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91章 林母遇险(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2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此时已经是夜晚,纵然是铺天盖地的霓虹灯闪耀,但却是遮掩不住街道上的夜色,尤其是一些商埠拐弯的死角地带,更是阴暗到了极点。

从街角一处蛋糕店投射出来的灯光淡淡的照在了靠墙角蹲着的一个年轻人身上。听到外面的动静,糕点师傅拉开窗户朝外看了几眼,灯光明亮几分之后,把那年轻人原本就青白无比的脸庞更是照出了几分狰狞气息。

那年轻人手笼在袖子里面,攥着一块通体晶莹剔透的玉质印章,手指在那玉雕上缓缓摩挲,而且随着他摩挲手上玉质印章的动作,苍白的嘴唇更是翕动着发出极轻的声音。

当他看到那糕点师傅探出头的时候,转头朝上望去,嘴上带着一抹诡异的笑容。

糕点师傅看到那年轻人脸上的诡异笑容之后,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骤然便感觉到自己后背似乎骤然被一股阴森无比的气息笼罩,阴寒无比。而且随着这阴寒感觉越来越真切,觉得那年轻人翕动的嘴唇开始变得模糊起来,忽近忽远,似乎远在天边,又似乎近在天边。

无比怪异的感觉。糕点师傅看着这年轻人,眼中朦胧一片,伸出脑袋想要搞明白这年轻人到底是在搞什么鬼。

“臭小子,你搞什么鬼?!”糕点师傅甩了甩脑袋之后,对着窗下的年轻人厉声喝骂道。

那年轻人神色不变,缓缓站立起身,看着那正骂着他的糕点师傅,手指微微前伸,轻声喝道:“疾!”

随着年轻人的声音发出,一缕黑色的雾气从这年轻人手上的玉质印章中钻了出来,迅捷无比的朝着那糕点师傅的脑袋便笼罩了过去,糕点师傅顿时觉得眼前混混沌沌一片,但却是丝毫看不到任何东西,就连身前那年轻人似乎都突然消失了一般。

糕点师傅觉得自己的五感似乎是被人堵住了一般,并不疼痛,但是却有一种麻酥酥的感觉侵袭着身体,只是短短片刻功夫之后,整个人便失去了知觉,软软的歪倒在了屋中。

年轻人缓缓站起身来,一把将那糕点师傅推进了窗内,翻身便钻进了窗户,一边爬一边冷声道:“普通人中能够享受这阳平治都功印的恐怕就你一个,遇上张爷我也是你的造化!”

这年轻不是张静应又是哪个,从林白别墅外面逃窜出来之后,这小子并未走远,而是躲在了一个离别墅不远的商业区内,借着汹涌的人流掩盖了自己的行踪。

只是夜幕渐渐垂下,肚子也开始咕噜噜的叫了起来,但玄清真人死了之后,所有的财产都被冻结,张静应此时手头上是一点儿现金都没有。实在是承受不住食物的诱惑,张静应心下一横,便想到了借用相术来搞食物的法子。

“用阳平治都功印来办出这样的事情,恐怕龙虎派这么多年传承就只有我一个人做过这样的事情吧!”张静应撬开锁着蛋糕的柜子之后,扑上去吞了一大块奶油之后,转头望着自己放在桌子上的玉质印章苦笑道。

那印章大概有两寸左右,差不多六七厘米粗细,印章上是一个诡异的雕像,看上去似龟非龟,似蛇非蛇,而且从它口中更是吐出了一条带着天然红晕的信子,乍看上去如同是沾染了人血一般,狰狞至极。

一口奶油下肚之后,张静应肚子里的馋虫悉数被勾起,双手疯狂的攥着柜子中的蛋糕往嘴里塞。眼瞅着柜子玻璃那一面上自己狰狞无比的贪吃模样,张静应伸手便将奶油摔到了镜子之上,脸上满是怒容,厉声道:“林白,大仇不报,我张静应誓不为人!”

张静应出身极佳,虽然说山上生活清苦,但也是一贯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如同在蜜罐子里边长大一般,何时受过这样的委屈,吃过这样的苦头。经历了这样的挫折,对他不可不说是异常严重的打击!

