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71章 贺嘉尔被人调戏了?!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5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美女,怎么一个人在外面,是不是没有男朋友啊,你看你我做你男朋友怎么样?!”张静应笑眯眯的走到贺嘉尔身边后,嬉皮笑脸道。

苍蝇,又是一只苍蝇。贺嘉尔眉头一皱,转身便想不再理会张静应,像这样的男人她贺大小姐见的实在是太多了,这么些年下来自恃有些姿色便想要勾搭她贺大小姐的男人没有半个连,也有一个加强排,这样的男人实在是算不上什么。

没搭理一边的张静应,贺嘉尔拿着衣服转身便走到一边的镜子前,拿着衣服在镜子前比划起来。

看到贺嘉尔没有理会自己,张静应丝毫不以为意,走到贺嘉尔身边,重又笑吟吟开口道:“小姐,如果你喜欢这件衣服的话,我可以给你买下来!”

臭虫!死粘着人不放的臭虫。张静应毫不知情,却没想到站在他面前不动声色的贺嘉尔已经是把他归结到了心中讨厌的那一类型人中。

“小姐,难道是你被我的帅气和阳光给折服了,所以不敢说话么?!”张静应笑吟吟的看着面前的贺嘉尔笑吟吟道。

贺嘉尔转过头看着张静应冷声道:“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在姑奶奶我看来,你除了生了一个看上去还算顺眼的皮囊之外,里里外外都臭的发烂了的玩意儿,少在我面前发骚,思想有多远你就给我滚多远,麻溜的从姑奶奶我面前消失!”

“嘿,有个性,我就喜欢你这火爆脾气,要是换了别人我真就大耳瓜子扇过去了,但是看小姐你的模样,我偏偏就狠不下心。”张静应丝毫不带半点儿火气看着贺嘉尔笑道。

贺嘉尔一扫张静应的模样,冷笑道:“说两句花言巧语你就以为自己绅士了,告诉你姑奶奶我不吃你这一套!哪远去哪去,别碍着姑奶奶我看衣服!”

女人发飙起来很可怕,贺大小姐发起彪来更可怕,这位从小便在蜜罐子里长大的混世小公主,哪里会理会张静应这盘菜,当初何少瑜这番禹头号大少都是被她当个奴才一样使唤来去,又何况是张静应这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狂蜂浪蝶。

而且北京乃是首善之地,京片子骂人的话语本就是多的要命。这贺大小姐又出去留了几年洋,那骂起人来更是半个脏字没有,而且不带重样的。

突然发生的这一幕被一边的导购小姐看在眼中,不由的咋舌不已,这看上去青春靓丽而且还带着点儿小清新的小丫头,却是生的这么牙尖嘴利,骂人一套一套不说,而且话语里的意思更是叫人会想三日还能找出点儿骂自己的新内容。

张静应何曾受过这样的欺辱,脸红脖子粗的愣在当场,本来想反击,但是却丝毫找不到反击的机会。他本就是在龙虎山长大,你要是让他给你背诵几段道家经文还算擅长,可是骂人这种事情还真不是一心清静的道家人经常做的事情。

仔细一思量,看着面前的贺嘉尔,张静应的脸从白变红,从红变青,然后直接变黑,而且瞳孔之中也是红丝密布,眼瞅着似乎就要被面前的贺嘉尔给气哭了一般。

玄清真人在一边看得是心惊无比,一个林白就是那般的难缠,就算是他身边的女人居然也是这样的刁蛮。自己这小师弟嘴皮子功夫本就不怎么样,再这么下去,岂不是要被她活活气死!

“婊子,臭婊子,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张静应脸红脖子粗的憋了半晌,然后看着终于停下来喘口气,想要休息休息的贺嘉尔厉声骂道。

贺嘉尔轻轻一笑,道:“婊子,要没有婊子,你怎么会生出来呢?!”

张静应神色一怔,但还没来得及品味过来贺嘉尔话语里的深层意思,就看到两团黑影朝着自己面前袭来。

说时迟,那时快,贺嘉尔丝毫没有犹豫,话说完之后,正反两记耳光朝着张静应那又白又嫩的小脸上便抽了过去,两声脆响之后,张静应只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不已。

“好啦,你看我现在也已经抚摸过你了,你就不要再耽误姐姐我买衣服了,乖乖出门去好不好?!”贺嘉尔看着摸着脸的张静应,瞪着无辜的双眼,一脸恳求的看着张静应道。

看到张静应的模样,店里的顾客忍不住捂着嘴偷偷窃笑起来,这样的男人,就该打!

