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90章 女人内斗?!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4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好容易见到车内的气氛平稳下来,林白原以为这友好的气氛怎么着也能坚持到第二天,但很快林白便发现,自己的想法实在是太过天真了,要是儿媳妇和婆婆能够这么友好,这世界上哪还会有那么多狗血滥情的婆婆儿媳剧。

一道别墅中之后,带着刘蕙芸在别墅这边看了一圈之后,金乌便已经西沉。何少瑜提议说出去让刘蕙芸尝尝番禹饭菜的风味,但刘蕙芸断然拒绝,提议在家中做饭,说是林白在外肯定是想念自己的厨艺。

毫无疑问,刘蕙芸现在乃是这栋别墅里的老大,她说出来的话,哪个敢拒绝。

刘蕙芸去了厨房,三个女人哪敢懈怠,便都跟着走了进去。

一向做惯了一家之主的林白,此时觉得有些局促不安,在客厅看着电视,但是眼珠子却是时不时的往厨房里扫,生怕一不小心厨房里面便会传出来火药味。

“林哥,我看老太太来意不善啊!”何少瑜觑了眼厨房中之后,看着林白小声道:“她对贺嘉尔倒是挺满意的,但是看她看夏小青和宁欢颜的眼神,总觉得有点儿不大对劲!”

林白听到这话,苦笑不已,他如何看不出来自己母亲和三女之间的情况有些不大对劲儿,但是手心手背都是肉,不管是哪一边都是他舍不得伤害的人,这无疑是给他出了一个天大的难题。

“唉,节哀顺变吧林哥。”看着林白的模样,何少瑜心中也满是感慨,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就算是林白这样在自己眼中几乎如同神一般的男人,也照样还是有解决不了的死角。

厨房之中而今的局势可谓是风起云涌,波澜壮阔。这三个女人除却了夏小青之外,哪个是下得厨房的主儿。贺嘉尔那三脚猫的水准至多在煮泡面的时候能够窝个荷包蛋而已,而宁欢颜磕鸡蛋的时候,不把鸡蛋连壳打进碗里就算是万幸了。

三个女人一台戏,四个女人更是一场大戏,至于一个婆婆和三个儿媳妇,那就可以用惊天动地来形容了。

没有过多久厨房中便是一片狼烟动地,还有大呼小叫的声音传来,只是那么一会儿的功夫贺嘉尔和宁欢颜便带着一脸的油烟从厨房中垂头丧气的溜了出来。

“怎么了?”林白递给二女一条湿毛巾之后,看着他们狐疑问道。

贺嘉尔撇了撇嘴,轻声道:“欢颜姐把一条活鱼丢进锅里了!”

“你比我强不到哪儿去,拿电饭煲蒸米的时候你往里面放水了么?!”宁欢颜不甘示弱的回敬了一句。

听着二女的话,林白满头黑线,这得是多高的境界,才能办出来这样牛逼的事情。活鱼下锅,干蒸米,也亏这俩姑奶奶想的起来。

“小青在里面没事儿吧?”林白咽了口唾沫之后,紧张的盯着二女问道。

两个女人同时摇了摇头,然后也是一脸懵懂的转头望向了厨房。看着二女这模样,林白悬着的心重又揪成一团。夏小青和贺嘉尔、宁欢颜不同,她的身份更为特殊一些,如果说母亲对自己的选择最不满的,恐怕就是小青这边,所以也最容易出事儿!

“今天她们俩送的礼物,都是你给的吧?”刘蕙芸翻炒着锅中炸得焦黄的鱼块,对一边正在剥着小葱的夏小青突然开腔问道。

以刘蕙芸的智慧,如何会看不出来今儿送礼物的时候,谁才是主角。依那俩女孩在厨房的表现,恐怕她们定然是想不出来送礼这样的弯弯绕绕。

“是我以前准备的,本来就是打算给阿姨您的。”夏小青知道这事情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便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刘蕙芸满意的点了点头,轻声道:“我来的意思你应该清楚,家里边都希望林白和嘉尔的亲事能早日定下来。嘉尔那孩子今天我看了,还算满意。”

“我知道。”夏小青不卑不亢道,但剥葱的速度却是放慢了许多。

刘蕙芸叹了口气,轻声道:“如果你没有之前的那段婚事,我肯定会扛住家里边的意思,让林白把你娶了,但是……”

“我知道,我是不祥之人,家里边大人有这样的想法,我不能怪他们。”夏小青将手中的小葱放进了一边的水盆之中,小意的清洗着,脸上没有丝毫情绪的波动。

刘蕙芸也没再多说什么,淡淡道:“你明白就行!”

