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48章 试探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2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林白看着曹建华办公室内的阵法,心中狐疑无比。但却是不知道这事情其实也是有他的功劳所在。而且就算是这布下纯阳桃花的宁欢颜都没想到事情到了现在的发展态势。

宁欢颜当初摆布下阵法的时候,借用的乃是市政府大楼之中残存的阴煞之气来逼迫出办公室中的阳气,用来压制体内的纯阴之气。

但是在林白摆布下九门转运阵法之后,阵法所抽取的太阳中的阳煞之气却是将市政府大楼中的阴煞之气尽数祛除。

宁欢颜摆布下的这阵法没有了阴煞之气作为支撑,而且在阳煞之气的冲刷之下,却是生生逆转流动起来,形成了这纯阳桃花阵。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曹建华一进入办公室便被桃花煞冲进了脑中。桃花煞主的就是淫邪,曹建华再看到小秘书那圆润的屁股,自然是无法按捺的住自己脑中的冲动,干出了那丑事。

沉吟片刻之后,林白还是打算将那办公室中的阵法破去,此时曹建华已经被捕,如果说以后谁再进了办公室,在桃花煞的冲击下,再干出那种种苟且之事,恐怕何明林脸上也无光,而且留着这阵法也是个祸害,万一再因为这阵法坏了自己之前的打算,那就亏大发了。

没在犹豫,林白便决定将这阵法破了。摆阵艰难,但破阵却是容易了许多,瞅准了这阵法对应的星象位置,林白举手之间便将宁欢颜辛苦布下的布局给破了。

阵法被破,三天之内,便会被市政府大楼吸纳的生吉之气冲散这里的桃花煞气,哪怕是李天元过来也不会看出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做完这事情,林白长舒了一口气,转头看向窗外的阳光,心中舒畅无比。

先是和夏小青同床共枕,再是拿下相术界千百年来无一人能够解决的难题,可谓是小登科之后大登科,林白的心情焉有不爽的道理。

林白的心情爽利无比,但玄清真人的心情却是糟糕到了极点。

玄清真人辞别陈政之后,刚回到自己院子门口,便被门口树上的贼鸟拉了一头的鸟屎,伸手擦去头上的恶臭,玄清真人的肺几乎快要气炸了。从大早上乌鸦临门,再到曹建华胁迫,再到如今这鸟屎浇头,真可以说运势是疲怠到了极点。

“给我找何占奎,让他过来。我算是白养了你们这么一群人,连只鸟儿都给我打不下来,今儿晚上都别给我吃饭!”玄清真人转头一瞪站在门口想笑却又不敢笑的小徒弟,厉声吆喝道。

小徒弟神情一怔,眼圈兀自红了,抬手擦拭了一下眼角,便去给何占奎打电话。

何占奎接到电话之后,心里边乐开了花。虽然说大家都是相术界的人,但是却也是个论资排辈的地方,而且这玄清真人的辈分不但比他高,而且传承也要比他显赫的多,再加上人家还是道教协会的领袖,更是何占奎往日想高攀都攀不上的人物。

当初何占奎想要去林白那讨教的时候,他心里边便是想过邀请一下玄清真人,但是玄清真人却是一口拒绝。如今玄清真人再次邀约,何占奎自然是巴巴的赶了过来。

几杯清酒,几碟小菜,虽然并不丰盛,但却精致无比。而且何占奎又是个眼神通透的主儿,一眼扫过去,更是看出来这食材都是精致无比,而且装菜的盘子更是传承下来的文玩,看向玄清真人的眼光更是崇敬无比,幻想自己哪天也能有这样的魄力。

酒过三巡之后,玄清真人盯着何占奎,笑眯眯开口问道:“老何,我之前记得你找过我,说是这番禹相术界来个过江虫和你们叫板,想要去砸场子,不知道现在这结果如何?”

“结果,不瞒大师您说,我们那一群人过去是惨败而归!”何占奎伸手拿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之后,摇头苦笑道。

当初和林白的那一战他至今仍记忆犹新,那年轻人闲庭信步之间便应付了何占奎诸人的车轮战,而且挥手之间便让他们败得没有翻身的地步。最要命的更是将何占奎的丑闻给揭了出来,让他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整日里只能躲在家里,如同钻洞老鼠一般。

“那年轻人这么厉害?!不过他一个人对付你们几个人,恐怕也是吃了不小的亏吧!”听到何占奎的话,玄清真人也是吃了一惊,原本他以为没再听到何占奎说这事情是因为已经把事情摆平了,却是没想到这群人居然是败得不敢出声。

何占奎叹了口气,看着玄清真人苦笑道:“不瞒大师您说,我们这几个人吃了大亏,但是那小子是一点儿事情都没有!”

