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82章 出门忘给她吃药了!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81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可怜贺大小姐从小到大哪见过这架势,又哪里受过这么大的委屈,看着检票员凶自己,双手捂嘴,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围观的人看到贺嘉尔这架势,笑得更欢了。不得不说,华夏有一些人就是这样,喜欢看别人出丑,喜欢看别人遭罪,对于他们来说,这些事情只要不发生在他们身上,就是一个娱乐他们的笑话。

“等我下火车去取了钱给你好不好?”贺嘉尔抹了把脸上的眼泪,泪眼朦胧的看着火车上的检票员道。

检票员渐渐变得不耐烦起来,伸手扯住了贺嘉尔的胳膊,厉声道:“走,和我见乘警去!”

检票员这话音一落,车厢里一些小年轻就叫嚣了起来:“美女,来哥们这儿里玩一晚上,哥们帮你把这车票给掏了怎么样?”

“对啊,美女,你要发挥你的缺陷嘛,让哥哥的优势给你填充一下哥哥就把火车票给你买了怎么样?”小年轻的话音一落,又有中年怪蜀黎开始接腔道。

贺嘉尔冰雪聪明,怎么可能听不出来这些人把自己当做了什么。一想到自己堂堂贺家大小姐,在四九城里也是横着走的人物,一出门都是前呼后拥,别人见到自己都是低眉顺眼的,今天居然受了这么多人欺负,贺嘉尔心里边愈发觉得委屈起来。

越是这样想,贺嘉尔的哭声越大,周围嘲弄她的声音也越来越不堪入耳起来。虎落平阳被犬欺,讲述的最清楚的也就是这个道理。

“林白,帮帮她吧,这小姑娘挺可怜的。”夏小青此时也被这喧哗声吵醒,听林白讲完了大概之后,心里有些同情那姑娘,便对林白轻声道。

夏小青是何等的人物,从小就是在金银窝里长大的,那眼光自然是要比火车上的这群人眼睛毒的多。别人看不出来贺大小姐东西是真品还是赝品,但夏小青却是一眼就看出来这小姑娘身上的每一件东西都是国际大牌的限量版。

尤其是她手腕上的那块粉色腕表,看起来虽然不起眼,但是细心的夏小青还是可以发现,那是百达翡丽天空月亮陀飞轮系列中的一块,是百达翡丽有史以来制作过的最复杂腕表,亦是表厂打造的首款双面腕表,亦是百达翡丽最大口径手表。市场售价在一百三十万美元。

最重要的是这块腕表,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就夏小青所知,这块腕表最近一次现身是在苏富比的一次拍卖会中,被一位神秘买家拍走。能带的起百达翡丽的人怎么可能会坐不起火车,从这姑娘的娇憨模样上,夏小青可以断定这个粗心鬼肯定是出门没带钱包。

既然夏小青都发了话,林白自然不能拒绝。走到贺嘉尔和检票员面前,笑眯眯的从口袋里面摸出来七百块钱递了过去。

“不好意思哈,我这妹妹脑壳儿有点问题。我刚去了下厕所没留神她就惹了这一出,您大人有大量,就通融一下。”林白笑眯眯的揽住那检票员的肩膀,熟稔道。

检票员接过钱点了点之后,没好气的瞪了林白一眼,手一伸,冷声道:“既然知道她有病,就不要让她随便出门,身份证给我!”

林白一愣,转头看着一边依旧委屈的不行的贺嘉尔,挤了挤眼道:“身份证呢?”

“没带!”贺嘉尔回答的倒也干脆。

林白心里叫了声苦,这姑奶奶真是奇葩中的战斗机。现在这年头,出门不带身份证的估计也就她独一份。

林白苦笑着摇了摇头,揽住检票员的肩膀,笑眯眯说道:“能不能通融一下?”

“现在都是实名制,谁都不能例外!”这检票员的火气还挺大,将林白的手从肩头拨下来之后,淡淡开口道,没有一点儿想通融的意思。

林白笑眯眯的看着检票员道:“真不能通融?”

“你是听不懂我说话还是怎么着?”检票员说话的火气越来越大,嗓门也越来越高。

林白抬手拍了拍检票员的肩膀,笑道:“别着急嘛,咱哥俩商量一下。我给你支个招,你回你办公室找盆植物放在北方。不到三分钟之内你意中人就会过来,到时候她要是不答应你,你就是下一站把我一脚踹下车我也没怨言!”

