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92章 林母遇险(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5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贺嘉尔听到这话,神色一变,道:“今天上午的那个人是你?之前设计林白的那个人也是你?!”

“的确是我不假!”张静应缓缓走到店内,伸手将桌子上放着的阳平治都功印攥在手心,轻轻摩挲,转头望着面上露出惊慌神色的贺嘉尔,淡淡道:“放心吧,我要把你带回龙虎山做我的女人,所以我不会伤害你的!”

说话的同时,张静应缓缓举起了左手握着的阳平治都功印。

“你……”贺嘉尔和刘蕙芸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张静应手中握着的阳平治都功印。

然后两人的神色渐渐变得呆滞起来,慢慢悠悠的坐在了地上,一动不动的盯着天花板,神情呆滞到了极点。

张静应缓缓舒了一口气,转身走到蛋糕店的桌子前,将阳平治都功印放置在了桌子的正中央,然后将房间内的物价悉数清理干净,神色平静无比的开始在屋中缓缓走动。

如果此时有人在蛋糕店内的话,就会发现但凡是张静应走过的地方,空气似乎就像被扭曲了一般,让他的身影有些模糊不清。

没过多大一会儿,屋中的元气波动开始变得诡异无比,而且一股不为人知的力量,开始从这蛋糕店的下方,循着地脉开始横贯整座商业区,和商业区中的风水布局交融在了一起,但凡是一处遭遇到术法的攻击,便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受到这风水局的强烈反噬。

最重要的是,这风水局的阵眼在那阳平治都功印上面,随着张静应的挪动,风水局便会自然而然产生变化,便如同是多了意识一般,叫人难以揣测,找到症结所在。

这风水局乃是龙虎派的十一代天师所创,名曰:鬼门关。俗语有云,宁见阎罗王,不闯鬼门关。虽说这并不是真把阴曹地府给凭空显化处理,但是确实能够让阴煞之气借助风水局的功效,催生出种种不可思议的现象。

站在蛋糕店中的张静应双手高举,将阳平治都功印举在头顶,店内灯光明灭,在斑驳的光影之中,张静应看上去如同鬼魅一般,口中更是念念有词。

只是片刻的功夫,常人看不见的一股股浓黑色的阴煞之气便开始顺着蛋糕店的方向,如同潮水一般疯狂朝外涌出,将整个商业区包裹在内,于此同时,张静应手中举着的阳平治都功印朝外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黑色光芒,如同一道黑色的闪电一般。

“鬼门大开,百鬼夜行!”张静应沉声喝出,随着他的声音响起,这风水局便开始运转起来,商业区内的阴煞之气星星点点开始汇聚起来,然后开始缓缓涌向了商业区中的各个街道。

一片乌云笼罩住了天上的明月,商业区上空奇黑无比,半点儿星月光芒都看不到,而且就连那些霓虹灯的色泽也变得黯淡了许多一般,让夜色愈加浓重了几分,商业区的街道上行走的人群觉得身边阴风阵阵,似乎处处都透着诡异。

“恐怕就连父亲都不知道阳平治都功印除却能使人和身周天地元气交融的功效之外,更是在摆布风水阵法的时候,能够起到天生阵眼的功能。我借这商业区九龙拱月的地貌,摆布出这鬼门关风水局,倒是要看看你林白如何能从我手中把人给救走!”

…………

此时正在蛋糕店外的宁欢颜,眉头突然紧皱,然后转头望向商业区周围,扫视完毕商业区的模样之后,轻咦一声。

夏小青此时也觉得自己身上似乎是突然落下了什么东西一般,极不舒服。听到宁欢颜的声音,便抛开心中的疑惑,转头望着宁欢颜,轻声道:“欢颜,怎么了?”

“这商业区出了变故,似乎是被人摆下了风水局,恐怕是今天上午出现的那个对头,嘉尔和刘姨恐怕出事儿了……”宁欢颜皱眉道。

夏小青吓了一跳,急忙说道:“什么?!”

看到夏小青惊慌失措的模样,宁欢颜摇了摇头,轻声道:“我看不出来这风水局的具体布局,这人的修为绝对在我之上。你快去叫林白出来,这边我来应付!”

