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91章 打开门做生意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1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好容易将自己脑袋里为了让夏小青发财而娶了贺嘉尔的想法逐出去之后,林白带着被围观众人艳羡无比的夏小青赶紧从人群里冲回了酒店。

回到酒店之后,三个人一间房间怎么分睡觉的地方成了大问题,贺嘉尔和林白自是没少顶嘴,最后还是夏小青拍板,她和贺嘉尔睡大床,林白去睡沙发。

关了灯躺在沙发上之后,林白心里觉得委屈无比,好容易和夏小青有个单独相处的机会,却被贺嘉尔给搅了。

天色渐渐黯淡了下去,听着身边两女低微的呼吸声,林白睁大了眼睛盯着天花板,一脸的无奈。好容易有了一个一亲芳泽的机会,却被贺嘉尔给搅了局,想到这点儿,林白就恨得牙痒痒。

这样思忖了大半夜,林白总算是睡了过去。

没想到第二天天还没亮,林白就被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给吵醒了。

推开房门一看,林白有些愕然。何少瑜这小子怎么大清早的就跑了过来。看到林白之后,何少瑜举起手里提着的东西,笑道:“早上起来没事情做,想到你们刚来番禹肯定人生地不熟,就去给你们买了点儿早茶回来吃!”

“得了吧,是不是昨晚上出了什么事情?”林白看着何少瑜脸上贼兮兮的笑容,怎么会不知道这小子绝对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房间内的两女听到动静,便也赶紧起床。何少瑜进了屋子之后,看到两女脸上朦胧的睡意,再看看林白的模样,心中更是感慨不已。两女一男,而且一个是未婚妻,一个是老相好,居然能同处一室相安无事,这林白就是有能耐啊。

“有什么事儿就赶紧说,小爷我昨天睡了一晚上的沙发,现在困得是要命。”林白一看何少瑜贼眉鼠眼的模样,打了个哈欠之后,笑骂道。

何少瑜被林白看破心思,嘿嘿一笑之后,便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原因无他,昨天晚上的确是出了大事儿,而且是能让番禹市天翻地覆的大事儿。

前几天中央派到番禹一个特别巡视员,这巡视员晚上闲着没事儿做,就避开了跟着他的人去了番禹一家叫做野火的夜场去视察。没想到后来阴差阳错和人起了冲突,被一群人给暴打了一顿,直接休克送进了医院。

特派巡视员被人揍得送进了医院,上头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是大发雷霆,责令粤东省严查。一查下来不要紧,查不来打了这特派巡视员的居然是番禹市的一干纨绔,没等番禹市的人做出反应,这特派巡视员一个电话直接将这件事情捅破了天。

这特派巡视员就等于高层的面子,这面子居然被一干番禹市的小年轻给毁了,怎么会善罢甘休。不单是这些纨绔,就连他们的老子都悉数被叫到了纪检委喝茶。

这些都不是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这番禹市最喜欢凑热闹,也最喜欢出风头的何少瑜居然不在那群人里边,而且他老子何林明还成了专门负责这件案件的主管。

一群人本以为是何林明是故意保护自己儿子,可是他们细细一查却发现这何少瑜当晚的确是在外面玩,但却是在野火的旁边,这里的事情和人家是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回家听到了这消息之后,何少瑜心里边一边叫着侥幸,另外一边却是对林白感激不已。如果不是昨天林白的提点,他铁定会跟着那群人在野火折腾,那现在不光是他蹲进局子里,就连自己老子的宝座都可能保不住。

他何少瑜能有现在的自由,可以说全部都是林白的功劳。所以一大早,何少瑜便按着昨天林白给自己说的地址,巴巴的跑了过来。

“不是,我……我说,何少瑜你没骗人吧,真有那么玄乎?”贺嘉尔听完这番话之后也有些傻眼,盯着何少瑜急声问道。

虽然她亲眼见着火车上林白露的那一手异常了得,但是她内心深处还是感觉林白和那种街头摆摊给人算命的江湖骗子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今天却突然发生了这样一出儿,她心里实在是有些震惊。

“嗨,就是这么神。你是不知道那帮子小子进了纪检委喝茶之后,知道我就在他们旁边那间夜场玩时候的表情。”何少瑜大笑起来,上前搂住了林白的肩膀,开口说道:“林哥,你可是帮了我的大忙了。以后您就是我大哥了,谁要是和您过不去,就是和我何少瑜过不去!”

