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55章 送上门的女人(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9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听到林白这句话,宁欢颜愣了愣,装出一幅疑惑的模样看着林白,暗想难道这小子真是看出来什么了,所以才这幅模样,不过不可能啊,她长这么大,还真没见过哪个相师不用笔纸就能这么迅速就能分析出一个人命理的。

轻叹了一口气之后,宁欢颜端起面前的水杯捧在手中,看着林白轻声道:“林大师,您这话我实在是不明白。就算是我先前不大信任你,可是只要你为我解决事情总得给我推算一下命理吧!”

“行了吧您呐,明人不说暗话,你找我到底是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别在这吞吞吐吐的叫人心里边愤懑。”林白撇了撇嘴,笑眯眯的说道。

宁欢颜脸上顿时一幅犹豫的模样,紧紧的盯着林白想从他眼中看出他到底是在想什么。

林白这时候心里边也是有些发急,其实他还真是在套宁欢颜的话,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看这个女人感觉无比熟悉,总觉得就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一般,总觉得这事情不一般,所以才给她玩了这么一出。

“林大师,是不是我命理上有什么不好的,您不想说啊,您放心,我既然来了,就不怕您说出来。”宁欢颜犹豫再三之后,终于决定继续和林白虚与委蛇下去,看看面前这小子到底是打的什么鬼主意。

林白一笑,心道看起来今天要不露出来点儿真本事,恐怕还真不能从这小丫头片子最里边套出来她的来意。

思忖片刻之后,林白摇头苦笑道:“从你的命理上看,你不是阴年阴月阴日生的人,但面相上却是显示体内有纯阴之气,这种阴气和天地之间的阴气以及阴煞之气虽然不同,但是对于人体来说,却是打乱了平衡,所以你从小体质便极差,而且你应该不是顺产出生的吧?!”

阴阳二气演化万物,人体内也正是由阴阳二气统筹兼顾才能够无病无灾,只要其中一项超过普通人的限额,便会出现灾祸。更何况是体内一直盘亘着纯阴之气的人,所以一般来说,这纯阴之体的人寿命一般短暂无比。

在刚才帮宁欢颜推算命理的时候,林白便发现,这宁欢颜的命相之中显示她出生之前,家中长辈似乎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所以她才早产,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她才逃过了大多数纯阴之体一出生没多久便会死去的状况。

宁欢颜听到林白这话,神色大变,就连捧着的热水洒在手上都是一点儿知觉没有。自己面前的这男人怎么才这么点儿年纪就这么厉害,也为什么他看着会这么熟悉?!

宁欢颜皱眉盯着林白的面相仔细思量,片刻之后,脑海中一闪而过自己那天从曹建华办公室中走出来之后,撞到的那个年轻人的面貌。

纯阴之体?纯阴驱阳阵?林白此时也是在脑海中思忖着宁欢颜的真实身份,片刻之后,一拍脑门,暗骂自己一声糊涂,怎么忘了曹建华办公室的那桩子事情,恐怕那办公室里摆布下的阵法就是这小妮子所为。

“原来是你!”林白和宁欢颜二人伸手指着对方,异口同声道。

林白盯着宁欢颜惨白的面颊,摇头苦笑道:“想不到,实在是想不到,我这风水咨询公司来的第一位女顾客居然是我的仇家。”

“仇家?!我看你才是我的仇家吧,破了我纯阴驱阳阵的恐怕就是你吧,如果不是你,我又怎么会再被体内的阴气反噬,这一切都是你害的!”宁欢颜一咬牙,瞪着林白厉声道,事情到了这份上,遮遮掩掩也没意思,不如直接撕破脸皮来的爽利。

听到宁欢颜这话,林白也是傻了眼,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这宁欢颜摆布下纯阴驱阳阵是为了这个作用,沉默片刻之后,林白轻声问道:“你不是和玄清真人一伙儿为曹建华办事的?”

