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53章 祸不单行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6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夜幕低低垂下,小巷中寂静一片。路旁的法式梧桐树叶在夜风之中萨拉作响,看着面前黑魆魆的甬道,玄清真人的眉头越皱越深。

这小巷的位置刚好是有一个拐角,而且树叶茂密遮挡住了人的视线,他根本无法知道里面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玄清真人小心翼翼的抬脚走到巷子口,身子微微探出,朝着小巷中偷窥过去。

巷子里空旷无比,只有月光照耀下有些稍稍发亮的地板。玄清真人犹豫再三,抬起头仔细的打量着这条小巷,如果换了往常的话,他绝对就放心大胆的追过去,但是今天不同,身上有伤不说,而且之前被林白那么一弄,他心里变得遇事有些没底儿起来。

仔仔细细的观察一个来回之后,玄清真人没有发现这小巷中有任何蛛丝马迹,也没有任何怪异的气场和力量。

生怕因为自己这耽搁宁欢颜跑的太远,玄清真人发觉无事之后,抬脚便往小巷中走去。

越往前走,玄清真人就觉得自己的心跳得越快,觉得自己好像是在一步步的走进圈套中一般。停下脚步驻足片刻之后,玄清真人的面色大变,原本因为失血过多的脸上此时看上去更加的青白不堪。

这小巷太安静了,安静的几乎像是没有空气流动一般,而且走进来之前明明感觉有风的,但是进了这小巷却是一星半点的风吹到身上的感觉都没有,甚至还没有风吹动树梢的声音。

最要命的还是这小巷怎么长的几乎走不到头一般,刚才进来之前他已经目测过,这小巷最多也就是百八十米的距离,就算自己的腿上伤势再怎么严重,这么大会儿功夫,恐怕是爬也能爬到小巷尽头了吧!

“难道是鬼打墙?!”玄清真人心中一惊慌,首先想到的便是这种现象。

所谓“鬼打墙”,就是在夜晚或郊外行走时,分不清方向,自我感知模糊,不知道要往何处走,所以老在原地转圈。

但仔细一想,玄清真人又觉得不可能,这鬼打墙一般都是发生在农村一些极其荒僻的地方,而像是番禹这种国际性大都市,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玄清真人年幼时候经历过上山下乡运动,那时候在乡村听过不少老年人说过这些事情,还亲眼见过,但大都是在人迹罕至的荒凉地区。

“难道是因为自己腿上失血过多,所以走路的时候才被邪魅给冲撞了?!”玄清真人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之后,环顾四周,脸上带着惊慌之色,喃喃自语道。

虽然说身怀相术,按理说不应该惧怕这种东西,但这只不过是外人的看法罢了。相师这种行当,越是接触的深刻,便越是会对鬼神之说抱着一种敬畏之情,当然林白那种身怀至宝的人除外。

这玄清真人相术再了得,但究根结底不过是个普通人,所以难免有些普通人的心思。

“是鬼打墙,而且还是只道行深厚的老鬼,桀桀……”

正在玄清真人心里狐疑的时候,身边突然穿出来一嗓子叫他头皮发麻的尖锐女声,而且那声音拉的长长的,倒是真有点儿像是深夜鬼哭一般。

“牛鼻子,你忘了当年的事情了么?!是我来索命来了!”一波尚未平息,那尖锐女声又是响起。

玄清真人面色大变,额头的汗珠接二连三的往下滚落,脸上的神情看上去惊惧到了极点,颤着声朝声音传来的地方,说道:“当年的事情不是已经了解了么,你还跟着我做什么……不对,好啊,是你们在捣鬼!”

玄清真人刚把前半段话说完,便听到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娇笑声,听上去熟悉无比,仔细一想,正是那宁欢颜的笑声,顿时脸色大变,咬牙切齿朝着小巷外怒骂不止。

“臭牛鼻子,想不到吧,跟踪姑奶奶我,有你的好果子吃!”宁欢颜见玄清真人识破身份,便也不再戏弄他,大大方方的现身之后,对玄清真人冷笑道。

玄清真人嘴上大骂不已,但是心中却是惊惶不定。因为他发现,这小丫头片子摆不下来的阵法,他竟然无法解决。如果是寻常阵法的话,按照九宫八门的路子,绝对是能安全出来,但是这法子在这阵法上好像是不一样的。

“臭丫头,你用的什么阵法把我困在这小巷里了,赶快把我给放出去!”玄清真人越来越慌乱,忍不住抬头大骂道。

要知道,这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像林白那般坐拥先天洛书,对所有的阵法形成和作用心中都一清二楚,即便是这玄清真人师从名门高手,但并不见得什么都会,解决不了这阵法也算情有可原。

“放你出来,你跟踪了姑奶奶我一路,不给你点儿小小的苦头吃,你怎么会知道马王爷到底有几只眼,又怎能报的了本姑娘当初的仇怨!”宁欢颜听到玄清真人这话之后,忍不住冷笑道。

玄清真人说道:“臭丫头,本座这次只要脱困,绝对饶不了你!”

