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52章 再遇宁欢颜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7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玄清大师,那林白实在是太过嚣张,大师您认识的还有没有相术高手,到时候咱们再去和林白好好的比拼一番,让这小子知道大师您的厉害!”逃出林白的风水咨询公司之后,何占奎涎着脸对玄清真人道。

到了现在这番境遇,玄清真人如何还能不知道自己这次是被何占奎这老小子给当枪使了,心里边本就愤懑不已,转头看着何占奎冷笑道:“何占奎,你真把我玄清当傻子,你以为我还看不出来,是你想用我当枪的意图?”

“大师,小的绝对没有那想法,只是为大师败在那小子手上感到不甘心!”何占奎闻言大骇,浑身颤抖不已,低头轻声道。

玄清真人闻言嗤笑一声,道:“我败了,我从出道至今还没有败过,今天不过是大意罢了,而且本真人留下的手段也绝对得让林白那小子好好的喝一壶!”

“大师您英明神武,那林白不过是个小辈罢了,如何是大师您的敌手!”何占奎生怕玄清对他使出什么手段,便赶紧马屁拍了过去。

何占奎还没来得及说话,便觉得腿上传来钻心般的疼痛,一看之下,原来逃出来的时候让脚踝上的伤口崩裂,此时鲜血淋漓流个不停。

“那小子的手段还真是毒辣!”玄清真人倒抽了一口凉气之后,便在路边寻了个座椅,开始收拾起自己脚踝上的伤口。

谁知道玄清真人这一低头,却是看到前方一个俏丽女子的背影,觉得有些熟悉,心中仔细思索一番之后,便认出了前方那女子正是当日和自己在市政府斗法的宁欢颜。

“这小娘皮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玄清真人认出宁欢颜之后,心头一颤,吃了一惊,但一转头却是看到宁欢颜的身子一颤险些摔倒,随即脸上便闪出一抹喜色:“这小丫头片子看起来是受伤了,真是天赐良机,让我有机会能除掉这个心腹大患!”

宁欢颜当日和玄清真人比拼之后留下的狠话,这玄清真人至今仍然记忆犹新。他气量狭窄,往日对那些不听从自己安排的人就已经是打骂不休,更何况是这直言要取他性命的宁欢颜,今天好容易看到宁欢颜一幅受伤模样,他如何肯错过这个机会。

也不再理会跟在自己身边的何占奎,玄清真人蹑手蹑脚的便跟在宁欢颜身后跟踪而去。

说起来宁欢颜最近的日子实在是不怎么好过。

她在曹建华的办公室布置下了纯阴驱阳阵来压制自己体内的阴气之后,原本以为这是万无一失的办法,却不料只是隔了几日之后,便觉得自己体内的纯阴之气居然有隐隐复苏的迹象。

而且更加可怕的是,这纯阴之气经过这番压制,复苏之后,似乎更加的变本加厉起来。便在昨天夜间,这纯阴之气彻底冲破了压制,重新遍布她全身,当时如果不是宁阳然发现及时,用小时候找到的那大师给的保命药丸保住心脉,恐怕小命都要丢掉。

宁欢颜好转之后觉得不对劲,便重新潜入到曹建华的办公室中去一窥究竟,去了之后,整个人彻底凌乱了,她原本摆布下的阵法彻底被人打乱。而且市政府大楼之中已经没有了阴煞之气的存在,残留的皆是地脉之中抽取的生吉之气。

宁欢颜修习的不过是些书中记载的内容,饶是她天资聪颖,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手头没有合适的阵法摆布,她也是再没办法勾动市政府的纯阳之气再来压制自己体内的纯阴之气。

宁欢颜又惊又气之下,在曹建华的办公室中大发雷霆,更是摔了几件东西,惊动了不少大楼中的工作人员。情急之下,宁欢颜只得急匆匆从后门溜走,一路上思来想去,竟然是走错了回家的方向,误打误撞,走到了中央商务区,更是被玄清真人发现了她的踪迹。

此时正是夜色低垂时分,明月高悬天空,洒下银辉普照大地。中央商务区附近皆是那种玻璃幕墙的大楼,在月光辉映下,将周遭的环境显示了个通透。

不经意间,宁欢颜转头朝着玻璃幕墙一看,却是突然看到自己身后闪过一道身影。眉头紧皱之下,宁欢颜装作不在意模样,继续往前走,但余光却是紧紧的注意着身旁玻璃幕墙上的动静。

不大会儿功夫,便又看到了自己身后的那个背影,一袭青灰色道袍,三撮长须,不是那日斗法的玄清真人又是何人!