话说完之后,何少瑜从口袋里面摸出来了一张银行卡递到了林白面前。

“何少,你这是?”林白有些疑惑的抬头看着何少瑜问道。虽然说心知肚明为什么何少瑜要给自己这钱,但是总是得做做样子,不能就这么大刺刺的收下吧。

何少瑜站起身把银行卡塞到了林白口袋,捂住口袋不让林白掏出来之后,说道:“林哥,这钱你收着,这是小弟我的一点儿心意。我也听人说过,你们这行有规矩,不能白帮人算吉凶,不然有违天和。”

番禹对于玄学比较尊重,这何少瑜也没少听人说过关于这里面的规矩,也知道别人帮忙测吉凶断命理都是泄露天机,如果不给相应的补偿不是道理。

“行吧,那这钱我就收着了。”林白犹豫了一下之后,轻笑着说道。

见到林白收下了银行卡,何少瑜脸上的笑容愈发的灿烂起来,他这钱不光是为了感谢林白让他免去一灾,也有向林白示好的意思,“收下是您看得起小弟我,林哥,你还有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小弟我帮忙的,小弟我绝对万死不辞!”

万死不辞?林白闻言笑了,从这话就看得出来这何少瑜也和刘经天一般是个一竿子捅到底的主儿。

沉吟了一下之后,林白看着何少瑜笑眯眯道:“说起来我这的确是有个事情需要何少你帮忙。”

“什么事儿,林哥你说,只要我能帮到绝对没二话!”何少瑜一拍胸脯大包大揽下来,在番禹城里他何大少办不了的事情还真是少之又少,而且从昨天对林白的接触看来,这林白也是个做事有分寸的人,绝迹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林白沉吟了下之后,笑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是我想开个公司,但是刚到番禹人生地不熟,想让何少你帮个忙。”

何少瑜闻言一愣,他不是不知道林白的家世,这种从四九城里红色家庭走出来的公子哥,哪怕是从政只要不犯大错也都是顺风顺水,更何况是赚钱这种小事儿。难不成这位爷是想干些见不得光的生意?

如果这位爷真要是干这种事情,别说何少瑜帮不了他什么忙,就算是他老子何林明恐怕也只能不卖自己老首长的面子。

“不违法吧?”何少瑜咽了口唾沫之后,看着林白又加了一句:“刑法!”

听到何少瑜这话,林白是哭笑不得。犯法,而且还是犯刑法。这货的想法真是天马行空。犯法的事情别说他没想过,如果真要干了,恐怕第一个站出来收拾他的就是刘老爷子。

林白苦笑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想开一家给人看风水和算命的公司,不过在番禹这边没什么门路,想问问何少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就这事儿啊,这事儿好办。番禹开这种公司的极多,不过都是打着什么咨询类的旗号,等等我带你去工商那边走一趟,这事儿差不多就能办下来!”何少瑜听到林白这话,放下心来,继续大包大揽道。

不过以何少瑜的面子,去工商局开个把营业执照,那也的确是手到擒来,算不得是什么大事儿。

说干就干,何少瑜没在林白这待多大会儿功夫,便亲自出门帮林白去打理这件事情。

夏小青见何少瑜走出去之后,犹豫再三,看着林白柔声问道:“林白我听人说,相师本就是逆天改命,如果你这么帮别人算命会不会出现天谴之类的事情?”

当初为了忙活陈北煌尸体的事情,夏小青是没少和玄学中人打交道,对于相师泄露天机过多会遭致天谴的事情也是有所耳闻,此时听到林白确定这件事情之后,便出言发问。

占卜问卦、趋吉避凶和逆天改命完全是两码事儿。虽然说并不是毫无隐患,但是只要有一个限度,那基本上就不会引来什么恶果。

“逆天改命?到不了那份上,我这就是小打小闹,老天不会把我怎么样。”林白嘿然一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