“那我们就等着瞧吧,你这臭牛鼻子继续在这破解阵法吧,姑奶奶我就不陪你了!”宁欢颜嘴角微微上翘,对玄清真人嘲讽道。

玄清真人恼羞成怒,再想到今天这一天所遇到的事情,心头愤懑之心更是不能停止,厉声骂道:“林白!宁欢颜!只要老道我一天还在世,你们必定是我一生的仇敌,我绝对会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眼见得任凭自己再如何破口大骂,外面都再没有一点儿声音传进来,玄清真人无奈之下,只得慢慢去解除阵法。

想要破解是想要破解,但是做起来又怎么会有那样简单。阵法最考究的就是布局,玄清真人现在所处的乃是一处已经失传了八门缚身阵,而且针对的又是相师,再加上小巷积攒百年的隐晦之气,那效果和复杂程度自然要命许多。

夜色越来越暗,玄清真人在阵法之中身上的冷汗也越来越多,他身上本就带着伤,再加上被这夜晚的冷气和煞气这么一吹,神色更是委顿了几分。

时间滴答而过,历经了漫长的挣扎之后,玄清真人终于从那阵法之中挣脱而出。

出来一看天边微微露出的鱼肚白,玄清真人满脸的郁色。他能从这阵法中逃出,其实还是占了天地之间阴阳二气自然转换的便宜,太阳将出,小巷中的阴煞之气渐渐减弱,阵法的威力下降,他才找出了阵法的破绽,要不然恐怕还得在这阵法之中再拘束上几个小时。

舒缓了一下被夜间寒露侵袭的僵硬无比的身子骨之后,玄清真人扫视小巷之中,脸上满是怨毒之色。今天一天的遭遇,可以说是玄清真人这几十年来最为凄惨的一次。从学成出师,再到相术日渐精深,几乎所有人都是求着他,让他几乎已经忘记了什么叫做失败和寒冷。

穷人乍富,狗穿皮裤。富人乍贫,寒风刺骨。

玄清真人便也是如此,昨天一天的折磨,让他神色委顿到了极点,原本梳的整齐无比的头发此时凌乱不堪,更要命的还是他身上散发出一股浓烈的酸臭味,年纪一大夜间小解的次数就多,玄清真人被困在阵法之中,只有那么一点儿地方,身上的味道自然不会好闻。

“八门缚身阵,好算计,好想法,想不到我玄清真人一天之内居然接二连三的载了几个跟斗!”玄清真人伸手将头上的道冠扶正之后,阴沉着脸自语道。

只是话还没说完,玄清真人突然发现在自己出阵的方位居然有一滩青黑色的粘稠状液体。盯着那东西看了半晌之后,玄清真人眉头皱起,走到那东西前面,弯腰伸手捻起一丝放到鼻子下一闻,面色旋即大变。

“什么人的血居然会是青黑颜色,难道是那宁欢颜的?!”玄清真人面上露出沉重之色,思忖片刻之后,想到昨天见到宁欢颜时候她病恹恹的模样,便带着一点儿喜色缓缓道。

秋老虎肆虐,时间还没到正午,路上行人便开始挥汗如雨,更是有不少人后背都浸湿了一大片。但路旁一个脸色苍白的女子,脸上却是一星半点的汗都没有,而且脸色看上去白皙的可怕。

“欢颜,是不是又被纯阴之气反噬了?!”宁阳然看着宁欢颜青白色的面庞心痛不已,“别再费心思想事情了,走了一夜了,咱们还是赶快回去吧!”

宁欢颜没吭声,缓缓摇了摇头。转头盯着身前一栋写字楼方位,目光之中满是坚定。

在宁欢颜心中,玄清真人的手段绝对不会是那个破了她布置下的纯阴驱阳阵的人,而且昨天这玄清真人身上更是带着伤,从伤口看上去应该是被人用术法所伤,这个人最有可能的就是玄清真人嘴中的那个林白。

这个林白到底是敌是友?宁欢颜眉头紧皱,盯着林白风水咨询公司的招牌,心中满是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