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32章 高人?!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5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番禹相术界这些人的水准玄清真人心里跟明镜似的,以他的想法,这三羊开泰石雕就算出再大的事情,至多也不过是他来稍微改动一下便可以恢复如常。

可是真到了这三羊开泰石雕前一站,玄清真人发现这事情似乎比自己想的艰难的多。这三羊开泰石雕本是他布置下的风水局,这气场格局他心里边最清楚不过,但现在却是一星半点儿轨迹他都寻摸不到。

“这三羊开泰石雕是谁动的?”玄清真人绕着石雕走了一圈之后,转头看着曹建华狐疑问道。

曹建华说道:“就是两个小年轻开车撞了一下,然后找工人过来修缮了一下。玄清大师,这地方是不是有点不对劲了?”

“岂止是有点不对劲,简直可以说是天翻地覆的大变化!”玄清真人捻着胡子气呼呼的甩了曹建华一句。

曹建华被玄清真人这话一说,心里边虽然惊慌但还是有些狐疑,以为是这玄清真人故意这般说辞来糊弄自己骗钱。可是眼见得玄清真人面色一片凝重,曹建华心中一跳,难道那俩小子真有这般修改风水局的本事?!

别说曹建华心里边嘀咕,就连玄清真人自己心里边也是嘀咕个不停。番禹市相术界能叫的上号的人也就那么几个,什么时候多了这样一个术法如此精通的年轻人。

“玄清大师,这风水局现在到底是被改成了什么模样啊?!”曹建华偷偷看了眼玄清真人的表情,凑到他身边,轻声问道。

玄清真人摇摇头,叹气道:“这风水局的格局已经彻底被人改动,之前老道我的想法是让这生吉之气和那何明林隔绝。但是现如今再来看,这生吉之气却已经是朝着他的办公室涌去,而你那办公室却是于生吉之气隔绝不说,还将隐晦之气全都转移到了你那里。”

“大师,你可千万得替我救治啊!不管您要什么,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都竭尽全力!”曹建华一听这话慌了神,再结合自己先前身上的感觉,更是心慌不已,一把扯住玄清真人的胳膊,急声道。

玄清真人摇了摇头,慨然道:“恕老道眼拙,这风水局改动的手法已然臻至化境,不是我能看出来的!”

曹建华到此时彻底傻了眼,他心里清楚这玄清真人最是自大狂妄,能让他说出来这样的话,恐怕比杀了他还要难。难不成自己真要被这阴晦之气困扰,到最后落个身败名裂的下场?!

曹建华越想越怕,噗通一声跪倒在玄清真人的身前,颤着声音道:“大师,求求您,再想想办法,再帮我一把!钱您要多少我就给您多少!”

“起来吧,且容老道我再看看!”玄清真人叹了口气,搀扶起来曹建华,轻声道。

曹建华听到这话,这才轻舒一口气,伸手擦了擦眼角,刚才一慌乱却是鼻涕眼泪都一起滚了下来。

玄清真人没再理会曹建华,只是专注的绕着这三羊开泰石雕反复逡巡,想从其中找到一些破绽好加以利用,重新改变这风水局。但枉他找了大半天,却是丝毫前人摆布风水局留下的蛛丝马迹都没有看到。

“能布置下这风水局的人必定学究天人,老曹你这到底是惹了什么来头的人!”玄清真人转了一圈之后,看着曹建华感慨道:“为今之计只有一个,那就是你将这三羊开泰石雕推倒,重新修建一个,或者是从这办公大楼里搬出去。”

推倒重建?!这事儿根本就不可能,这石雕乃是曹建华自己牵头要建立的,要是拆了那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而且还会留下个浪费民脂民膏的骂名;至于搬出这政府大楼,那更是想都不要想,搬出去就等于是彻底放弃自己的位置。

曹建华忙碌这么多图个什么,还不是图个有朝一日能够扶正,大权在握。想要他放弃到手的荣华富贵,怎么可能。

“没有别的法子了?!”曹建华看着玄清真人颤声问道。

玄清真人摇了摇头,复又沉声道:“也不是没有办法,老道现在只能从小地方改动,以求将这阴晦之气阻拦一二,但想要恢复往日的效果却是不能了。只是这法子耗费甚巨,恐怕得曹市长你破费一番了!”

