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6章 恐怖的女人与斗法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62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林白租下了这边的办公室之后,便让那些工人给改了一下,除了会客厅之外,又多添了几间卧室。这边弄好之后,三人便从酒店中搬了出来,住进了这边写字楼里。

夜色渐渐低垂,三人忙了一整天,在外面草草吃了一顿饭之后,便回了写字楼里睡下。

这次出去,这小黑猫是出尽了风头,这种微型猫本就少见,更何况这小黑猫乃是阴灵化形之物,更是毛色鲜亮,比起那些袖珍猫更是多了几分生气。所以一路上不少人对这小黑猫产生了兴趣,更有人甚至对林白出高价要买它。

小黑猫被这群人搞的是烦不胜烦,也还好林白有过交代,它才没有动怒,要不然这群觊觎它的人绝对会被这家伙一口黑雾喷晕在路上。

好不容易终于捱到了林白自己一个人在办公室独处的机会,小黑猫一溜烟的溜到林白脚边。两只前爪扒着林白的裤脚,一脸恐惧的看着贺嘉尔方向。

林白看到小黑猫这模样,知道这小东西是怕了贺嘉尔的虐待。但好不容易有个人可以降得住这货,林白哪里会错过这机会,撇了撇嘴,笑道:“这些人亲近你是喜欢你。而且你不是至神至圣的阴灵么?既然这么至神至圣,自然是少不得别人来膜拜,你以后要慢慢习惯!”

小黑猫看林白满脸戏谑笑容,两只前爪松开林白的裤脚,身子往后一退,一幅要扑上林白身体附体的模样。

林白看着小黑猫一撇嘴,笑道:“你信不信小爷我挥手招下九天神雷,用五雷驱魔咒将你轰到一点儿渣渣不剩?!”

一人一猫互不相让,局势便这么僵持了下去。只是这僵持的时间还没持续多久,洗漱好了的贺嘉尔便冲了进来,小黑猫眼见这煞星过来,正要躲,却不防备被林白伸手摁住。

从笑眯眯的林白手中接过小黑猫,贺嘉尔总觉得林白今天有点儿不大对劲,以前这家伙可都是和自己对着干的,怎么今天会帮自己!

“大小姐,这小黑最喜欢别人揉搓它的脑袋,你没事儿多揉揉!”林白看着贺嘉尔的身影,笑眯眯的道。

被贺嘉尔抱在怀里的小黑猫听到林白这话,身体一僵,彻底沦丧。

“要你管!小黑,乖乖让姐姐抱着,别乱扭,虽然姐姐很温柔,但是有时候对待不乖的小猫还是会很暴力的!”贺嘉尔瞪了一眼一边不怀好意的林白,然后将挣扎着想要从自己怀里钻出来的小黑猫摁回怀里,自言自语道:“这家伙骗人就算了,怎么连猫都能骗到!”

夜幕渐渐垂下,终于不用再睡沙发的林白觉得生活惬意无比。心中咒骂了一番贺嘉尔不能让自己多点儿和夏小青接触的机会之后,数着数,林白慢慢的就睡了过去。

春梦了无痕,迷迷糊糊的林白正在梦中和夏小青亲热,伸手解开了夏小青身上的纽扣之后,却觉得触手一片冰凉,心里边迷糊了一下之后。林白心中一颤,一伸手就摁亮的屋中的灯,然后另一只手迅速捏成印诀,紧张的盯着自己的床侧!

“小子,你是故意收拾猫爷我的是吧?!”灯一打开,林白看到躲在自己床侧的居然是阴灵化形的小黑猫。只是这小黑猫明显失去了往日的神采,一身原本乌黑发亮的毛此时皱巴巴一团,从头上更是往下直滴水。

林白看到小黑猫这模样,强忍住笑容,一本正经问道“你猫爷现在不正是在温香软玉堆里面潇洒快活的么,怎么跑到小的我这了?!”

潇洒快活?!小黑猫听到林白这话都要哭出来了。

被贺嘉尔那女人摁着脑袋一下两下捋算是快活么?!

还是说被那女人半夜翻身压醒算是快活?!

还是说她压着睡着了之后,觉得硌人一脚踹开潇洒快活?!

还是说她大半夜醒了,突发奇想想要给小黑猫修剪一下指甲和胡子是潇洒快活?

还是说她把小黑猫丢进马桶里洗澡是快活事儿?

阴灵洗澡这件事情可是亘古未闻的奇谈,这事情要是传到相术界,不知道多少人要对贺嘉尔这举动口诛笔伐。

小黑猫明显是被贺嘉尔给收拾惨了,一甩脑门上的水珠,盯着林白眼角噙满了泪水,看上去委屈到了极点!

看着小黑猫的模样,林白也觉得这小黑猫过的实在是太过惨烈了一些。不说其他的,这大半夜丢进马桶里洗澡这一招就真是够损的。叹了口气,林白看着小黑猫假意叹息道:“委屈你了,不过你要想想,你是至神至圣的阴灵,何必和那什么都不懂的女人一般见识!”