…………

此时这片商业区的路上,贺嘉尔正在搀扶着刘蕙芸在街道上四下闲逛。抬头望了几眼奇黑无比的天空之后,贺嘉尔咬紧牙关,转头望着刘蕙芸轻声道:“刘姨,有件事情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看你这孩子说的,在阿姨面前有什么不能说的,尽管说吧!”刘蕙芸爱怜的看着贺嘉尔,轻笑道。

贺嘉尔点了点头,道:“阿姨,小青姐和欢颜姐都是特别好的人,我希望您能别难为她们,我们都喜欢林白,而且也商量好了,没有大小之分,彼此之间都是姐妹……”

“是么?!”刘蕙芸看着贺嘉尔笑着道,“那让你和两个女人分摊林白的爱情,你不会觉得不公平么?”

“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的,小青姐姐为了林白付出了很多,虽然欢颜姐的事情我不清楚,但是我也知道她和林白之间肯定也有很多故事,相反倒是我比起她们来差了很多。”贺嘉尔咬紧了嘴唇,停顿了一下之后,又道:“要怪就只怪我遇见他晚了,不怪别的人!”

“傻孩子!”刘蕙芸脸上闪过一抹温色,转身抱着贺嘉尔,让她的小脑袋紧贴在自己的肩膀上,拍着她的后背轻声道。

贺嘉尔感觉到突如其来的温暖,眼角的泪水突然涌了出来,轻声道:“阿姨,小青姐姐她们真的是很好很好的人,我求求你不要难为她们了!”

“傻丫头,阿姨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什么事情没见过,什么事情不懂。”刘蕙芸看着贺嘉尔温声道:“我一下飞机看到你们三个的模样,心里边什么事情就都清楚了,只是我还是想看看,到底你们对林白是图个什么,所以我今天才会这样的!”

“您没骗我吧,阿姨!”贺嘉尔听到这话,顿时收敛了哭声,看着刘蕙芸怔怔道。

刘蕙芸点点头,笑道:“没骗你,赶紧擦擦脸蛋吧,快成一个小花猫了!”

“那阿姨您对考察结果还满意么?”贺嘉尔听到这话破涕为笑,看着刘蕙芸问道。

“你猜?”刘蕙芸卖了个关子之后,轻声道:“一个识大体懂礼数,一个是真性情讲义气,至于嘉尔你则是心性淳朴善良。都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女孩儿,阿姨我哪里还有什么不满意,只是气林白那小兔崽子在这边做了那么多事儿都不告诉我,所以才让他难受的!”

贺嘉尔听到刘蕙芸的话,脸颊上泛起两朵羞红的桃花,如同抹了腮红一般,看上去娇羞无限。

“阿姨,晚饭我没有吃饱,咱们现在能去买点儿蛋糕吃么?”贺嘉尔眼尖,一眼便看到远处一家蛋糕店的灯还亮着,便指着那里转头对刘蕙芸问道。

看着贺嘉尔的模样,刘蕙芸叹了口气,点了点头,抬头看着天空默然不语。

自己那有些神神叨叨的儿子到底是修了怎样的好福气,身边才能碰到这么多的好女孩,不过这么好的福气,老天会不会嫉妒?!

“老板!老板!”

屋内正在大口小口吞吃着蛋糕的张静应听到窗外传进来的声音,觉得熟悉无比,思忖片刻之后张静应神色大喜,伸手抹去嘴角沾着的奶油污垢,狞笑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找上门,我倒要看看把你抓在手里,那林白还有什么办法可用!”

从躺倒在地上的糕点师头上扯下工作帽戴在头上之后,张静应一把拉开窗户,看着窗外的贺嘉尔轻声道:“请问你要什么东西!”

“两份提拉米苏!”贺嘉尔看着张静应乔装的糕点师,觉得无比熟悉,但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却是想不出来,只以为是寻常街上见到过一两次面的陌生人,便没有再继续往深处想。

张静应摇了摇头,轻声道:“提拉米苏需要现做,请两位进店里稍等片刻!”

说完话,张静应便走到门前拉开伸缩门,然后将贺嘉尔和刘蕙芸二人放进了店内。一进店内贺嘉尔便看到蛋糕展览柜上放着的样品都残破不堪,而且收银台的一角更像是躺倒了一个人一般。

心下一惊,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听到身后哗啦一声,贺嘉尔转头望去,张静应已经把伸缩门拉下,而且摘下了头上的帽子,看着贺嘉尔狞笑道:“我们又见面了!”

“又是你!”到了此时此刻,贺嘉尔哪里还认不出来面前这人是张静应,便厉声道:“你想做什么?!”

“如果我告诉你我想把你们扣下来作为人质,然后把林白诱上钩杀掉他,为我师兄报仇,你信不信?!”张静应舔去嘴角的奶油,看着贺嘉尔狞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