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19章 断足的飞鸟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1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番禹高档住宅区中的一栋别墅内,一个眼窝深陷双眼一片空洞的女孩安静的坐在镜子前面,静静的听着身后一个金发碧眼男子的话,眉头渐渐的皱了起来。

女孩儿在听到金发碧眼男子最后一句话之后,抓起桌子上的一个空酒瓶朝着面前的镜子就砸了过去。

“咣”的一声,那扇从十八世纪保存到了现在的英式古董家具就此完全碎裂,几十位匠人辛苦了记载一点点琢磨出来的心血毁于一旦,碎裂的镜片洒落一地,一片片镜片投射着少女的面目,看上去惊悚至极。

镜子的碎裂显然没有让女孩儿的心情平复下来,转头冷声对着那金发碧眼的男子,道:“杰克,这就是你做事的手段么,你除了会和那群人一块喝酒赌博之外,就不能再有一点儿用么?!”

这女孩儿就是杜晨生始乱终弃的艾薇儿,她派杰克去追查杜晨生和什么人接触过之后,查到了林白的身上,但是这杰克用尽了一切手段,却是无法查出林白的身世。

不过在愤怒之余,艾薇儿心中还是有些惊惧。按照杰克的说法,那个华夏男人在警局中应该是用术法才让那个局长自杀身亡的。这样的手段艾薇儿虽然也会,但却不能像林白那般得心应手的随时随地施展出来。

“那个叫做林白的华夏男人还不知道我们的计划吧?!”艾薇儿缓缓起身,走到杰克面前,伸出手指抚在杰克刀砍斧削般的俊脸上,淡淡开口问道。

杰克觉得少女的手指如同冰凉的蛇一般在自己的脸上游动,再看到那张失去了眼睛的恐怖脸庞,不由得将头往下低去,轻声道:“祭祀大人,就现在而言,那个华夏男人应该还不知道我们的计划!”

“杰克你为什么不敢看我,是不是觉得我的面目太丑陋?!”艾薇儿轻轻摸着杰克的脸颊,似笑非笑的淡淡开口。

听到艾薇儿的话,杰克急忙抬起头,强忍着恶心,看着艾薇儿眼窝深陷的面颊,阿谀道:“祭祀大人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美的女人,脸颊如同花瓣一般娇嫩,头发如同乌木一般漆黑,双手比莱茵河冬日的冰雪还要晶莹……”

“我的眼眸如同煤核一般晶莹……”艾薇儿的手渐渐抚上杰克的颈动脉,眼神突然一冷,手指上长长的指甲如同一把尖锐的薄刀一般硬生生将杰克的血管斩断,鲜血顺着杰克俊美的脸颊往外喷涌而出。

艾薇儿伸手轻抚从杰克颈动脉中喷涌而出的温热鲜血,贪婪的深吸了一口带着血腥味的空气之后,面颊上一片冷意,淡淡道:“为了伟大的计划,我不惜奉献我最美丽的眼眸,我可以变得丑陋,但不能允许你们不敢直视!”

艾薇儿伸手轻轻一推,杰克的身体颓然倒在了地上。

听到动静,别墅门口站着的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健硕外籍男人推开门走了进来,看了眼倒在地上的杰克之后,单膝跪倒在艾薇儿身前,握住艾薇儿满是青筋的小手,轻轻亲吻了一口之后,轻声道:“我最美丽的祭祀大人,请您将任务交付给我……”

“继续监视那名华夏男人。”艾薇儿缓缓将手从那男人手中抽出,淡淡道:“康斯坦斯,不管你说出来的话多好听,也不管你是不是我的哥哥,但是如果你和杰克一样无用的话,那地上的杰克就是你的榜样!”

康斯坦斯身子一颤,抬头惊惧的看着艾薇儿,咬牙低声不语。

…………

“怎么了,打电话挨批了?”何明林看着林白一脸闷闷的模样,忍不住出言笑道。

林白叹了口气,看了眼何明林,轻声道:“何叔叔,我这好不容易瞒下来的事情,您可好,一股脑给我全倒了出去……”

“我觉得你们两个还挺般配的啊,老首长的眼光果然还是和当年一样雪亮。”何明林嘿嘿一笑,轻轻拍了一记自己老首长的马屁之后,对林白调侃道。

林白一撇嘴,看着何明林正想说什么,却突然发现何明林的面相有些不对劲。定睛再仔细一看,眉头顿时紧锁,犹豫再三之后,看着何明林轻声道:“何叔叔,您最近有没有觉得什么地方不舒服?”

