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7章 师门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19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林白,你说那个什么玄清真人到底是个什么来历,怎么手段就那么厉害?!”宁阳然几杯小酒下肚之后,脸上一抹红晕,迷离着双眼看着林白轻声问道。

玄清真人对于宁阳然来说,几乎可以说是恨不得能够生啖其肉的存在,毕竟正是这个男人三番五次的阻碍自己女儿病情的好转,而且刚才听宁欢颜说了之前发生的事情之后,他更是心中的火气不打一处来,忍不住便询问这老货的来历。

林白抿了一口酒之后,沉声回答道:“如果我没感觉错的话,这玄清真人应该是无常派的传人,但是他又有飞星派的部分传承,而且就我感觉,他的身份恐怕不止这么一些,身后应该还有师门的存在,要不然他就算机遇再好,也不可能会有这样大的造化!”

听到林白这话,玄清真人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相术中人和寻常人不同,如果说能有宗门流传到现在,那必然是恐怖到了极点的存在,而且惹上一个就等于是惹上了一窝,说不准以后会闹出来什么样的动静。

“伯父你不用担心,我想那玄清真人以后再也不会来找你和欢颜的麻烦了!”林白给宁阳然满上了酒之后,笑眯眯开口道。

从刚才阴煞之气流转的情况看来,林白可以确定,玄清真人那边的情况绝对不会好过,他一身的相术可以说全部都被自己给废了,而且按照那老东西往日做人的表现来看,就算是他身边的人恐怕对他也不会有什么好感,现在术法尽失,定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宁阳然听到这话顿时欣喜若狂,他心里清楚,既然林白这样说了,那定然是能够肯定这件事情,心里边禁不住的一阵喜悦,端起面前的酒杯冲林白笑道:“好,这么大的好事儿,咱们肯定得好好喝上几杯才能够尽兴!来,欢颜,你把杯子也举起来,咱们爷仨好好喝一杯!”

宁欢颜闻言一笑,端起了身前的酒杯,但脸上却是掩饰不住的挂了一抹狐疑。如果真如林白所说的,那玄清真人是有师门传承的人,那么他又怎么会这样善罢甘休,而且他的师门又怎么会这么听之任之,让这玄清真人自生自灭。

林白看着宁欢颜的模样,怎么会不知道她心中所想,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之后,握住宁欢颜柔软的小手,拍了拍轻声道:“放心吧,万事有我!”

宁欢颜闻言一笑,没再接腔,她明白是自己多虑了,不管是遇上什么情况,只要身前的这个男人还在,就定然不会出一点儿事情。

羞辱,仇怨,愤懑!

这一刻所有的情绪都堆积在了玄清真人的心头,小道童收拾好了屋中的东西逃走不久之后,玄清真人便从地上挣扎着起来,照完了镜子之后,看着镜中人不人鬼不鬼的自己,玄清真人的心中充满了这些情绪。

双腿颤抖着站起身来,浑身上下所有的肌肉都像是被人扭断了一般的疼痛不已,最要命的还是他能清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的苍老之感,这种久违的感觉像是跗骨之蛆一般贴在他的心神之上,每当他迈动步伐的时候,就在告诉他:

你已经衰老不堪了,你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玄清真人不甘,从小到大他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又何曾被人这样羞辱过,一泡腥臊无比的尿液兜头浇下,这是对他多大的侮辱。但哪怕到了此刻,玄清真人仍然是没有想过,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到底是谁促成了这些事情。

但不管怎么样,玄清真人觉得自己再也撑不下去了,只想躺在地上好好歇歇,停顿了片刻之后,他颤抖的双腿终于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没有丝毫征兆的倒在了地上。

躺倒在地之后,玄清真人颤抖着手,从口袋中摸出了一个手机,吃力的摁下了几个按键,然后放到耳边,翕动着嘴唇轻声道:“救我!”