将小黑猫塞进自己暖的热乎乎的被窝之后,林白心中一颤,突然好奇这小东西是怎么从贺嘉尔的房间里钻出来的。再一想之前小黑猫对贺嘉尔做出来的举动,林白心中猛地一颤。

“你别告诉我你又忍无可忍,无需再忍,直接一口黑雾把那姑奶奶喷晕在卫生间里之后,从阳台翻到我这来的吧!”林白盯着小黑猫的眼珠子沉声道:“要是是的话,你就给我点点头!”

小黑猫听到林白这话,没有丝毫犹豫,将头点的如同一个拨浪鼓一般。

林白心中一颤,想到贺嘉尔的个性,苦笑道:“完了,这次惨了!”

只是不管林白再怎么担心,但这小黑猫却是丝毫没有觉得恐怖的意思,将脑袋往被窝里一塞,闭上眼睛便开始呼噜呼噜的睡了起来。

林白看这模样,知道也没了挽回的余地。叹了口气,没再说话,抽起被子盖在身上便重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夏天之时,一天的后半夜和早上温度微凉,正是最好睡觉的时候。林白睡得正香,却突然听到自己房间的大门被人擂的震天响!

“地震了!”林白听到响声吓了一大跳,从床上忽的一声坐了起来。

听到屋内的动静,门外擂门的声音更加重了起来,贺嘉尔在门外大声喊道:“林白你给我滚起来,我的小黑呢?!”

林白一拍头,这才想起来昨天晚上的事情,赶紧穿好衣服,将一边的小黑猫抱在怀里,然后拉开了房门。

贺嘉尔见到房门打开,风风火火的便冲了进来,指着林白怒气冲冲道:“林白,为什么昨天晚上小黑在我们的屋子里,可是我一觉睡醒,小黑就跑到你这来了?!”

“它是猫,又不是人,它有它的自由,想去哪就可以去哪,你管的着么?!”林白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慢条斯理道。

贺嘉尔双手叉腰,指着林白继续怒声道:“你少给我说这套,昨天晚上我睡觉的时候门是反锁的,而且窗户也是关着的,这小黑是怎么跑你屋子的?!”

“啊?!我早上醒的时候人是在厕所里!小黑也溜了出来!林白你是不是偷偷留了我们房间的钥匙,然后晚上偷偷溜进去的!”贺嘉尔说完这些话之后,突然想到门窗紧锁,这小黑除了被人打开门溜出来之外,在没有其他的原因,捂着嘴便对林白骂道。

被贺嘉尔这话一纠缠,林白大早上被扰了清觉的火气也上来了,回道:“你当是黑猫,你知道它到底是什么么?!这是阴灵化形产生的东西,你以为门窗紧锁就能够拦得住它?!”

“少拿这些神神鬼鬼的骗我,小青姐信你,我可不信!”贺嘉尔看着林白撇了撇嘴,怒气冲天道。

林白不怒反笑,看着贺嘉尔道:“行,既然你不相信,那我就给你好好看看命,你看看我我说的到底准不准!”

“算就算,姑奶奶我还怕你不成!”贺嘉尔一撇嘴,双手抱在胸前,道。

“天庭高耸,地廓浑圆,你必定出身权贵之家,而且这权贵的官职应该还不小,据我所知,中国官做大的姓贺的没有几个!

“还有你左眉之中有一颗黑痣,你小时候家中必定发生过火灾!”

“从你面相看,你你应该是太阳火的命数,再看你的模样,你是八八年生的人,眉目高耸,应该是农历八月出生,再从你现在站的西南方位看,你应该还是火日阳极之日生人,农历八月初九便是你的生日!”

林白一边将自己知道的东西说出来,一边看着贺嘉尔的面相沉声一点点的讲述出来。贺嘉尔听到林白将自己的身世一切讲述出来,心中惊慌异常,但是却是生生止住心中恐惧之意,厉声道:“你说错了,都是错的,你算得不准,你就是个骗子!”

说着话,贺嘉尔突然捂着脸就哭了起来,泪水瞬间遍布全脸。

“怎么了这是?”本来在卫生间梳洗的夏小青听到这边的动静,急忙冲了过来,看着贺嘉尔和林白两人柔声问道。

贺嘉尔伸手抹了一把脸,恨恨的看了一眼林白,朝着门外便冲了出去。夏小青见状伸手去拉林白,让林白去把贺嘉尔劝回来。林白一摆手,怒气冲冲道:“自让她出去,我看看她到底是要闹哪样!”

“你……”夏小青也觉得气闷,一跺脚,放下手里的东西跑出了门外。

屋内安静一片,小黑猫怯生生的躲在屋角看着怒气冲天的林白。

片刻之后,突然传来门铃声,屋外有人淡淡道:“无量天尊,姓林的黄口小儿在么,可敢和老道切磋一二?!”

“切磋,切磋你大爷,看小爷我怎么削你!”林白听到这话,原本被贺嘉尔引起积蓄在心中的怒火瞬间爆发,朝着门外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