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86章 诡异的女人们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41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维多利亚,你确定那个玄清真人死了吧?”番禹市郊区的一栋别墅之中,艾薇儿眼神空洞无比盯着身前跪倒的一个金发碧眼,身材高挑的女人冷声问道。

那女人抬起头,带着一抹得意的微笑,恭恭敬敬道:“尊敬的祭祀大人,请您放心,我以黑暗的名义起誓,以狼毒花为药引,再加上我的媚术,那个华夏人根本不会有任何活命的机会!”

“龙虎派的法宝到手了么?”艾薇儿神色冷淡无比,轻声道。

听到艾薇儿这话,她身后几个穿着道袍的中年人脸上顿时闪过一抹喜色,紧紧的盯着跪倒在地上身材火辣无比的维多利亚。

“那个年轻人把法宝贴身带着,他对属下没有兴趣,所以东西并没有到手!”维多利亚急忙低头,带着羞愧颤声道。

声音一落,那几个原本激动无比的玄色道袍中年人神色顿时黯淡下去。

艾薇儿似乎是猜到了身边那两个中年人的表情一般,沉吟片刻,轻声道:“维多利亚,这是你的失职,所以我责罚你去陪伴我这两位尊贵无比的客人,不管他使出什么手段,都必须保证他们能够享受到如同天堂般的欢愉!”

维多利亚轻诺一声,然后起身,缓缓朝着那两个中年道人走去,一边走,一边将身上的纽扣解开,简单的裙装下面居然空无一物。看着那诱人的高耸,还有漆黑如墨的黑色神秘,这两个中年道人相视一笑,伸手便揽住了维多利亚的纤柔的腰肢,朝着屋内走去。

“康斯坦丁,这就是女人的能力。你和杰克两个人努力了那么久的事情,如此轻松的就被维多利亚给解决了!“艾薇儿听到身边响起熟悉的脚步声,冷声呵斥道。

康斯坦丁沉默不语,走到艾薇儿身前,伏身跪倒在地,轻声道:“请尊敬的祭祀大人您降罪于我!”

“如果你不是我的哥哥,你现在的下场绝地不会比杰克好到哪里去,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会再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帮我完成一件事情!”艾薇儿冷声道。

康斯坦丁缓缓起身,拱手侍立在艾薇儿身边,神色恭敬无比,额头上更满是惊慌之下流出的汗珠。

“你去帮我把杜解决掉,他活的太久了,也没有再活下去的利用价值了!”艾薇儿脸上现出一抹毒辣无比的神色,咬牙切齿,一字一顿恨声道。

康斯坦丁听到这话,犹豫了一下之后,轻声道:“那个叫做林白的年轻人还要不要继续查下去,还有关于龙虎派法宝的事情,难道祭祀大人您真的准备帮助那几个华夏道人么?”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做利益,他们的利益只是暂时和我们相同。留着他们可以让我们理解华夏相术的秘密,但等到那法宝到手之后,他们也就没有存活的价值了!”艾薇儿声音冷冽无比,淡淡开口道。

康斯坦丁吃了一惊,转头看着这个愈发变得陌生的女人,心中满是惊骇。难道这个女人现在真的已经被黑暗附身了,所以自己才觉得她日益陌生!

“康斯坦丁,如果这件事情你再办砸了,就算你是我的哥哥,我也没有再宽容你的理由,等待你的只是思路一条,所以你必须尽心去办。”艾薇儿伸手摸索,缓缓走到客厅中间的椅子上坐下之后,淡淡道:“你妹妹早就死了,现在活着的只是为了承载黑暗的一幅躯壳罢了!”

康斯坦丁没有再敢说话,也没有胆量再在这个客厅之中待下去,恭恭敬敬施了一礼之后,转身走了出去。

客厅之中再没有了丝毫动静之后,艾薇儿缓缓抬起头,将双手举在自己的头顶,双手缓缓的摩挲不已,脸上带着一种类似于迷醉的光芒,轻声道:“法器,华夏的法器真的有那么神奇么,尊贵的母亲大人,为了这个法器,您居然愿意牺牲唯一的女儿来到这个地方!”

