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30章 任你精似鬼!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2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何明林这会儿心里边也是颇不平静,他百分之百的断定,今天撞这石雕的必然是自己的儿子。如果不是林白站出来一力承担,恐怕因为曹建华的原因,他今天不得不将何少瑜送进监狱。

刚才何明林一直在纠结如果曹建华一直坚持彻底查办的话,那自己该怎么办才好。不管怎么说,蹲大狱这种事情都实在是不太光彩,更何况发生在自己儿子身上。

直到林白站出来暴露身份,痛斥曹建华的时候,何明林才长长的舒了口气。但是瞄向何少瑜的眼神却是充满了严厉,在心里琢磨着等晚上回家的时候怎么收拾何少瑜那小子!

何少瑜是受惯了训斥的主儿,如何看不透自己老爹的心思。丝毫没有给何明林机会,扯着林白就火急火燎的往建材市场去找修缮这石雕的工人和材料去了。

工人和石料在番禹都算不上是什么难题,只是去了片刻的功夫,二人便找到了几个能干的匠师。

修缮之前林白就已经交代过工人们要将这三羊开泰石雕外面搭起帐篷,以此来阻挡别人的视线。

“好浓重的阴晦之气!”林白刚打开天眼,便看到那石雕身周缭绕的黑色阴晦雾气。这个地方的阴阳极其不协调,而且这些隐晦之气通过石雕的方位,通向了何明林所在的办公室。

林白仔细辨认片刻之后,脸上闪过一抹惊色,喃喃自语道:“飞星改运术,没想到这阵法居然还有传人在人间!”

茅山老道李天元曾经给林白讲述过这飞星改运术,按照老道的说法,这一借用飞星之力的流派已经近乎失传,林白实在是没有想到居然能在番禹遇到。

其实所谓飞星,也就是天上的流星。这一流派传说乃是借用流星飞陨时候产生的星宿之力,来疏导阴阳之气的流向,使其有序循环,进而起到影响人气运的作用。

这一流派在民国早期能人辈出,甚至这一流派还摆布下阵法,拘束星气,妄想用星气来演变大地龙脉之气,改变华夏气运。但是术法行到中途,却是遭了天地反噬,得了个死无葬身的命运。打那以后,这一流派便销声匿迹,世人都以为已经遗失在历史长河中。

“果然,这飞星改运术是不完整的。看起来这人也只是得了飞星一脉的部分传承……”林白顺着阴晦之气的流向观望片刻之后,带着些遗憾道。

说实话,林白真心感觉如果这摆布下三羊开泰石雕的人要是得到了飞星一脉的完整传承的话,他还真有兴趣和他切磋一二,但是现在却是一点儿的兴致都没了。

要知道在相术中,能够拥有完整传承和部分传承,可以说是天壤之别。天相派之所以是天下相术门派中傲然绝立,便是因为他的相术传承相较于其他各派更加完整。

这三羊开泰石雕便是那不完整的飞星改运术的产物,虽然是基于飞星改运术,但是却又经过了摆布下此处格局的人的改动。不过因为这飞星改运术太过玄妙,所以还是起到了一定的功效。

“这家伙的算盘倒是打的真精。”林白绕着三羊开泰石雕转了一圈之后,嘴角的冷笑越来越深重。

这番禹市政府的位置乃是在整个番禹市生气的凝聚阵眼,聚集了白云山和珠江之中的生吉之气。这曹建华请的相师摆布下这三羊开泰石雕之后,他办公室的位置正对着这三羊开泰石雕生门的位置,便是将这生吉之气尽皆吸纳进了他的办公室,自然是步步高升。

“惹谁不好,偏偏要来惹小爷的人。任你精似鬼,小爷我今天也要你喝我的洗脚水!”林白嘴角冷笑道。

也不用像寻常相师那般拿着罗盘定位,直接是用一双眼找出了这三羊开泰石雕周围的几个阵眼所在,然后开始摆布。

躲在帐篷里的建筑工人看着这个如同傻子一般绕着石雕转来转去,爬上爬下的老板,心里称奇不已。

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林白终于停下了脚步,抬起头看着已然修缮一新的三羊开泰石雕,心中满是得意。

这三羊开泰石雕原本的布局乃是将隐晦之气运转到何明林的办公室,而汇聚的生吉之气去了曹建华的办公室。

林白现在所做的其实很简单,就是单纯的借用了镜子折射的原理。在生吉之气和阴晦之气的运转路线上摆布下镜子,借以让那生吉之气的运转线路转到了何明林那,而曹建华则是去消受他自己摆布下的这石雕汇聚的阴晦之气。

饶是曹建华想破头,恐怕都想不到他费尽心思请人摆下的风水杀局居然被林白用这样简单的手段给破解掉了!

