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0章 改运之术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6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相术之中,但凡是这种对其他人造成祸患的手段,往往都会有很大的弊端,其实说白了也就是增大相师遇到五弊三缺的反噬几率。

五弊三缺指的是一个命理。所谓五弊,不外乎“鳏、寡、孤、独、残”。三缺说白了就是“钱,命,权”这三缺。传说是因为相师泄漏天机过多,让他们无法和正常人一样享受正常的生活。

但是这也却正是问题的症结所在。五弊三缺是亘古流传下来的说法罢了,真正没人见过,不过是往人身上套罢了。现代社会人心在市场经济的洗礼下,早就变得浮躁不堪,谁还会去在意这天理循环、报应不爽的说法。

而且玄清真人这么些年下来,更是觉得这说法不过是吓唬人罢了,他这么一大把年纪,也没见遇到过什么事情,所以做起事情来便是肆无忌惮,但凡能捞钱,就绝对不择手段去做,这也是他去接了曹建华算计一市之长这个疯狂计划的原因所在。

没有钱哪来的现在生活的享受,没有钱自己头上的道冠,手中的拂尘,怀里的罗盘,嘴上叼着的紫砂茶壶,哪一样还能属于自己。所以说来说去前最重要。

可是钱是哪来的,相术这行当,没有名气,就赚不到钱。所以玄清真人对自己的名声向来万分重视,这段时间先是在林白手上吃了个大亏,然后被宁欢颜给阴了一把,这让玄清真人这死要面子的人如何忍受得了!

所以哪怕是冒着被天地反噬,受到五弊三缺诅咒附身的危险,玄清真人也必须把面子给扶起来,要不然恐怕以后他在番禹城就在没有立足之地了。

…………

宁欢颜觉得心中像是有只猫在抓挠一般,躁动不安,她很讨厌这种感觉。

也许是从小就被宁阳然当做男孩子来养的原因,所以宁欢颜比起同龄的女孩子从小便多了几分大度,从来不在一些小事儿上和宁阳然发生争吵,也不会和外人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发生争执。但是今天她觉得自己似乎是有火气堵在嗓子眼儿一般,想要发泄出来。

宁阳然见到女儿回来,而且看上去面色还不错,而且似乎自己这从来就没见过对男人动过心思的女儿还找了个男朋友,这一切都让宁阳然心里挺高兴。

宁阳然没那么多高尚的情操,也没什么远大的追求。钱这东西他不缺,只要父女二人能够吃饱喝足,衣食无忧就够了。至于什么拯救世界这种超人才能干的事情,更是和他一毛钱的关系没有,只要女儿能够平平安安,对他来说,一切就足够了!

宁欢颜出去一天回来,心情不好,宁阳然知道自己女儿从小就爱吃自己下厨做的菜,便亲自到厨房操刀,宰鱼杀鸡,给女儿做了一顿大餐。等饭做好之后,宁阳然盛了菜,端着碗和盘子走到客厅,然后微笑着走到宁欢颜的门口。

轻轻敲了几下门之后,宁阳然轻声道:“欢颜,出来吃饭吧,吃完了咱们俩再出去走走,活动活动身体!“

“我不吃,你吃吧!”宁欢颜听到宁阳然的声音,觉得聒噪无比,在屋子中赌气把枕头捂住自己的脑袋,然后朝着屋外吼道。

宁阳然听到这话彻底愣住了,宁欢颜从小就懂事儿,知道自己拉扯她长大不容易,从小到大还没和自己红过脸,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儿,怎么这么大的火气。

他心里越琢磨,越觉得可能和女儿今天去见的那个男朋友有关系,心里边忍不住的怒骂了几声女儿那男朋友之后,便硬着头皮又敲了几下宁欢颜的门,轻声道:“欢颜,有什么事情和老爸说,要是那小子欺负你了,老爸去收拾他去!”

