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1章 风水杀局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8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此时正是下午夕阳西落时分,太阳西沉,炙热了一天的光芒此时终于告一段落,艳红色的光芒辉映在大地之上,看上去犹如一片血海一般苍凉。

宁欢颜安静的站在阳台上,皱眉盯着小区的布局,除却了那高耸的电线杆子之外,小区中的流水,落石,树木,一切都没有一点儿特殊的地方。最起码,看上去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存在。

但宁欢颜心里清楚,这里的一切已经完全变换,一草一木都不再是当初的布局,所起到的作用也不再是先前的作用。

只不过以宁欢颜的道行,无法看出阴阳二气的流转,还有五行的变化,所以不能找出解除这风水杀局的关键所在。对自己下这样狠手的究竟是什么人?!

宁欢颜观摩完小区的布局之后,可以肯定小区之中现在必然是地气尽泻,生吉之气紊乱无比,能够摆布出这样风水杀局的必然是一位真正的相师。如果不是这种相术高人去人为控制的话,那么这些地气和纷乱的五行元素会这样极为凑巧的刚好围堵住自己的房子!

宁欢颜家对门的邻居,虽然也是在这条风水杀局造成煞气冲撞直线上,但是几乎可以说受不到任何影响,因为那些泰山石敢当的石碑,恰好是将风水杀局凝成的煞气聚集成了一个椭圆的回旋,单单支队宁欢颜家中有效。

看到宁欢颜双眉紧锁,表情严峻无比,盯着小区的布局看个不停。宁阳然凑到她身前,轻声问道:“欢颜,你看出来什么没有?”

“我们中了别人的埋伏,被人用风水局来败坏了我们的气运,如果我估计的没错的话,恐怕这人就是玄清真人那个臭牛鼻子!”宁欢颜皱了皱眉,轻声道。

宁阳然闻言顿时愣住,风水杀局这种东西他听说过,而且当初为了给宁欢颜祛除体内的纯阴之气还和她一起摆布过,但是这种能够篡改气运的风水杀局他却是第一次听说。

“能不能破解?!”宁阳然知道这种术法已经不是他能够决定的,便看着宁欢颜轻声问道。

宁欢颜点了点头,轻声道:“只能试一试,我也没有把握。不过我想那臭牛鼻子摆布出来这样的阵法恐怕他自己也不会好过!”

听到宁欢颜这话,宁阳然心中不禁震颤不已。他知道自己女儿是一个骄傲无比的人,如果她说能够解决,那就是一定能够完成,但是她说试一试,那就一定是遇到了天大的麻烦。

倘若宁欢颜有个三长两短,自己到了地底下如何去见生她的时候就死去的娘亲,又如何对得起自己。

如果去求一求那个玄清真人会不会让他罢手?!

宁阳然想归想,但是也明显现在的局势其实已经到了一个当面锣对面鼓,不死不休的场面,根本不可能会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机会。就算是他去示弱,恐怕玄清真人也不会善罢甘休。

再说,依着宁欢颜的性子,也绝对不会让自己去找玄清真人,向他示弱,然后谋求活命。如果自己真这样做了,恐怕宁欢颜会做出鱼死网破的决定也说不定。

已经无法避免,既然势必都要动手,那就战吧。大不了临到最后的时候,自己豁出去这条老命不要,也得护自己女儿一个周全。

太阳西沉,夜幕渐渐垂下。小区内如同鬼蜮一般,安静的吓人。就连风水树梢的声音,隐隐约约之间都是带着一种凄凉的感觉。小区路边的路灯投下的光线也远没有了当初的柔和,反倒是带上了几分苍凉的感觉。

尤其是小区墙角旮旯那些阴暗的地方,更是阴气森森,宁阳然甚至明显能够感觉到,在那些阴暗的地方,阴煞之气就像是潜伏的野兽一般,随时都有可能冲进房间之中,将他们父女二人撕成碎片。

宁阳然看着宁欢颜脸上沉默的表情,握着椅子的一只手颤抖不停,就如同是按在了一块从极寒之地挖出来的冰块一般,但手却只能按在上面,丝毫不能放松。

很快,宁阳然的双腿开始轻微的颤抖起来。虽然颤抖,但是宁阳然心中恐惧,却似乎已经跟着身体的抖动渐渐开始消散,看向小区夜景的眼神中也带上了坚定的神色。

“准备东西,既然他要布下风水杀局,那我就让这风水杀局反噬他自己,看看他还有什么办法!”思忖良久之后,宁欢颜从阅读的古籍之中找到了一种可能有效的法门,眼神之中闪过一抹狠辣,转头看着宁阳然风轻云淡道。

