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31章 纯阴体少女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4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欢颜,是爹爹对不住你,如果我不为了赶那个贵气逼人的日子,逼着你娘去医院提前引产的话,恐怕你也不会有这样的体质。”老道士越看宁欢颜苍白的小脸越心酸,几行苍浊的老泪顺着脸颊上的沟渠留了下来。

宁欢颜看到宁阳然这幅作态,走到宁阳然身前慨然拍拍他的肩膀,一幅男儿气派笑道:“老爹,你想多了。我这纯阴体质是娘胎里带的,要不是赶着那个日子生出来的话,说不准还没生出来就死在我娘肚子里了。”

老道士看着宁欢颜这大刺刺的模样,抬头望了眼苍黄的天空,抖抖索索的从口袋中摸出一根烟卷放到嘴边。点上长抽一口之后,脸上满是憔悴神色。

生生把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养成这模样,恐怕也只有自己独一份儿了吧!可是如果不这样让她有点儿男儿的阳刚气,又怎么可能抵得过那纯阴之体带给她的痛苦,又怎么能让她活到这么大,又怎么对得起欢颜那生下她便死去的老娘。

说实话,这宁欢颜也是个可怜的人。宁阳然当初痴迷相术,对大小事务都喜欢占卜算卦来趋吉避凶,就连女儿出生的时日都是掐算的精确到秒。只可惜小女孩儿生下来的时候,宁阳然的妻子就因为难产大出血而过世。

这女孩儿生下来之后更是从小就体弱多病,经常嘴唇青紫,皮肤惨白一片,尤其是和其他小孩出去玩的时候被人一碰,就会晕厥过去。刚开始宁阳然还沉浸在丧妻之痛中,对这些事情也不怎么在意,但是到这女孩儿七岁之后,病情却是愈发的变本加厉起来。

五天一大晕,三天一小晕。见到这情况,宁阳然这才着了急,抱着姑娘就全国各地找医生看病。药是一包一包的往肚子里灌,但身体却是丝毫没有好转的迹象。宁阳然百般无奈带着宁欢颜找到了当时相术界的名宿,一看之下,那名宿一口断言宁欢颜乃是纯阴之体。

普通人口中的纯阴之体大多都是阴年阴月阴日生的人,也就是所谓的鬼节生人。但是这宁欢颜却是先天胎里面就带了一股子纯阴气息,也还好宁阳然误打误撞的让妻子提前引产,要不然这小生命要不了多久就得胎死腹中。

那位名宿看完了之后,当下就说了一句话:病好治,重要的是找到身居纯阳的人,以此来慢慢化解她体内从小积聚的阴寒。

只是父女两人闯荡江湖这么多年,别说身居纯阳的人没见过,就算是和宁欢颜一般无二的纯阴体也是没遇到过。

宁阳然无奈之下只得按着那名宿给开的调养之法,将宁欢颜当个男孩儿养大,以此来多接触天地之间的阳气。宁阳然虽然心疼女儿,但也无可奈何,只得照着名宿的法子去办。

小姑娘一天天长大,脾气也一天天像个男孩儿,宁阳然看着心疼,但却又有点儿心喜。原来这宁欢颜乃是个天生修习相术的好胚子,刚过十五就把宁阳然的绝活给学了个精光,而且从古籍之中更是学会了不少的秘术。

父女二人就这样一边修习相术,一边走南闯北寻求名医名宿治病。一路行走到了番禹之后,宁欢颜竟然从当地一位老者手中购得的相术古书中找到了一篇残缺的经文,记载的便是这改善纯阴之体的法子。

那古书中记载的法子乃是用的以毒攻毒的法子,教人摆布下风水局,借用官家风水中的阳刚之气运来镇压体内的阴气。

父女二人得到古书之后如获至宝,当即便决定在番禹一试,刚好番禹市那时候在修建地标。而且宁欢颜更是发现这三羊开泰石雕乃是建在了番禹市政府的风水眼上,更是喜不自禁,便在其中动了手脚,以借番禹市政府的气运来镇压她体内的阴气。

虽然当时宁欢颜发现那三羊开泰石雕建立的目的不寻常,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也就没再追究。只是人算不如天算,这宁欢颜却是怎么都想不到自己辛辛苦苦摆不好的风水局,刚刚有了一些起色之后,就因为林白要破解曹建华摆布的风水杀局而被清除。

“老爹,我看咱们还是去那市政府旁去看看到底是哪路高人破了我好容易布下的格局。谈得拢让他帮我医治最好,若是不然,咱们再说!”宁欢颜沉声说道,话语之间浑然没有半分女孩儿该有的文静气,甚至还要比一般的男人更加杀伐决断。

这么些年下来,宁阳然对自己这个宝贝女儿是言听计从,自然没有异议,找好了车子,带着女儿就朝市政府大楼前奔去。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何少瑜和林白两人走了之后,这曹建华总是觉得心里边有些不舒服,而且觉得自己后背更是嗖嗖直往外冒冷汗,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出来。从楼上看那三羊开泰石雕,更是觉得越看心里边越没底。

曹建华这么多年一步步的往上攀爬,不靠别的,就靠俩字:谨慎!

