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33章 摆阵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3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番禹人对相术一贯尊崇,所以相术界一向繁荣,民国时期更是出了一位著名的相术大师孔绍苏,孔大师曾先后赴粤、桂、苏、平津,从三合、三元、玄空大卦等地理师二十馀人,后修习无常派的术法。

这玄清真人便是那孔绍苏的嫡传弟子。自幼便修习相术,而且年长之后更是巧遇连连,被他寻找到了失传已久的飞星派的古籍善本,从其中学会了一些飞星派的残缺术法,被他结合无常派的秘法,修缮一二,终成番禹相术界的佼佼者。

玄清真人冷冷扫了一眼身边的宁阳然父女两人,也不再说话,从怀中取出一面罗盘,便端着罗盘在市政府大楼身侧四处游走,以求寻到最佳的布阵位置。

宁阳然一看到玄清真人手中的罗盘,心中就咯噔一下。需知道这罗盘乃是相术中人的饭碗,单从罗盘便能看出这相师的身份地位。

这玄清真人手中罗盘乃是中上号的紫檀木雕刻而成,上面的四象方位尽皆是用绿松石等珍贵宝石雕琢而成,看上去华贵异常。而且这罗盘包浆铮亮,从里到外散发着一种古朴气息,看来应该是传承颇久,而且单从光泽看,说不准已经到了法器的境界。

看到宁阳然艳羡的目光,玄清真人冷冷一笑。这罗盘乃是孔绍苏大师亲自传于他的,也可以说是无常派压箱底的宝贝,寻常人如何见得。

也不搭理这父女二人,玄清真人跟着罗盘的指示,找到了一处藏风聚气的位置,自顾自的开始摆布阵法。

玄清真人恨这父女二人撞破了自己赚钱的机会,所以手上丝毫没有留情。从怀中取下几块片状玉饰,开始按着九宫方位摆布起来。

玄清真人摆布下的这阵法叫做九宫穿卦阵法,乃是借用九宫来聚集阴煞之气,然后通过这八卦状的玉石中先天蕴藉的生吉之气穿宫而过,引发煞气外泄,等到有人进入法阵之后,将九宫方位主杀的阴煞之气尽皆袭杀而去。

看着玄清大师的模样,这宁欢颜心中却是犯了难。她本就是野路子出身,一身相术修为不过是从古书之中东拼西凑而成。若是寻常看相还行,但是阵法这种相术流派带带相授,绝不外传的手段,她却是比较缺乏。

只是狠话已经放出去了,开弓没有回头箭,宁欢颜一咬牙,便按着自己往日看到古书中记载的残缺阵法摆布开来。

宁阳然一看宁欢颜摆布的手段,顿时倒抽一口冷气。原来这姑娘摆下的阵法乃是乾坤八门阵法,这门阵法是父女二人在北京潘家园收集到的相术古籍中记载的一种阵法,其功效便是主杀伐,威效颇大,只是阵法有所残缺,强力摆布,会有反噬摆下阵法之人的作用。

“欢颜,不行,你的身子本就虚弱,不能摆布这个阵法!”宁阳然伸手扯住宁欢颜的胳膊,沉声道。

宁欢颜摇了摇头,一把甩开宁阳然的手。闭上眼睛,脚下踩动八卦步法,左脚迈出,点在了东南巽宫方位,然后弯腰放置一块玉石。再往西北方向一迈,手中的玉石重又落下,放置在了乾宫方向。

这般动作只是转瞬之间便摆布而成,这宁欢颜的体质本就差,虽然这些年一直没少调节,但是底子差的本质却是无法改变的。而摆布阵法是一件极其耗费心神的事情,所以这阵法一摆成,一口鲜血就从嘴角溢出。

宁欢颜毫不所动,手中印诀一掐,轻叱一声,道:“乾坤八门,听我号令,疾!“

随着宁欢颜声音的落下,市政府大楼附近肉眼不见的的天地元气纷纷从四面八方涌来,慢慢汇入到了那乾坤八门阵法之中,而且渐渐顺着阵法中的八门开始循环,形成杀伐之气。

而在一边的玄清真人此时也是将阵法摆布到了最后关头,脚下的九宫八卦步伐缓缓踩出,按照手中罗盘所指的方位放置下最后一块玉石。顿时阵中阴风四起,冰寒刺骨。

“那乳臭未干的臭丫头,你可敢来我这阵中闯上一闯?!“玄清真人四顾了阵法一番,满意的拍了拍手,转头看着宁欢颜傲然道。

宁欢颜冷冷一笑,往后撤了一步,冷声道:“雕虫小技,有什么不敢的!”