番禹市区内一亮黑色的宝马七系轿车在街道上迅速的飞驰着,到了玄清真人所在的别墅门口之后,戛然而停,然后从车上匆忙钻下来了一个中年人的身影,迈着大步便朝着玄清真人的屋中走去。

走到屋中之后,这中年男人一把推开房门,往前一看之后,猛然停下了脚步和动作,转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地上躺倒的那人,嘴惊愕的张开,似乎不相信自己眼中所看到的一切。

此时此刻,玄清真人正躺倒在地上,浑身抽搐不停,头上的长长白发已经拧成了一团,看上去退让无比,就如同是一只在泥泞地里转来转去的乌龟一般,而且眼神也早没有了往日的凛烈,剩下的只是无比的颓废。

“张陵,救我!”玄清真人看到门口的张陵,如同落水的人握住了最后一根稻草,翕动着嘴唇道。

来不及考虑太多,门口的那中年男人也就是玄清真人口中的张陵,几步冲到玄清真人身前,然后双手挥出,捏住了玄清真人的面门,这一招叫做响雷贯耳,便是急救的时候,让人清醒的最好手段。

嗯!玄清真人一声闷哼,从口中吐出一口鲜血,身体像是遭受重击一般颤抖一下,然后一口紫红甚至有些发黑的淤血从口中吐出。

自从被林白以阴煞之气袭击他开始,玄清真人的心神就一直处在高度紧张的状态之下,此时两耳如闻雷鸣,胸口一震,挡住心口的淤血便吐了出来。

被这一下终于让心神缓和过来的玄清真人,一把扯住张陵的衣摆,鼻涕眼泪一大把,颤声道:“带我回龙虎山,我要去见师父,我要报仇!”

张陵叹了一口气,没再说话,抱起玄清真人的身体便朝外走去。

认识玄清真人的人几乎都知道,这老小子不是个好东西,整天挖空心思就是去积攒钱财,除却了自己享受之外,其他方面都如同是铁公鸡一般,一毛不拔。但是张陵却是知道,自己师门这些年的经费一大半都是靠这老东西给撑起来的。

现在不是民国那些年,相师们的身份又都有些尴尬,既不属于道教,而且还是国家破除迷信的一部分,所以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尴尬无比,收取钱财也要比以前艰难上许多,但是师门花销却又极大。

别的不说,单单一年吃喝拉撒就不是个小数字,更何况这些人又都是享受惯了的人,如何能吃得了苦,所以这数字更是不敢小觑。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师门才让人在外收集钱财,以此来扶持师门的正常运转。

玄清真人便是师门派出去的人中的一个,但是龙虎山相术一脉以前都是以道教为本,前些年散漫惯了,派出去的那些人自恃身份,都不愿意做那些下三滥的事情,所以钱也就难赚。唯有这玄清真人年年都是给师门交上一大笔钱财。

当然这老小子也不是白干活,师门也会给予他适当的好处,比如会让他在龙虎山天师坐化之地吸取一些天地元气保养身体,或者是给予他一些师门积攒的天才地宝,再或者就是师门前辈传承下来的一些法器。

说白了,这玄清真人与其说是龙虎山相术一脉的传人,倒不如说是二者是一个互相依存的共同体较为合适,如果没有玄清真人,龙虎山相术一脉必然不可能运转,而没有龙虎山一脉的扶持,这玄清真人也不可能那么轻松的能够赚到钱。

“张陵,赶快带我回龙虎山,不光是我被人欺负成这样,而且就连师门赐给我的挨星盘都被算计我的那人给抢走了!”玄清真人坐上车之后,喘了口粗气,看着一边的张陵沉声道。

听到玄清真人这话,张陵神色顿时变了。这挨星盘乃是龙虎派赐予玄清真人的护身法器,虽然说并不是杨公的挨星盘,但也是龙虎派前几代门主留下来的传承之物,如果真被人夺走了,可以说师门的尊严就完全丢失了。

玄清真人这般模样,是他水准有限,不自量力,但是如果挨星盘被人拿走,那就是对龙虎派的不敬,也是对龙虎派的羞辱。

张陵眉头狠辣之色闪过,然后转头看着身前的司机,沉声道:“开快点儿,不用回去,直接往龙虎山开!”

玄清真人听到张陵这话,顿时嘴角一抹狞笑浮现。

林白,宁欢颜,你们两个鼠辈,我要让你们好好知道一下我玄清真人的厉害,让你们知道,这世界上还有诸多你们不曾见识过的东西,今天你们给予我的羞辱,我改日定然悉数奉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