摸了摸热辣疼痛钻心的脸颊,张静应气的几乎想杀人。

他从来到这个世界上开始何曾受到过这样的委屈,龙虎山上他父亲本就是龙虎派的宗主,旁人都得看他父亲的面子,而且他又是天才少年,更是打不得碰不得,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有人抽他耳光,而且还是一个女人。

“行,算你有种,改天你就知道现在你抽我这两耳光是有多不明智!”张静应转头往地上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之后,转头看着贺嘉尔重又说道:“我发誓,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躺在我的床上,哭着喊着求我扇你耳光!”

话说完,张静应转身便要朝店外走去,但还没等他迈出脚步,身后的导购便一把扯住了他,张静应转头瞪着小导购的面颊,厉声道:“拉我做什么?”

“先生,你随地吐痰弄脏了我们的店面,根据番禹市的规定,您这是要罚款五十的!”小导购怯生生的看着张静应沉声道。

张静应恼羞不已,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张纸币递了过去,然后转身便朝着店外急匆匆的走去。

张静应的身影刚走出店门,店里面的那一群女顾客便放生疯狂的大笑起来。听到身后的笑声,张静应几乎要抓狂了,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人像今天这样肆意嘲弄过他。

本来他想当即就回敬贺嘉尔一耳光的,但是想到那女人的旺夫相,他便觉得如果自己出手了,恐怕以后难以再把这个女人给弄到手,便聪明的选择了避让。只要以后有机会把这个女人弄到手,还愁她没有跪在床上俯首称臣的一天!

走出店外后,张静应一把从玄清真人手中夺过一瓶冷冻的农夫山泉,拧开盖子便浇在了脸上。看着张静应的模样,玄清真人苦笑了一声之后,轻声问道:“师弟,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别看我现在这么狼狈,等会儿你就该知道,那林白比起我来恐怕还要狼狈的多!”张静应甩了甩脸上的水珠之后,转头看着贺嘉尔的背影,阴测测狞笑道。

玄清真人一愣神,看着脸上红肿不堪的张静应,细细回想了一遍刚才这厮的动作之后,实在是想不通他到底做了什么,便苦笑道:“小师弟,你倒是给我说说,你在那女人身上动了什么手脚!”

“一道从山上带下来的让人的气运彻底蒙蔽的符箓罢了,我倒是要看看,这女人失去了气运之后,会对林白产生多大的影响!”张静应伸手摸着滚烫的脸颊,转头看着玄清真人诡异笑道。

玄清真人听到张静应这话一愣,然后忍不住开怀大笑。师弟果然就是师弟,虽然是挨了一耳光,但是能让对手吃这么大的亏,不管怎么算也都是值了的!

…………

“你那天晚上到底是干嘛去了?!”

风水公司内夏小青拎着花洒给阳台上的花花草草浇灌了一个遍之后,一幅漫不经心的模样问道。

听到这话,林白心中咯噔一下之后,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道:“客户出了点儿问题,我去给人消灾解厄,顺带给他治个病!”

“是个女人吧?”夏小青的口气淡的如同蓝色天际的一抹白云一般,无迹可寻,但却又让人觉得无法躲避。

林白说道:“是个女客户,现在说起来,那天晚上我要是不过去的话,恐怕真是要出大事儿了,他们那小区的风水格局全乱套了……”

话还没说完,林白口袋的手机突然嗡嗡嗡响了起来,林白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号码之后,没犹豫便想挂断。一边的夏小青轻声问道:“谁的电话?”

“贺嘉尔那鬼丫头的,不知道又要出什么鬼主意,我不接!”林白作势要将手机放回口袋。

夏小青摇了摇头,轻声道:“嘉尔出去买衣服去了,番禹的治安并不怎么好,要是出个三长两短我们没法子和贺老爷子交代,接电话吧。”

林白点了点头,便接通了电话,简单说了几句之后,林白脸上凝重一片,抬头看着夏小青沉声道:“那鬼丫头说刚才有人调戏她,现在人虽然走了,但是他感觉不对劲,想让我过去一趟!”

“去吧!”夏小青点了点头,轻声道:“不管怎么说嘉尔也是个漂亮女孩子,出门没个男人陪着也不行!”

林白犹豫了一下之后,便朝着门外走去。

夏小青看着林白的背影,沉默了片刻之后,转头望着阳台上的花花草草,长吁了一口气。

难道他真以为那黑色的内衣藏在房间里自己就看不到么?!还是说男人就像是这花圃中的花一般,开的太绚烂了,花香太重了,总是会有些蝴蝶或者蜜蜂过来围着转,无可避免,也无法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