自己实在是太不小心了,居然会在这个地方撞见这仇人,而且被他跟踪了这么远才发现。宁欢颜眉头紧皱,正在思虑对策的时候,身前突然传来一个熟悉无比的声音:“欢颜,你怎么跑到这边来了,真叫我好找!”

宁欢颜抬头一看,原来是一头大汗的宁阳然。原来宁阳然见宁欢颜天黑还不回家,以为出了什么意外,便一路寻找,最后发现女儿呆呆怔怔也不敢上前打扰,但见夜色越来越重,气温降低许多,这才忍不住上前开口道。

看着宁欢颜皱眉的模样,宁阳然心里慨叹不已。他突然想是不是该给自己这女儿找个男朋友,说不准那时候女儿的心事才会有个倾诉的对象,心绪也会好一些。

不过想了想,宁阳然还是觉得等先回家了再说。毕竟看宁欢颜这模样,心思肯定比较深重,而且也没什么合适的小伙子,而且谈恋爱这事情要是两不情愿的,就算是在一起也没什么意思。

就在宁阳然胡思乱想的时候,宁欢颜皱眉轻声道:“别停顿,一直走,后面有人在跟踪我!”

“嗯?!”宁阳然一愣。

正要转头去看看后面到底是什么人的时候,宁欢颜扯住他的胳膊,轻声道:“别回头,一回头就被那人给发现了,余光看周围的玻璃幕墙!”

宁阳然眉头一皱,余光便向身周的玻璃幕墙看去。只见身后不远处,玄清真人正在那鬼鬼祟祟的跟着。

看到此情此景,宁阳然一脸羞愧,自己跟了女儿一路,如果不是宁欢颜提点的话,他甚至都没发现身后有人跟踪,实在是丢人丢到家了,自己这做父亲的也真不称职。

“这臭牛鼻子怎么没完没了的,他是想做什么?难道要杀人?!”宁阳然皱眉怒道。

宁欢颜点了点头,正色道:“我从玻璃幕墙上看到他的面相,隐隐有凶色,说不准真的已经动了杀人的心思,而且恐怕他是发现我身体有恙之后才跟过来的,所以这种可能性很大!”

“欢颜,有把握解决么?!”宁阳然没想到自己随口的一句话,居然真被女儿给证实,倒抽了一口凉气后,轻声问道。

宁欢颜摇了摇头,转头往一边的一条偏僻小道望了几眼之后,转身走了过去,轻声道:“既然他想来杀我们,那我们就和他好好的斗上一斗,看看到底是谁能占上便宜!”

这是一座狭长的小甬道,应该是当年广州作为商埠时候的遗留产物。小巷两边皆是欧式建筑,法式梧桐树叶纷纷扰扰茂密无比,在小道上投下了无数的阴影,看上去犹如鬼影一般幢幢,而且这树叶更是遮挡住了来自外界的视线,如果不走进小巷中的话,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宁欢颜缓缓走进了小巷之中,然后转头望向了头上郁郁葱葱的树叶,从怀中掏出罗盘。

但凡是这种老旧的建筑,大多便会蕴藉一些阴晦之气,宁欢颜走进这条小巷打的便是这些老旧建筑中阴晦之气的主意,只要摆布阵法,牵动周遭古旧建筑的气场,便会使这些阴晦之气充斥在小巷之中,等到玄清真人跟踪而至的时候,到时候便能扰乱他的心神。

而且这条小巷窄狭无比,玄清真人肯定会在外面呆上一会儿,等到脚步声消失之后,才会走进来,正好能给自己准备的时间。

正如宁欢颜的想法一般,玄清真人此时正是站在那小巷口,侧耳倾听着小巷内的脚步声。

阴晦之气本身没有什么杀伤力,但却是用来纠缠人最好的东西。宁欢颜闭目沉思片刻之后,便在以前看过的古书之中寻找到了一门专门用来缠人的法子—八门缚身术。

八门缚身术借用的正是阴晦之气惑人心神的功效,而且这术法最为神奇的就是极有针对性,如果是普通人的话,便可以轻易而举的走过,但是只要感触到身怀术法的人,那便会发动起来,勾动阴晦之气来祸乱心神。

只要玄清真人走进小巷,便会被术法袭击心神,在阴晦之气的侵袭下,心神必定受创,最起码得在床上躺上一段时间来疗养心神。

“敢跟踪姑奶奶我,我得让你这臭牛鼻子吃不了兜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