“你有完没完啊,我让你走开!”宁欢颜听到宁阳然这话,脑海中突然想到了林白的面容,心头愤懑之火彻底点燃,抓住枕头砸在了门上,厉声吼道。

宁阳然听到屋子里的动静彻底愣住了。沉默片刻之后,嘴角浮现一抹苦笑,转身朝着客厅的餐桌处走去,只是被宁欢颜这么一吼,原本就有些佝偻的身体此时看上去更萧索了一些。

宁欢颜话一吼出去,顿时就后悔了,但心头的狐疑却是更加深重起来。自己今天这到底是怎么了,这么点儿小事情居然就发了这么大的火。

沉默片刻之后,宁欢颜朝着窗户走了过去,有些好奇的望着窗外,而且还小心翼翼的开始观察起房屋四周的环境地气的走向和五行的变化。

往外看了没多大一会儿,宁欢颜眉头便慢慢的拧成了一个疙瘩,今天这事儿来的的确是有古怪,自己这心烦看起来还真不是平白无故生出来的。

宁欢颜所租住的这小区,乃是他们父女二人亲自拿着罗盘相过风水的,乃是从白云山龙脉下来的一条分支,乃是地理之中的蟾蜍望月地形,藏风聚气,对于人体会有极好的调养作用。

这栋大楼之中大概是有百十来户的人家,而宁欢颜租住的乃是五楼,门窗正对都是宽敞无比。阴阳在天地之间相交而为五,所以更是能够吸纳这地脉之中的生吉之气。

但是今天这情况却是彻底的改变了,在小区的建筑旁边不知道什么原因摆上了许多青色石碑,石碑上清一色的用朱砂刻着‘泰山石敢当‘五个大字。

上古之时有很多禁忌和崇拜,石崇拜就是其中很特别的一种崇拜,而将小石碑立于桥道要冲或砌于房屋墙壁,上刻 “石敢当”或“泰山石敢当”之类,要禁压不祥之俗,在民间甚为流行。

相传康熙年间,泰安数任知县到县不几日,即卒于任上。某黄姓知其事,携一风水先生同赴任。先生察明系本县一座宝塔之影正落于县太爷公座之上,诸官皆因不能经受宝塔之压力而死。遂于县衙前立石碑,刻“泰山石敢当”五字,谓泰山之力可敌宝塔。此后遂无事。

从此以后这泰山石敢当便在民间流传起来,多为民间用来震慑宅中煞气所用。这小区之中‘泰山石敢当‘石碑的摆向皆是朝着东南方向,便是将煞气赶到东南的寓意。

东南位为巽宫,主的乃是家中长女之位。此处煞气流转进屋会对长女的健康产生极大的影响,并且会让长女在辰巳午年流年落空,运程不遂,无论做任何事皆是会以失败告终。

宁欢颜仔细看了这小区之中石碑的位置之后,嘴角泛起一抹玩味的笑容。这摆布下石碑的人绝对不会是那些乡野之间的算命先生,必然是一位道行极为精深的相师,不然不可能落位如此准确。

‘泰山石敢当’石碑乃是用来驱邪除殃所用,摆放的位置极其讲究,必须要懂得其中的门道才行。

当然,这事情也还有一种可能就是那摆布下这些石碑的相师根本就不懂这些道道,不过是胡乱摆布下,然后拿钱走。但这想法宁欢颜只是稍微一考虑,便觉得荒唐无比。因为即便是真有这样荒唐的人能够凑巧摆出这样的阵法,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起效如此之快。

看完了这小区之中的石碑之后,宁欢颜不经意间一回头,想再看看周围的环境,但刚一转头,却是不禁大吃一惊。原来原本从白云山上流传到这小区之中的生吉之气居然被人生生给截断了,现在根本感觉不到丝毫地气。

宁欢颜皱眉沉思片刻之后,心中觉得不对劲,推开房门便走了出去,走到阳台朝外一看,心中顿时什么事情都清楚了。

远远看去,小区正门斜对方向耸立了一根电线杆子,虽然说不上太高,但是却也是在十来米左右,从外表看上去平平无奇,但是所处的位置却是生生将地气给卡在了它下面,完全无法流转进入近在咫尺的小区之中。

“欢颜,怎么了?!”父女连心,尽管刚才发生了一些小不愉快,但是看着宁欢颜表情严峻的站在阳台上盯着小区门口方位怔怔出神。宁阳然还是忍不住谨慎的走到她身边,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

宁欢颜盯着那电线杆子,眉目之间满是煞气,停顿片刻之后,缓缓开口道:“只是找到了为什么今天我心情这么差的原因,原来竟然有人在摆弄风水局来坑害我们父女两个!把你手机给我用一下。”

“吴经理,今天小区怎么多了这么多石碑啊?”宁欢颜接过宁阳然递过来的手机,等吴传胜把电话接通之后,神色恬淡道。

吴传胜咽了口唾沫,干笑了几声后,道:“小区装修,业主怕出事儿,就去请了些回来,宁小姐有事儿?”

宁欢颜听到这话之后,没再言语,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那边的挂断声,吴传胜神色慌张的转头看着玄清真人道:“他们开始打听了!”

“打听,就算是她看出来了又能怎样,还不是得乖乖受死!”玄清真人听到吴传胜这话,面容狰狞,怨恨无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