仔细一思量,这货没在犹豫,寻了个由头开着车便去了当初帮他摆布下这风水局的玄清真人的住处奔了过去。

一通敲门之后,一个胖乎乎的圆脸小道士搀扶着一位须发皆白,一身浆洗的干干净净道袍的老道士就走了出来。这老道士生的童颜鹤发,手中拂尘轻甩,神仙韵味十足。

“今早喜鹊登枝渣渣直叫,这刚刚傍晚时分曹市长就登门,果然是喜事!”老道士冲曹建华施了一礼之后,施施然开口道,言语清隽,听上去婉婉动听。

这老道士便是那摆布风水局的玄清真人,不光是在番禹,就算是放在全国那都是有不小的名气,更是华夏道教协会的委员之一。帮助曹建华摆布下那风水局的事情就是他干的。

若是旁人见到老道士这幅模样,恐怕还得心中感慨一声真人不食人间烟火,好一派神仙风范。但是这曹建华却是和玄清真人打惯了交道,知道这厮不过是喜欢些台面上的东西,内里也是个腌臜泼货,私底下干的龌龊事情也是不少。

只是自己这么贸贸然登门,肯定是得寒暄几句,曹建华一边在心中腹诽那玄清真人装模作样。一边双手合十还礼,还做出一幅诚惶诚恐的模样对玄清真人道:“承蒙真人抬爱,曹某又哪里算得上是什么稀客!”

两只狐狸这么客套来回几句之后,心里边便都有了些烦闷。

曹建华见势,便开口说道:“真人,那三羊开泰石雕今天却是被人给毁坏了一些,而且我觉得今天身上总是有些不是滋味,酸困无比,而且一闭眼就觉得心绪有些不宁,还请真人赐教一二!”

“番禹市破得了老朽风水局的人恐怕还没生出来?既然曹市长坚持,那赐教不敢当,且容老朽看上一看。”玄清真人一见生意上门,喜不自胜,伸手从口袋中掏出老花镜带上仔细审视着曹建华的面相。

这玄清真人心中原本以为曹建华出现现在这状况,不过是亏心事儿做多了的原因,但是一看之下,却是吓了一大跳,心中咯噔一声,口中叫道:“曹市长,你这是去了哪里,身上怎么会沾染上了这么多的阴晦之气!”

“真人,您可要救我啊!”曹建华一听玄清真人这话,大惊失色,脸上煞白一片,对着玄清真人翻身便跪倒在了地上,苦声道:“我最近是哪儿都没去,上午还好好的,就是打那三羊开泰石雕塌了之后,才感觉身上不怎么舒服!”

“既然如此,那老朽我就陪你走一趟,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玄清真人说道。

话音落下之后,这玄清真人伸手捂嘴轻咳一声,对着身边的圆脸小胖道士眨了眨眼。这小道士见状,赶紧伸手扶住玄清真人的胳膊,转头看着曹建华苦声道:“曹市长,家师身体最近不大好,总是缺乏调养,夜深之后,风大雾重,我看还是明天再去比较妥当!”

“你这无知小徒,你懂什么,曹市长诚心相邀,我又怎能拒绝,休得多言,我跟曹市长一起去,咳……咳……”玄清真人捂着嘴含混不清的说了几句话之后,便长咳不止。

那圆脸小道士一看这模样,一双眼珠子骨碌过来骨碌过去,对着曹建华身体上上下下扫来扫去。

到了此时,曹建华还能不清楚这玄清真人是什么意思,心中暗骂老东西贪心没止境之后,伸手从自己口袋中掏出钱包,取了张银行卡便对玄清真人递了过去,道:“些些酬劳,不成敬意,还请大师笑纳!”

玄清真人伸手接过银行卡之后,微微颔首,说道:“既然曹市长如此诚心,那老道我就跑上一遭好了,就当是做上些许善事!”

看着玄清真人那模样,曹建华恨得是牙痒痒,这老家伙黑钱的本事可以说是绝世无俩。看着老道两眼放光的模样,曹建华心中恨恨道:

这么爱钱,迟早死在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