玄清真人这话其实纯粹是出于骗钱的心思才说出来,林白而今布置下的这风水局就算是茅山老道李天元复生过来查看,恐怕都不能解决。又如何是他能够应付的了的,只是眼见得曹建华已经没救,不趁机狠狠勒上一笔的话,实在是对不起自己。

“大师尽管开口,要多少都没有问题,只要能帮我矫枉过正就行!”曹建华如何知道玄清真人这心思,只以为他是真的要帮自己,脸上喜色绽放,头点的如同小鸡啄米一般。

玄清真人呵呵一笑,伸出一个巴掌,轻声道:“举手之劳罢了,不值一提。这次的花费恐怕得在这个数字!”

“五十万……五百万!”曹建华报出五十万见玄清真人摇头的时候,倒抽了一口凉气,复又报出五百万,这才见到玄清真人颔首。

曹建华一想到如果不改变这风水局,自己以后就得整日被那阴晦之气骚扰的模样。一咬牙点头便应了下来,“五百万就五百万,只要大师能够帮我,就算是倾家荡产,我也在所不惜!”

玄清真人眉开眼笑,正要说出几句话来劝慰这曹建华破财消灾的时候。身边突然传来了娇滴滴的一声,只是这声音虽然娇羞,但话语却是粗俗不堪,还带着些古典白话小说中的韵味。

“兀那老道,凭空坏我风水局,你安得是什么心?!”随着声音渐渐响起,从市政府大楼门口走进来一个面目如画的少女,对着玄清真人恶声恶气训斥道。

没等少女的话音落下,又从这少女身侧溜出来一个贼眉鼠眼一身邋遢道袍的老道士,对着玄清真人苦笑道:“这位大师,小女脾气暴躁,话语之间多有冲撞,还望大师海涵。大师乃是得道之人,我们父女二人还想大师帮忙为小女解惑一二!”

自己暗地里做得事情被人这么撞破,曹建华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是目瞪口呆,看了看玄清真人,再看看身边的父女二人,觉得口舌干燥,一句话说不出来。

“不知这两位怎么称呼,又如何说我破坏了你们的风水局!”玄清真人扫了眼那少女还有那猥琐老道,眉头紧锁,沉声问道。

来到这市政府看这三羊开泰石雕,而且这般装束的除却宁阳然和宁欢颜父女两个,实在是再无旁人。

想到自己女儿的病体,宁阳然往前走了几步之后,小心翼翼道:“真人在上,小道宁阳然携小女宁欢颜见过真人了!”

玄清真人看着这父女二人气不打一处来,这俩人出现的时间恰好将自己敲诈曹建华的事情撞破,而且听他们的口气,似乎这三羊开泰石雕和他们也有莫大的关系,若是他们做出来什么事情,恐怕自己赚钱计划就彻底泡汤。

一想到这,玄清真人话语之间也就多了几分怨气,厉声道:“无知老头,你如此猥琐又如何生的出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你们到底是什么居心,赶紧说出来。如若不然,等会儿不要怪老道我手下无情!”

“爹爹,你也看到了,这牛鼻子这般嚣张,你何必再和他好言相向,我看他也没什么本事,不如咱们手底下见真章!”宁欢颜也是个火爆脾气,哪里容得别人这般说自己父亲,脾气一上来,便怒声道。

玄清真人乃是最爱面子的人,生平最恨的就是别人骂自己牛鼻子,见宁欢颜如此做派,便也不再客气,厉声道:“乳臭未干的臭娃娃,也敢这么和我叫板,老道我今天就让你们见识见识到底什么才是相术!”

“还望真人手下留情,小女的脾气实在是太火爆了,都是老朽调教不当!”宁阳然往后退了一步之后,看着玄清真人开口道。

玄清真人冷哼一声,不置可否,厉声道:“既然是相术比拼,而且你我又都纠结在这三羊开泰石雕上,那不如在阵法上来过一场,看看到底是谁技高一筹!”

“大师不要手下留情,让他们见识见识大师您的厉害!”曹建华见到这父女两人,心中以为这两人乃是林白一伙的人,当下也是恨得牙痒痒,沉声道。

宁欢颜一听这话,扫了曹建华一眼,冷哼道:“眉宇之间阴气重重,就你这已经深陷风水杀局中的人,也敢这么说话,小心姑奶奶等会儿顺带连你都给收拾了!”

“别再多言,手上比过便见分晓!”玄清真人冷哼一声,淡淡道,“就你们俩这模样,老道我片刻之间便能轰成渣渣,尽管放马过来吧!”

宁欢颜冷冷一笑,不置可否,但眼神却是四下看望,想要观摩到那摆布下阵法的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