“欢颜,还是让我去吧,你身体底子差,现在去闯阵对你身体本源的伤害肯定很大!”宁阳然看到宁欢颜嘴角尚未擦拭干净的血丝心疼不已,如何舍得让自己的宝贝女儿前去闯阵,往前走了一步,便要先行进入那阵中。

宁阳然的本事宁欢颜心中最清楚不过,她这老爹虽然挚爱相术,但是水准却是一般,还只是停留在读死书,按书中记载死板办事儿的地步。如果让他这去闯阵,说不准会闹出什么事情。

“还是我去吧,这点儿小伤算不了什么。吐血这种事儿每天都有,吐啊吐啊的,我也就习惯了。”宁欢颜微微一笑,伸手拦住了宁阳然,毅然而然的迈动步伐朝着玄清真人摆布下的九宫穿卦阵中走去。

宁阳然一咬牙,转头看着玄清真人,怒道:“臭牛鼻子,你让我闺女去闯你的阵法,你怎么不来这阵法中走一遭?!”

玄清真人冷冷一笑,转身便也朝着宁欢颜摆布下的阵法中走去。

一脚踏进九宫穿卦阵法中,宁欢颜就觉得一股阴风顺着自己的脚跟往上涌起,刺骨的寒意骤然袭来,而且还有一股浓重到了极点几乎凝成实质的阴煞之气在阵法转动之下居然朝着她的眉心就刺了过去。

这九宫穿卦阵法本就是无常派的不传之秘,主的就是杀伐之功效。只要有人触动阵法, 其中抽取的阴煞之气便会尽数释放,在入阵者还无防备的时候尽数攻击进体内,轻则让人吐血,重则直接丧命。

而且这玄清真人嫉恨这父女两人撞破了他的生意,让他错失了五百万,所以更是在这九宫穿卦阵法中加入了飞星派的法子,勾动了飞星之力,让这阵法的杀伐之力更加深重。

宁欢颜被这突如其至的混合了飞星之力的阴煞之气一催,顿时口中就吐出一口鲜血,原本就煞白的一张小脸,此时更如同是抹了面粉一般,看上去惨白至极。

九宫穿卦阵中的阴煞之气汇聚了飞星之力后起了不可思议的变化,感觉到宁欢颜受刚才的那一击还算无事,阵法便又迅速运转起来。阴煞之气突然爆发朝着她的身体便涌了过去,宁欢颜几乎已经能感觉到那阴煞之气带来的刺骨寒意到了她的脸颊之前。

技不如人,就这样死去吧,自己本就是纯阴之体,能活这么多年都已经算是侥幸了,而且自己死了,老爹虽然伤心,但可能对他来说也算是一种解脱吧!

宁欢颜这边步步惊心,玄清真人那边也不好过。但凡是爱财之人必定惜命无比,这玄清真人也不例外。他刚才摆布阵法的时候,眼睛瞥到宁欢颜这边的动静,自觉这阵法如同残缺一般,漏洞应该不难寻找,所以此时才敢往里走。

但是等他走进这阵法之中之后,却是发现和自己想的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儿。走进阵中,玄清真人便觉得自己鼻头一腥,如同置身于刚刚结束大战的战场之中一般,杀伐之气冲天。

最让他惊慌的是原本他以为自己可以轻松找到生门所在,但现在却是发现,生门位置杳杳不可寻。阵中的杀伐之气浓郁的几乎要形成实质一般,就算是他自恃心神坚定却也是脑海中幻觉不断。

姜毕竟还是老的辣,玄清真人虽然被杀伐之气这么一冲,心神不宁。但迅速闭上眼睛,手中印诀轻轻掐动,脚上按着九宫八卦的方位缓缓踩动,虽然杀伐之气擦身而过,额头冷汗一滴滴滑落,但终究还是被他找到了乾坤八门中的生门所在。

缓缓抬脚,玄清真人往西北乾宫方位的生门走去。步子一落下,阵中的杀伐之气便渐渐消亡下去,缓缓朝着东南方巽宫的死门方位流去。

大功告成。

玄清真人长舒一口气,但陡然间觉得自己后背一大股阴寒到了极致的气息朝着自己疯狂奔涌而至,而这乾坤八门阵法中的杀伐之气像是受了刺激一般,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疯狂涌出,朝着自己背后那就撞了过去。

“完了!”玄清真人低声惊叫,手中掐着印诀,忙不迭的从阵法中走出,然后回头朝着宁欢颜那边观望,看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别说是玄清真人,就算是宁欢颜此时心头都是疑惑不断,方才那九宫穿卦阵中的阴煞之气明明已经涌进了宁欢颜的体内,但盘亘少许之后却又透体而出朝着乾坤八门阵方位奔袭而去。

原来这玄清真人摆布阵法的时候却是没有想到宁欢颜是纯阴之体,阴煞之气到了她体内之后,感知到那精纯的阴气,只以为是一体同源的东西,所以便纷纷透体而出。

说时迟,那时快,九宫穿卦阵中的阴煞之气却已经是和乾坤八门阵中的杀伐之气勾动在了一起,二者一接触,便如同是天雷勾动地火一般,顿时暴戾起来,没了命的从阵法之中抽取阴煞之气和杀伐之气结合。

轰然一声,两座阵法顿时粉碎,这阴煞之气和杀伐之气混合在了一起,朝着市政府办公大楼方向便奔袭而去。市政府广场附近天色骤然一暗,阴风阵阵呼啸,煞气几乎凝成了形体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