“这么厉害?!”玄清真人闻言倒抽一口凉气。何占奎几人的本事他心里边也清楚,虽然说不是什么相术高深之辈,但是在番禹也是数得上号的人物,各自手里边也有几样看家的本事,这几人居然被一个年轻人给收拾的妥妥当当,这传出去恐怕谁都不相信。

何占奎说道:“岂止是厉害,简直是厉害到了极点,不瞒真人您说,我和他比拼到最后,差点儿连这条老命都折在那小子手里边!”

何占奎说话之间,酒劲上头,再想到自己当初在林白手里的遭遇,忍不住更是老泪涟涟。

玄清真人劝慰了何占奎几句之后,心中也是惊疑不定,如果真按照这何占奎的说法,那小子的相术境界恐怕和自己不相上下,而且很有可能还会比自己高深那么一点点。

“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去会会那小子。老何你知道不知道怎样才能找到那小子?”玄清真人捻着酒杯看着何占奎笑吟吟道。

何占奎看着玄清真人似乎对林白颇有兴趣,心思一转,便想借玄清真人的手教训林白一顿。

一抹眼泪,何占奎添油加醋道:“真人,这小子目中无人到了极致,不但看不起我们几人。而且那日更是说番禹相术界不过就是渣渣罢了,不用他废吹灰之力便能横扫,而且他还说就算是您……”

说着话,何占奎偷偷觑了一眼玄清真人的神色,玄清真人听到这话气不可耐,一拍桌子瞪着何占奎怒声道:“那小子说我什么了?”

“那小子说就算是您亲自去和较量,不过也就是三两下功夫便能削的您连自己是什么模样都认不出来!”何占奎咽了口唾沫,颤声道。

玄清真人闻言大怒,拍着桌子站了起来,盯着何占奎厉声道:“那小子真是这么说的?”

“千真万确,一字不差,我原本想早点告诉您老人家,但是想来想去觉得不合适就没有说。”何占奎头皮一硬,接腔道,既然谎已经撒出去出,那就继续编下去,只要能让林白吃亏,这点谎话算什么。

玄清真人见何占奎信誓旦旦,胡子气的都吹起来了。他生平最恨别人看不起自己,如今听到一个小年轻居然敢这么羞辱自己,如何能忍受的了。

何占奎见玄清真人已经上套,心中一喜,接着道:“真人,你可得替咱们番禹相术界做主啊,我们这些人道行浅薄,就算是受了屈辱也就受了,可您老人家一世威名不能败在那小子手上!”

“放心,我定然会去找那小子讨教一番,让他知道咱们番禹相术界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也让那小子明白,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的道理。”

何占奎见玄清真人应允了下来,顿时大喜,一通马屁拍个不停。

玄清真人今天凭白无故沾染了许多晦气,心中本就不怎么舒坦,此时被何占奎这马屁一拍,顿时觉得整个人都飘飘然起来,大话也是接二连三的说出口。仿佛他只要站出来跺跺脚林白就得抖三抖,要是当面再一出手,林白就得咳血而死一般。

这边二人喝酒吹牛暂且不说,在办公室里破了阵法的林白却是突然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林白狐疑看了看四周,喃喃道:小爷我刚做了大好事一件,哪个不开眼的就敢过来折腾小爷。

将办公室中的布局破除了之后,林白拍了拍手,面带得色走出了办公室。想到夏小青之前又说的奖励,林白便觉得心痒痒,便急忙走出门扯住何少瑜,谄笑道:“何少,再帮我个忙呗!“

“林哥,你有什么事儿就说,别这么个模样,兄弟我受不了!”何少瑜看到林白这模样吓了一跳,再一想林白这么称呼自己必定不会有好事,便急忙又道:“你要钱要东西,我都能给,但是休想再让我把贺嘉尔那火坑里推,我是伺候不了那姑奶奶。”

“臭小子,我用你是看得起你,你怎么这么不识抬举呢?!”林白眉头一皱,厉声道。

何少瑜苦着个脸,犹豫再三之后,看着林白道:“林哥,我可以帮你这个忙,但是你也得帮弟弟我一个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