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9章 跪下叫师祖(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06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范三明,他说的可是真的?!”没等林白继续说话,李隐都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瞪着范三明厉声喝问道。

范三明双腿直打哆嗦,这事情是他隐藏多年的心病, 如今居然被人这样当众揭发出来,而且是当着李隐都的面说出来,实在是叫他心惊到了极点。

“是不是真的,你给我说!”李隐都颤抖着身子,伸手指着身前范三明,厉声喝道。

何占奎也是叹息连连,看着范三明冷声道:“三明,到底是不是你惹得事情赶快给我说。老李你也放宽心,我们这么多人都在这,一定会为你做主!”

听到何占奎这话,范三明脸上突然闪过一抹狞笑,说道:“何占奎,你真想这么一直把老好人演下去,难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那女人有一腿的事情,恐怕那孩子也有一半是你的种吧?!”

范三明突然爆出来的这猛料实在是太过惊人,所有人全部愣在了当场。这何占奎往日里最是重视自己的名声,家里边的后辈有哪个打着他的旗号出去招摇撞骗的,往往都会被他狠狠收拾一顿,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做出来如范三明所说的这般丑事。

“范三明,你少给我血口喷人,我何占奎这么一大把年纪,怎么可能会和老李那年轻媳妇有染!”何占奎脸上涨红一片,浑身颤抖指着范三明厉声吆喝道,颌下胡须也是随着身体舞动,只是再没了刚才出世高人的模样,倒是像极了市井之间的泼皮无赖。

李隐都脸上一片铁青,一手推开何占奎,指着范三明厉声道:“你给我说清楚!”

“何占奎你少在这披着假仁假义的幌子了,你的为人我还不清楚,你对那些找你求子的妇人做过的事情我一清二楚,而且这些年你假借着在番禹开设相术大会的名头,私底下黑了多少钱我也一清二楚!”范三明冷笑一声,道。

何占奎瞪大了眼睛,道:“范三明,你血口喷人……”

“我血口喷人,你何占奎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模样,一大把年纪了学别人去保健不说,还把自己收拾的这么年轻,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心思,说白了,这事情就是那荡妇给我说的!”范三明见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便破罐子破摔,一股脑的将何占奎的事抖了出来。

一边的小黑猫看着这边吵闹的模样,惫懒的伸了个懒腰,心中感慨这做人真是太难,还是做猫舒服。扭着屁股,迈着步子,便朝鱼缸边走了过去。

黄河红鲤鱼的味道应该不错吧。

小黑猫觉得事情到这份上就差不多了,但是林白看这狗咬狗的场面却还是没看够,笑嘻嘻开口又朝这把火上泼了瓢油,“何砖家,事到如今你就别否认了,别人掏心掏肝的给你养孩子这是多大的赚头,你还否认做什么。这么简单的事儿,你们做个DNA鉴定不就完了!”

林白这话一说,果然是如同滚油锅里面泼了一瓢冷水一般,顿时炸起油花无数。

何占奎到了此时明白这事情就算是再隐瞒下去也是一点儿作用没有,提起袖子一抹脸,哭嚎道:“老李,这件事情是我对不住你,但是这事儿不怪我啊,那时候你我喝醉了酒,你媳妇儿挑逗的我啊,我这一大把年纪哪里经受的起她这诱惑!”

“少来这套,那女人给我说的可是你把老李给灌醉了之后,然后偷偷爬上了她的床!”范三明还嫌这事儿闹的不够,继续出言道。

李隐都这时候肺都要气炸了,脸上如同一块地瓜干一般,一处白一处红。看着面前互相咬来咬去的二人,咬紧了牙关,厉声道:“何占奎,范三明,你们俩人做得好事,我李隐都有生之年要是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老李,你听我解释啊……”何占奎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对着李隐都连连拱手。

