,但是其中的束缚也不是普通人能够想象的,林白自恃自由散漫惯了,也受不了其中倾轧的氛围。

“说得倒也是,师父当年被国民政府请去当了顾问,只干了三天就掀桌子走人了,依小师弟你的脾气,估计也不会强到哪去。”张三疯嘿嘿干笑几声,再看看四下无人,便轻声道:“师弟,既然你要出去云游江湖,那少不得见到各色美女,见到好的,一定要想着师兄啊!”

林白看了眼张三疯脸上猥琐的表情,羞愧的低下了头,心中暗道自己怎么就有这样一个猥琐的师兄,出去游历这样好好的事情,到了他嘴里怎么就变了味呢。

师兄弟二人又闲聊了几句,林白便出门去看望李克勤一家。李青囡见到林白之后,那叫一个亲热,腻在林白怀里,任是谁叫都不下怀。林白对李克勤重新说了让李青囡学习相术的提议之后,李克勤断然拒绝,他刚出狱不久,还想多陪陪女儿。

只是女儿不由爹,李青囡这小丫头那天见识了林白的本领之后,说什么都要学习相术,李克勤无奈之下只得同意。

这边事情结束之后,林白便回了刘家大院。陈北煌的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而且刘家通过这次的事情更是要挟秦家,家族的势力更是渗入到了武警中一部分。刘家皆大欢喜,刘老爷子便下令晚上吃一顿团圆饭。

吃完饭之后,林白见刘老爷子要说话,心里便是叫苦不迭。果不其然,刘老爷子上来就直截了当的问林白有没有从政从军的打算。

听到老爷子这话,刘家人便悉数将目光投到了林白的身上。林白沉吟少许之后,轻声道:“老爷子,我之前已经计划好了这边事情了结了就出去走走看看,而且我这性子也不适合去当官。”

听到林白的回答,刘老爷子原本发亮的眸子瞬间黯淡了下去,见林白意下已决,便也没再坚持,一家人的晚宴就这样不欢而散。

见林白坐在一边的沙发旁有些讪讪,刘经天便朝林白使了个眼色,示意林白起身出门。

陈北煌这件事情结束之后,得力最大的就是刘经天这小子,因为刘老爷子还有秦家、黄家的施压,陈北煌留下来的位子,硬生生被刘经天给捡了去,直接升到正处,也算是一步登天。

看到刘经天这眼神,林白就知道这小子叫自己绝对没有好事儿。按照他的经验,刘经天叫他出来,要么是去踩人;要么就是出去逛夜场。陈北煌走了,那现在必然是第二种情况。

“表弟,不是我说你,这四九城是多好的地方,多少人挤破了头想在这谋个位子,可表弟你倒好,直接干脆利落拒绝。”一边开着车,刘经天一边数落林白:“您想想咱们哥俩要是都在燕京城里,再加上贺卿华和黄宗泽那俩小子,咱们这铁四角不是想踩谁就踩谁!”

刘经天一边说,眼中一边冒出精光,开始憧憬林白留下的美好生活。他是真希望林白能留在燕京,这样他也算是有个伴儿,而且有林白在身边,他做什么事情心里都踏实。

“还想踩谁就踩谁?表哥你现在好歹也是正处级的干部,平常作风要严谨一点儿,别给人抓了小辫子,拿捏你!”林白也懒得和他扯淡,有这时间,他还不如去找夏小青,谈谈情,说说爱,看看俩人关系能不能再进一步。

刘经天眯着眼嘿嘿一笑,没说话,但眼中却是有一抹狡黠闪过。

林白和刘经天走后,客厅中的气氛依旧沉闷无比,刘家大人悉数又聚集在了一起。刘老爷子扫了一圈众人之后,清了清嗓子,缓缓说道:“我前段时间和老贺聊过两次,贺家有个叫贺嘉尔的闺女还不错,我们俩都觉得和林白挺般配的,叫你们过来就是问问你们的意见。”

刘老爷子这话音一落,刘家人眼中精光便亮了起来。贺老爷子在四九城里的地位比起他们家老爷子那绝对也是不遑多让,假如林白和贺嘉尔真的在一起的话,那对家族势力绝对是一大助涨。

但不管想的多好,但拥有这件事情决定权的除了林白之外,就只有刘蕙芸一个人,所以刘家人的目光都盯着刘蕙芸。

“如果俩孩子看着对眼,处处试试也可以。”刘蕙芸沉吟了一会儿,终于做出了自己的表态。林白的终身大事的确是她的一块心病,虽然她见过夏小青,但是总觉得真让自己儿子娶个寡妇,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所以此时便应了下来。

“阿嚏,谁又想我了?!”林白揉了揉鼻子,心中猜度着是哪个家伙在背地里编排自己,但饶他想破了脑袋,恐怕也想不出就这么短暂的一会儿功夫,刘家人就已经把他的终身大事儿给定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