夏小青没再接腔,盆中水花溅起溅在了脸上,伸手去擦的时候,却是忘记了手上还残留着小葱的辛辣,被那辣味一刺眼角,泪水珠子便忍不住顺着眼角滚落了下来。

厨房中安静一片,一道道的菜肴渐渐做好。然后摆上了桌子,何少瑜从别墅酒窖之中拿出来了几瓶红酒,菜色极佳,味道极好,酒也醇厚无比,这顿饭算得上是宾主尽欢,但尽管言笑晏晏,餐桌上的气氛总归是有些怪异。

林白一晚上没少插科打诨,但却是发现自己连讲了几个笑话,引过来的不过是毫无诚意的笑声。万般无奈之下,林白转头可怜兮兮的看着餐桌上的刘蕙芸,但刘蕙芸却是如同没有看到他的眼神一般,握着贺嘉尔的手嘘寒问暖不休。

宁欢颜见一边夏小青的眼角微微泛起了一丝红肿,心中便有些气不过,伸手轻轻握了一下夏小青的手之后,从盘子中夹了一筷子菜放到贺嘉尔面前,轻声道:“嘉尔妹妹,吃菜!”

贺嘉尔满心欢喜的低头一看,不禁傻了眼,宁欢颜夹过来赫然是一块鱼尾,除却了几缕骨刺之外,哪里有半点可以下咽的东西。

“嘉尔,快吃啊,等会儿鱼就凉了,那可就不好了!”宁欢颜笑吟吟的看着贺嘉尔轻声道,言语之间,眉眼上却是多了几分冰冷。

鱼凉了就要扔掉,那不就是多余么?!林白听到宁欢颜这话,先是一愣,然后迅速明白过来话语之中的意思,怔怔的看着宁欢颜,不明白宁欢颜怎么突然又成了当初自己遇到她时候的尖酸性子,再一转头看到夏小青的模样,心里边顿时清楚了事情的原委。

“嘉尔妹妹,这可是姐姐我的好心,你赶快动筷子啊!”宁欢颜笑意依旧,看着贺嘉尔道。

刘蕙芸的眉头皱了皱,不动声色的夹起了一筷子鱼鳃放到了宁欢颜面前,轻笑道:“闺女,你也吃!”

鱼鳃对鱼尾,可以说是打了个平局,都是食之无味,弃之也不可惜的东西,也就是所谓的多余。

眼看着餐桌上的火药味越来越重,林白急忙站起来,夹了几筷子好菜放到刘蕙芸和三女的面前,然后转头看着刘蕙芸可怜兮兮道:“一家人好容易聚到了一起,先一起好好吃了饭吧!”

“一家人?!谁和你是一家人?!”宁欢颜本是个火爆脾气,看到林白这模样,一拍桌子,当即爆发雷霆之怒,厉声道。

这一声喊出来,原本小意坐着夹着菜正准备往嘴里送的何少瑜,手一动,筷子上的菜掉到了桌子上,转头看着林白,怔怔发呆,但却丝毫不敢多言。

林白皱了皱眉头,站起身走到刘蕙芸身前,伸手扯着刘蕙芸走到屋子的一角,轻声道:“妈,小青从燕京一直陪我到了番禹,没少为我操心,您这么做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刘蕙芸没有说话,转头走到餐桌边,看着贺嘉尔温声道:“闺女,走跟我去街上逛逛去,都说番禹繁华,阿姨这次可要多走走看看!”

话一说完,刘蕙芸扯着贺嘉尔便走出了家门。何少瑜见状要走过去陪着他们,但林白摆了摆手,轻声道:“你就别跟着搅合了,她们出去走走挺好的。”

“林白,对不起。”夏小青低头轻声道。

林白摇摇头,皱眉道:“我妈平时不是这个性子,今天这事儿怎么着都透着古怪,你别往心里去,过两天我会和她好好讲讲。”

“那你好好讲吧,等你讲好了我再和小青姐回来!”宁欢颜冷哼一声,对林白白了一眼之后,接着道:“我那地方虽然不大,但是咱们两个住是足够的!”

眼瞅着二女也走出了家门,林白怔怔的瘫坐在了沙发上,叹息不已。一边的何少瑜犹豫了一会儿之后,从口袋里掏出来一根烟丢给林白,然后苦着脸道:“一直羡慕你身边有这么漂亮几位,现在想想做个咱这样的安安分分老百姓也挺好,至少不用为了女人多而发愁!”

“你大爷,你还安分?!”林白瞪着幸灾乐祸的何少瑜,笑骂道。声音落下之后,整个人又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瘫坐在了沙发上,学着张学友的模样,捏着嗓子哑声道:“一边是亲情,一边是爱情,左右都不是为难了自己!”

小区外面夜色弥漫,随着深秋渐至,夜幕下的天空更是起了一层薄雾,整个世界看上去朦胧无比。

“欢颜,林白本就头大无比,咱们这么做不大好吧?”夏小青回头望了一眼房子的位置,对宁欢颜轻声道。

宁欢颜嘿然一笑,轻声道:“我就是吓唬吓唬他而已,出来是想看着她们俩去哪,今儿上午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万一她们出了什么差池,那才是乱子!”

夏小青不禁哑然失笑,这宁欢颜平素看上去如同个傻丫头一般的直爽,却想不到心里边的弯弯绕绕也真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