这事儿实在是太过龌龊,万一传出去,他这大半辈子攒下来的名声便全毁了,而且要是仔细追查下来,恐怕他靠相术大会赚的钱也要全部吐出来。

“解释,还用解释么,李隐都你自己也是,难道你自己的身体你不清楚,就你那火柴棍般的玩意儿,生得出来大胖小子么?”范三明看着李隐都嘲讽道。

李隐都颤抖着身子,盯着范三明,良久却是说不出来一句话。伸手指着范三明半晌之后,仰头吐出一口鲜血之后,彻底晕厥在了地上。

“啧啧,真是开了外挂,一口接着一口的鲜血往外吐,这是要弄脏我的地面啊!”林白看着李隐都又是一口鲜血吐出来,摇头道。

何占奎听到林白这话,这才想起来身边还有一个煞星,赶紧冲着林白拱手道:“林小兄弟,不对,林大师,今儿这事儿咱们就此揭过,以后您再番禹做您的生意,我们几个绝对不再上门叨扰,你看怎样?”

“我看不怎么样,你们这么大一群人闹哄哄过来,又把我的地面吐得这一口那一口鲜血,难道就不该给我一点儿补偿?”林白摇摇头,说都。

何占奎头点的如同小鸡啄米一般,连连道:“补偿是应该的。林大师您看这样如何,兄弟几个回去之后,这就给您凑钱,一个人包上五十万的红包怎么样?”

“是不是少了点儿啊,您几位这么大的名头,这些年难道就这么一点儿积蓄?”林白继续摇头,说道。

现在这时候已经揪住了这伙人的小辫子,现在再不敲竹杠,更待何时。哪怕是自己漫天要价,坐地还钱,这群人也得巴巴的答应下来,谁让现在这档子事情传出去之后,他们一个个的都没好果子吃呢!

“一百万,我们一个人一百万。林大师您也得体谅我们啊,你想我们这群人都是上有老小有小的,这些年攒下来的钱也花了不少,以后还得给老人养老送终,怎么着您也得体谅一些是吧。”何占奎可怜巴巴的看着林白,一口一个尊称,如同乖孙子一般对林白称呼着。

何占奎说完话眼巴巴的看着林白的神色,等待这位小阎王说出来他的底线。心中更是连连叫着晦气,惹谁不好,偏偏惹了这位爷。自己这些人败了不说,连带着丑事都抖落的一干二净,真算是赔了面子又赔了钱。

林白摸了摸下巴,沉吟良久之后,一脸大义凛然的模样道:“一百万就一百万吧,谁让我这人这么好说话呢!”

何占奎听到林白这话,一抹额头上的汗珠,悬着的心这才落到了肚子里。

“这是弄脏我地面的损失费,还有我的精神损失费该怎么算?”林白笑眯眯的看着何占奎继续道。

话音一落,何占奎原本落在肚子里的心重新又悬了起来,看着林白一脸的惊愕。

“想跟小爷我玩,别看你们一大把年纪,但也嫩着呢!”林白扫视了一眼场中诸人,冷声道:“你们也都是相术门派中人,可曾知道欺师灭祖是什么罪过?!”

欺师灭祖?!何占奎心中一惊,不明白林白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就算是他们的小辫子被林白捏在手里,但是这事情却也还是没有到欺师灭祖的份上啊。

解放之前,在相术门派之中,最是讲究师承长幼。如果有哪个人犯下了欺师灭祖的大罪,不但要受到处罚,而且一辈子都不能再踏进相术界一步。解放后门派杂乱,虽然没有以前那么讲究,但是欺师灭祖仍然是一件大罪。

“你们番禹相术应该是师承赖布衣一脉吧?”林白看着面前诸人,淡淡问道。

何占奎不明就里,连连点头,说都:“区区不才就是这一脉的十五代传人,不过林大师您欺师灭祖这话的意思是?”

赖布衣一脉在相术界辈分极高,虽然何占奎是其十五代的旁支传人,但是在番禹却已经算是辈分最顶尖的一批人了。林白说这欺师灭祖,他的确是不懂是什么意思。

林白扫了一眼面前面面相觑的几人,淡淡笑道:“不知道我天相派第十一代宗主的身份,能不能让你们几个跪下来乖乖叫声祖师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