…………

张静应在警局里面碰壁之后,便被一堆警察好说歹劝给弄了出来。碰了一鼻子灰之后,张静应也没再警局里多做盘亘,思忖了片刻之后,握着手中的铜钱占卜了一卦,然后按照卦象显示的方位,便朝着别墅的方位赶了过去。

玄清真人死后,他的一切财产悉数被冻结,交给了番禹道教协会打理。之前他交给张静应的一些钱,也早被这家伙给败得一干二净。张静应在山上养成的娇贵身子,怎么会干这种苦力赶脚的事情,伸手便在街上拦了一辆出租车。

出租车司机见张静应神色不善,也不敢多问,按照张静应一路上的指示便赶了过去,好容易赶到林白别墅的范围之后,出租车司机回头问张静应要钱,这货却是丝毫动静没有转身就走出了车子。

出租车司机正想下车理论,却见他走到出租车的后视镜方位,手起掌落,那倒车镜就如同是豆腐做成的一般,被他生生给劈成了两截。

出租车司机被这动静吓了一跳,急忙钻进车子里,想要逃离这地方,只是手脚此时完全变得瘫软,踩了几次油门都发动不了车子。好容易将车子发动了之后,一抬头,这出租车司机彻底被吓晕了。

他停车的地方原本是一处小区用红砖砌出来的约有两三米高的围拦,但是这张静应却是恍若无闻一般,朝着那墙壁便冲了过去,到了那墙壁前,只是一踮脚,兔起鹘落,便到了高墙之上,回头更是对着那出租车司机诡异一笑。

这下子,差点儿没把那出租车司机给吓死,他何曾见过这般凶猛的人物,还以为自己是撞见了武林高手,手脚抽搐之下,发动车子,跌跌撞撞的朝着回路便冲了回去。

到了墙顶之上,张静应四下环顾一番之后,便找到了林白别墅的位置,朝着那方位便急速的奔跑了过去。等到离那别墅只有两百来米距离的时候,才停下脚步,小心翼翼的朝着院落之中看了过去。

这一伸头,张静应彻底愣住了。那别墅的院落之中此时三个女人正躺在泳池边晒着太阳,看上去香艳无比,但最让他震惊的还是这三个女人各自身边放着的一大堆金黄元宝,那么一大堆的黄金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若是放到了普通人手里定然珍重无比。

但是这三个女人拿起那元宝却如同是拿起一块破石头一般,朝着泳池之中丢去,竟然在那比试看谁砸起的水花高一些,能够溅到一边在太阳下打盹的一只小黑猫身上。

“居然如此对待这天地生养的灵物,着实该杀!”张静应一眼便看出那小黑猫十分不凡,想来应该是玄清真人说过的那化形阴灵,眼见得这灵物被这三个女人如此折腾,心疼不已。

但生怕打草惊蛇,张静应倒也没有做出过激的举动,而是仔细观摩起来这别墅周围的布局,试图从别墅的风水走向上看出林白相术水准的高低。

“虽然这地方藏风聚水,而且还有些旺财的功效,但却算不上是什么大吉大利的风水宝地,看来这林白的水准也不过如此!”张静应顺着别墅周围的风水走势观望了一番之后,冷声笑道。

他却是不知道,这别墅并不是林白的私产,乃是何少瑜名下的家业。他也更不知道,他日后的日子,会为他如今看觑林白付出多么惨烈的代价!

思忖再三之后,张静应从口袋中取出了一章朱砂书就的黄色纸符,从口袋中摸出打火机轻轻点燃,口中念念有词一阵。

等到纸符燃尽,残留的一缕青烟朝着林白别墅方向飘去之后,张静应狞笑道:“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化解我这从龙虎山后山典藏书籍之中寻出的这道针对相师五弊三缺下手的古符!”

那缕青烟在微风吹拂之下,兀自不散,犹如有灵性一般,朝着别墅之中便奔袭而去,只是到了别墅院落之后,原本按照张静应计划悄然溜进屋中的青烟,却是突然分成三缕,朝着游泳池边三女的头顶落下,然后烟消云散。

“这是怎么回事儿?!”张静应目瞪口呆的盯着别墅中发生的一幕,震颤不已。

沉思片刻之后,张静应转头仔细的盯着屋内的三女,一会儿之后,张静应脸上现出一抹恨色,冷声道:“原来如此。却是没想到这小子身边的这三个女人的命数居然正是对应了这小子的三缺,这术法对别人有用,但是到了他这却是半点儿功夫都没有!”

张静应正准备再度出手试探一二,但一抬头,却是发现那原本在阳光下懒散无比的小黑猫已经站起了身,朝着自己这边扫视不已。

而且从别墅之中走出一个清秀无比的年轻人,转头朝着自己这边冷声呵斥道:“何方高人来此,还不现身相见?!”

此时此刻,张静应再不敢停留,兔起鹘落,便朝着来路回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