检票员看着林白愣住了,他最近的确是在追火车上的一个售货员,但是这事儿一直都埋在他心里边,从没跟任何人说过,现在这小子怎么可能知道。

林白一脸高深莫测的模样,笑得像个老狐狸一般。大家都知道林白有个习惯就是见人就给人家看看相,刚才他就发现这检票员红鸾星动,眼看好事儿就要来了,只是五行命数之中有所欠缺,所以还缺最后一步没有成功。

这检票员五行属木,从三命汇通论来说乃是石榴木的年命。从他面相上看他要追求的那个女孩儿五行属金,乃是剑锋金的年命。金木相克,剑锋金过于锋锐,而石榴木过于弱势,所以两人才久久僵持不能开始。

林白让他将一盆植物放在北方,取的是北方属水,水生木之理。以此来增强他年命中木的成分,以此才能抵挡住那女孩儿命数中的锐气,二人才能在一起。

“哥们儿,这好歹也是你一辈子的幸福不是。我话说到这份上了,你就试试。再者说这事儿也耽搁不了你多大功夫,我也跑不出这车厢,要是真不成回来你揍我也行!”林白笑吟吟的看着检票员继续道。

检票员被林白这么一说,心里边开始有些松动。反正面前这小子又跑不出火车,自己要找他也简单,而且他和自己不过第一次见面就能猜测的出来自己喜欢上一个女人但没追上的事实。而且也正如他所说一般,这是决定自己一生的事情,还想那么多做什么?!

“试试?”检票员想着想着,口中突然喃喃出声。

林白笑重重的拍拍检票员的肩膀,大声道:“不试怎么知道,我保证您能行,出了事儿来找我!”

“行,你小子别跑在这给我等着。”检票员也顾不得肩膀被林白拍的生痛,撒丫子便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跑去。幸福很有可能就在前方,不努力去追,怎么知道自己还赶不赶得上!

车厢内寂静一片,所有人怔怔看着检票员突然跑出去的身影,无比疑惑的盯着林白,想知道刚才这小子到底是说了什么,才能让那个本来一脸火气的检票员完全改了模样。

夏小青也有些疑惑的盯着林白,轻声问道:“你刚才和他说了什么啊,他这么急就跑了?”

“山人妙计岂能说给你听,你就等着看好戏吧,不出三分钟那小子绝对一脸喜色跑过来给咱们道谢。”林白老神在在言语道。

夏小青一听林白又卖关子,翻了个白眼便不再理他。一边的贺嘉尔撇了撇小嘴,一脸的不屑,不就是个装神弄鬼忽悠人的神棍嘛,装什么仙风道骨。

火车上本来就没什么事儿,如今车厢里的人听到林白这话,心中就开始期待起来,想等着看这小子的话到底靠谱不靠谱。当然刚才因为林白出头,而让那些调戏贺嘉尔碰了一鼻子灰的人,心中更是期待林白吃个瘪,被这检票员给赶下车。

时间滴答滴答,车厢里安静不像样子。

看着林白神态自若的模样,夏小青心里边隐约也开始期待起来。女人多少都是有些虚荣,她也很期待林白能够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个小风头,这样自己脸上也有光彩。

车轮撞击在火车轨上咣咚咣咚的声音就如同是人的心跳一般,车厢尽头的隔间门突然咣的一声被人推开,巨响让车厢里各怀心思的诸人吓了一大跳。

还没等他们愣过神来,这检票员就如同一阵风一般冲到了林白的面前。刚才调戏贺嘉尔的那些人看到检票员冲过来的时候脸色不善,心里乐开了花。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林白,等他被这检票员猛揍一顿。

谁知道接下来的一幕直接让车厢里的人跌碎了眼镜。

这检票员冲到林白面前之后,伸手握住了林白的手,上下摇动,乐不可支道:“哥们儿,真有你的,真是神了,还真和你说的一模一样!”

“那这身份证就不查了吧?”林白笑眯眯说道。

检票员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一般,连声道:“查什么查,大家八百年前是一家,往上攀攀说不定还有亲戚呢,都是知根知底的人,没事儿。”

车厢里那些等着看笑话的人此时彻底傻了眼,眼睁睁看着这检票员和林白称兄道弟,而且双手奉上香烟。

“大哥,今儿你帮了我大忙,别的忙小弟我帮不上,但是你既然到了我这一亩三分地,我怎么着也得叫你享受享受!”检票员到最后拉着林白的手,真诚恳恳道。

林白转头冲夏小青挤了个眼,笑道:“那行,我也不推辞,那咱们就去享受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