“不舒服……”何明林有些诧异的看着林白,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岔开话题,“没有啊,我这身体还是和以前一样,不过以前给老首长当警卫员的时候,去老山作战的时候受过的小伤,这些年倒是有些变成风湿的模样。”

听到何明林的话,林白低头沉思不语。

从何明林的面相上,林白看出这人年幼时候家世清贫,但是到二十来岁之后就开始时来运转,尤其是等到年纪越大,贵气更是逼人,隐隐还有主政一方的气象。

但是这样的一个人怎么会在额头有了横断纹,横断纹虽然在上了年纪的人身上很常见。但是何明林额头这横断纹却是主的杀伐,隐隐将何明林的气运推向了另外一个方向,如果任由这横断纹发展下去的话,有可能前半生的努力功亏一篑,甚至还有牢狱血光之灾。

“林白,既然来番禹了,那就该让何叔叔多尽尽地主之谊,有什么事情尽管说,不方便和我说的,就给少瑜那小子说,他在番禹这地头上熟悉,实在不行找孙秘书也行,他做事也严谨,是个信得过的人。”何明林没有把林白的话往心里去,而是笑眯眯的对林白说道。

何明林不在意,但是林白却不能不在意。从这何明林所处的位子就可以看出来,他绝对是刘家刻意栽培出来的栋梁,也是以后刘家的支柱人物,如果说真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的话,难免会牵扯到刘家。

相术这种事情比较尴尬,尤其是对何明林这种主政一方的官员来说更是不能直言不讳。如果这话落到有心人耳里,不知道得八卦成什么模样,所以林白笑着打了个哈哈之后,就也没再追问下去,只是打定主意,等等从何少瑜身上下手,看看何明林到底是遇到过什么事情。

“林白,听少瑜说你在番禹开了一个公司?”何明林如同所有的长辈一般,在看到子侄之后,询问最多的就是以后的打算。

林白犹豫了一下之后,点点头,轻声道:“小打小闹,闹着玩罢了。”

“说出来听听,看看你何叔叔我有没有什么能帮的上忙的。”何明林的兴致一下子上来了,看着林白轻笑道。

林白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何叔叔,这事儿您可能还真帮不上什么忙。”

“在番禹还有什么事情我何明林帮不上忙的?”何明林看着林白玩味道。

林白想了想,硬着头皮道:“何叔叔,我做得是风水生意,这事情恐怕您就是想帮忙也不好帮得上啊!”

何明林闻言苦笑不已,林白的话倒的确是实话。风水相术这种东西在世人眼中就是封建迷信,属于破除四旧的范围之内。他是政府官员,的确是不能和这些事情扯上关系。

何少瑜在后面眼巴巴看着和自家老爷子谈笑风生的林白,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生怕林白将当初他们俩不打不相识的事情说出来。如果被自家老爷子知道了这件事情,恐怕他何少瑜少不得就得吃一顿扫帚疙瘩。

“没想过做其他的事情么?”何明林犹豫了一下之后,心里一动,突然想如果自己把刘老的这个外孙留在自己身边,以这小子的聪明才智,说不准日后会有不逊于自己的成就。

林白摇了摇头,回绝的干脆彻底,“我这人散淡惯了,当官为政这种事情不适合我。”

“适应一下说不准就好了,主政一方造福一方,可也是件好玩的事儿。”何明林如同怪蜀黍一般对着林白继续诱惑道。

也亏得何少瑜听不到何明林现在的话,要不然恐怕直接就要去找个坑把自己填吧填吧埋了。他天天盼,家里老妈天天枕头风吹,都盼不到的好事儿,居然就这样轻易的被何明林拿出来当做诱骗林白的手段。

林白犹豫了一下,看着何明林轻声道:“何叔叔,不知道您听没听说过这个故事,这世界上有一种鸟,没有脚,所以停不下来,只能飞来飞去,落下来的时候就是它死去的时候。”

何明林缓缓点头。

林白淡淡道:“我就是那种鸟,不能飞,宁可死!”

何明林愕然,然后失笑。

自由自在这玩意儿,好像的确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