宁阳然咽了口唾沫,想要说什么,但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沉默的看了几眼宁欢颜坚毅无比的面孔之后,转身走回自己房间,从里面拖出来一口箱子。沉默的打开箱子,将里面的罗盘,还有几块摆布阵法所用的玉石悉数取了出来。

宁欢颜沉默片刻之后,接过了宁阳然递过来的几块玉石,然后拿着罗盘在屋中行走了片刻之后,按照罗盘上显示的方位开始摆布起来,等到玉石按照方位摆布好了之后,宁欢颜轻轻呼出一口气,然后双手开始掐诀,嘴中轻轻念诵咒语……

随着宁欢颜口中咒语的念诵,屋中的气场开始了明显的转变,宁阳然觉得堵在自己胸口的一股郁闷之气渐渐的开始散去,而且原本被阴煞之气冲击消散无虞的地气芸养的生吉之气渐渐的开始重新出现在了屋中。

宁欢颜神色不变,淡淡的感受着屋中的一切,一双玉手捏成的印诀不断飞舞,掌心在空中如同一朵鲜花一般的轻轻舞动。这动作看在宁阳然的眼中,不由得生出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心中也是慨叹不已,既有一种淡淡的幸福,又有一种失落之感。

这是父亲独有的感情,为了自己女儿在相术的修为上超越了自己而幸福,也为了自己不能再保护女儿感觉到一些失落。良久之后,宁阳然轻轻叹了一口气,沉默的看着窗外,心中揪成一团,期许宁欢颜的手段能够收到一些作用。

小区经理办公室中的玄清真人在宁欢颜施术之后,顿时觉察到自己周围的气场有些不对劲,似乎是有一股诡异莫测的气流想要侵袭自己的意识波动,而且小区之内的气场似乎在悄然的进行逆转。

“想要逆转阵法来对付我,你这臭丫头未免也太看轻我了!”玄清真人嘴角一抹狞笑,转头瞪着一边神色失措看着自己的何经理,厉声道:“看什么看,还不滚出去!”

何经理听到玄清真人这话,神色一怔,然后屁股尿流的朝着屋外就奔了出去。

等到何经理出去之后,玄清真人冷冷一笑,从道袍的阔袖之中取出了罗盘摆在了自己面前,然后缓缓伸手,手上印诀掐动不停。空气之中原本有些诡异的气场,在玄清真人印诀的摆动之下,渐渐开始回归到了之前他摆布的状态。

倘若是林白此刻在这里,定然会发现,从玄清真人面前的这罗盘之中竟然有一股玄异异常的气流出现,然后汇聚在玄清真人的手上,随着他印诀的转动翻转,似乎是将空气中的气流交融在了一起一般。

气流渐渐开始汇聚,小区之中的灯光忽闪忽闪开始忽明忽暗起来,原本小区中的街角旮旯的阴暗之地聚集的阴煞之气,这时候开始倾巢而出,随着玄清真人印诀的摆动,开始朝着宁欢颜所在的屋子方向奔袭而去。

…………

“林白,怎么你脸色怪怪的,是不是遇上什么事情了?!”跟着贺嘉尔出去转溜了一天的夏小青一回到屋中,便看到林白皱着眉头坐在沙发上,似乎是有什么心事一般。

贺嘉尔听到夏小青这话,小嘴一撇,轻声道:“小青姐,你看他这模样,肯定是背着你找别的女人了,我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还是听我的,甩了他吧!”

“没事儿,就是心里边有点儿不顺畅,可能是闲的了吧。”林白也没理会贺嘉尔的冷嘲热讽,转头看着夏小青带着点儿幽怨的口气,笑着开口道,“毕竟最近什么事儿都没有干,所以可能比较烦躁。”

夏小青一听林白这幽怨的模样,抿着嘴就笑了起来。

贺嘉尔在一边看的纳闷不已,怎么着林白这色迷迷的模样还能逗得夏小青这么高兴,难不成谈恋爱的人都是疯子?!

贺嘉尔清了清嗓子,正准备再恶心上几句林白,却看到林白的神色骤然之间变得紧张无比,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画面一般。

“喂,你怎么了?!不是被我说中心事,觉得对不起小青姐,所以愧疚吧!”贺嘉尔看着林白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

林白没理会这小丫头,腾的站起身,转身看着夏小青沉声道:“我要出去一趟,今晚估计不会回来!”

夏小青点了点头,林白没再多说话,拎起放在一边的衣服,朝着屋外便走了过去。

从宁欢颜走了之后,林白便一直在掐算这个女人的命理,想从其中找到些许蛛丝马迹,就在刚才他突然感觉到宁欢颜似乎是遇上了很大的难题,而且是那种关乎性命而且她无法应付的难题。

到底是谁吃了豹子胆,居然敢对我林白的女人动手,真是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