“你不会出事儿吧?!”夏小青还是有些不放心,轻声道。

宁欢颜摇摇头,笑道:“虽然我术法修为不如他,但是我是纯阴之体,这风水局的阴煞之气对我影响并不大……”

“你万事小心,多加提防!”夏小青没再犹豫,转身便朝着商业区外跑去。

其实宁欢颜说的什么纯阴之体遇到阴煞之气不会受到影响,纯粹是为了宽夏小青的心。纯阴之体对阴煞之气却是有些许的作用,但是绝对没到毫无影响的地步。而且能够布局如此之大的人,宁欢颜这水准还远远不够瞧的。

看到夏小青的身影消失在街角之后,宁欢颜神色骤然凝重起来,右手掐成印诀,口中默念咒法,将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提到了最巅峰的状态,然后朝着蛋糕店那缓缓走去。

越是走近那蛋糕店,宁欢颜便觉得自己身上如同是压了千斤重担一般,几乎寸步难行,而且她明显能够感觉到,这些阴煞之气对自己脑海的侵袭越来越严重,如果自己稍稍松懈,阴煞之气冲进脑海,恐怕小命就休矣。

伸手触碰到蛋糕店的大门的时候,宁欢颜心中咯噔一声,脸上顿时多出了惶恐不安的的神色,她走进圈套之中了,此时就算是想退也退不了了。

蛋糕店的大门缓缓拉开,张静应端着一杯果汁从里面走了出来,慢慢品味着果汁的味道,安静看着宁欢颜的神情,嘴角带着一抹玩味的笑容。

宁欢颜强行压制住心头的惊惧,看着张静应冷声道:“你把嘉尔和刘姨怎么样了?!”

“林白那小子的运气还真好,一个旺夫相还不够,竟然身边还有一个纯阴之体的女人,不过他怎么不把你的相术修为给收走,留着这样绝佳的鼎炉真可谓是暴殄天物,不过倒是便宜了张爷我!”张静应狞笑道。

宁欢颜神色大变,她实在是没有想到面前这年轻人的相术修为居然如此高深,几乎可以和林白相提并论,借用商业区中的风水地气勾动的阴煞之气居然可以束缚人的行动。

以宁欢颜的手段来破阵的话,难度实在是如同登天一般,而且如果强行破阵,恐怕会牵动她体内好容易才压制住的阴煞气息,造成伤及心神筋脉的后果……

好在是宁欢颜跟着宁阳然混迹江湖多年,遇事冷静无比。不动声色的看着面前的张静应,她一边思忖着林白从别墅到商业区大概需要花费的时间,一边对张静应笑吟吟道:“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吓唬了我?!”

“这实在是算不上吓唬。只是我觉得如果不把你这个纯阴之体收了的话,真是暴殄天物罢了!”张静应将果汁吸完之后,抽出吸管,点着宁欢颜尖俏的下巴,狞笑道。

宁欢颜冷冷一笑,厉声道:“你以为你的手法很高明,我告诉你,只要林白过来,用不了一盏茶的功夫,便能将这风水局破去,到时候你绝对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这是你在吓唬我么?我告诉你,这阵法就算是一百个林白过来也没有一点儿办法,而且我不但要把你们全给收了,还要提着林白的脑袋去祭奠我师兄的亡魂!”张静应冷笑着将话说完之后,突然亮出手中的阳平治都功印朝着宁欢颜面门上一晃。

一股几乎肉眼可见的黑光从阳平治都功印上射出,朝着宁欢颜的面门面袭击过去,宁欢颜还来不及躲闪,黑光便已经冲进了她的体内。宁欢颜觉得眼前一黑,身体便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张静应伸手扶住宁欢颜的身躯,拖到蛋糕店内和夏小青、刘蕙芸二人摆在一起,看了眼三人的神态之后,张静应狞笑道:“你女人和母亲都在我的手上,林白,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资格和我斗!”

张静应的话语声刚刚落下,从贺嘉尔的手包中便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张静应缓缓走到手包前,掏出手机,看了眼屏幕上的号码之后,摁下了接通键。

“你打电话来做什么,想向我求饶示弱么?!林白,我问你,你害死我师兄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也会遇见而今的状况?!”张静应对电话那边冷声道。

此时电话那边林白的声音,已经完全没有了任何情感,话音之中只剩下无尽的森冷:

“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究竟想干什么。但是我告诉你,只要你敢碰她们三个一根手指头,等待你的就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