莫说是现在相术凋零的年代,就算是放到民国那个相术奇才辈出的年代,恐怕林白这一手也是其中的佼佼者,尤其是在先天洛书的配合下,更是如虎添翼。

当初曹建华请人摆布这个风水杀局的时候,可是秘密让那相师在市政府大楼前逡巡了三天,拿着罗盘好不容易定好了位才建起来的,又哪里像林白这般简单。

不过认真说起来,其实林白这法子乃是取了巧的。并没有按照相术摆布风水局时候的方位和格局,而是简单的按照阴晦之气和生吉之气的循环路线,做出稍微改动而达到效果。而且安排在石雕旁的那几枚小镜子也是用的铜镜,即便被人发现,也会以为是个小配件而已。

得意的扫了几眼自己的作品,林白拍了拍手,施施然的朝着帐篷外走去,找到正在帐篷外站岗放哨的何少瑜。

“林哥,里面的情况怎么样了?!”何少瑜一见到林白出来,脸上的喜色顿时不可自制的流露出来,而且说话的声音更是带着些颤抖。他明白,成败与否完全得看林白的手段,如果这次不奏效,那以后就更难找到机会破解这风水局了。

“放心吧,我办事儿你放心。多则十天,少则四五天,就能看到成效了。阴我们,我要让他看看被人阴的滋味到底怎么样!”林白嘿然笑道。

不过这时间的长短上,林白倒是说的有些虚了。当初收拾陈南禹尸骸的时候,乃是当即就生效,因为那是阴宅。而如今这乃是阳宅,兼是政府重地,拥有阳煞之气,更是汇聚了番禹的生吉之气,情况要复杂一些,所以林白的话却是不敢说的那么满。

“四五天就能见效果,好事儿,那我以后得经常来,早晚能看见点儿大快人心的事情!”何少瑜一听林白这话,眉开眼笑道。

林白卡着何少瑜的模样,叹了口气,摇摇头,没再言语。但是不知道怎地,林白总觉得自己的身上有些奇怪,隐约像是有一种那天将陈南禹尸首从河底启出时候,气运降身的感觉一般。

难道这三羊开泰石雕还有古怪?!林白无意识的转头看了眼那石雕的模样,旋即摇了摇头,下意识的以为自己是这段时间折腾的太多,耗费了心神所以身体出现了幻觉。

…………

当林白篡改掉那三羊开泰石雕隐晦之气和生吉之气的线路之时,在番禹城珠江畔的一栋高层联体别墅之中,一个原本正坐在阳台上翻阅着手中一本青囊经的绿衣女子突然从嘴角吐出一口鲜血。

这女子眉目如画,两弯似蹙非蹙的柳叶眉,一双含羞带俏的丹凤眼,两靥上有些病态的微红。看上去倒像是从书中走出的林黛玉一般,虽有几分病恹恹的模样,但却是倾国倾城的动人心。

可是偏偏这样一个看上去温良贤淑到了极点的女子,却是极其粗俗的伸手一抹嘴角的鲜血,一把将手中的书摔倒了地上,狠狠骂道:“是哪个坏了老娘的好事儿,被老娘逮到的时候,决计饶不了他!”

听到屋内这动静,从屋外朝着阳台这便冲进来了一个一身穿着油腻青灰色道袍的老道士,一把搀扶住这女子的胳膊,还没来得及说话,眼泪珠子就滴滴答答的滚落下来。

“爹,你这幅作态是干什么,女儿又不是死了,不过是被人破了风水局反噬一下而已,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的么?!”这女人没好气的瞪了老道士一眼,气哼哼道。

老道士听到女孩儿这话,肮脏污浊的袖子一擦脸,破涕为笑:“丫头你本事早超过爹爹了,肯定死不了。番禹城里居然有人敢破我宁阳然宝贝女儿的风水局,我看他是吃饱了撑的想要讨打!”

“技不如人就是技不如人,我宁欢颜这点儿还是懂的。那高人既然能破解我的风水局,说不准也能解决我纯银体质的病根。”宁欢颜沉吟片刻之后,摆了摆手,大大咧咧道。

宁阳然一听这话,叹了口气,点头默许下来。只是看到宁欢颜的神色比之前黯淡稍许,眼中的关切更加的深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