“我为什么和那老狗是一伙儿的!”宁欢颜听到林白这话,怒不自禁,忍不住恢复了往昔模样,厉声喝问道。

林白听到这话,算是彻底傻了眼。他原本以为宁欢颜和玄清真人是一伙儿的,但是现在看这情况,这小妮子恐怕和玄清真人之间的仇隙还不小,要不然听到他的名字也不会发这么大的火。

“好好的女孩儿,说话怎么这么糙!”林白撇了撇嘴,也不再和宁欢颜纠缠下去,笑着调侃道。

宁欢颜从小为了抵抗体内的纯阴之气被宁阳然给当做男孩子养大,小时候倒还好,长大之后,最恨别人的就是说自己说话粗糙不像个女孩子。林白这话可以说是戳中了她的心窝,一口气喘不上来,然后觉得浑身冰凉无比。

坏菜!这纯阴之气怎么好死不死的偏偏这时候反噬自己,宁欢颜感觉着从丹田位置开始往上涌动的刺骨凉意,心中暗暗叫苦不迭。

只是尽管百般压抑,但是还是控制不住那纯阴之气对身体的侵袭,宁欢颜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就像是完全被冰冻了一般,冻结成一块一块,然后一股热意从胸口缓缓上升,一口鲜血从口中吐了出来。

“不是吧,就这么一句话就把你给气吐血了。咦,不对啊,你这血怎么会是暗绿色儿的?!”林白看到宁欢颜吐出一口鲜血,还以为是自己不小心触动了别人的伤心事儿,心中升起一股愧疚,但一看那血液的颜色,心中登时咯噔一下。

皱着眉头盯着宁欢颜越来越煞白如雪的脸庞,林白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沉声道:“你纯阴之体能活到如今已经实属不易了,居然还敢用术法和人动手,难道你不知道动用术法会让你体内的纯阴之气反噬的愈加厉害?!”

“我不是你女儿,用不着你来教我做事!”宁欢颜伸手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迹,冷冷一笑,道:“如果不是你,我的阴煞之气如何会反噬的这么厉害,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

“我说姑奶奶,你讲点儿理好不好,如果不是你和玄清真人那臭牛鼻子折腾出来那么大的动静,我会去帮市政府扶正气运,这事情归根结底还是你自己折腾出来的,谁都不能怨!”林白听到宁欢颜的话,哭笑不得,便出言为自己辩护道。

宁欢颜哪是讲理的主儿,如何会和林白讲道理,冷然道:“那是你自己给自己找的麻烦,谁求着你去管他们的死活了!”

“成,算我服了你了,姑奶奶,咱们就不纠缠这事儿。您这病小的我也治不了,您爱去哪去哪,千万别挂在我这,到时候又是麻烦!”一个贺嘉尔天天在他耳边这么蛮不讲理就够了,现在又杀出来一个更变本加厉的家伙,林白看着宁欢颜蛮不讲理的模样,觉得头大无比。

仔细回味了一下林白的话,宁欢颜心中突然一动。自己当初和老爹去找那位大师看病的时候,那位大师曾经说过,宁欢颜这病如果发作的厉害的话,倒是有一个不太上得了门面的法子可以解决,那就是转移到他人的身上。

纯阴之气转移到他人的身上可不是说像病情传染那般不动声色,而是要真刀实枪的肉搏一场,才能顺利转移,而且最好那人最好是相术精深的相师,而且相术越精通,效果越好。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宁欢颜一咬牙,心中便打定了主意。

看着宁欢颜看着自己眼神越来越古怪起来,林白觉得从脊梁骨冒上来一股凉气,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事情不大对头,但却又说不出来到底是哪不对,再一低头,看到宁欢颜手指之间露出黄色符箓的一角。

“你想干啥?!”林白紧紧盯着宁欢颜的手指,颤声问道,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女人现在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古怪的感觉。

宁欢颜盯着林白,嘴角一抹古怪的笑容,没给林白丝毫反应的时间,手中的黄色符箓朝着林白便飞了过去,然后轻声道:“你猜我要做什么?!”

“迷魂符箓?!”林白一眼瞥到符箓的一角,愤怒开口道,但是为时已晚,却是躲闪不及,被那符箓给撞在了身上,还没来得及说话,身上便感觉酸软无比,而且脑袋的运转也开始不那么灵光。

宁欢颜看着林白的模样,轻笑道:“想不到当年李天元大师把我叫到身边塞给我这张符箓让我贴身放好,原来起的是这个功效。”

“李天元……”林白此时彻底傻眼了,他实在是想不到这丫头片子居然和师父还有瓜葛。老道误我!林白心中长叹一声。

宁欢颜强撑着身体站起来,走到林白身边,伸手捏住林白的下巴,咬紧了嘴唇,轻声道:“小子,给姑奶奶我笑一个先!”

“无耻,你当我是什么人?!”林白拼命挣扎,只是中了李天元亲手制作的迷魂符箓之后哪还有挣扎的力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宁欢颜离自己越来越近。

林白睁大了眼睛盯着宁欢颜的举动,心中骇然想到:

不对,这小丫头片子怎么不去厨房拿刀,而是伸手解自己的扣子,难不成要强奸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